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28.第 28 章
    夏露虽然不厚道的嘲笑贾珍,但到底没让人继续憋着, 道:“我去找人来, 扶你去净房”。

    贾珍一副看珍惜动物的目光看着夏露。

    “怎么了?你不去净房啊,不会想在床上解决吧”夏露一脸的嫌弃, 这么大的话, 还尿床, 传出去,不丢脸么?

    “我的腿断了,不在床上解决在哪里解决?”贾珍控诉的看着夏露, 一副,这都是你做下的孽,居然还不想担负起责任。

    “不是吧,你想尿床?”夏露脸上的嫌弃更甚。

    贾珍被气笑了, 道:“床底下有夜壶”。

    这些轮到夏露斯巴达了,夜壶?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夏露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额……,我帮你把丫头叫进来,我都没经验, 万一一个没轻没重的, 把你那玩意儿弄坏了, 咱们还得给贾家传宗接代呢”,夏露心里狂汗。

    “所以啊, 你得好好对爷的宝贝, 快点, 把夜壶拿过来”贾珍翻了一个白眼,他就不信了,这个暴力女真的敢对他的宝贝动什么手脚。

    “还是不要了吧”夏露心里极其嫌弃,本宝宝还是一个孩子呢。

    “你不肯是么?那行,我叫小翠,就说你不肯服侍我”贾珍看着夏露,一下子就抓住了夏露的弱点了,她现在的人设可是贤惠温柔的好妻子,万一被这厮嚷嚷了出去,她不肯服侍贾珍,她的婆婆肯定会对她有意见,她的人设不就崩了么。

    “好,你等着”夏露翻了一个白眼,从床下把夜壶找了出来,犹犹豫豫的把夜壶拿上床,然后找到某人的那玩意儿,对准夜壶,让某人解决人生大事。

    好一会儿,贾珍才把人生大事解决完成,贾珍终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舒坦了,然后看着夏露红着的脸,惊讶道:“你这个暴力女居然会害羞?”。

    夏露手中还端着某个人解决人生大事后残留物,夏露红着脸,用死鱼眼看着贾珍,“你确定要现在招惹我?”夏露扬了扬手中的残留物,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很显然,她想说,你如若现在招惹我,我就把残留物丢在你脸上。

    贾珍轻轻咳了一声,道:“还不去把东西处理掉”,好吧,他怂了。

    夏露狠狠的瞪了贾珍一眼,然后把东西拿去了净房,然后再让小绯打了一盆水来,使劲的搓洗自己的手,她都觉得自己要崩溃了,贾珍看着夏露洗手的动作,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呵呵,他貌似知道这个女人的弱点了。

    贾珍解决完人生大事后,小翠带着煮好的鸡蛋回来了,还带着夏露和贾珍的晚膳一起回来,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是去了一趟宁庆堂,将贾珍打了夏露的事情告诉了贾何氏,虽然夏露说不用告诉贾何氏,但是她依旧去告诉了,首先,她是奉命,注意夏露和贾珍之间的动静,第二,她到底心疼夏露。

    等晚膳来了之后,夏露吩咐小丫头在床上摆了一个小桌子,然后陪着贾珍一起在床上用了晚膳,或许,两个人确实都饿了,毕竟斗智斗勇,还是挺花费精力的,两个人用晚膳的时候都极其安静,也没作妖。

    夏露第一次尝到了曹大大小说中描述的食物,早上虽然也有用早膳,可是,早膳默认会比晚膳更加简单。

    贾珍也饿了,但是,他也有注意到夏露,他发现,这个女人和别的女人真的不一样,他之前有和他三个姨娘一起用过膳,他也和他的先夫人钱氏一起用过膳,她们用膳的时候,顶多一碗饭也就饱了,可是,这个女人,她居然吃了三碗饭,什么概念?他都只能用两碗,怪不得一身的蛮力。

    两人吃完后,便没留丫头在这里伺候,任由小翠这些丫头出去忙了。

    “怎么了?”夏露有些迷惑,看着贾珍,这厮做什么又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你吃饱了吗?”贾珍弱弱的问道。

    “吃饱了啊”夏露没有get到贾珍想表达的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吃得还是很饱的,不仅菜好吃,而且,饭也挺好吃的,她吃的大米就应该是传说中的碧梗米,饭绿盈盈的,十分的好闻,虽然,刚吃饭时,她心里有想,这饭怕是坏了,但是看着贾珍的神情很是自然,便没有说出来,惹人笑话。

