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瞬间,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大国师

    这就是大国师

    盘坐在石上举着钓竿的身影不及五尺。

    就外表来看, 也仅仅是岁的模样。

    一头柔滑银发束以高冠, 颜貌玉雪玲珑、雌雄莫辨,五官无一不美,精致得浑然天成, 光洁的肌肤更像极了冰玉,于月夜中竟仿佛正荧荧发光一般。

    穿着一身月白色道袍, 虽无矫饰, 单凭用料已经极其奢华矜贵天山有奇物名冰蚕,长七寸, 黑色,生有角鳞,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 以其丝成锦,入水不濡, 以之投火经宿不燎, 能当织物缝制衣饰, 也能作矿物锻造武器唐门集整个门派之力,所得的料子也只够为祺老打造一副手套,为老太太缝制一条抹额, 更奈何此人一袭宽袍大袖,飘然曳地,毫不顾惜。

    千叶的心脏在砰砰直跳,好不容易从那种现实与想象严重不符的荒谬感中走出, 她惊诧的已经不是对方的外表,而是那湛然若神的气度

    真正的仿若神人

    复杂凌乱的感知从四面八方疯狂涌进她的大脑,蛊体自带的那些肆意放纵的触觉在刹那偃旗息鼓,安稳潜伏于她身体丝毫不敢动弹,这是叫蛊体都为之震慑的伟岸与浩瀚,就仿佛一座山沉沉地压下来,叫人几乎窒息的压迫感挤压着身体中每一寸血肉与骨骼。

    她的视线触及到的是这个矮小的身影,她的感知仰望的却是一座直参入云的高山

    这山如剑,锋锐犀利,无坚不摧,冷冽又苍凉的剑光发散出来,每一道都构成了这山的脊梁,每一寸都是这山的肌体,浩瀚的伟力隐隐更有催得人头晕目眩、神魂颠倒的气魄。

    她的五感甚至满盈得像是要爆炸一样,大约是触摸到极其可怕事物时的战栗与可怖。

    要过了很久,她才能平定心神,恢复呼吸。

    千叶立在那儿,并未退后,也未想到要逃跑,只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拖曳着长发与衣摆,继续走上前去。

    真不知是要感叹自己的运气好,竟然如此轻易就见到了大国师真容,还是说该感慨自己运气不好,如此猝不及防就撞见可怕的敌人。

    怪不得桑先生毫不客气地唤大国师为“老妖”,活得久倒不算什么,但逆龄化这么严重可就稀奇了

    这难道不是倒带到了孩童时期

    她本能地想到了桑先生那两个药童,又连带想到雪域的神仙谷,再回忆起桑先生当时说起大国师时脸上奇异的表情,加上他曾透露大国师去过神仙谷,大约还与其闹得很不愉快,也不知变成这般模样是否与神仙谷有关

    多半是有关联的吧

    随即,那盈盈眼眸中逐渐蕴起笑意。

    从初见一面的震慑中走出,大约是未从大国师身上感觉到丝毫杀气,他静默得真如同一尊玉雕,甚至没有任何心理活动既有蛊体这种叫千叶立于不败之地的底气,即使明知这是大国师,也忍不住因他的外形而生出些许促狭来。

    然后她猛然发现,他手里持着的“钓竿”哪里是钓竿啊,分明是一柄极长的剑

    剑鞘箍暗金,端梢悬着根细细的银线,看那材质,应当是他的发丝。

    而如此纤细脆弱的“钓线”垂入石缝间,尾端没入潺潺流水之中,看不清用的是何饵料。

    且见不远处一处凹陷的石坑里鳞光闪闪,几尾巴掌长的细狭鱼儿正困在水中游来游去,银鳞厚唇,身若透明,极为稀奇。

    石坑另一侧有枯枝堆成矮矮的篝火状。

    千叶的视线扫过这幅景象,再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那一人一鹿都在看她。

    视线交汇的瞬间,薄衣迤逦而行的女人眸中毫无惧色,只有浓烈得几乎要凝成实质的好奇与趣味,开口时语气甚至带着微微的上扬“妾身闲来夜游,哪知有幸见着大国师雅兴,当是意外之喜。”

