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38.第 38 章
    夏露让小翠和小绯把饭摆在床上, 贾珍失望了, 因为这次准备了两副碗筷,贾珍抿了抿嘴, 心里有些不开心,但是却不知道怎么说。

    “怎么了?吃饭了”夏露倒是感觉不到贾珍的心理活动, 她确实是有些饿了。

    “哦”贾珍拿起自己的碗筷夹了菜吃,感觉没什么胃口。

    夏露感觉贾珍爱吃不吃一样,夏露微微皱了皱眉头,拿着自己的筷子, 给贾珍夹了一筷子羊肉。“感觉这个烧羊肉还不错, 你尝尝呗”。

    贾珍瞥了夏露一眼, 有些嫌弃的把自己碗里的羊肉夹了起来,放进自己的嘴里,嗯, 今天的羊肉确实做得不错, 等下让小翠去打赏一下这个厨子,贾珍慢慢吃着,感觉自己的胃口好了起来,开始和夏露抢食,最后, 又成功的吃撑了。

    夏露看着贾珍一副瘫痪了的模样,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看着贾珍一副, 你不给我揉肚子, 我就把外头的丫头叫进来,看看你究竟是怎么不贤惠的表情,夏露果断的忍了,坐在床边给贾珍揉着肚子。

    “我还要继续听故事”贾珍继续要求道。

    “好好好,说说说”夏露只觉得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早知道,就不给这厮讲故事的,现在,这厮就简直把自己当成故事讲读机。

    小翠悄悄走了进来,就看到奶奶正给自家少爷揉着肚子,她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这时候正好没什么事儿,可以去宁庆堂,给太太复命了。

    小翠离开落英院的时候,小绯就在角落看着她,小绯不屑的撇了撇嘴,你就可劲的去扒着太太吧,日后做主给你找夫婿的可是奶奶。

    夏露轻轻的给贾珍揉着肚子,贾珍感觉好了许多,不过他觉得,他还是挺喜欢揉肚子的感觉,即使肚子不难受了,他很没有让夏露停下,肚子不难受了,他这时候就有些心猿意马,毕竟他正血气方刚,年少气盛,怎么说也有两天没发泄了,而且昨日晚上吃了鹿肉,今日晚上又吃了羊肉,都是大补的食物,贾珍感受到自己下身的变化,都没心情听故事了。

    “怎么了?”夏露见贾珍不认真听故事,眉头微微皱起,她是不是太惯着这厮了,夏露开始反思自己,果然,她还是太温和了。

    “没、没事儿”下身激动什么的,这事儿果断不能和这个暴力女说,说了,这个女人,还不嘲笑死他么。

    夏露挑了挑眉,她真的不觉得贾珍没事儿。

    “有病就说,别讳疾忌医,万一出了什么大事儿,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守寡”夏露鄙视之,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害怕看大夫,就觉得这是小病小病,忍去忍来,就忍成了大病了。

    “女人,你说什么呢?什么叫做年纪轻轻就守寡,你这是咒了呢”贾珍狠狠的瞪着夏露。

    “那你哪里不舒服就说,婆婆妈妈的像什么男人”夏露也不肯示弱,两个人的目光恶狠狠的看着彼此,就如同野兽争地盘一样,一张战争蓄势待发,只要某一方有风吹草动,另一方就会扑上去。

    贾珍眯了眯眼睛,开口道:“是不是我说了,你就帮我解决那里不舒服?”。

    “废话”夏露心道,你要是玩完了,我还用玩什么,你母亲还不得立刻杀了我。

    贾珍忽然嘴角向上勾了起来,抓住被子里,夏露给他揉肚子的手,慢慢往下移动,放在某个已经竖了起来的棍子上,“诺,这里不舒服,你负责把他安抚下来”,贾珍此刻的心情极好,他眼睛里带着戏谑的笑意看着夏露,看这个暴力女要怎么解决,哼。

    夏露的手被放在一个热乎乎的棍子上,她微微愣了愣,耳根有些发红,刚准备找个借口出去,让贾珍自己解决的时候,看到了贾珍眼中带着的笑意,夏露的眼睛眯了眯,输人不输阵,既然这厮想玩,那就陪着他玩玩呗,反正这玩意儿又不是她的。这么一想,夏露就不打算出去了,直接开始在某根棍子上上下滑动。

    上辈子,身为有了未婚夫,而且还马上准备结婚的她,这种事儿早经历过,她又不是真的只有洞房花烛夜那一天的经验。

    贾珍被夏露上下行动的手吓得有些懵,随后,又感觉有些舒服,然后他沉浸在这种感觉当中,夏露被贾珍的表情弄得也有些心猿意马,不过也只是有一些,她居高临上的看着贾珍躺在床上,一副享受的模样,夏露忽然觉得自己的属性一定是攻。

