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怼妮日常[综英美] > 106、106
    班尼是他和小辣椒的孩子

    可他还没和佩珀在一起呢

    托尼静默的呆在他的实验台前,大脑少有的停止工作了几秒钟。

    “j”他用质疑的语气问, 托尼少见的怀疑起自己过去的记忆了, “是我花花公子的行为做的太多, 终于记忆混乱了吗我以前有和佩、佩珀在一起过”

    私人助理的位置对托尼来说,其实是很重要的。因为想找一个不随时想着勾引他, 一心做事还很有能力,同时得像保姆一样负责他的日常一切,真心为他好,并且在这些基础上常年忍受他的糟糕脾气和毒舌的女人。

    这么多年来托尼也只找到佩珀波茨一个。

    不犯什么根本性大错,他绝不会想着换人,事实上他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想过换人。佩珀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他对小辣椒当然抱有好感,但越是如此,他越不会像对待那些明星模特一样随便。

    尤其是从托尼变成钢铁侠之后

    他们的感情加深了一步, 尽管托尼还没意识到什么或者说是不愿意想。但他已经没再留人过夜了, 只是嘴上还在四处撩人。得了, 托尼斯塔克怎么能服输他还是全美最有名的花花公子呢。

    但是过夜过夜是不可能的。

    这做法说出去能让认识托尼斯塔克的人都笑掉大牙, 但托尼在这方面确实下意识的谨慎, 像他的父亲那样。

    所以就在这样的现在,托尼不愿意正视这件事, 他也被迫非得正视不可了。

    为什么班尼是他和小辣椒的孩子

    “sir, 你的记忆从未出错。波茨女士一直尽职尽责。”智能管家彬彬有礼的英伦腔响起,直接解释清了事实。

    “小辣椒有捐献过卵子的记录吗”托尼托着下巴皱眉问了一句,但他下一刻就觉得这不太可能。

    不管佩珀有没有捐,他对这方面的监管一直很严格, 托尼能肯定的说,和他欢度一夜的女人生了孩子,都比谁把他的基因偷出去制造一个孩子更有可能。

    “检索相关数据,波茨女士没有这方面的记录。”智能管家的回答也肯定了托尼的猜测。

    那班尼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今年八岁,八年前八年前”托尼努力回想,白眼都快翻出来了,也完全想不到自己八年前做过什么事。他开始在实验室里满头雾水的来回踱着步,连便携式战甲都没心情继续研究了。

    这个孩子来的诡异不说,还得结合身世来看。就在今早小男孩鄙夷遗弃他的亲生父母的时候,托尼还拍手叫好呢现在脸好疼。

    “敬不负责任的父亲。”班尼意味深长又带着嘲讽的那个眼神突然浮现在托尼脑海里,“我大概也有个糟糕的父亲,是他先不负责任的,那么后面的举动就不怪我了”

    托尼斯塔克不动脑子的时候情商低下得能让人忍无可忍,可他一旦认真起来,那些细节都逃不过他的眼神现在小胡子男人站在实验室里,冷静的把两人认识那天开始的事,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

    班尼的每句话都在明里暗里的嘲讽他。班尼不知道他变成钢铁侠的知名经历,却又很清楚他的助理名字,对佩珀波茨抱有别样的关注。班尼询问过他对私生子的态度。荒岛上,他以为班尼只是看不惯他才处处针对,但班尼后来对他的态度从敌视变成了真正的恶意。

    他早该注意到这些端倪的

    事实已经浮出水面了,那个孩子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

    托尼的额头渗出了细微的冷汗,他身体往后一仰,无力的瘫在了自己的椅子上,头痛的捂住了额头。

    所以班尼肯定以为是托尼当年遗弃了他,现在和佩珀一起还对着他装不认识

    托尼心里真的有苦说不出,快要冤枉哭了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儿子这身世也没办法解释,看男孩的意思更不打算认他。愿意认他就有鬼了,想想他这段时间都当着小男孩的面做了什么

    这种形象的老爸可比霍华德混蛋多了渣的突破下限啊

    托尼尽管没做好要怎么面对突然出现的儿子的心理准备,可只要他一想自己现在在男孩心里是什么形象,他就觉得头皮发麻,脸都要绿了。

    如果他说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孩子,班尼信吗

    “”空气中一阵死寂,托尼慢吞吞的把掉在地上的扳手捡了回来,表情继续精彩。以他的智商发誓,他敢这么作死,他以后就和父亲这个身份没有一丁点的缘分了。

    哦,当初他自己说的私生子解决方案,给钱打发了事给什么钱打发谁什么私生子他和佩珀互有好感,只是谁都没有开口挑破,那能叫私生子吗最多是未婚生子虽然孩子的身世还需要查清,他得找小辣椒先问问。

