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衡笔直的矗立在庭院中, 霜寒剑蓝白相间的剑身别在白墨衡腰间,在银色月光下闪着华光。

    凌子汐有一肚子的话要问钟南生, 因此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出来。

    刚一走出来, 就听到钟南生说要白墨衡睡屋顶的话语。

    “二师兄……”白墨衡开口道,“我以前, 对不起子汐良多……”

    “谁是你二师兄?”钟南生翻了个白眼, 没好气的说道, 想起自家小七在白墨衡那受的苦, 还给他生了四个小拖油瓶, 离婚除了小瓶子们什么也没带走, 就气得手微微颤抖,“还有, 你也知道你亏欠我家小七良多?!”

    “你要是知道,当年就不该做出那样不仁不义的事情!”钟南生的声音如同粹了冰渣子。

    “……”白墨衡眼里也满是痛苦, 在钟南生面前低下头去。

    “呵,你在我面前摆出这种姿态有什么用?!”钟南生嗤之以鼻,语气并没有丝毫软化, “你该对着歉疚低头的人是子汐!”

    两人说话间,凌子汐觉得尴尬, 于是踏出门槛的腿又迈了回去, 这一出一进之间就发出了响动, 两人都是世上少有的高手,自然一起朝凌子汐房间的方向看去。

    凌子汐被发现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抬手想关上门“你们……继续。”

    “小七。”钟南生朝凌子汐伸出手,“过来。”

    看着二师兄坐在轮椅上的样子,凌子汐赶忙来到钟南生身边扶住钟南生的手臂。

    “小七,要我说,这世上的天才千千万,可我家可爱的小七却只有一个。”钟南生怜爱的抬起手,摸了摸凌子汐的头发,“一个白墨衡,也算不得什么。”

    凌子汐腰间的叶子吊坠在月光下也散发着光彩,让钟南生格外疼这个小师弟。

    毕竟,小师弟的信物,可是当年殷无涯亲手给自己所摘。

    殷无涯伴自己左右时,自己没有特别珍惜,如今失去了,自己开始格外珍惜有关殷无涯的一切。

    当归听到自家主人被这么说,知道主人不会出声反驳,忍不住在凌子汐面前为白墨衡分辩两句“少城主,我家主人,可是变异冰灵根,万年一遇,天资出众……”

    怎么就算不得什么了?

    “哼,万年一遇。”钟南生嗤笑一声,似乎压根看不上白墨衡的天赋,“万年一遇,并不代表遇不到,变异灵根有很多,除了冰灵根,还有风灵根,雷灵根……白墨衡,可不是独一份。”

    凌子汐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惊奇的同时也不由深以为然,是啊,白墨衡在原著中身为冉容澈的白月光,的确设定逆天,可是,其他变异灵根的修仙者也是存在的!

    凌子汐记得,原著中冉容澈有一个相好就是变异雷灵根。

    当然,白墨衡在这些变异灵根里,也是无人能及的天才。

    当归被钟南生说的满脸通红,白墨衡看了当归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钟南生是子汐的师兄,白墨衡便也把他当做自己的师兄,更何况,钟南生说这些也是在为子汐出气,白墨衡觉得自己应该受着。

    当归却一心为主,不想自家主人在凌子汐那里掉了身价,张口道“可是,我家主人,厉害的不止天资,而是剑……”

    “剑?呵。”钟南生冷笑,“天下第一剑,可不是你家主人,而是陆隐的绝隐剑!”

    “绝……绝隐剑?”

    “绝隐剑,又称盲剑,使用者修行的是‘心眼’,出剑无形,无迹可觅,你家主人,还差得远。”钟南生看着白墨衡,“你是天之骄子,却囿于芜墟宗,建议你步入江湖,在九江多走走,多看看。”

    钟南生说完,对凌子汐说道“小七,我们走。”

    “是,二师兄。”凌子汐为钟南生推着轮椅,两人回到了钟南生的屋里。

    白墨衡站在院中沉默着,当归被钟南生一席话震得瞠目结舌“主,主人……到底什么是盲剑?”

    “盲剑,使用者并不用双眼视物,不用双眼看敌,而是完全依靠‘心眼’。”白墨衡说道。

    钟南生以为白墨衡不知道盲剑,没听过陆隐,却不曾想,白墨衡有重紫这个分身,尽管重紫的听雨楼势力在外部还不强,但已经能够打探到一些消息了。

    “那什么又是心眼?”当归懵了。

    “一种很很玄妙的功法。”

    原本,白墨衡从重紫那听说绝隐剑,只是想与之切磋,如今,白墨衡紧紧握着剑柄,被钟南生激起了斗志。

    陆隐——!

    天下第一剑的称呼,白墨衡不在乎,但却突然很想与这个子汐二师兄口中的剑圣分个高下。

    ……

    钟南生带凌子汐回到自己的房间,师兄弟两人坐在烛火前,说起了私房话。

    “小七半夜出来是为何?”

    “二师兄,我有些好奇,其他师兄们是怎么样的人……?”

    二师兄虽然腿脚不好,凌子汐却能感觉到二师兄的实力很强,他随手掐的结界,白墨衡竟不能破,而且,面对白墨衡,二师兄那种从容,绝对是实力赋予的。

    就连青羽教的少掌门姬畅也没有这份从容呢。

    钟南生轻轻笑了笑“陆隐,就是你的大师兄。”

    “这……”凌子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天下第一剑……?大师兄也太厉害了吧!