    等贾珍立马要爆发的时候,夏露的手忽然一紧,直接捏住了那根棍子。

    “松、松开”马上要爆发,然后忽然被捏住,这种感觉,谁试谁知道,贾珍十分的难受,可怜兮兮的看着夏露。

    “那你先叫我一声相公”夏露笑眯眯的附在贾珍耳边小声道。

    “不、不要,你、你才应该叫我相公”虽然临近爆发,可是贾珍又不是真糊涂了。

    “那你是不想我松开了是么?”夏露道。

    “你……”夏露有恃无恐,十分的得意,哼哼,她的属性就是这么的攻气满满。

    贾珍被折磨得要死,本就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他努力坚持了一下,最后没忍住,直接叫道:“相公、相公”。

    夏露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俯下身子,在贾珍耳边小声道:“宝贝贾珍媳妇真乖,以后也要这么乖啊”,随即,滑动了两下棍子,再松开,让某人解放。

    终于解放的贾珍看着满脸笑意的夏露,觉得自己的面子全部丢光了,他拉起被子,直接把自己盖住,不肯面对这个事实,他、他居然叫了一个女人相公,而这个女人还叫他娘子,他真的不敢直视这件事儿,一瞬间,他又想挖一个地洞钻进去。

    夏露看着整个把自己蒙住的贾珍,很不客气笑了,这厮真心搞笑。“喂,出来啊,被子里的味道好闻么?”。

    贾珍躺尸,装作没有听到这件事。

    夏露耸了耸肩,明白某个人不太愿意面对自己,也不勉强,她自己起身,找了一块手帕,把自己的手擦干净,然后让丫头打来水,清洗了一下手,洗手之后,便打发丫头出去了,自己则开始在屋子里,围着屋子开始跑步。

    夏露有些无奈,嫁人了就是这点不好,练个武,还要躲躲藏藏的,宁国府的屋子虽然大,哪有外头方便,而且屋子里还有这些家具什么的,完全就不好发挥,但是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做了热身运动后,就开始跑了起来,屋子里虽然比不得外面,但是,多跑几圈,也是差不多的。

    贾珍听到外面的动静,掀开被子的一小角,悄悄的观察夏露,他发现,自家暴力女跑完之后,就开始蹲马步,贾珍心道,果然,他打不过这个暴力女也是有道理的。

    “哟,不害羞了”夏露蹲着马步,面向床的,看着贾珍掀开了被子,笑道。

    “哼,我才没有害羞,是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矜持了,做那样的事儿,还像没事人人一样,如若不是那天晚上的元帕,我真的会以为,我头上绿了”贾珍就搞不懂了,这个女人脸皮究竟有多厚,这样都不带害羞的,他遇到过很多女人,且不说先前的钱氏,还有府中的另外三个姨娘,就是青楼他也去过不少,即使是窑子里的妓&女,在做这事儿的时候都半推半就的,绝对不会和这个女人这样直接。

    “呵呵,不就是繁衍后代么,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们读书人眼中的圣人孟子不是说了么,食色,性也”夏露一边蹲马步一边倒。

    “狡辩,你就是脸皮厚,这个不矜持的女人”贾珍的脸微红。

    “看来我在你心中的外号又多了一个,之前的暴力女,然后又是河东狮,还有两面三刀的女人,现在又加一个不矜持的女人,还有什么,一并说出来呗”夏露心情极好。

    “你……”贾珍气急败坏,刚想说什么,结果看到了门口的一个身影,贾珍的嘴角勾了起来,女人,这次我真的要戳穿你的真面目,因为面对着贾珍,背对着门口,而且还因为和贾珍说话,夏露完全没有觉察到一个蹑手蹑脚的声音。

    “奶奶,你这是在做什么,蹲马步吗?”小绯怯怯的声音从夏露身后响起。

    夏露连忙向后一看,看到了觉得不可思议的小绯,夏露连忙扭头,看着贾珍,整个人都笑开了花,夏露眼睛微微眯了眯,很好,居然不提醒我,晚上再和你算账。夏露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让眼睛微微泛红,看着贾珍要开口了,连忙抢在贾珍开口之前出声。

    “没什么,只是惹爷不高兴了,爷罚我蹲马步,没什么的”夏露转头,眼睛微微泛红,好像还能看得见泪水在眼眶中流转。

    小绯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贾珍,心里十分的生气,少爷果然还是老样子,就喜欢欺负奶奶,“少爷,您别忘,你之前和太太保证的,如若再欺负奶奶,太太就把您送回金陵”小绯十分的生气,少爷白天才保证,晚上又犯了老毛病,实在可恶。

    贾珍瞪着夏露,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实在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