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科举宠妻日常 > 第40章第 40 章
    二月, 春风绿柳, 夹岸桃花。

    温度出现了明显的回升,温钧脱去累赘冬衣, 将大氅细心地收好,穿上棉布长袍, 又恢复了清爽干净的青年模样。

    他在周放那里的课程也终于结束一个阶段,被放了假, 回家歇息。

    因为县试就要开始了。

    童生试分位三步, 最为重要也最难的,自然是在首府举办的院试。不过在院试之前, 温钧还要经历两场考试, 才能拥有参与院试的机会。

    第一场,是在县城里举办的县试,由徐县令主持。

    县试连考五场, 一天一场, 主要以八股和策论居多, 但是也有经义、策问、诗赋等。

    为了这个,周放针对温钧的弱点, 专门进行了补课。

    他和孙老先生不一样, 孙老先生虽然独宠温钧一人, 手下却还有近百个大大小小的学生, 而周放闲来无事, 只需要负责温钧一个, 很容易发现温钧的弱点。比如说诗作, 就是温钧的重大弱点。

    县试如果考诗作,温钧是绝对拿不到分的。

    恰好,周放最擅长诗赋一道,用来教导温钧,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于是他用了比较长的时间,为温钧重新教学了诗赋一科。

    温钧的进步之快,就连周放都被惊到了。

    震惊于这个弟子的勤奋和努力,当然,还有他那颗令人惊奇的脑袋。

    不知道他是怎么生的构造,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一点就通,就像棉花一样快速地吸收着周围的知识,每次提出来的问题都不一样,各有角度,好几次提出来的问题,都让周放一愣,思考过后才能解答。

    这代表他很多东西错过一次,就不会再错第二次。

    而且他也很有自己的一套,知道周放的理念不被上面接受,从来不去吸收周放那些放肆的理念,只吸收圣人言语的理念虽然惹得周放不喜,可是周放自己也知道,这样对温钧才最好。

    他要是真的学了自己的理念,上面能容得下一个他,可不见得容得下两个他。

    到时候,怕是连举人都考不上。

    偏偏他的弟子,自然不能只是区区秀才

    总之,温钧有脑子有理智,只吸收对于科举有用的东西,进步之快,外人不了解情况,是不会知道的。

    周放对此十分得意,觉得自己有教弟子的天赋,还特意和徐县令以及孙老先生显摆。

    孙老先生知道温钧的诗赋很差,闻言皱眉,还有点不信,开口考校了温钧一番,顿时目瞪口呆。

    这写出来的诗,虽不能说首首都是经典之作,可是比起之前不开窍的样子,简直就是脱胎换骨。

    不愧是周大家

    对周放有偶像滤镜的孙老先生,将所有的功劳都放在了周放身上。

    其实,这也是一场误会。

    在古代,小孩子用三字经启蒙之后,都要开始写诗,从基础一点点学。而在现代,诗赋这些平仄韵脚之流,其实已经没多少人在意,大家追逐的是打油诗,朗朗上口就好,温钧受这些荼毒,也习惯了打油诗的顺口。

    这就导致温钧来古代之后,人人都以为他十六岁,不用再重新教,没有从最开始最基础教起,只让他多看名人诗作。

    他一开始的思维就是错的,再如何多看,一直往打油诗这方面去想,也是不行的。

    现在周放只是稍微提点了两句,他开了窍,速度自然进步飞快。

    也就周放心里没有一点数,以为是自己优秀教得好,孙老先生又一味地附和偶像,而徐县令也不敢反驳师兄,这件事就这样定了性。

    几年后,周放又收了一个弟子,亲自来教,却怎么教都教不好,这才明白了什么,面子有些挂不住,对着温钧叹气。

    温钧“”

    那些都是后话,先不说。

    说回现在,温钧经过了孙老先生最后的考校,获得了参加县试的资格。

    为了避免紧张,加上县试来袭,大家都挺忙,私塾也放了假,让温钧回家去准备事情。

    温钧向有孙老先生请教了报考的步骤,一一去准备。

    弄得差不多之后,无事可做,就在家里看书备考。

    备考之余,还有空种了几株桃花树在院子里,和季明珠一起泡茶说话,陶冶情操。

    季明珠倒是很紧张,不知道从哪里了解到的县试规则,天天盯着温钧问“夫君,你报名了吗”

    温钧答道“在县衙上课的时候就报名了。”

    “那你找人出结作保了吗”

    温钧点头“我和丛安,赵博,二姐夫,以及另一个甲班学子一同互结,又请了一位禀生代为作保,具体事宜都交给了赵博去办,赵博是赵家人,人脉广一些。”

    季明珠蹙眉,担心道“千万别出了岔子。”