    钟南生继续道“至于你的其他师兄,以后你见了自会知晓。”

    “嗯……好吧。”凌子汐没有多问,反正,总归要见的。

    “你放心,他们见到虚缇叶子,自会认出你。”钟南生拂了拂凌子汐额前的发丝。

    凌子汐乖乖点点头。

    烛火跳跃着,守在二师兄身边,凌子汐心里觉得暖暖的,上一世自己在孤儿院长大,这一世穿过来也没见过父母,更没有兄长,有一个哥哥关心自己的感觉,真的很让人安心。

    “小七,除了大师侄,我其他三个师侄在何处?”钟南生问道。

    “他们……在远溪镇一处院落。”凌子汐答道。

    看到凌子汐并不着急,钟南生问“被白墨衡的人看着?”

    “嗯。”凌子汐轻轻点点头。

    “你若做任务时不放心,可带他们来城主府。”

    “多谢二师兄。”

    ……

    凌子汐一行人在城主府呆了一日便回了远溪镇,云河城的冥界裂隙只有一条缝,远溪镇这么多冥物,绝不是云河城出来的。

    他们决定一边除冥物寻找其他线索,一边研究云河城的裂隙。

    凌子汐回到院落时,白小思就小跑着扑过来了,寒玉在院子里抱着凌小寂,凌子汐定睛一看,凌小寂正抱着寒玉的脖子啃呢,糊了寒玉一脖子口水也不撒嘴,而且,看寒玉的样子似乎也习惯了。

    看来,寒玉这只小兔妖成了儿子的天然磨牙棒。

    “寂儿。”凌子汐皱皱眉,让儿子松嘴。

    “唔。”凌小寂咬着寒玉的脖子不肯撒,睁着大眼睛看着爹爹。

    白墨衡站在凌子汐身后,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如此黏一个下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已经错过了三个儿子的成长,如今,小儿子对一个外人甚至比对自己还亲……

    在外面劳累了好几天,凌子汐见凌小寂不搭理自己,非要咬寒玉,便也由他去了,自己回到房间里沐浴休息。

    等中午出来的时候,凌子汐就看到白墨衡坐在主厅,榻上坐着凌小寂,白墨衡正拿着一把小木剑逗儿子玩。

    “……”

    对于白墨衡的行为,凌子汐并不反对,即使两人不再和好,他也是寂儿的父亲。三个大的已经失去了幼年的父爱,寂儿不可以再失去了。

    毕竟,寂儿在原著的路线是个反派,如今有了父亲的陪伴,对寂儿正确的成长也有好处。

    白墨衡见到凌子汐默认的态度,心下放松了许多,更加专注的逗儿子。

    凌小寂对父亲手里的小木剑十分感兴趣的样子,白墨衡把木剑移到哪里,凌小寂就扑向哪里,父子俩玩的不亦乐乎。

    凌子汐看着父子俩,想起凌小寂黏着寒玉的事,心道,白墨衡不会吃寒玉的醋了吧,因此,格外想和儿子搞好关系。

    凌子汐越想,越觉得自己猜的是对的,没想到这个冰山也有如此一面……

    不过,就如同白墨衡对自己说过的,他也是人,心也是热的。

    凌小寂玩累了,一直抓不着小木剑,便撅着小嘴,转过身拿屁股对着白墨衡,生气了。

    白墨衡把小小的儿子抱进怀里,对当归吩咐道“开饭。”

    “是,主人。”

    饭菜呈上,白墨衡舀了一勺米糊喂凌小寂,凌小寂快五个月了,已经能吃辅食了。

    白墨衡的动作有些僵硬,似乎不知该怎样喂宝宝,凌小寂喝了一小口,米糊便顺着下巴流下来了。

    凌子汐刚想开口让凌小寂来自己怀里,就看到当归拿着帕子上前要给凌小寂擦衣领上沾的糊,白墨衡顿了一瞬,竟然亲自拿起了帕子给儿子擦拭。

    凌小寂一副富家公子哥儿的模样,仰着脖子享受整个芜墟宗的男神的服务。

    凌子汐心里一软,便任由父子俩去了。

    白小离坐在凌子汐对面,看着白墨衡与自家四弟的互动,面无表情,眸色幽深,也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几天,凌子汐除冥物闲暇之余,带着儿子们来到城主府看望钟南生。

    钟南生亲自坐着轮椅迎了出来,看到四个小师侄,眼神温柔的要溢出水来。

    “见过二师伯。”白小离带着白小知和白小思给钟南生行礼。

    “唔……”凌小寂则搂着凌子汐的脖子,好奇地看着钟南生的轮椅。

    “过来。”钟南生朝白小知和白小思招招手,“二师伯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哀鹰 50瓶;晓十梦、starfish 10瓶;s 2瓶;小小方、忘川、fafa、夜瞳、瓶仔的愿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高亮写给看得早的同学,上章改了一点设定,子汐有七个师兄改成了六个,因此子汐在师兄弟中排行老七,师兄就叫子汐小七啦。

    这文没得存稿,有时候会小修设定,修了哪里我会跟大家报告哒。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