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那吃不饱的丈夫 > 第71章 龙吟与海鲜5
    蒋鸣玉和余梦其实没说过几句话,谈不上很熟, 而且在湘西的事情, 几乎全是余梦一手搞出来的, 蒋鸣玉对她没什么感想, 以为她再也不会出现,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

    蒋鸣玉看了看远处的安乐, 他正安然地看帆船, 这才问余梦“你为什么在这里”

    余梦失笑道“这里是我的地盘, 我当然会在。”

    “原来你是x城人。”蒋鸣玉随口说道。

    余梦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 说“这里风景不错。”

    蒋鸣玉没有追问湘西的事,他知道追问也不会有结果,只要余梦不给他们实质性的伤害,他就不会管。

    余梦给人的感觉很奇怪, 自来熟又保持着疏离, 身上的谜团很多,蒋鸣玉却不觉得讨厌。

    但也仅限于此,其他的就不关蒋鸣玉的事了。

    余梦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偶然,蒋鸣玉一点询问的意思都没有,等着她自己说。

    余梦靠在栏杆上, 叹了口气,说道“哎呀, 这么冷淡, 完全不体恤女性, 眼里只有你的小情人。”

    蒋鸣玉瞄了她一眼, 问“你是女的么。”

    余梦抿着唇笑。

    寒暄结束,蒋鸣玉时刻关注着安乐,余梦也不废话了,从栏杆上起身,走到蒋鸣玉身边,说“你们这次既然来到东南海,不如帮我做件事。”

    她说得太理所当然,让蒋鸣玉挑眉。

    “闲着也是闲着嘛。”余梦用女孩子的口气说话,“反正你的小情人也隐约察觉到了,干脆就帮我一个忙。”

    蒋鸣玉总觉得余梦并不需要帮忙,她只是没事找事。

    “凭什么。”蒋鸣玉问。

    余梦笑道“作为报酬,我告诉你关于你小情人的事。”她想了想,纠正自己的话,“应该是小妻子吧。”

    蒋鸣玉终于正眼看她。

    余梦说“你想知道安乐为什么会吸引阴邪之物吧。”

    蒋鸣玉盯着余梦。

    余梦道“因为这是他欠下的债,他的命格本来应该大富大贵,却犯了一个错。直到他将欠的债还完为止,他都会被鬼怪惦记着。”

    “罪必罚,债必偿,这就是轮回之道。”余梦这么说着,“这也是安乐的命。”

    蒋鸣玉深深看着余梦,问“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余梦笑笑“因为我本事大咯。”她整理整理自己的裙子,动作翩然,跟真的女孩子一样,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帮我做件小事,对于你来说举手之劳。”

    蒋鸣玉问“什么事”

    余梦笑眯眯“跟着你的小妻子就知道了。”

    等安乐看帆船看尽兴了,从岸边回到蒋鸣玉身旁时,蒋鸣玉正迎着海风一个人出神。

    大佬就算是发呆也好看。

    安乐没有察觉到异常,对蒋鸣玉说“大佬,我们可以出海玩吗”

    蒋鸣玉回头看着他,眸光由涣散变得温和,说“可以。”

    两个人带着宠物鸡玩了不少地方,他们一起坐快艇在临海的区域转了一圈,上岸之后去街边的店铺吃饭。

    昨天几千块的帝王蟹很好吃,今天路边的饭馆也自有它的美味。

    安乐喜欢沙茶酱配白灼大虾,沙茶酱又咸又鲜,还有点甜辣,复杂的口味让虾肉的味道丰富起来。

    将军也吃虾吃上了瘾,安乐动手剥给它吃,蒋鸣玉在一旁看着土笋冻,一脸困惑。

    两人一鸡,倒是其乐融融。

    他们一直玩到傍晚才回到酒店,一到房间门口,江虹就从旁边的屋子里钻出来,说“哎,你们可算回来了。”

    安乐以为他一个人在酒店里无聊,领着将军,鄙视地望着他说“谁叫你昨晚放纵通宵的。”

