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爸爸”,雨宫泉的态度异常地抗拒。

    以她的性格,第一反应应该是仔仔细细盘问对方和自己母亲的关系,做好充分的调查之后,和对方约在酒馆里商量做亲子鉴定的日期

    本来应该是这种程序。

    母亲雨宫莉香从未向雨宫泉提及她父亲的事,让雨宫泉一度以为自己是个被捡来的养女。直到雨宫莉香哭笑不得地亲口否定她的猜测,雨宫泉这才相信自己真的是雨宫莉香的女儿。

    没办法,谁让她除了五官轮廓和雨宫莉香略有相似之外,发色瞳色都与她完全不同。

    现在雨宫泉知道自己身上这些与母亲没有一点相似的特质是从哪里来的了统统来自于那个的银发男人。

    雨宫泉对此表示怀疑自己那个长相妩媚无辜实则狡黠风流的母亲,真的会喜欢这种端正严肃的男人吗

    想象不出来。

    雨宫泉有些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连织田作出产的不辣但是美味的咖喱都无法拯救她了。

    织田作看起来也还没有从震惊里缓过来。一顿晚餐下肚,他才犹豫着开口问雨宫泉“泉打算认福泽先生做父亲吗”

    雨宫泉往自己的嘴里塞了口饭,机械地摇了摇头。她暂时还接受不了这个。

    织田作似乎是松了口气,说“那就再好好考虑考虑吧。也给彼此一点冷静的时间在你考虑好之前,我相信福泽先生不会来打扰你的。”

    这就是属于福泽谕吉的体贴。在雨宫泉确认自己的想法之前,他决不会向她施加压力,或者采用什么手段推动她做决定。

    “只是泉,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了。”织田作说,“为什么比起福泽先生是你的父亲这件事仿佛他名为福泽谕吉,才是你不能接受的地方呢”

    之前提到太宰也是。

    可是太宰是港黑的干部,福泽谕吉是武装侦探社的社长。这两人的立场称为长期独立也不为过为什么泉对太宰治的名字反应那么大,对福泽谕吉也是避之不及呢

    雨宫泉哑然。这正是她永远无法解释清楚的一点。

    她甚至觉得福泽谕吉肯定是哪里弄错了。母亲明明也是面不改色地过那些名人的作品

    电光火石间,雨宫泉突然回想起了一些细节。

    在她的记忆中,母亲离世前,家里的藏书就相当丰富,日本近代的重要思想家、作家大多囊括其中。

    但仔细回忆一下,家里确实是没有与福泽谕吉相关的任何作品虽然他应该不算什么籍籍无名的人物。

    母亲一本一本往家里塞的常常是夏目漱石的名作。而森鸥外的作品唯独森鸥外的作品,常被拿去垫桌角或者干些什么别的事情母亲曾经一本正经地教育她要尊重书本和文字,却转头还是将一本舞姬拿去盖了泡面。

    雨宫泉“”

    回忆起这些的她忽然有些心累。

    “作之助,你认识夏目漱石和森鸥外吗”

    “记得。”织田作点了点头,“我曾经遇见过夏目老师。也是他建议我试试写的。”

    夏目老师,有眼光。雨宫泉想到。

    “至于森鸥外,则是我们港口黑手党的现任首领。”说着,织田作仔细观察着雨宫泉的表情。夏目漱石的人品他是敬佩的,但是自家组织的首领是个什么样子他可清楚地很。织田作有些担心雨宫泉想去找森鸥外寻仇

    但他还是稍稍松了口气。因为雨宫泉脸上除了空白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雨宫泉现在的接受能力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森鸥外当个黑手党首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界不就是这样吗

    于是这两个名字就暂且被这么放过了。

    雨宫泉帮织田作收拾了碗筷,安安静静地滚回了床上,被子蒙过头,开始了睡眠休整。

    雨宫泉在织田作身边睡得很安静。反倒是织田作,一会儿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在哪里好,一会儿怕自己的动作太大把雨宫泉吵醒。就在曾经的最佳杀手开始质疑自己的环境适应力的时候,他忽然冷静了下来。

    然后满脑子都是福泽谕吉很有可能是雨宫泉父亲这件事。

    所以,他和心上人父亲的第一次见面,是因为杀人被逮进警局的时候。福泽先生还是帮忙审问他的一方。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初见场合吗

