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逐仙鉴 > 第1010章 九皇女皇甫梦

第1010章 九皇女皇甫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来人并非是女子一个人,而是一个年约二八佳龄的蓝裙女子和一个神色倨傲的锦衣少年郎。

    刚才说话之人就是这位身形高挑的貌美女子,其身着一套贴身蓝色长裙,恰如其分地勾勒出了此女略显青涩但玲珑有致的柔美身段。

    此女容颜绝美,更兼有一股修仙者的出尘气质,好似天上的仙女一般,就连其身边英俊的少年郎也会被旁人自动忽略掉。

    “相必两位就是此地的主人,九皇女皇甫梦和十二皇子皇甫英两位殿下了吧”雷洛束手而立,淡淡道。

    能够若无其事的出现在此地的,必然是此间主人了。

    这两个皇甫家的嫡系拥有练气修为,那位皇甫梦的修为更是达到了练气十层,但并非是大圆满境界,还没到筑基的阶段。

    “想必这一位就是传闻之中闹的皇城人心惶惶,比那位下毒之人还要恐怖的钦差雷大人了吧,”皇甫梦笑着打招呼道。

    此女的声音犹如春风拂面,轻柔又让人十分的舒服。不过其身边的那位十二皇子就没有给好脸色了,依旧是倨傲的很。

    “雷某出自远山书院,不过是临危受命,奉旨查案的书生罢了,倒也当不起大人二字”雷洛笑着推脱道。

    “既然九皇女殿下来了,那么雷某正好有一些事情想要询问一二,不知殿下可否给在下解惑呢”他接着询问道。

    至于他所问之事,那自然是那位尚书千金了。

    “这是自然,不过此地可不是说话之地,雷大人不如随我移驾馆内,我们慢慢详谈如何”皇甫梦接着问道。

    说完之后皇甫英就转身准备离开,但是却发现姐姐出言相邀之人没有动脚的打算。

    “你是何意”他立马神色不善的质问道。

    “雷某查案有个习惯,既然此地是案发现场,那么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在这里谈,毕竟我们要谈论的女子可是在这里遇害的,身临其境下说不得就会发现什么不一样的线索”

    雷洛淡淡一笑,显然是没有打算接受眼前二人的邀请。

    “既然如此,也无不可,那小女子就说了,当日我与”皇甫梦连忙将当日的情况说了出来。

    这位遇害者也就是尚书千金年芳十五,乃是礼部尚书与妾室所生,虽然是大家闺秀但是地位绝对不是长子和长女。

    这样的女子从小衣食无忧,而且有一个当大官的父亲,家世显赫,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婚姻大事不能自己做主。

    皇甫梦邀请对方来到行宫之内,说白了就是为自己的弟弟皇甫英说一门亲事,与礼部尚书家联姻,而迎娶的对象正是这位闺中密友。

    不过没想到当日邀请对方来到行宫之内后,还没有撮合着和自己的弟弟认识,对方就在一不留神间遭遇了不测。

    当时皇甫梦首先邀请的是那位尚书千金,让其进入水榭内等候片刻,皇甫英随后到达了此地。

    当时等到二人打算去找此女时,就发现对方双目无神,身形颤抖,好似中邪了一般。

    这是让皇甫梦大感不妙,连忙叫来了护卫将对方送往太医院。

    结果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这位尚书千金在毒素的侵蚀下只支撑了一日的时间就自杀了。

    “原来如此,来之前还好好的,来到此地就出现了问题,看来这处水榭是当时凶手的躲藏之地,可你们姐弟一直在这里,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这是为何”

    雷洛又开始扭捏着那没有胡子的下巴了,不过一时半会自然是想不出来原因的。

    “放肆,你是在怀疑我姐姐是投毒之人”不过他的言语是让皇甫英大声呵斥道。

    很显然此子以为眼前之人话中有话,那意思就是说自己的姐姐有问题,不然哪还有其他的意思呢。

    “我奉旨办案,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难道我连怀疑人的资格都没有吗”雷洛反唇相讥道。

    说完之后他一股筑基期的威压朝前外放而出,皇甫梦和皇甫英面色一变,接着二人身上的法器自动护主起来。

    但是雷洛冷笑一声,神念之力配合威压外放,一股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气势直冲而去。

    “轰”皇甫梦娇躯一颤后退一步,但是其身边的皇甫英更为狼狈。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此子腰间的挂玉破碎,同时其整个人一个踉跄连退数步,最后很没有现象的屁股着地坐在了地上。

    “你”他大怒起来就要呵斥对方。

    “这倒是我们姐弟孟浪了,雷大人查案要紧,那我们二人就不打扰了,告辞”

    皇甫梦居然一个闪身就拦在了自家弟弟的面前,言语告辞一番后就一把拉起了自己的弟弟,就这样走出了水榭。

    随着此女离开,那位皇甫英依旧是骂骂咧咧的,但是声音极小,但还是被某人听到了。

    雷洛没有再去纠结这些,而是看着皇甫梦的离去,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很明显,他感觉眼前二人都有问题,甚至那位九皇女和下毒之人有些不一样的关系,否则不会如此逃避自己的问题。