    江虹抹了一把寸头,嘿嘿笑“我不是说那个。”他稍微往旁边闪开,安乐这才看到他身后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长相普通,满脸谦卑的神色,安乐愣是没想起他是谁。

    那人开口冲蒋鸣玉说道“蒋先生,我是梁义海先生的秘书,鄙姓张。梁先生让我来,是想请蒋先生去府上吃个饭,希望蒋先生能赏脸。”

    哇,那个土豪老板还惦记着蒋鸣玉呢。

    就连安乐都有点不开心,他们本来是来度假的,还要被缠着看风水。

    蒋鸣玉也微微不悦,说“我早就说过如果有事直接联系蒋家,我很忙,没有时间吃饭。”

    张秘书似乎早有准备,知道不会一次成功,也不气馁,说“梁先生说今天没空也没关系,过几天也行,蒋先生可以多考虑考虑。”他转过身,指着江虹房间里一地的东西,说道,“这些礼物是梁先生的一点心意,他作为地主,没有好好招待蒋先生,请蒋先生不要怪罪,收下这些东西。”

    蒋鸣玉皱眉,责备地看了江虹一眼。

    江虹无奈地说“当时来了好多人,死命往房间里塞这些,我也不好为难人家快递员啊。”

    安乐好奇地打量送过来的礼品,大部分都是海里的珍品,有珍珠珊瑚,挺漂亮的,还有一部分玉器,润泽光鲜,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又是何必呢,送这些过来,蒋鸣玉还要找快递再送回去。

    这个场合安乐插不上话,只能盯着那个秘书打量。

    张秘书说话客客气气,存在感真不高,就算身上穿着高级西装,他看上去跟地铁里的上班族一个样子,丢进人堆里保准找不着。

    安乐想起了崔唤。

    崔大秘书可有排场多了,在蒋家权利很大,好多事都可以自己做主,简直是意气风发,多半都是蒋述怀惯的。

    果然秘书的日子过得好不好要看上司啊。

    张秘书的姿态一直放得很低,蒋鸣玉没有办法冲他摆脸色,说道“回去跟梁先生说不用破费了,我找人把东西还回去。”

    张秘书听了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梁先生为人坚持,一定会再来的。”

    蒋鸣玉眉头皱得很深。

    万万没想到出来玩,被一个土老板缠上了,安乐在一边撇嘴。

    张秘书见安乐这个表情,友好地冲他笑笑,搞得安乐反倒不好意思了。

    蒋鸣玉摆出送客的阵势,张秘书见他们不为所动,最后从包里拿出一副画卷,递到蒋鸣玉手边,说“蒋先生,这幅画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

    蒋鸣玉扫了他一眼,没有动。

    张秘书吃了好几次铁板冷面,仍然没有放弃,极为有耐心,说“这幅画你一定会喜欢。”

    他执意要把画送给蒋鸣玉,不管蒋鸣玉怎么冷脸以对,他都不退缩。

    张秘书手里的画卷不大,大约有一尺长,卷得好好的被拿出来,只能看到白色的纸背,看不到画面。

    “请务必收下。”张秘书非常执著。

    蒋鸣玉见他这个样子,顿了顿,这才接过画卷,慢慢打开来。

    只见那画上画着一个身披古代官服的人,正高坐大堂,他面前的桌案上堆满了卷宗,他正打开一卷仔细查看。

    而大堂的底下,满是青面獠牙的鬼,它们痛哭流涕,朝着堂上那人俯首叩拜,似乎在求饶。

    安乐见到那画面,猛地感受到身体深处一阵疼痛,一直疼到了灵魂里。

    蒋鸣玉看了那副画说“这是地狱变相图的一部分,画的是地狱十王中第三殿宋帝王审判恶鬼的情景。”

