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68.第 68 章
    贾珍书房的小银收到了点灯送来的包袱, 脸色正常,但是眼神却十分的复杂,她是在书房伺候的,平素和新奶奶接触不到,但是, 她和落英院的小绯关系不错, 小绯说了新奶奶的性格极好,小银就想起, 先奶奶在的时候, 如何奚落她们这种在书房伺候的丫头,当时, 她年纪还小, 还是二等丫头,之前书房的大丫头已经出嫁。

    但是, 先奶奶为难的时候,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这位点灯姨娘,在先奶奶在的时候,也是极高傲的, 现在,先奶奶去了, 倒是知道伏低做小了。“我知道了, 等爷来书房, 我会交给爷的”。

    “多谢小银姑娘”点灯松了口气。

    点灯没有和点灯多说话, 直接拿了包裹,回去书房了。

    点灯见小银也不打招呼,直接转身回去,心中叹了口气,如若小姐还在,她何时需要受这番气,其实,小姐随着老爷去了也好,老爷去了,钱家一日不如一日,钱家的那几个少爷也不能成为小姐的依靠,反而,还需要拖累小姐,小姐骄傲了一辈子,嫁进宁国府后,还是不肯放下自己心中的骄傲,老爷去了,宁国府何须再忍耐小姐,小姐最后,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

    点灯没有在书房多待,怕被有心人察觉,最后告诉了太太,太太是极不喜欢小姐的,万一发现了,少爷必定去不了钱家了。

    小银看着包袱,抿了抿嘴,对着包袱轻声呸了一下,然后把包袱收了起来。

    点灯走后没多久,贾珍就来书房了,借口自然是来书房找明日带给刻章大师的宝石。

    夏露倒是没有怀疑什么,自然是直接放行。

    “爷来了,刚刚点灯姨娘过来了,送了一个包袱过来,说爷吩咐的,我已经收了起来了”小银兴致并不是很好,干巴巴的汇报道。

    “恩,把包袱拿过来吧”贾珍这时候也没工夫去注意小银的表情,吩咐道。

    “是”小银转身,从柜子里拿出点灯送来的包袱。

    贾珍接过包袱,把包袱打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确实都是钱氏贴身用过的东西,贾珍的目光落到一副围棋上,贾珍将装围棋子的盒子打开,看着里面的白棋子和黑棋子,微微沉默了片刻,目光中带着些许回忆。

    这副围棋应该是钱氏最喜欢的东西了,钱氏对围棋很擅长,自己当时为了讨好她,也努力的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围棋,但是,他和钱氏对弈的时候,输的极惨,当时,就是用的这幅棋子,打败自己之后,钱氏对他露出了一个极其清浅的笑容,那也是钱氏第一次对他笑。

    小银在一旁看着,看着贾珍看着这些物品的目光中带着回忆,小银抿了抿嘴,开始为夏露打抱不平,得益于小绯的宣传,再加上对钱氏不好的印象,小银还没怎么接触夏露,就对夏露抱有很大的好感。

    贾珍看完包袱中的东西,然后吩咐道:“把包袱收起来吧”。

    “爷,是不是放在库房中?”小银问道,最好是把这些东西压箱底,再也不见天日好了。

    “不用,你随意找一个地方收起来,过几天,我要带出去”贾珍道。

    “是”小银把包袱收了起来,已经搁在她之前放的地方。

    “对了,我的库房中不是还有几块上好的鸡血石吗?你给我拿一块出来”贾珍道。

    小银抿了抿嘴,道:“鸡血石只剩下一块了”。

    “怎么会只剩下一块的呢?”贾珍吃了一惊。

    “爷忘了,前几年,钱家大少爷过生辰,您给送了一块鸡血石,后来其他几个少爷知道了,您又一个人给他们送了一块”那时候小银只是二等丫头,书房的大丫头给她说的时候,极其不屑,觉得钱家的那几个少爷眼皮子也忒浅了一些,后来这话被先奶奶知道了,然后大丫头就直接被先奶奶奚落了。

    “对哦”贾珍想了起来,他还想着用一块鸡血石给老爷雕刻印章,这块鸡血石自然是不能送出去的,想了想,道:“对了,我不是还有一块青田石的鱼脑冻吗?你把那个找出来”贾珍道。

    “是”小银转身,去往库房找石头去了。

    贾珍坐在书房,等小银出来,小银话中奚落几个钱家舅哥的话他如何听不出来,不过,他也得承认,钱家那几个舅哥眼皮子确实太浅了,真不像清流之中出来的,不过钱氏到底是死了,就不用再计较那么多了。

