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83.第 83 章
    四皇子徒琛回到自己的府邸, 直接去了皇子妃院子里。

    “爷今日怎么回得这么早?”四皇子妃问道。

    “今天爷没什么公务,就先回来了,你收拾一份礼出来,等下派人给宁国府世子送去”徒琛吩咐道。

    “怎么好端端的要给宁国府送礼?”四皇子妃有些疑惑,自家爷一贯都不和朝臣往来的,而且自家爷似乎爷也没什么野心, 似乎日后当一个逍遥闲王就够了, 可是今日这么做, 这是说自家爷有心争储了?四皇子妃吓了一跳。

    “今日街上,宁国府世子给爷解了围, 自然是要送份礼的, 礼也不需要太重,寻常即可”四皇子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回去书房了, 至于在街上发生了什么, 他相信四皇子妃自然是会去查的,虽然他不得宠,到底是皇子, 自家父皇给他挑皇子妃的时候, 还是会考虑这个女人有没有资格成为皇子府的女主人。

    “是”四皇子妃送走了徒琛,然后便吩咐自己身边的侍女, 让她去打听一下,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侍女很快把消息打听了回来, 四皇子妃沉了沉脸色,压下自己心中的怒火,“尽是一些狐媚子,一个一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想疯了”。

    “王妃,我们现在怎么办?”四皇子妃的侍女玲珑问道。

    “去库房,安排一份礼出来,爷说了,一般就好,那就按一般的去安排”四皇子妃道,她之前还以为自家爷生了那种心思呢,现在看来,是她误会了,既然不是拉拢宁国府,那就没必要特别的安排。

    “是”玲珑去了库房,一般的礼品都是有定数的,她身为皇子妃身边的大丫头,这点还是能安排得了的。

    四皇子回了书房,没多久,侍卫也回来了。

    “什么情况?”徒琛询问道。

    “巡城守卫说,他们是因为另外一桩事耽搁了,所以才没及时赶到,还请四皇子莫要怪罪,之后自然就是一些赔罪的话,属下也没功夫听这个,不过今日这个女人,属下还是觉得蹊跷,爷要不要仔细查查?”侍卫建议道。

    “不用了,左不过是爷那几个兄弟弄出来的,爷虽不受宠,但好歹也是皇子,他们现在争得如火如荼,自然是想拉拢爷的,他们一贯控制人的手段,不就是送女人么”徒琛冷笑,眼睛里泛着冷光,没有一贯的温雅。

    “重光,你查了宁国府世子今日为何在吗?”徒琛问道。

    “宁国府世子带着夫人回娘家呢?据说宁国府世子夫人的娘家这几天就准备回西北了,宁国府世子自然是要带着夫人回娘家看看的,这不,正巧碰到了爷,不过,今日一见宁国府世子,倒不是别人说的那种纨绔子弟,为人还是挺精明强干的”重光想着,今日,他被贾珍评价为蠢,他被一贯传成纨绔子弟的宁国府世子评价蠢,他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太对。

    “呵,宁国府和荣国府,一门双公,当初陪着太&祖打天下,后来又陪着父皇平天下的八公中,贾家就有两个国公,而且这两个国公在父皇心中可不一样,当初贾代化担任京营节度使,贾代善担任禁军统领,想想八公之中,其他几位国公,可都是将手中兵权交了出去,贾代化和贾代善这两兄弟,才是简在帝心,这两兄弟也不是一般人,宁国府早早就由武转文了,之前的贾敷且不说,现在的贾敬,已经是吏部三品侍郎,而荣国府,也是想着由伍转文,荣国府世子贾赦娶的妻子就是张家的人”徒琛对宁荣二府的前景还是很看好的,关键这一家,都没有参与夺嫡的心思,不怪父皇看中。

    想想当年,荣国府的嫡女,多少皇子求娶,父皇当年也很为难,结果贾代善直接面圣,说自家女儿不想进入皇家,说了自家女儿娇生惯养,加入皇家,万一受了委屈,自己连带两个儿子就不能为女儿出头了,父皇听后,大笑,还说,等贾代善女儿成亲时他一定赐婚,果真,后来荣国府嫡女和林如海成亲的时候,父皇果然赐婚了,徒琛想着,那些不停的给他几个好兄弟送女人的勋贵,都是蠢的,宁荣二府才是聪明人。

