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错位十一年 > 第六十一章 我只是说说

第六十一章 我只是说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张云清烧的迷糊, 一开始思想和身体是分开的。

    身体是难受的,但思想好像感觉不到。

    后来慢慢的,就链接到了一起。

    然后就是各种不舒服。

    头疼、身体疼,身体还热, 她迷糊着就想脱衣服,却又被拦着, 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后来发现是被控制着的,就委屈了起来,然后就听到有人哄她,于是更委屈了。

    “难受。”她哼唧着。

    “哪里难受”

    “热”她说着,又想把自己的毛衣脱了, 李泽庭连忙再次按着她。

    他照顾张云清,喂她吃药喝粥擦脸漱口都没有丝毫为难, 这一会儿却是真为难,还很艰难。

    张云清贯彻着后世的穿戴, 下身是一条裤, 上身也只是一件打底,她刚才脱了一半, 李泽庭都几乎要看到她的内衣了好吧, 已经看到是白色的了。

    “热”张云清泫然欲泣, 明明能脱的,为什么不让她脱

    李泽庭咬着牙“我们擦擦汗好不好”

    张云清安稳了,李泽庭拿了条干毛巾, 掀开她的后背慢慢的擦着。

    后世流行小儿推拿,十二岁以下的孩子,发烧时推拿就能有效果。大人虽然不行,但抚摸后背也能从精神上得到一定缓解,张云清总算不那么难受了,缩在那里,哼唧了两声。

    李泽庭本就身体僵硬,这一下,是更僵硬了。

    他擦了一会儿,见张云清不再闹腾,也就停了,不是累,而是实在艰难。

    虽然只是后背,虽然隔着毛巾,虽然

    他看着缩在那里的张云清,她的脸已经没那么红,温度是降了一点,应该是好转了。

    一方面终于松了口气,另一方面又不免迷茫。

    这一天过的恍惚,却是满足的,但张云清好了之后呢

    这么喜欢,喜欢的她说什么都好,让他做什么都行都行的一个人,却不喜欢他。

    怎么办

    他想着,不由得靠过去,轻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张云清皱了下眉,不满的哼唧了一声,他失笑,摸了摸她的头。

    “怕。”在他以为不会得到答案的时候,张云清发出了一个音节。

    “什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害怕。”张云清闭着眼,不自觉的咬着牙。

    李泽庭是又觉得冤枉又有点心虚。

    他什么都没有干,虽然他有很多办法,从学校到社会上的,从张云清这里到吴钧那边,但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也真想过

    不过他只是想想,张云清怎么知道还害怕了

    张云清其实不知道他想了什么,但对于他这种大佬,也是真的害怕的。

    大佬好不好

    好。

    手段了得,能力非凡,若是想让你开心,那绝对能让你身心都舒服,只觉得人间天堂。

    可要以为大佬就这一面,那简直就是笑话了。

    公开的,早年包养了全国著名男神的女大佬能狠到什么地步生意场上厮杀,被对家逼到屋里,自己从楼上跳下,断了骨头还能跑出去;某著名快递公司的大佬,当年的天下是自己拿刀杀出来的。

    私底下,小道消息上的,两大佬相争,国内最著名的那条街上都敢安排车祸。

    李泽庭没爆出过什么消息,但那只是没爆出过,别的不说,他能拿到那些地,真就没些手段他不对别人用手段,别人也是要对他用的。

    早先张云清就觉得她可以绕着李泽庭走,却绝对不能得罪他,真要万一不幸得罪了,一定要好好认错,绝对不要让他记挂上了当然,这是早先还没什么接触时候的极端想法,其实自己也知道,这种大佬没事怎么会找你麻烦小小不言的人家都不会在意。

    后来有了接触,知道李泽庭绝不是那种没事找事斤斤计较的,但她还是怕,只是她怕的,又是什么呢

    李泽庭不知道这些,只以为是自己早先的话吓住她了,小声道“你不要怕我只是说说”

    说着,更觉得冤枉,也是那一天张云清抽离的太快,他有点应激,早先对张云清真是没半点逼迫强硬,别的不说,他要想让她到云腾,一早就有各种办法,学生会随便给她找点麻烦,她都只有来他这里,但他还是后来有了能引起她兴趣的项目之后才拐着她过来的,那时候他那么想她,想的都快要出毛病了也只是自己忍着。

    怎么她就还怕了呢

    张云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眉蹙的越发紧。

    “我真的只是说说的”

    他不说还好,一说张云清那边泪都出来了,他手忙脚乱的去擦,又哄了好一会儿才算止住。

    哄好了张云清,他头抵在床头,没办法啊,真是没办法啊。

    张云清是在第二天退烧的,不过彻底清醒就到中午了。

    看着趴在她床边睡觉的李泽庭她一开始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觉得自己大概是没睡醒的,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全身都僵住了。

    她记得,她没地方去,然后到云腾加班,结果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到了李泽庭

    然后呢

    她虽然糊糊涂涂的,倒还有一些有印象,比如自己缠着人家要喝可乐,然后又被抱去医院,好像还闹着不要打针

    想到这些张云清简直想挠个坑把自己埋了,却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李泽庭就在这里好不好惊醒了他怎么办