    “这下毒之人莫非是皇甫梦找来的,莫非根本就是此女下的毒,不然那人如何逃离此地呢”他喃喃道。

    接着雷洛看向高空中,那里的天空上正有一个银色的法阵正在渐渐熄灭,这是自己刚刚放出筑基期威压的时候,触动了上方的那个法阵。

    这就表明筑基期以上修为的修士都在这个法阵的感应之下,那么那位下毒之下在法阵感应之外,是用什么手段逃离了这处别院呢。

    如果猜测的更加大胆一点,这位皇甫梦是下毒谋害那位尚书千金的凶手,那么一切就都好说了,对方既有时间作案,又有身份保全自己不被怀疑。

    可这样又解释不通,因为此女可是打算撮合被害人和自己亲弟弟联姻的,为何要做出这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呢。

    而且九皇女很可能站在五皇子这一派系,如果真要欲盖弥彰的话杀掉一个人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连续杀掉三个人。

    “等等,欲盖弥彰只需要杀掉一个不相干的人,四皇子的入幕之宾好像地位就不高啊”

    雷洛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嘴里喃喃自语起来,那位四皇子好像也有嫌疑了。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位凶手到底是如何离去的呢,从这最后一次案发的现场来看,只有可能是皇甫梦自己动的手。

    那么这样说的话,这位皇甫梦莫非不是五皇子的人,而是暗中支持四皇子

    想到此,雷洛的神识小心翼翼探入远处的别院之内,但是在触碰到别院附近时,同样被禁制给发现了。

    这是让他连忙将神识收了回来,同时双目之中血红一片,开始用血魔瞳看向了前方不远处的别院。

    神识和法力都会触动这覆盖在皇城内的禁制,当日镇抚司没有触发是因为那里也覆盖了一层反制禁制,但是这处水榭确是露天的,全都笼罩在禁制之下。

    在雷洛的双眼之中,两个血色人影跪坐在别院之内,好像是在交流,但是却听不到声音。

    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后,雷洛是将秘术取消,然后让陆玲珑潜入了下方的湖泊之中,想要看一看湖中是否有什么玄机。

    结果自然是没有发现,这一处湖泊同样是人工开凿的景观湖,湖底也都被封死了。

    “除非那人会五行遁术中的水土双遁术,而且修为要在筑基期左右,不然绝对不可能犯案,可这等修为谈何会五行遁术”雷洛摇头否决道。

    既然是其他人犯案的可能性暂时性的被排除了,那么怀疑的对象依旧是这位五皇女。

    接下来他的目标是太医院和圣天书院,据说那位尚书千金的尸体还在太医院呢,既然都来了宫内了,正好顺道去看一看。

    当他走出这处别院后,五皇女皇甫梦是看着雷洛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别院外,那位内侍早已等候多时,看到雷洛出来后连忙恭敬的凑了过来。

    “走吧,带我去太医院”

    太医院。

    皇城很大,宫廷也同样大,太医院并不是一栋单独的院落,而是一处白墙黑瓦的院落群。

    在这处太医院的地下冰窖,这个专门存放尸体的地方,雷洛终于见到了这位尚书千金。

    此女现在浑身的躺在一张玉床之上,身躯苍白如纸,全身鲜血淋漓,身上遍布带血的爪痕。

    从这位千金小姐的心脏要害处,他发现了一个致命伤,这是利器穿刺而过形成的一个小洞。

    此女当时忍受不了那一股痛苦,就用一把利刃刺死了自己,死前据说也露出了一丝解脱的神色。

    除开这一道致命伤以外,雷洛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毒素,甚至此女的尸体被太医院的人开膛破肚研究了数日,依旧是毫无所获。

    “这毒素莫非是寄生的形态,宿主死亡后毒素也就以某种方式消失了”雷洛猜测道。

    当初他可是被寄生的黑色怪雾给折腾了那么久,最后用寒气和死气让自己进入假死状态才驱散掉那些怪雾。

    显然这毒素很有可能是类似的存活形态,只是作用在人体内的效果不一样,此毒让人奇痒无比,最后被逼疯自尽。

    “毒素已经消失了,这里没有任何的线索,看样子这个下毒之人的手法颇为巧妙,确实有些棘手了”雷洛略显失望道。

    他离开了太医院,接着在内侍的陪同下离开了宫廷。

    当那位内侍将雷洛送走之后就暗送了一口气,然后回去向某位主子禀告去了。

    一处大殿内。

    “这么说,那小子今日就去了太医院和梦儿的别院内,没有去其他的地方”一个威严的声音质问道。

    “回禀圣皇,小人一直陪同在那人身侧,绝没有离开半步”内侍回复道。

    但是说出此话之后,其突然身形一颤,接着整个身躯就化作了无数碎块,鲜血在一瞬间内喷涌而出,大殿的地面上被碎石染红了一大快。

    此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但是就这样被大殿正首处的一个人影给不明不白的干掉了。

    “哼,那小子进入了梦儿的别院内,可你却在外面等,这叫绝没有离开半步”正首处的人影揶揄道。

    不多时,自有数个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出现,将大殿之中的碎肉全都清理干净。只是几息的时间,大殿的地面上又恢复了清澈。

    而正首处之人,正是圣天皇朝名义上的统治者圣皇,皇甫家的当代家主。

    “本皇叫这小子查案,可此人杀了镇抚司一百七十一人,杀了礼部尚书左家眷一百二十五人,今日又杀了本皇一百多位下属,这是在警告本皇吗”

    “这等做法真是霸道啊,真是霸道啊”

    这位圣天皇朝的统治者,将“霸道”两个字重复了数遍,若有所思。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