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52.第 52 章
    晚膳之后, 宁国府的几个人, 也没在荣国府久留, 差不多了之后, 便回府了。

    “姨娘,打听到了,三天后, 太太会带着奶奶, 还有琳奶奶一起去寺庙上香, 估计要一整天才会回来”红袖身边的丫头碧鬟小声道。

    “真的?爷去吗?”红袖内心一喜。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 应该是不去的,爷的腿受伤, 虽然已经休养了两个多月了, 但是今日去荣国府用膳,爷都没去, 想必是还没好全, 应该是不会去的”碧鬟道。

    “这个要仔细确认”红袖有些不满, 什么叫应该,万一爷去了呢?那她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 而且还打草惊蛇,被奶奶知道了, 下一次岂不是更不好下手了。

    碧鬟有些为难,道:“落英院现在是奶奶管着的, 奶奶又有太太撑腰, 现在落英院, 简直就是密不透风,奴婢实在是没办法打听得到落英院的消息,这次得知太太带着奶奶去上香,还是通过荣国府那边打听到的”。

    红袖抿了抿嘴,道:“我知道这事儿是难办了一些,但是,你也知道,我们府上什么情况,早先,先奶奶还在的时候,为人虽然尖酸刻薄,但是先奶奶并不得太太喜欢,所以,我既是家生子,又有太太撑腰,日子也还算是过得下去,后来,先奶奶死了,我管着爷的院子,我们的好日子才算是真的来了,可是现在,继奶奶进门,我们府中的那些下人都是一个个的见风使舵的小人,我们现在被太太罚抄经书,连爷的面都见不到,日后,还有什么好日子过,你没发现,给我们送来的月例,是愈发的少了”。

    碧鬟眼睛一红,“辛苦姨娘了,如若少爷没娶继奶奶该多好”,特别是先奶奶死了,姨娘管着少爷的院子的时候,除了太太和老爷院子里的下人外,其他的下人,哪一个不捧着她,现在呢,一个一个跑得比什么都快,好似她是什么瘟疫,碰一下就会被传染一样。

    “说什么胡话呢,我是什么身份,少爷是什么身份,荣国府的世子,日后承袭爵位的世子,怎么可能不会给少爷娶新奶奶,我只是没想到,新奶奶能这么快得了太太的喜爱”红袖想起就有些生气,太太以前明明是给她撑腰的,现在有了新奶奶,便开始为新奶奶撑腰,打压她了,果然,太太是不可信的。

    贾何氏如若知道红袖心中所想,怕是会被气坏,之前她抬举红袖,不过是为了打压钱氏,可是夏露不一样,在她面前伏低做小,而且特别为贾珍考虑,她还想着抱孙子呢,自然不会再帮着姨娘打压正房妻子。

    其实,说起来,贾何氏能这么快接受夏露,红袖也功不可没,如若不是红袖让贾珍在新婚之夜去看她,夏露也不会弄断贾珍的腿,也不会栽赃嫁祸给贾珍,说贾珍自己为了去看姨娘,不小心踩空了,自己从床上摔了下来,这样,贾何氏就不会为了安抚夏露这么快就给了管家的权利,后来又因为糕点的事情,贾何氏更觉得对夏露愧疚了。

    “姨娘,不碍事的,只要姨娘的肚子争气,快些生下少爷的子嗣,姨娘的好日子就来了”碧鬟安慰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爷都二十了,膝下也没一个子嗣,只要我把握好这次机会,争取怀上爷的子嗣,即使太太不喜欢我,也会喜欢孙子的”红袖坚定道。“既然落英院现在管得严,你去我的小库房里拿五十两银子,我就不相信了,落英院的那些人,五十两银子还不心动”。

    “五十两?会不会太多了”姨娘每个月的月例都才二两银子,这还是在下人没有苛扣的情况下,现在一下子拿出五十两银子来,所有的月例存下来,都需要两年多时间。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只要事成了,多少个五十两我拿不出来?”红袖憋着劲儿,五十两银子对于她来说,是真的有些肉痛,好在她之前管了一年少爷的院子,不然,她怎么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银子出来。