    如若荣国府的嫡女真的嫁给了皇子,父皇肯定不会再信任贾代善和贾代化了。

    “看来是属下小看这位宁国府世子了”重光听徒琛这么一说,果然,是一个不简单的。

    “贾珍身为贾敬唯一的子嗣,自然是耳提面命,带着自己身边教导,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们家,自然是要谨慎一些,再加上现在夺嫡的漩涡越来越大,藏拙是最好的办法”徒琛对于宁国府教子的方法很是认同,故意装的纨绔不堪,装傻充愣,和他也差不多的,他身为皇子,自然是想得到那个位子的,他现在的不争,也不过是做出来给别人看的。

    他还需要等,父皇身体还不错,现在就急急忙忙的培植自己的党羽,实属不智,他需要再等等,不能太心急了。

    “既然爷知道宁国府藏拙,何不趁此机会,把人拉拢过来呢?有了宁国府支持,自然也有了荣国府支持”重光建议道。

    “不急,不能太急了,太急,最后那个位子真的会与我无缘”徒琛将身体放手,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今日之事,只能算一个善缘,宁荣二府已经表明不参与夺嫡,他贸然拉拢,他才完了,再等等,等到父皇这头狮子确实已经老迈,机会就来了,到时候贾家的那两个那么聪明,自然知道如何选择。

    重光见徒琛这样,便闭嘴不说话了,在他心中,得到那个位子的,一定是四皇子,他从来都是这么坚信着。

    贾珍和夏露到了夏家,终于从闷热的马车中下来了,两个人都感觉快要热死了,夏母见状,连忙吩咐下人烧水,让两个人洗个澡先,好在大户人家出门,都会另外备着一身衣裳。

    “已经准备了不少东西了,你们怎么又送了东西过来,没得让珍儿破费”夏母看到贾珍和夏露送过来的东西,心中还是很高兴的,但是嘴上免不了说几句,就想是现代的时候,你给妈妈买了礼物,妈妈骂你乱花钱,但是脸上的笑容却让人明白,她其实是很开心的。

    “也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岳父岳母去了西北,那里可不比京城,什么都缺,只能都准备一些,也算是小婿的一点点心意”贾珍道。

    “你也是,明明就开心的,收下就收下了,到时候,我们去了西北,在给珍儿他们多送些皮子过来”夏父道。

    夏母瞪了夏父一眼,这个粗人,简直就武人心思,收礼的时候不要客套几句,让送礼的人明白,你是感恩的。

    “好好好,你说了算”夏父背夏母瞪了一眼,妥协了,他们家,夫人的地位最高。

    贾珍见证,附在夏露耳边小声道:“我终于明白你像谁了,虽然你的武力值像岳父,但是性格像岳母,岳母可真厉害”。

    “你很有意见?”夏露看向贾珍,眼睛里闪过危险的光芒。

    “没”贾珍立马开口。

    “噗嗤”一旁的夏霁看着贾珍和夏露在一起咬耳朵,噗嗤一声笑了。

    贾珍看过去,看到了才十二岁的小舅子,对他招了招手,道:“过来,姐夫也有东西送给你”。

    夏霁走了过来,接过贾珍给他包袱。

    “打开看看,看看喜不喜欢”贾珍道。

    夏霁打开包袱,看着包袱里装的东西,眼睛一亮,身为读书人,自然能分得清这些东西的好坏,比如说,他一下就明白他姐夫给他的墨是徽墨,徽墨这东西,也不是说你想买就能买的,还必须有权,他记得他在边关的夫子就有半块徽墨,宝贝得和什么一样,没想到他姐夫一下就给了他半盒。

    “谢谢姐夫”夏霁的眼睛亮亮的,看着他姐夫的目光,就是大大的好人。

    “这些你先用着,用完了就给我写信,我再让人给你送过去”对于这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小舅子,贾珍表示,自己要待他格外好一些,实在是不容易。

    “对了,我也有东西送给姐夫,姐夫稍等一下”夏霁把东西带回自己的屋子,然后快速的从屋子里出来,手上捧着一个盒子,递给贾珍。

    贾珍打开盒子看了,发现是一枚印章,贾珍将印章拿出来仔细观察,刻印章的宝石并不是特别名贵的那种,刻的花纹也不是特别的华丽,但是贾珍看上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是你亲手刻的么?”贾珍问道。

    “嗯,姐夫喜欢么?”夏霁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特别喜欢”贾珍没要盒子,直接解下自己的荷包,将印章装了进去。“我会好好保存的”贾珍笑眯眯的,这可是小舅子亲手刻了送给他的,想想,之前的钱家,从他这里得了不少好东西,可是,也没见他们回礼的,还是小舅子好。

    “呵呵,你姐姐我呢?”夏露不满了。

    “嘿嘿”夏霁装傻,笑眯眯的跑了。

    收到印章的贾珍一脸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