    托尼理直气壮的把自己的话团吧团吧全扔到了脑后。

    毕竟假想中一个陌生虚无的孩子和现实里真正出现的孩子概念是不一样的。他救过班尼,班尼也救过他,他们互相斗嘴,已经熟悉了。他也知道八岁的班尼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流浪,看那小脸瘦的,他还按以前那么想是丧心病狂吗

    不管来历再怎么弄不清楚,血脉没法改变,班尼是他的孩子。

    这种感觉很奇特,他有儿子了。

    托尼还坐在实验室里惊奇又慢慢的回味着这个新关系,让智能管家去搜集相关资料,试图再理理班尼的身世,空气中那股熟悉的波动感就突然袭来。

    “”

    因为有过了一次经历,托尼反应过来,眼疾手快的扑向桌子抱住自己没完成的便携式战甲,在同一时刻,身影就消失了。

    “呼,运气不错。”

    在一片昏暗中,托尼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想到了自己成功的举动,满意的嘟囔一句。但是下一刻,托尼就发现了事情有点不对劲。

    他被悬空固定在了一栏铁架子上。

    托尼皱起眉,挣扎了一下,他很快发现他的手脚都被铁链锁在架子上,上面还公然挂上了锁,以他的力气根本挣脱不出来,只发出了哗啦啦的碰撞声。他没修好的战甲就在脚边倒着,可他只有脚尖能微微碰到地面,够都够不到战甲。

    “站起来激活”托尼试探的呼唤了两声他的智能管家,没被激活的战甲果然还是一动不动的倒着,无法执行命令。

    这下麻烦了。

    如果他想离开,得先想办法拿到自己的战甲,把这件修到一半的战甲激活才行。可他该怎么够到战甲

    还有这次的穿越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来就被绑着

    托尼满头雾水的视线往旁边一扫,开始打量环境。

    这是一个逼仄的正方形房间,里面空空荡荡,什么装饰都没有。但是房间里却飘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铁锈味。铁链从空中垂下,悬着绑了托尼的这扇铁架子。同样垂下来的铁架子还有密密麻麻八九个,卷发小男孩就在另外一个铁架子上被绑着。他没有挣扎,而是安静的打量着周围,不知道在想什么。

    然后班尼就发现了托尼。

    那双和托尼一模一样的焦糖色眼睛淡淡的瞥了一眼他,无视的转开了。

    “”托尼突然哑然,脑子里刚才的思绪全都清空了,他不得不承认。为什么他之前不在意呢这双眼睛还有眉眼,真的和他一样

    脸更疼了。

    小胡子男人的短暂怔愣没被人注意到,因为其他接二连三出现的人都在发现自己的处境后纷纷发出了响动。

    “我们又来了嗨,斯塔克先生,班尼”

    叫做彼得帕克的卷发年轻人脚边摔落着他的背包,他同样被绑在了铁架子上,随着力道微微晃动。可彼得在发现自己的所处环境后,却先惊讶又开心的对两人打招呼。全身放松的挂在上面,没有一点慌张不安。

    “班尼”第四位对班尼来说也是熟人。罗曼诺夫特工只穿着一身睡衣,讶然的看向小男孩。但她聪明的没有问什么,只是面带微笑,安静而镇定的打量着周围。

    起码从外表看上去,这位被绑着的女士显得美丽,柔弱又无助。

    最后一个出现的终于是陌生人了。

    “这是哪里你们是谁”说话的人是一个很落魄狼狈的憔悴男人,他戴着一副破了的眼镜,面相憨厚。男人一醒过来,戒备又警惕的打量着周围,就直接激烈挣扎起来,手腕上一块手表模样的东西也很快发出了“嘀嘀嘀”声。

    听到声音后,憔悴男人脸色微变,他马上停止了挣扎,并且刻意的大口深呼吸了起来。

    “心脏病”托尼突然插嘴,他扭头审视的盯着憔悴男人手腕上的表,辨认出那有检测心率的作用,“你最好先冷静下来。”

    憔悴男人自己也知道状况,配合的仍在深呼吸着,但他克制不住的扫视这个正方形房间,戒备的问“是谁把我们绑架过来的我刚才明明在做实验一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是我。”班尼干巴巴的说。他总算不再保持沉默了,视线落在疑似有心脏病的陌生男人身上,不安的低下头,发自内心的干涩道歉,“抱歉,是我的能力把你们带了过来,这不受我控制,挑选名单应该是随机的。”

    男孩紧接着小声又快速的把他的能力大致描述了一下,在说完后,班尼厌恶的瞥了罗曼诺夫特工一眼,很是在意。

    等离开以后黑寡妇肯定要把他的情况上报给神盾局了。

    班尼不在意自己的能力被别人知道,他只是厌恶被时刻监控的感觉,尤其是黑寡妇这种他曾经有过点好感,但其实是欺骗他的特工班尼比讨厌家周围的普通特工还要讨厌她。

    糟糕透了。

    “”红发女人却像是不知道似的对班尼善意微笑着,然后转向那个男人搭话,“娜塔莎罗曼诺夫。你呢”