    就这胆气来说,确实值得赞赏。

    大国师面上也不见有什么异色,手指慢条斯理一挑,将手中“竿”往边上一甩,钓线便自水中甩出,又一尾鱼儿砰然落入石坑中。

    他随手将“钓竿”丢到一边,便自岩石上立起身来,即使体型幼小,倒也极有几分不修边幅的疏狂潇洒。

    就见那轻飘飘的钓线失却了内力维系硬度,软软搭在岩石上,竟然无钩也无饵

    “来得正好。”他抖了抖衣袍,微微挑眉,神情竟然有几分高兴。

    那道声音清脆、动听,犹如泉水泠泠,冰石敲击,是完全符合外表的嗓音果然那时绝命渡前辇车他是故作的苍老。

    也是,要是丝毫不加伪装,叫这幅少年面貌为天下人所知,还不定掀起何等轩然大波呢。

    大国师走到枯枝与石坑之间坐下,随手捡起几根枯枝,以指为刀,随意抹过枝身,便削落横枝细刺,变成光洁的细棍。

    他袖袍一挥,几尾鱼儿自坑水中飞出,精准无误地落下,稳稳穿过细棍,尾巴甚至还在鲜活地弹跳。

    小手灵活探抹,破开鱼肚,取下鱼肠鱼鳃,随后一根一根被插在柴堆旁的石缝中,手指竟然还是洁净得不染一丝血污。

    他直起身,手拢在袖子里,懒洋洋的视线再瞥过千叶,眼神不言而喻。

    千叶默立良久,看得兴味再浓也忍不住浮现起些许匪夷所思之感来,知道对方在等什么夜间寒气重,枯枝败叶中也蕴含着许多水汽,凡火点着免不了会生出大量浓烟。

    她袖下手指伸屈,弹出一滴血珠,在空中便羽化为一只火蝶,蝶翼蹁跹,一头撞于木堆之上,火星点点,瞬间燃出一丛火焰。

    与其说它烧的是柴火,不如说只是引火自燃,待烧完自身枯枝也被烤干了,便不会再冒烟。

    千叶直到落在篝火边,接过大国师递上的烤鱼时,对于自己此刻在做的事仍有几分不真实感。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境况

    她的视线定定地落在黑鹿身上,美丽的大公鹿像是终于确认了她的无害,自鼻子中发出一声轻嗤,扭过头,蜷曲身体,将脑袋枕在蹄子上继续睡觉,不再看她。

    只好默默啃鱼就人的口味来说,确实极其鲜嫩可口,明明是烤熟的方式,且未加任何调料,但剥除了外层烤焦的连着鱼鳞的鱼皮,鱼肉细滑回甘,入口即化,堪称人间极品。

    千叶吃完一条小鱼,眨了眨眼,忽地一笑。

    “好鱼,好灵气。”她赞赏道,“大国师见多识广,竟能找到此种美味。”

    微微倾身,将手指从一处石缝中探入,触及到水中。

    相较于熟食,她觉得此刻的自己或许更爱原生态的血食。

    藏在罅隙石缝间的冰泉鱼游速极快,且非常机敏,连大国师都需要一条一条垂钓,但什么速度能比得过蛊虫

    在她的手探入水中的刹那,黑鹿猛地惊醒抬头,就像是能觉察到某股浓重的威胁一般警惕地注视着她。

    片刻之后她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眼神中带着几分餍足之色。

    “多些款待。”

    大国师目光灼灼盯着她,停顿良久,忽而笑道“有意思。”

    千叶眼角微微上翘,意味深长地说“妾身也觉得大国师挺有意思。”

    大国师吃完鱼,随意一抹嘴一搓手,便又是那般纤尘不染飘然若神的模样,矮小的身躯瞧着稚嫩可爱,但约莫其内深藏的灵魂厚重至极,看他坐在那的姿态疏旷随意,隐隐竟有几分渊渟岳峙之感。

    他笑“看来我这副模样确实没什么威严。”

    千叶道“大国师的剑已经是足够的威严,想来外表如何也并不为大国师所在意。”

    对方哈哈大笑,忽然话锋一转“如此识情懂趣的女人,为什么非要选择绝路”

    跟他为敌,不是绝路是什么。

    千叶一根一根摩挲着自己纤长白嫩的手指,语速极慢,声音很轻,在这时候仍然是带着笑的“因为在大国师眼中,妾身根本就不是女人啊。”

    视线相对,她笑着的眼瞳在夜色中渐渐泛起夜视种的荧光。

    那孩童模样的身影略略歪了头,灵透的双眼满是趣味,神情瞧着带有几分天真好奇“蛊女也懂情么”

    自是知道她为什么会非与自己为敌不可的原因。

    大国师活过了很多年,乱世、治世,灾年、丰年,他看到过很多天之骄子、栋梁之才,也杀过无数的英雄枭雄、能人志士,多少灿烂辉煌的存在都只能在他脑海里变成一个浅浅的符号,甚至连痕迹都不留存,如星纬公子那样的妖孽不多,但也总能找出几个。