    但是怎么才能不惊醒他呢

    真是拿出了两辈子都没有用过的脑力想对策,若是现在手机智能,一定要发消息到微博上求助。

    可是自己现在想来想去,也只能祈求李泽庭睡眠质量好,属于那种睡着了就叫不醒的那种。

    想到越耽搁下去对自己越不利,她轻手轻脚的掀开了被子,但人还没动作,那边李泽庭就醒了。

    他眯着眼,手就先来摸她的额头,张云清闭着眼,大气都不敢出。

    李泽庭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顺手又帮她把被子拉了上去“又蹬被子。”

    声音无奈宠溺,过后还叹了口气,然后自己一边揉着脖子,一边起身向外面走去。

    一直到他关上门,张云清才松了口气,只是更加迷茫。

    这下面要怎么办继续装睡吗这是装不下去的,但不装要怎么面对李泽庭

    她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年轻的时候也许还会下意识的把难题、不好的事情躲掉,后来年岁渐长,经历的事情多了就知道,你躲了这个事,后面会有更大的事在那儿等着你,还不如就咬着牙把一开始的难关给解决了。

    但她现在真有点无法面对李泽庭。

    哪怕明知道后面有烦,现在也只想着先躲过去再说。

    她在这里想来想去,那边正在喝水的李泽庭却是身体一僵。

    李泽源吞了口口水“那个,粥我已经熬上了,一会儿就好了。”

    李泽庭叹了口气,李泽源更是害怕,昨天他从超市回来忘熬粥了,他哥那个脸色啊

    就在他想着怎么转移话题的时候,李泽庭放下了水,拿起自己的衣服“我出去一下。”

    “啊”

    李泽庭没有再说什么,走了出去。

    刚才,张云清不是蹬被子,是想偷偷溜走,她已经,醒了。

    想到这里不免既好气又好笑,倒是想捉弄她一下,就守在屋里,看她怎么办。但想到她刚退了烧,身体还虚,还是不要折腾了。

    那边张云清听到这个对话清精神一振,又等了十几秒,果然就听到了门响。当下她不再犹豫,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躺的久了,身体有点软,但现在当然不是休息的时候,咬着牙,就打开了门,然后直直的就和李泽源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要是早先,张云清一定各种尴尬,可此时哪顾得上这个,见自己的衣服就在门口的架子上挂着,就走了过去。

    “你”李泽源瞪大了眼。

    “我先回去了师兄回来了,麻烦你帮我说一声。”

    “你等等。”

    张云清哪里会等,不过李泽源上来拉着了她的手,但只是拉了一下,立刻又松开了“那个,这些药你拿着,还有昨天刘灵来了电话。”

    张云清一怔。

    “我哥没接,发了短信说你去了t市。”说着又拿出一包东西,却是著名麻花,“虽然是超市买的,但估计她们也看不出来。”

    张云清更是发蒙,李泽源道“我本来应该是送你的,但但,要让别人看到,你就不太好说了我帮你叫辆车。”

    他说着自己也拿了衣服,张云清连忙说不用了,但他哪会让她推辞,他现在已经反应过来了,他哥哪里是有什么事要出去,是张云清醒了,他哥怕她尴尬,自己避出去的他没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应该就是这样了。

    他哥昨天的做派,虽然把他震的三魂丢了两个,也是好奇的百爪挠心,找着机会忍不住就问了,他哥倒也没瞒她,虽然没说太多,关键点却说出来了他哥喜欢张云清,张云清不喜欢他哥。

    意识到这一点,他真是各种滋味都有了。

    刺激兴奋无语震撼好奇怀疑特别有一种质问张云清的冲动我哥哪里不好啊

    不过这话轮不到他问,问不好了张云清没什么,他哥可能就要收拾他了。

    早先他觉得他哥和王婷是神仙眷侣,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了。

    不过再迷惘,也知道要把张云清照顾好了送出去,拦个车还需要他哥交代吗不做才是找打啊。

    张云清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李泽庭会出去,八成是察觉到她醒了。

    意识到这一点,心中更是纠结,但现在身体发软,也没有精力去缕清思路。

    来到外面,坐上车,看着窗外有些阴沉沉的天,不由苦笑。

    若她不是重生,现在恐怕是如梦似幻。

    作者有话要说  有同学说高烧不能烧到这种程度,说句实在话,我以前也不知道。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发烧,烧到三十九度多的时候就是没有精神。成年后有一次烧到三十八度多,烧的痛不欲生都想立遗嘱了。然后我老公有一次烧到三十九度多,他当时还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自己皮疼,没别的,但温度在那里放着,我把他带到医院。医生那里人多,我让他在走廊里坐着,我给他排队,然后就听到他在外面溜达,还念人家走廊上挂着的东西轮到他的时候,开始卖萌的给医生嘚嘚,什么我烧到了快四十,但我还没感觉巴拉巴拉,说的那叫一个兴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打了鸡血,后来问他,他说不可能吧,他隐隐的有点自己在走廊里溜达的印象,但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然后体温计我们这里现在还在用腋温计,就是水银的。我生小孩的时候,第一天量体温用了耳温枪,但第二天那枪就坏了我们这里的妇产科医院,最专业生小孩的地方,之后也是改用水银温度计,都是夹腋下。我从小到大没用嘴含过。感谢大家的支持,明天早上见,鞠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吉利吉利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恩而工业 2个;地雷、喵、蓝玉烟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鱼香肉丝 40瓶;刺客雪伊 30瓶;姜姜 20瓶;enkki、sanny、毛毛 10瓶;云溪、随亿、孟妧ai 5瓶;vikix、kkkkkkk匿了 3瓶;声卡 2瓶;百草千茴、oonjizz、万年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