    “罗伯特罗斯。”男人憋了几秒,说出了名字。

    就连班尼都怀疑的打量着他,完全不信这是真名。

    “所以我们这一次穿越后可能会遇到坏人就是把我们绑起来关到这里的人”彼得帕克猜测的问,自己又肯定的点点头。他已经在简短的工夫里打量完这个地方了。

    这里连窗户都没有,除了一扇铁门。以他的敏锐听力,听不到外面的一点动静,这说明短时间内他们都是安全的当然如果真的有坏人,彼得打架也不虚。反正班尼和斯塔克先生都知道他的身手,只要不知道他是蜘蛛侠就行。

    这么一想,彼得满意的暗中使劲,打算把铁链扯开。

    扯了一下。

    他愣是没有扯开。

    卷发年轻人青涩的脸上顿时变成了一片困惑茫然。

    不可能啊,他偷偷做过实验,以前连一吨重的东西他都能搬起来的

    “没用的。”班尼注意到他的动作,冷静的挂在铁架子上再次开口,“帕克先生,我也试过了。我的魔力扯不开这些铁链,也打不开大门。这里的一切都坚固的难以想象或者说,我们的能力在这里都没用。”

    “魔力”托尼被提醒到了,他被绑在身侧的手愉快的打了个响指,“班尼,用你的魔力把装甲激活,我的智能管家会想办法解救我们。先把那堆零件里第三排外面尖锐、里面是方形的那个齿轮往右拨一下,对准大齿轮的然后转过来,我要看看形状。”

    “你直接说齿面齿廓模数和齿线我听得懂”班尼超凶的回小胡子男人一句,很不满意托尼斯塔克对他的轻视。

    “”托尼被怼了一句也不反击了,他从善如流的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好像也是,他八岁的时候连电路板都做出来了。虽然他还没弄懂班尼是哪里冒出来的,但真不愧是他儿子

    托尼不再耽搁时间,他口述,男孩操作,一大一小配合竟然还挺默契,他们很快就把修到一半的战甲原样又装了回去。因为这是托尼为了研究便携式战甲而做的实验装甲,等到弄完,地上还多出了一小堆零件。

    “搞定”托尼高兴的小胡子都快翘起来了,他真没想到班尼和他的沟通没一点困难的地方,顺利就把战甲装好了,这个孩子悟性惊人啊

    如果说刚知道真相的时候托尼震惊又发懵,大部分情感来源于他想弥补和对这个男孩负责,到了房间里的他心情已经变成了彻底的得意和骄傲。这么聪明,像他,是斯塔克家的孩子没跑了很少有人能跟上他的思维跳跃的。

    托尼已经打定主意,等他先把眼前的困境解决了,回去问问佩珀再做决定。现在的他就算想认亲,臭小子也不会接受,身世这一点的疑问他根本回答不上来。

    他目前能做的大概只有修复他们的关系因为如果他有儿子的话,他绝对不想把他们的关系闹成他和霍华德那样。虽然他可能已经超越霍华德了。

    托尼不太确定的想,苦中作乐的暗自嘲讽自己。

    父子俩合力把战甲修好后,金红色的战甲双眼亮起,被手动激活了,战甲转头看向托尼的方向,熟悉的英伦嗓音从战甲里响起“sir”

    “把我们放下来。”托尼沉住气下令。

    金红色战甲应声走过去,在一阵哗啦啦的碰撞声中,他同样扯不开那些铁链。战甲原地不动了,两秒钟后,智能管家找到了新的营救方案。他看向锁着托尼斯塔克的铁链,战甲面部亮起的双眼中射出一道蓝色亮光,开始扫描上面那把锁。

    “这是打算找类似开锁的工具”已经勉强平静下来的罗伯特罗斯猜测的问,他惊奇的打量着自主活动的战甲。

    暴力无法解救他们,铁链上明晃晃的大锁就成了突破口。

    很快的,金红色战甲扫描完毕,他径直把视线转向了地上那一小堆卸下来的零件,挑出其中两个零件,张开右手心,炙热的红色激光就从战甲掌心中发射出来,把两个零件焊在一起。然后红色激光转为蓝色,削铁如泥的把零件上的其他部位进行切割,变成了一把钥匙的形状。

    “嗯”彼得仔细观察了半天,抬起头突然高兴了,“我们的锁应该都一样,一把钥匙就能打开了”

    “不错的好消息。”罗曼诺夫特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加快速度,j。”托尼罕见的催促起来,待在这个房间里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安。如果发生什么事,他还可以靠着战甲逃脱,其他人就糟了。

