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 第四十三章 干他
    芙蓉村两百多口人,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村上有个叫俞疙瘩的,十八九岁被潇水剑派选中,入山修道。这下子可不得了,俞家从此发达。各方面人物争相投靠,连县府在逢年过节时也送来礼物。

    田亩赋税是十抽二,潇水剑派弟子的家里不用交税。于是,村里人纷纷把田地归于俞家门下。奉献收成的十分之一,自家还能留下十分之一,打得一手好算盘。

    三十年后,俞疙瘩回乡,修了一栋大宅子。

    他侄子俞富仗势欺人,把村上的田地吞为己有。

    村民们懵了。

    当初讲好,明明只是做做样子,田地怎么就真变成他家的呢

    村上识字的人只有何青青一个,可也不懂诉讼律法,就给远在芦水县的舅舅写了一封信。

    劳清德七天前赶到,查看了相关凭证,果然发现漏洞。

    为应付官府检查,村民确实在自愿把田地送给俞家的文契上画押。三十年过去了,画押人几乎全部过世,指纹也模糊不清。最关键的是,土地的原始文契还捏在自己手里。

    如果打官司的话,俞富拿不出原始文契,便不能证明那些田地是他的。

    但无论打赢打输,村民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官府肯定会命令他们补齐三十年的欠税,那不是要了老命吗

    为此,劳清德同俞富交涉了许多次,招致飞来横祸。

    大前天,一伙人突然闯入何青青家,暴打了劳清德一顿。扬言,继续闹下去就要他的小命。村民赶去帮忙,却被俞家的护院阻拦。

    那伙人是俞富请来的泼皮,为头的叫周大旺,见了何青青之后神魂颠倒。连续踩点两天,发现她早晨会去屋后的林子摘蘑菇野菜,九点钟才开始教小孩子。

    于是今日叫了两个心腹,早早埋伏。将何青青捆绑堵嘴,塞进花轿就跑。

    写有诗词的树叶是何青青上个月积攒,足足一小包。舍不得烧,今天早上想顺便埋了

    听完这些,田野里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儿,马翠花紧紧抱住何青青,眼泪汪汪地哽咽道

    “小天,你一定要救青青姐求你了。”

    少女对这样的热情很不适应,扭动了几下却挣不脱。马空拿眼睛直睃闺女,猛咳了一阵,也不起作用。

    信天游与董淑敏微妙地对视一眼,明白了。劳清德必是“劳夫子”,甚至连马翠花非要跟着她爹外出,也可能与对方的离开相关。

    对他俩而言,田地,契约,俞富,泼皮统统不是问题。问题是,这里面横亘了一个在潇水剑派修行三十年的怪物,俞疙瘩。

    每三年一次的春试,能够进入潇水剑派的人可谓千里挑一。

    修炼资源是有限的,这些人即使入了门,如果三年未进阶通幽,必须离开。再过五年未进阶开光,也必须离开

    所以名门大派里聚集的全是精英,才有“开光不如狗,化丹满地走”的戏言。能够在山门内呆足三十年的人物,至少达到“化丹”了,现身江湖绝对地动山摇。

    不过,这里也有颇令人费解之处。

    一般而言,修行者远离人情世故。就算离开了山门,也会去名山大川择灵气浓郁之地开辟洞府,他怎么眷恋起家乡了

    要知道华国之所以羸弱,就是因为天地元气太贫瘠,出不了强大修行者。大修士的人生目标是求天道,证长生,而不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假如俞疙瘩去往同为潇水剑派道场的周国,随便找一块地方修炼,也比芙蓉村强。周国甚至会给他圈出一大块地皮,由钦天监亲自督工干好房子,派出仆佣伺候,哪里需要抢村民的一点点田亩。

    这货到底是老干部退休,还是一时心血来潮回家看看

    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信天游可以对付的。

    信使创立的“百花杀”,号称吊打修士,每一个境界级别可不是乱设的。跨级挑战好办,跨阶就危险了,那是量与质的区别。

    以“杀幽境”巅峰硬抗化丹修士,得连跨开光、化丹两阶整整十八个级别。纯粹以卵击石,头铁撞南墙。

    那么,就这么一走了之

    欺软怕硬,临阵退缩,不是信天游的性格。

    何况,他还有点小兴奋,有一点好奇。

    仿佛幼小的虎崽碰到大野猪,明知道危险,明知道吞不下,还是忍不住想要猎杀。

    见少年来回踱步地沉思,董淑敏冰雪聪明,立即提醒。

    “十大长老里没有俞疙瘩这号人物,连姓俞的都没有。他可能是一个小长老,管理杂务的那种。修士一旦归凡,门派便不再负责。不过碰上啥事,朋友之间还是会出头帮忙的。小天,你可别太张扬了。”

    信天游说要摘天上月亮,她也相信。根本就没考虑打不过,而是考虑怎么打。

    少年点点头,握拳道

    “干他”

    见此情形,被打成人形猪头的周大旺口沫横飞,叫骂起来。

    “直娘贼,就凭你们几个歪瓜裂枣,俞家老祖宗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乖乖的识相点,把小妞送过来。等大爷爽够了,再去找俞管家给你们求情”

    董淑敏啐道,掌嘴

    啪,赵甲一个大嘴巴抽过去。

    周大旺一头歪倒在地,污血混着几颗牙齿喷出,面目狰狞地狂笑道

    “哈哈哈,打,你他妈的打直娘贼,有本事杀了老子。大路上好多人看着的,官府追查得到这里。老子死了,何家小妞也逃不了。如果老子今天不跟俞管家碰头,哼,老祖掐指一算,你们插翅难飞”

    泼皮之所以难缠,一是凶恶,二是有股混不吝的劲儿。

    有的人讹钱,并不靠武力威逼,先一板砖打得自己头破血流。这副模样并不是装可怜,而是明明白白告诉你,他不怕死。如果不肯掏钱,下一板砖就可能砸到你头上了。倘若你打死了他,麻烦也够大的。所谓瓷不碰瓦,还不如破财免灾,宁人息事算了。

    周大旺能够混成十里八乡的恶人,当然不是白给的。

    他晓得求饶没用,打也打不过,只能够搬出俞家老祖来恐吓对方了。至于疙瘩老兄会不会替一个小喽啰报仇,鬼知道呢

    何青青吓得一哆嗦,偏过脸去。

    马翠花拢了拢她瘦削的肩膀,安慰道

    “没事的,有姐姐小姨我在,绝不让你受一丁点儿欺负。”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