    碧梗米确实吃起来挺好的,这让她更想念传说中的胭脂米,曹大大在书中有描写,贾母在宁国府用了半碗,剩下的半碗,还带回去给贾宝玉吃了的,可见这胭脂米的珍贵,不过她好在是嫁入了宁国府,这胭脂米,总有一天是能品尝到的。

    “你不怕长胖?”贾珍像看稀有动物的眼神看着夏露,这个女人究竟还有没有身为女人的自觉,如若她日后真长得特别富态,他是不会再来这个院子里的。

    “胖?你在开玩笑?我这是标准身材,还有马甲线呢,比起那些弱不禁风的女人,不知道要健康多少倍”夏露翻了一个白眼,因为从小学武,她身体的线条极好,放在现代,不知道要让多少女人羡慕。

    “呵呵”贾珍呵呵哒,这个女人还真是自恋。

    “不信?”夏露拿起贾珍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让他感受自己的马甲线。

    被夏露抓住手的贾珍有些手足无措,这个女人心里究竟有没有矜持两个字?虽然他是这个女人的相公,可是身体接触得也太频繁了吧,女人不是应该害羞的吗?贾珍有些怀疑自己,但是昨日行周公之礼的时候,元帕上的血液他也是亲眼见到的,原本觉得自己头上有点绿的贾珍又把这个念头给按捺下去。

    “感觉到了吗?”夏露可不知道贾珍心中的想法,问道。

    “什、什么?”贾珍有些懵。

    “感受到我的肚子和你的肚子有什么不一样啊”夏露翻了一个白眼,这个人明明就只是腿断了,怎么搞得好像是脑子没了。

    贾珍仔细感受了一下夏露的肚子,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貌似、似乎好像真的不一样,他的肚子软趴趴的,还因为刚刚吃过东西,导致肚子有些鼓,而这个女人的肚子却十分的紧致,好像刚刚的三碗饭对她根本没有影响。

    “好吧,你厉害可以了吧”贾珍翻了一个白眼。

    “我本来就厉害”夏露起身,在屋子里开始活动自己的筋骨,来京城的这些日子,早先住在宁国府的时候要装淑女,不能随便练武,去到荣国公提供的院子里时,她被自家母亲据着,学习刺绣,也不能练武,直到嫁给贾珍,她都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练武了,她真的有些心痒痒,想把自己的鞭子找出来,也想着在边关的时候,她拿着鞭子策马奔腾,身后跟着一群小弟的日子,可惜,她也明白,她再也回不去了。

    “你怎么了?”贾珍注意着夏露,感觉这个暴力女怎么忽然伤感了起来。

    “没什么,就是有些想我父亲和母亲了”夏露收回自己脸上的伤感,回不去了就回不去了呗,就如同回不去现代,她已经重生了,过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呵呵,你已经嫁在我们家了,回不去了”贾珍挑衅道。

    “对啊,因为我回不去了,就特别特别的不爽,我一不爽,就特别特别喜欢揍人”夏露无辜的看着贾珍,打击我?不存在的。

    贾珍气得咬牙切齿,这个暴力女,不行,他还是要想办法把这个女人给弄走,贾珍觉得自己的腿和眼睛又痛了起来,可恶的暴力女,他一定会把这个女人给休了的。

    两个人的目光相对,电闪雷鸣,两个人都有一种吞了对方的气势。

    这时候小翠进来了,“奶奶、少爷,大夫过来了,说少爷的腿需要换药了”,小翠一进来就看到了少爷和奶奶的目光相互对视,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有光,互相看着对方,证明两个人心中还是很有对方的,就是少爷的性格别扭,不行,她日后要好好制造机会,让少爷和奶奶和睦相处,只有主子和睦了,她们下人的日子才会更好过。

    两个人回过神来,夏露脸上恢复温柔和煦的表情。“快让大夫进来,刚刚爷就说腿有些不舒服,刚想让大夫过来看看呢”。

    “真的么?奴婢这就让大夫进来瞧瞧”小翠吓了一跳,连忙出去,将大夫叫进来。

    “女人,你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变脸和翻书一样,爷刚刚什么时候说腿痛了”贾珍咬牙切齿,压低自己的声音,心里气得不行,每次有外人在,这个女人就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等两个人私下相处,整个人都变了,特别可恶。

    “我乐意,你还敢否认是不”夏露挑了挑眉。

    贾珍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大夫进来了,两人便都闭嘴了,贾珍任由大夫给他检查腿,大夫看着,愈合得还不错,给贾珍换了药,这才离去,离去之前,还赞扬了一番,说把腿搁在挂着的绫布上这个方法很好。

    贾珍看着夏露得意的眼神,抿了抿嘴,总有一天,他会找回场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