    金红色的战甲其实手上速度不慢,咔嚓一声先把托尼放了下来,转头就去解救旁边的卷发小男孩,用时十几秒都不到。

    但是从他开锁的一瞬间,不知道什么被启动了。

    隐约的机关声咔嗒的轻微响了几下,房间四面的墙壁里突然射出一道道红色激光,角度刁钻,散乱而迅速,交错袭来。

    “”班尼背后一瞬间窜上来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让他寒毛直竖。班尼脸都苍白了,在战甲给他开锁的同时,用尽了吃奶的劲一起激发自己的魔力,把自己从那些铁链中挣扎着扯出来。

    “去救人小心”托尼前半句话刚对战甲下令,他就猛扑了过去,一把抱住挣脱出来的班尼重重摔到地上,滚了两圈把男孩死死摁在身下。

    金红色的战甲没有时间去选择人质,激光来的太快,他只能冲向离得最近的人高中生彼得帕克。开锁和打开战甲,把人笼罩进去卧倒也是一瞬间的事。

    激光袭来,在这个正方形房间里肆虐,在墙上留下焦黑的大片交错痕迹,房间里的空中全部被覆盖满了,只剩地面还是干干净净的。

    因此托尼斯塔克躲过一劫。

    他趴在地上沉着脸抬起头,一只手还摁着班尼的后脑勺不让男孩起来。情况紧急的一瞬间,托尼记下了激光的交错扫射方向,最后判断出地面会很安全。他毫不怀疑智能管家同样能运算出这种事,所以彼得帕克也活了下来。

    可是其他人

    托尼松开了对男孩的钳制,在班尼正要爬起来的时候,把手掌捂在了他眼前,嗓音沉重“kid,别看。”

    “”班尼沉默不语的僵住了。

    他这时候没心情怼托尼斯塔克来反驳,不管是斯塔克居然毫不犹豫扑过来救他,还是他用魔力看到房间里的惨状,这两件事都让班尼心情太过复杂,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罗曼诺夫特工

    浓厚的自责吞噬了班尼的心脏,他低下头,死死攥住了掌心。

    是他的能力把这些人带来的。虽然班尼讨厌黑寡妇,可这不代表他想看到她死。

    这都是他的错

    “斯塔克先生罗斯先生的情况有点不对”另一边的钢铁战甲里,彼得帕克的小奶音也被染上了金属质感,有点发闷的响起。

    “嗯”托尼仍保持着捂住儿子眼睛的动作站了起来,他狐疑的看向了那边。

    因为激光的扫射,房间里所有悬挂的铁架子都被割断摔到了地上,连同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成了碎块,一地惨状。所以托尼判断被绑着的女性和中年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存活。

    可他现在仔细一看,憔悴的中年男人还好端端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他全身都散发着一种不正常的绿色,眼神直直的瞪着,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正常人类绝不可能膨胀成那种巨大的样子

    “快走”同样膨胀的危机感让托尼当机立断把小男孩往旁边一推,自己向战甲的方向折返过去。

    智能管家和他有着很好的默契,在下一瞬间战甲从彼得帕克身上脱离出来,转而把托尼包裹进去,托尼马上戒备的举起了掌心炮。

    “罗斯先生”危机关头,彼得敏捷的往旁边一跳,跃出三米多远躲开了绿色大怪物的一击。他大声呼喊着中年男人的名字,顾不上再隐藏什么了,因为他的蜘蛛感应疯狂响着,一刻不停的对他报警。

    “绿巨人罗斯”不同于高中生彼得帕克,托尼把这两个关键词联想到一起后,就明白了什么。罗斯将军追捕前女婿布鲁斯班纳的事当初可是闹得沸沸扬扬。

    “班尼,你退后”托尼头也不回的举起一根手指,严厉的再次制止班尼靠近,又转向高中生的方向,“帕克先生,你去开门。我会拦住他。”

    “明白,斯塔克先生”彼得帕克下意识准备照做,可没等他转身跑上几步,穿着钢铁战甲的托尼斯塔克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来,软软摔在他面前,痛苦的咳嗽了一声,抱怨起来“该死,这个大个子还是个暴躁小男孩吗”

    班尼“”

    为什么莫名感觉他也被骂了。

    这才一个照面下来,托尼斯塔克的钢铁战甲就毁了一条胳膊,在绿色怪物面前,钢铁侠好像脆的不像话。

    班尼不再听斯塔克的话,他大步冲上前,把魔力在眼前拉直摊平变成一道大屏障,阻挡怪物的靠近,另一边他稍微分了点心,用一小缕魔力扯着托尼斯塔克的腿部战甲,迅速把他往门口拖去。因为小班尼是第一次见到钢铁侠战斗,他听到故事得知的那点幻想都变成了失望

    “我还以为钢铁侠多厉害斯塔克,你太脆了。”

    这能忍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