    小银的动作很快,才一炷香就从库房里出来了,把装着青田石鱼脑冻的盒子交给了贾珍。

    贾珍打开看了一下,却是是那一块,于是便带着石头离开了书房,回去落英院了,留下小银一个人对着那个包袱,蠢蠢欲动。

    第二天早上,贾珍就去了荣国府找贾赦了,由贾赦带着他去找那个刻章大师,夏露带着碧月和小翠在宁庆堂,贾何氏请安。

    “太太昨日没休息好吗?感觉眼角有些疲惫”平素,自己婆婆起床还是挺早的,她每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家婆婆基本上都起来了,但是,今日却让她等了半个时辰,也就是说一个小时,也就意味着,她到的时候,她婆婆还没起床,等她婆婆起床,洗漱,穿衣,梳头,化妆,基本上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而且她感觉她婆婆昨日也没有休息好,整个人都精神不济。

    “可能是因为苦夏,总感觉精神不济,到底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贾何氏感叹,以前她年轻的时候,也和珍儿媳妇这样精神,如今,到底是老了,她都到了能做奶奶的年纪了。

    “苦夏吗?可请过大夫过来看了?这可耽搁不得”夏露道。

    “不过就精神不济,请那些大夫过来看也无用,就会开一些治不好人又吃不坏人的苦药,我何苦为难自己,天天喝那些苦药,整个人都苦了”贾何氏摇了摇头。

    “太太这话可就不对了,讳疾忌医,太太可比我清楚,既然身体不舒坦,就要请大夫过来查,如若没事自然是最好的,万一,我们还是要及早医治,太太到时候还要帮着媳妇带孩子呢”夏露柔声道,她心道:带孩子什么的不存在的,但是,还是要时时刷一刷自己的贤惠,这样,自家婆婆才会越发喜欢自己,而且惜春都还没出生,可见,自家婆婆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好好好,就依你了,桂嬷嬷,去请大夫来跑一趟”夏露那局还要帮着带孩子,真的说到贾何氏心里去了,她都还没看到孙子呢,真有病,还是要及早医治。

    府中供养的大夫很快就到了,他仔细给贾何氏把脉,微微皱着眉头。

    夏露看着大夫的表情,心道,莫真有什么大病吧。

    “太太,可否换一只手?”大夫问道。

    贾何氏也有些愣住了,心里想的和夏露差不多,莫真有什么大病吧,贾何氏换了一只手,让大夫继续把脉。

    大夫再仔细把脉,最后,他的眉头舒展了,起身鞠了一躬,道:“恭喜太太,太太已经有大半个月的身孕了,因为日子短,所以还不明显”。

    “什么,我有了身孕?”贾何氏一脸不可置信。

    夏露也有些懵,窝草,她这蝴蝶翅膀一下扇得也太大了吧,惜春这就来了?还是说,她拜的佛真的是灵验的?一直祈求她家婆婆快点怀上的夏露有些懵。

    “是的,太太,虽然现在还不怎么明显,但是,千真万确,确实是滑脉”大夫这么多年的经验了,对滑脉,还是很有把握的。

    “太好了太太,我就说太太为何近来总是贪睡”桂嬷嬷喜道,距离贾何氏有身孕,还是二十年前了,贾何氏都三十多岁快四十岁了,哪里想得到,忽然之间又怀上了,一时之间没想起来也是很正常的。

    夏露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笑道:“这下太太给老爷的寿礼可把我们都比下去了,我们爷还说自己给老爷刻制印章,这下,谁都越不过太太去”,夏露笑眯眯的。

    “你这猴儿,嘴巴这么甜”贾何氏心中也是狂喜,都已经二十年过去了,她早已经不抱希望了,哪里想着,居然还有这一天,贾何氏摸着自己的肚子,她嫁给老爷,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给老爷多留几条血脉,所以,才渴望抱孙子,没想到,老天对她还是不薄的,二十年过去了,她还是怀上了。

    “媳妇可没说错,不过,太太是想把这个消息现在告诉老爷,还是等寿辰上再告诉老爷?”夏露笑眯眯的,心里倒是松了口气,恩,自家婆婆怀上了,日后就没办法抢她的儿子放在自己身边养了。

    “鬼丫头”贾何氏瞪了夏露一眼,原本狂喜的心情倒是淡了下去,这丫头说的不错,这个孩子来的正即使,老爷四十岁大寿本就简陋,有了这个孩子添福气,最好不过了,贾何氏看向夏露,笑了笑,这个媳妇娶得也是好,嫁过来之后,时隔二十年,她又怀上了,显然,是一个有福气的。

    “还是等老爷寿辰的时候再说吧,反正不急在一时”贾何氏道。

    “是”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贾何氏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