    大约是他死的时间并不长,折断那根傲骨时的惋惜还有少许残留,于是还算是有所印象。

    “这不该问妾身啊,”千叶笑得滴水不漏,“因为那个唯一懂妾身是否爱过的人,已经不在人世。”

    大国师沉默片刻,竟然点了点头。

    千叶纤长的手指轻轻撩起被风遮掩住眼睑的头发往后放,纵身在荒郊野外,这美丽的姿态魔性的颜貌依然将此地衬得像是煌煌华室。

    “请恕妾身失礼”

    她轻轻笑起来,眉目流转,端的是动人“既然有幸见着大国师,那妾身并不甘白白错过呀。”

    语声柔婉得如同切切情语,却因为话意中蕴含的杀气而显得掷地有声。

    以千叶的想法来看,大国师原是不屑于蛊虫这类末技小道的,除了他孜孜不倦追求的剑道巅峰,他怕是什么都没放在眼里。

    但是他在剑道一途中走到顶了,他已经无法再突破,这条路已经被他证明是死路,便只能寻找其他方法,所以他去神仙谷,他追寻长生不老之法,他想要另辟蹊径对于苗疆的蛊术,以大国师的眼界,本来应该不屑一顾,直到横空出世了一个星纬公子,大国师借由他看到了唐千叶的存在。

    千叶早先还好奇为什么大国师之前未找上门来,如今看来,一者大概是因为他已找到某种长生的办法,正在试验阶段,暂时没空去顾及蛊术,一者是由于她久居蜀中,与中原毕竟相隔甚远,他也没有探知蛊道的奥秘的迫切心。

    至于此次绝命渡口一晤,应该是正巧路过想起她来,于是顺路过来瞧瞧。

    只是没想到还逢着个桑先生。

    大国师拢手坐在彼处,神情自若,只眼神中漾着欣然期待的神色。

    千叶心中杀意浓郁,面情却丝毫未显露端倪,轻轻抚了抚头发,然后放下了手。

    几乎是在她手指的瞬间,篝火蓦地一爆,所有的火焰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陡然摁灭,转瞬消失,只有点点的火星闪烁,随着焦灼的柴木一点点熄灭。

    清寂郎朗寒气森森的天地间顿时静下来。

    连风都好像陡然停滞不再流动,思维的速率却拉长至近乎缓慢的地步,千叶深深地凝视前方,所有的知觉都在游离的状态,即将彻底四分五裂的那一刻却听到了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阵歌声

    轻柔婉转的歌声蕴含着浓重的凄婉与哀悼之情,高高低低,渺渺茫茫,萦绕在松林之中,沿着山的弧度不断攀爬,足以叫人浑身冒起一层鸡皮疙瘩。

    “天时怼兮威灵怒出不入兮往不反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唱的是古老的诗篇,歌颂悼念为国捐躯之人。

    为国捐躯这等主题也就罢了,为魔宗生死存亡牺牲的倒是挺多。

    “看来大国师着实杀得不少啊”

    歌声入耳,千叶提起的那一股劲骤然就散了。

    她幽幽一叹,话音轻飘飘得仿佛呓语“真是可惜呀”

    “看来,妾身倒要下一回才能再会过大国师的剑了。”

    黑鹿猛然起身,鼻子一声轻嗤,目光灼灼往前方看去,那叫它心生无限威胁感与警惕心的身影仿若一捧轻雾,于影影绰绰苍苍茫茫的夜色中一隐,就像是被风吹散般消失无踪。

    原地哪还留有人影

    黑鹿轻巧一跃,蹄子在那块岩石上面来回蹦了个遍,又低头认真地嗅了一圈,将脑袋转向自己的主人,眼睛里满是好奇的神色。

    “有意思。”

    大国师笑着站起身来,若无其事地伸了个懒腰,手一张,那为他随意抛在一边的剑如被牵引般竖直,飞入他的掌中。

    纵此身是矮小稚嫩的体型,也显出十分的潇洒与疏狂气度。

    “青崖,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1嘻嘻。

    2你们想看的仙风道骨美国师破产啦不过反差强烈也挺有魅力的呀,之前我说大国师去过神仙谷、他会忌惮桑先生就是铺垫来着

    3最近留言是不是少了很多老大们,支撑我码字存稿的动力,除了零花钱就只有留言了喂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