    温钧不以为然,只是区区一个县试罢了,科举路上最基础的第一步,哪里会出岔子。

    他没想到,刚在心里说完这句话,第二天就被打脸了。

    这几日大家都在备考,温钧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赵博等人,上一次见面,还是大家互结的那日。

    眼看报名就要停止了,赵博带着丛安来找温钧,脸色难看,还有点狰狞,道“温钧,和我们互结的那个王八蛋,跑了。”

    “什么意思”温钧从院子石凳上站起来,脸色一沉。

    赵博心虚,愧疚道“对不住,你们将事情交给我,就是信任我,可是我辜负了你们的信任”

    “先别说这些,事情经过告诉我”温钧打断道。

    赵博被打断,有点发蒙,不过也多亏这一句,他迅速冷静下来,解释道“和我们互结那名甲班学子,和丛安有点旧怨,当时也不知道,就找了他。然后这几天,我催他尽快填好结单,他嘴里答应得好好的,一直拖拖拉拉没给我。我等不及,上门去找他,刚才我发现,他竟然和赵峰认识,两人碰见之后,还一起去酒楼吃饭”

    赵博说着情绪上来,有点激动,仿佛面前又是那名甲班学子,脸色气得发红“我冲上去问,那人才告诉我,他和丛安有旧怨的事情,还说他早就和赵峰等人互结,让我们去另外找人。可是,明天就是最后一天,打算参加童生试的人都已经报名了,我去哪里找人”

    丛安低低地插了一句“是我的错,那件事是我守孝之前发生的,三四年,我都不记得这件事了,没想到他还记恨在心。”

    温钧皱眉,却不忍怪他,毕竟这件事谁也没有预料到。

    他安慰道“没事,还好发现的早,这还有一天的时间,我们肯定可以找到合适的人。”

    赵博道“对啊,不怪你,怪我他这样做,也不只是因为你的原因,其实还有我的原因。我和赵峰关系不好,我看不上他,他也看不上我。甲班那个人,他是收了赵峰的钱,为了故意搞我,才会冒如此大的风险。我听到他和赵峰说的话,他担保那人转去城东私塾,所以那人有了钱,还有了私塾收留,压根不在乎得罪我们。”

    温钧眉心微拧“这里面,竟然还有赵峰的痕迹”

    赵博挠了挠头,有些愧疚,又咬牙切齿“我也没想到。”

    温钧冷冷道“既然如此,我们将这件事闹大”

    “什么”赵博和丛安一起发问。

    温钧扯了扯嘴角,眼神微冷,负手身后,转身淡淡道“赵家也不想得罪整个上林县的文人吧。”

    如果只是两人有私怨,彼此私下解决就好了,大不了就打一架,谁赢算谁的。

    可是这次的私怨,却不仅仅牵扯到一两个人,而是四个人。

    赵峰有钱有势,所以肆意妄为,利诱城西私塾的学子为他所用,这件事不传出去还好,一旦传出去,赵峰就成了操纵科举的人,而那名中途逃跑的学子,也就是文坛败类,终生不能为科举所录取。

    古代的人还比较单纯,不知道什么叫舆论战。

    可能他们觉得,只要捏造几个谎话,就能将这件事摆平,反正大家也不知道事情经过。

    可是有些事不需要知道经过,也不需要证据。

    论舆论战,温钧可没有怕过谁。

    他瞥了眼赵博,想到什么,问道“对了,你爹在府里,听说使不上力,都是因为有四房横在中间。”

    赵博有点尴尬,毕竟这挺没面子的,点点头,答道“老太太偏爱四房,连大伯都不能说一句。”言语之外,表示不是他们三房一房没用,而是敌人太强大,连赵老爷都不敢做什么。

    温钧点点头,眼底满意“所以,等下我们一起进城,你去帮我传话,问问你爹,愿不愿意帮我们一点忙,也帮自己的一点忙。”

    赵博愣住,不明白温钧想干什么,只是觉得他这个脸色有点可怕,迟疑半响,点头答应。

    温钧放心了,转头看丛安“你就和我二姐夫一起,到处找找有没有人打算临时参加县试的。若是有,报名费和作保的人都不用操心,我们出,反正禀生已经找到了,只要他去县衙报名,和我们一起互结就行。这个条件如此优惠,有些自认为水平不到家,不敢参加县试的同窗们应该会动心,想要下场一试。”

    丛安点头“我现在就去卫家村找二姐夫。”他也爱跟着温钧一起叫卫二郎,叫二姐夫。

    温钧没介意,挥挥手示意他去吧。

    这一边,还要他亲自出马。

    “走吧,赵博,我们去找你爹,看看他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赵博跟上“你先和我说说,让我爹怎么帮忙。”

    温钧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很简单,只需要先然后再”

    舆论战嘛,不就是耸动吗。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