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24.第 24 章
    贾何氏深深的看了贾珍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最终什么都没说,点心已经没了,只能让夏氏再重新做,也不知道这点心好不好做。

    “夏氏,这点心,你重新做一份,方便吗?”贾何氏问道。

    “做是没有问题,不过里面需要两个比较特殊的东西,牛乳和烤箱,烤箱要特制的,婆婆可以派人从我家里取过来”夏露柔顺的说道。

    “你才嫁过来,怎好现在就从娘家拿东西,罢了,你送给我和老爷的点心也才动了两块,到时候去琳儿那里匀两块过来,补上就是了”贾何氏狠狠的叹了口气,她到底是心疼贾珍,不肯怪罪自己的儿子,自然是要要把罪名怪在那三个姨娘头上。

    “这不太好吧”夏露忧心道。

    “没事儿,我先走了,你好好和珍儿说说话,如若他说了不中听的话,等晚上,你就告诉我”贾何氏到底不肯在媳妇面前说自己的儿子不是。

    “相公很好的,婆婆不用担心”夏露还是很了解自家婆婆的想法的,虽然明白自己儿子做得不对,可是,再不对也是自己的儿子,即使做错了事儿,我私下能说,但是当着外人的面,是绝对不会说他的,不怪贾珍日后那样的渣,也不是没有原因。

    “恩”贾何氏说完,瞪了贾珍一眼,就离去了,她还要把自己的那盒点心拿出来,然后去贾琳那里拿两块,将点心补齐。

    等自家婆婆走了之后,夏露笑眯眯的坐在贾珍身边,看着他一脸的不快。“怎么了?不服气?”。

    “你这个两面三刀的恶毒女人,居然把太太糊弄过去了,还让太太惩罚红袖她们”贾珍看着夏露,气不打一处来。

    “咦,打住,惩罚红袖她们可不是我让太太做的,是太太自己惩罚的她们,不要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我明白,你是想接着红袖她们的手打击我,你看看啊,一个当家主母,却被自家丈夫使唤去给姨娘做吃的,多么可怜啊,确实挺可怜的,怎么说,我也只是你的妻子,你让我做了,我必须得去做,想法挺好的,可以折磨到我,也能羞辱到我,不过,你的运气却不太好,日后还是不要进赌场”夏露拿出手帕,很有闲情逸致的给贾珍擦了擦嘴角,嘴角有蛋糕屑。

    “你怎么知道我的运气不好”贾珍瞪大眼睛,看着夏露像看见鬼了一样。

    夏露笑得更加开心了,“我猜的”。

    贾珍翻了一个白眼,道:“给我倒杯茶来,渴死我了”,贾珍刚刚吃了三块蛋糕,一早就觉得嘴巴干了,刚想着要喝水,结果他娘进来了,还惩罚了他的姨娘一通。

    “让我倒水,你就不怕我在水里下毒啊”夏露调侃道,想起昨天晚上,她在床头绑上了绫布,结果这家伙就误以为自己要杀了他,今日居然还敢主动让自己倒水,勇气可嘉啊。

    “对哦,那桌子上不是有茶么,你就在我面前倒茶,我不会给你下毒的机会的”贾珍说的正气凛然,十分的理直气壮。

    夏露翻了一个白眼,果然,某个人是不需要有同情心的。

    夏露起身,给贾珍到了一杯茶,如若真有可能,她还真想给这厮下药,一了百了,日后就没有那么多糟心的事情了。

    贾珍就着夏露的手,喝了一杯茶,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贾珍一脸舒坦。

    夏露放下茶杯,然后当着贾珍的面,开始宽衣。

    “你、你做什么?”贾珍被吓到了,这个女人怎么总是做出这种惊天骇俗之事。

    “还能做什么,霸王硬上弓啊”夏露故意吓唬贾珍。

    “你、你这个欲求、欲求不满的女人,爷、爷的腿都断了,你居然还想白日宣淫,简、简直就不知所谓”贾珍整个人都被吓住了,但是心里怎么还有一丝丝兴奋?