    织田作忽然觉得自己的腰被戳了戳。

    他把雨宫泉连被子塞进怀里“还以为你睡着了。”

    要是她真的睡着了,在某种角度上来看才是织田作的大失败。

    哪有女性会在第一次和男朋友躺同一张床的时候秒睡的

    “织田作你得意就笑出来好了。”雨宫泉用头狠狠顶了顶他的下巴,揪着对方的领口问,“呐,作之助的能力名叫什么”

    太宰治是“人间失格”,织田作之助会是什么

    总不能叫“夫妇善哉”吧。

    织田作闻言轻轻笑了一声“我的异能力名字叫天衣无缝。算是预知能力吧。能预知接下来五秒内会威胁到生命的袭击。”

    “但是如果靠近了泉,我的能力也就不那么管用了。”

    毕竟雨宫泉的能力领域一旦发动,就可以混淆领域里的时间。

    “听起来很厉害。”雨宫泉点了点头,眼皮已经隐隐有了打架的趋势,“抱歉,作之助,我真的快撑不住了”

    说着,视线陷入了一片模糊。

    50、

    织田作要工作养家。孩子们要上学。

    最后雨宫泉发现,居然只有自己一个人没什么事情做了。

    她带上外套,去海边的咖啡馆里看书打发时间。临近下午三点时偶然抬头,发现天色不知从何时起变得暗沉了起来,风在海面上卷起一簇簇灰白的浪花,空气有些湿沉,似乎是要下雨。

    她把外套穿上,理了理胸前的领结,顺着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不,或许是少年

    他穿了身黑色的风衣,身型纤瘦,垂落到下巴的黑色头发末端沾染着霜一般的白色,五官清秀,面前摊着一本书和一杯咖啡,坐姿端正,侧脸却无端透出一股冷漠来。

    雨宫泉看他专注地看书的模样,轻轻松了口气。从很久之前开始,她就感觉到这个苍白冷漠的少年在看着她也许他本人察觉不到,但他的视线其实相当有存在感,也侧面显示出他盯梢技术真的糟糕。

    但现在,那少年姑且沉浸在书里了,眉心甚至微微蹙起能这么较真地一本书,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人嘛。对好学的后辈都怀着迷之好感的雨宫泉这么想着。

    忽然,哗啦一声,似乎是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

    雨宫泉偏头一看,下意识地发动了能力玻璃窗上的裂纹似蛛网般缓缓蔓延开,尖锐、晶莹的碎屑轰然四溅。她下意识地皱着眉,看着两颗子弹直直打破了薄薄的玻璃屏障,正缓缓向她的肩头钻去

    “罗生门”

    不知名的黑兽怒吼着窜到了她的面前,毫不客气地长大利嘴将两颗子弹统统咬住,随即将它们吐向不同的方向。

    少年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恼怒的薄红,身体扑过来将她护住的时候,表情却凶恶地像是只要把猎物撕碎的野兽。

    咦罗生门

    又是一阵紧密的枪声。五六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将咖啡馆包围地水泄不通,提起枪来二话不说一阵扫射。服务生瑟瑟发抖地躲在了柜台后看来今天过后得给他加工资了。

    老板雨宫泉无奈地想着。

    而身旁的少年脸色变得愈加凶恶。淡红色的屏障浮现在了他们面前,将子弹统统阻拦在外,而他身后的黑兽同时无情地捅穿了两个黑衣人的胸膛。

    “是港黑的芥川”

    “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啊啊”

    雨宫泉听着他们死前的哀嚎,有些不可置信地想你们攻进来之前就不能好好观察一下店里还有些什么客人吗

    不过雨宫泉大概也可以想到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垃圾敌联盟,迟早药丸

    少年收拾完一切后,收起黑兽,捂着嘴轻轻咳嗽了一声,单薄的脊背仿佛一下就会被折断。

    他看也没看雨宫泉一眼,踩着一地的狼藉往咖啡馆外走去,手掌似乎是受了伤,殷红的鲜血沿着指尖一点点滴在了木质地板上。

    “为什么特地来救我”雨宫泉忽然开口问道。

    “是太宰先生的命令。”少年头也不回地丢下了一句,明明是冰冷的声线,雨宫泉却无端听出了一股硝烟的味道,“还有,太宰先生让我带一句话。”

    “想利用你能力的人,不仅仅是敌联盟。”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