    “是”听到红袖这么说,碧鬟也顾不得肉痛了,花了这么多银子,一定要把事情办好才是,只要姨娘有未来,她就有未来。

    “回来了?今日荣国府好玩吗?”贾珍放下手中的笔,有些头晕,这个女人还真是的,读文章也不知道断句,看一个话本,还需要他重新抄写一份,给这个女人断句,简直了。

    “就是用了一顿晚膳,有什么好玩的,这本书弄好了?”夏露走到贾珍身边,翻了翻贾珍抄写的话本,恩,居然已经抄写完了,她十分的惊喜,接下来一段时间,不会无聊了。

    “抄写完了,日后有这样的话本,别让爷再给你断句了,爷还要读四书五经呢,争取明年能参加科举,你也是,好好的学习如何断句,别想之前一样,看个话本都看不明白,一句话哪里结束都不知道”贾珍鄙视,他之前还觉得这个女人挺有文采的,现在一看,简直比三岁小孩还不如,看个话本都看不明白,需要他特意给她断句之后,才读得懂。

    夏露翻了一个白眼,仔细将贾珍断句好的话本收了起来,呵呵,如若不是这里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东西,姐会乐意看这种书生逆袭的种马文?什么家境贫寒,先是得到富家小姐的青睐,其中还穿插着与富家小姐的丫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儿,还有什么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妹的二三事,最后,明明都谈情说爱去了,参加科举,一考就是一个状元,然后又被什么一品大员看中,招为女婿,之前的富家小姐甘愿为妾,最后,通过岳父的提携,走上青云路。

    看这种文,还不如看前世的那种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玛丽苏文,至少有断句不是,而且通俗易懂,不像这些书生逆袭文,一句话什么时候结束了,她都不知道。

    “你说,我也写话本怎么样?”夏露眼睛一亮,这里的话本都很是单一,要不就是书生逆袭,要不就是将军逆袭,都一个套路,最后权倾朝野,身边女人环绕,她还蛮想写写其他的题材,比如说逍遥哥哥、灵儿还有月如的故事,虽然她没有玩过游戏,但是她看过电视剧啊,感觉仙一是仙侠故事中,最好的电视剧了,后面的那些,除了仙三好一些外,其他的五毛钱特效,她真的看都不想看。

    “你?”贾珍好像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你连断句都不会,还想着写话本?爷没有听错吧”,贾珍边说边笑,最后捂着自己的肚子,一副笑过头了的模样。

    “很好笑?”夏露眯了眯眼睛,双手相握,十个手指头,捏得嘎嘣响。

    “不、不好笑,你写,爷支持你”贾珍强大的求生欲看到夏露这个模样,立马怂了。

    “哼,我写出来,肯定会让你眼前一亮的”夏露丝毫不怀疑仙一的吸引力,但是,前提是,她要能把故事完整的描写出来,并不是说,你看过电视剧之后,你就能将这个电视剧写成好的故事,反之,一些好的故事拍成电视剧后,也未必好看,也是一样的道理。

    “写之前我是不是应该要好好想一个笔名”夏露仔细考虑。

    “不用想了,你写的话本最后也只有爷看,不用想笔名”贾珍心道,这个都不会断句的女人,居然想的还挺周全的,还要想笔名。

    “为什么只有你看?”夏露有些懵,问道。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啊,你的墨笔,男人中,只有我能看,还有我们日后的儿子能看,女人中,你倒是可以给你的手帕之交,可是,你边关长大,在京城之中,哪有什么手帕之交,最后看的人,不就只有我一个”贾珍给夏露解释。

    夏露抿了抿嘴,又一个封建陋习,想想现代,那么多小说网站,那么多女性写手,如若女人写的东西只能给自己老公、儿子和女性朋友看的话,那该倒闭多少小说网站,有好多优秀的故事会被埋葬起来,想到这里,夏露就想到了女书,那种特为女人存在的文字,因为受众小,传女不传男,女人时候,这些书籍都会跟着一起陪葬,所以,流传下来的历史资料很少,想到这里,夏露有些心塞。

    “我不管,我就要一个笔名”夏露不服了。

    “行,我帮你取一个笔名”贾珍想了想,起名字的事儿,也算是闺房之乐。

    “我自己想,干嘛要你取”夏露不满了,她又不是贾珍的孩子。

    “你身为我的妻子,怎么能自己去呢,女子的字是由父亲和相公取的”贾珍不满了,这个女人居然还想自己取名字,有没有把他这个相公放在眼中。

    夏露想起红楼梦中,贾宝玉给林黛玉取颦颦二字了,“行行行,你取,如若不好听,我可是不依的”,夏露抿了抿嘴,可怕的封建陋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