    夏露翻了一个白眼,脱下自己的外衣,然后爬到床上,掀开被子,开始补眠,因为昨天晚上,贾珍的闹腾,她完全没有睡好,趁着这个时间,正好可以补眠,等下午起来,她就可以清点自己的嫁妆入库了,至于午饭,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午饭一说,中午饿了,就用一些点心填肚子。至于身边的这个白痴,还是不要理他好了。

    贾珍向夏露看去,发现她居然闭着眼睛睡了,贾珍心底里微微有些失望,不过看着夏露眼下的黑青,便闭嘴了,也闭上眼睛,开始睡觉,同样,他昨天晚上也没睡好。

    小丫头悄悄走了进来,发现少爷和奶奶都睡了,两个人躺在床上,很是亲密,完全没有太太担忧的吵架什么的,小丫头蹑手蹑脚的退出内寝,笑眯眯的向宁庆堂跑去。

    “少爷和少奶奶没有吵架,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很是亲密”小丫头道。

    “那就好,我就说,虽然珍儿被宠坏了,但是到底是有分寸的,夫妻和睦就是最好的”贾何氏松了口气,吩咐桂嬷嬷赏这个小丫头。

    “这下太太放心了,少爷之前不过是被那三个狐媚子骗了,这下醒悟了,自然是不会为难奶奶的,少爷和奶奶这么亲密,过不久,太太就能抱孙子了”桂嬷嬷打趣道。

    “那就借你吉言”贾何氏笑眯眯的,好像已经看到自己的孙子出生了一般。

    下午,贾珍醒过来的时候,扭头,看了自己身边一眼,夏氏还没醒过来,不过看着夏氏的睡颜,长得还算是不错的,而且睡着的她,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完全没有清醒时候的张扬,还有算计他时候的狡黠,贾珍看着夏露,看得入神。

    夏露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换算成现在的时间,应该就是未时三刻左右,夏露醒来的时候,贾珍正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夏露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动作,伸拳,直接向贾珍的脸上飞扬而去。

    “夏氏……”贾珍压低声音,整个人都充满了愤怒,这个暴力女。

    夏露也一愣,回过神来,看着贾珍眼眶迅速的便乌青,吐了吐舌头,连忙道:“不好意思,谁让你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的,我身体条件反射,没刹住”,夏露十分的无辜,任何一个人,在睡醒睁眼的时候,看到有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看,是个人,都会下意识的挥拳。

    “还是爷的不是了,你这个倒打一耙的女人,早先在老爷太太面前污蔑爷的腿是自己摔断的,现在又污蔑爷,就因为看了你两眼,就要被打”贾珍都快被气晕了,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委屈,即使是小时候调皮,老爷也只是让小厮打两下他的屁股,那时候他还有老太太和太太护着,那些家丁也不敢真的动手,现在呢,夏氏才嫁给他多久,他的腿就断了,这个女人,还敢挥拳头打他。

    夏露刚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忽然听到门外有声音,想着,她的人设不能崩,贾珍再这样数落她的过错,被外头的丫头听到了,告诉她婆婆了怎么办?婆婆都是心疼儿子的,于是,脑袋一热,夏露直接用嘴巴堵住了贾珍的嘴。

    “少爷、奶奶,你们醒了吗?”小丫头听到内寝的动静,走了进来,就看到自家少爷和奶奶正在亲吻,她的脸立马就红了,连忙退了出去,心道:少爷和奶奶的关系可真好,不愧是新婚燕尔,等下去向太太报喜,指不定,到时候又有赏钱。

    等小丫头出去,夏露终于松了口气,放开贾珍的嘴,发现贾珍的脸红了,一直红到脖子中,夏露有些懵逼,不是吧,贾珍这个渣渣,都已经娶过一次妻了,还怎么纯情?既然这样纯情,那日后又是如何与儿媳妇搞在一起去的?

    “夏氏……”贾珍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整个面部十分的凶狠,但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此事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具体,他也说不上来。

    “安啦安啦,不过是一点点小淤青,等下,我给你用鸡蛋滚一下就好了,你是男子汉,不会这一点点小伤痛都忍受不了吧”夏露伸手,碰了碰贾珍的眼睛,并不是特别的严重,用鸡蛋滚一滚,明天就看不出来了。

    “你这个暴力女,爷自然是不把这点小痛放在眼中的”贾珍大声道。

    “哇,爷可真棒,果然,真正的男子汉”夏露安抚道,很不走心的赞扬,呵呵,一切都是为了能在贾家站稳脚跟啊,节操什么的,夏露表示,节操什么的,从她答应嫁给贾珍开始,就已经不存在了。

    “哼,爷本来就很棒”贾珍傲娇了,完全将夏露刚刚打了他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心道:爷的魅力果然大,即使是夏氏这个暴力女,也被爷的魅力折服了,这次就原谅他,如若再有下次,他一定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她,贾珍在自己心中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

    夏露如若知道贾珍所想,一定会说,flag一定不要立得太早,不然,打脸会啪啪啪的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