    又是地狱图,安乐脑袋爆炸一般地疼,他咬紧牙关盯着那画,画上宋帝王身形威严,仔细看他的脸却看不太分明,只觉得似乎眉清目秀,太秀丽了,看着有点眼熟,跟想象中不一样。

    蒋鸣玉察觉到安乐不对劲,问“怎么了”

    安乐捂住头,说“看了这画不舒服。”

    蒋鸣玉快速把画卷起来,抛给江虹,抬手点在安乐的额上,帮助他聚气。

    张秘书看了这一幕,没有询问,只是补充道“宋帝王司掌的黑绳大地狱在东南海,正好是我们这里的海洋,将这个画卷挂在宅子里,可以辟邪消灾,恶鬼邪灵绕道走,能保佑家宅平安。”

    卧槽,他看一眼就头疼,挂在宅子里让他死了吧。

    安乐没看那画,深吸几口气,这才觉着好了点。

    蒋鸣玉见安乐这个样子,若有所思,他转过头问张秘书“梁老板到底出了什么事要找我。”

    蒋鸣玉有所松动,张秘书心头一喜,连忙说“梁先生最近晚上总听见奇怪的声音,睡也睡不好,精神不振,想请蒋先生去看看。”

    安乐腹诽,大佬出手都是收拾恶鬼厉鬼,睡不好的话,应该找医生开点安眠药。

    蒋鸣玉沉吟一会,说“画我收下,其他的带回去。”

    蒋鸣玉已经退让一步,张秘书连忙见好就收,打电话叫人上来将那些珊瑚玉器弄走,只留下那副画在江虹手里。

    “蒋先生如果想去梁家看看的话,请联系我。”张秘书在江虹那里留了名片,便告辞了。

    蒋鸣玉这才进一步问安乐“是哪里不舒服”

    安乐不看那画就没事,说“我没啥,我可能就是不喜欢地狱。”看见地狱图就脑仁疼。

    江虹在一旁说“哪个活人会喜欢地狱啊,谁都想上天堂。”

    安乐被江虹的话逗笑了,蒋鸣玉见他没事,让江虹把画收起来。

    安乐问“大佬,你要管那个梁老板的事吗。”毕竟收了画。

    蒋鸣玉说“看心情。”

    不愧是大佬。

    既然蒋鸣玉这么说了,安乐也没多想,三个人一只鸡换了衣服,下楼到酒店沙滩上去玩。

    今晚酒店搞了露天烧烤爬梯,海鲜刷酱烤起来也很好吃,鱿鱼须卷起来酥酥脆脆,海鱼用油煎一下,没有刺又很香,安乐连着吃了好几条。

    安乐还吃到了神奇的烤牛肉丸,牛肉丸表面焦黄,咬破之后里面有肉汁,吃起来味道还不错。

    安乐坐在沙滩的小凳子上,一边吃东西一边想,好像每次跟蒋鸣玉出来都在吃。

    当初明明是为了让大佬吃饱才带着他,结果不知不觉变成他在蒋鸣玉身边蹭吃的,他都快把自己的使命给忘记了。

    反正不用他费力去找,恶鬼也会冲着他来。

    安乐咬着q弹的丸子想,那个梁老板家不知道有没有鬼可以吃,不过那鬼折腾来折腾去,仅仅让人睡不着,估计味道很淡。

    他们在沙滩上玩了一整晚,回到房间休息的时候,安乐照例是跟蒋鸣玉一起。

    这次安乐先洗澡,且没有昏过去,他洗白白之后躺在床上娇羞地等蒋鸣玉过来睡觉。

    蒋鸣玉从浴室出来后,自然地躺到安乐的身边。

    安乐“哈哈”笑着翻身过去抱住他,理直气壮地说“反正我睡相不好,睡着了也会妨碍你,不如现在就抱着。”

    蒋鸣玉没有推拒,反而替他把被子盖好。

    安乐以为抱着大佬就能睡一个安稳觉,谁知睡着之后,他又听到那种声音。

    低沉而响亮,从远方传来。

    认真听听,像什么动物在嘶鸣吼叫。

    嗷吼吼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