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94.第 94 章
    夏露回到屋子中,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对小翠道:“走, 和我一起去看看太太”。

    “现在?奶奶不是早上才去给太太请安么?”小翠疑惑, 但是也没耽搁,直接拿起夏露的大氅,给夏露披在身上。

    “正好闲来无聊,找太太说说话”夏露目光冷凝。

    闲来无聊?小翠有些摸不着头脑,现在已是年关,奶奶忙得不可开交,过年的人情走动, 还有府中这些下人的年赏,以及年终,府中那些产业送过来的分红什么的,太太都体恤奶奶了,早上用过早膳,就让奶奶回来了,奶奶桌子上还那么多账本、各种单子,怎么能是闲来无聊。

    夏露带着小翠, 一路小跑来到宁庆堂, 如若是夏露一个人, 还能更快一些,她平素练功夫都习惯了, 这个累惨了小翠。

    到了宁庆堂, 趁着丫头去禀报的功夫, 整理了一下衣服。

    “你怎么来了,刚刚珍儿也才来过了,去送你赦叔婶婶回去了”贾何氏道。

    “这样啊,太太,媳妇过来是和您说一件事儿”夏露道。

    “什么事儿啊”贾何氏来了兴趣,往年都是她管家,自然明白,到了年关格外的忙碌,当初,她从自家婆婆手中接过管家的事情的时候,还手忙脚乱了好久,而这个媳妇也还算是能干的,虽然说有琳儿媳妇一旁协助,但是至今都没有出什么差错,很是不错,不过,她这会儿过来,怕真的是有特别重要的事儿。

    “就是媳妇刚刚在院子里,一个外男闯了进来,找相公的,媳妇的落英院可是内院啊”夏露皱着眉头,她对内院看守的下人很是不满意,但是,她总觉得,今日那个镇国府世子的出现,挺奇怪的,因为他太急了。

    “啪……”听到夏露的话,贾何氏直接将茶杯扫在了地上,转头,连忙对桂嬷嬷道:“你,快去西府,把珍儿找回来,就说我动了胎气”。

    “是”桂嬷嬷也不敢耽搁,也不说回去加件披风,而是直接快速的带着两个小丫头,离开了宁庆堂,她到底是跟着贾何氏的,这么多年,她还是很有眼力见的,而且之前贾珍过来说的那番话,也没有避着她,这是有人要对宁国府和荣国府动手了啊。

    夏露看着这阵势,心里一突,怕真是有什么发生了。“太太,是有人要算计相公吗?”,夏露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好孩子,过来”贾何氏对夏露露出了一个笑容,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来。

    夏露起身,走了过去,在贾何氏跟前的时候,被她抓住了手,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这还是夏露第一次这么接近的挨着贾何氏。

    “好孩子,你是一个聪明的,现在太子、大皇子、三皇子、五皇子夺嫡之争愈发严重,我们宁国府和荣国府,既是开国功臣,手中又握有兵权,西府的二叔,身为禁军统领,掌管禁军,皇帝的性命,都交给了二叔,还有我们宁国府,咱们老爷确实是武转文了,可是,你祖父他身为宁国公,当时他是京营节度使,手中也有兵权,虽然我们宁国府已经没有人在军中了,可是,当初的人脉还在,我们两家,都是保皇党,不参与夺嫡之争,可是,我们两家手中的力量实在是太过诱人,不仅是太子对我们虎视眈眈,即使是几个皇子,对我们也是势在必得,好在外头有二叔和老爷在,这才没有卷进去”。

    “正因为二叔和老爷不好对付,这些人只能把注意打在两府的继承人身上,所以,二叔才会让政弟努力读书,反而放任赦弟这个要继承爵位的世子,我们老爷也差不多,对于珍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读书,并不是特别上心的原因就在这里”贾何氏忧心忡忡,第一次对夏露推心置腹的说这些话。

    原来还有这样的隐情,夏露点了点头,确实,贾代善和贾敬,都挺精明的,如何看不出贾赦和贾珍以后难当大任,原来是故意养废的,这是,即使这样,就能躲得了么,宁国府,只有贾珍一个儿子,贾珍出事儿,贾敬难道不会妥协,西府倒是有两个儿子,不过两个儿子都挺废的,相比之下,贾赦居然还好一些,可是,就是因为养废了,才更容易中招吧,夏露正的搞不懂这两个当家人的脑回路。

    “原来我们两家这么厉害”夏露喃喃道。

    “自然是厉害的,开国之中的四王八公,我们贾家,就占了两个国公,荣国府的老荣国公夫人,还做过当今的奶娘,当时战乱,先帝带着老宁国公和老荣国公去打仗,先皇后生下当今后,过于虚弱,又没奶水,正值战乱,也找不到奶娘,正好,老荣国公夫人生下了二叔,便把当今抱过来养着,二叔和当今还是打小一块长大的交情,不然,如何肯把禁军让二叔管着,还有赦弟的字,恩侯,这可是当今亲自取的,我们爷继承的爵位都只能是伯爵,但是赦弟,继承爵位,那可是侯爷”贾何氏道。

    “那金陵不是还有奉圣夫人吗?她……”夏露问道。

    “她啊”贾何氏撇了撇嘴,道:“当时先荣国公夫人一个人要奶两个孩子,孩子还小,倒是不觉得什么,但是孩子大了,奶水就不够了,这是她正好生了儿子,先皇后就把她给赐过来了,先帝感恩,知道她撇下自己才出生的孩子,就过来伺候他,于心不忍,等她出宫的时候,便封了一个奉圣夫人的名头,好让她在夫家得到尊重,不过是奴才秧子,还能和老荣国公夫人比是么,不过她的运气倒是不错,送了一个孙女给当今侍女,结果被收用了,还生了六皇子,即使是这样,身份也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

    呵呵,那您是不知道后来,贾代善死了,贾母一心辅佐二房,贾敬又出家了,您嘴里的这两家都败落了,荣国府可是也送了孙女去宫里当宫女。“那这次这位镇国府世子过来可有什么事儿?”,夏露回到正题。

    “应该是要拉拢我们家,镇国公府和我们宁国公府一样,老镇国公已经去世,继承爵位的是嫡长子,镇国公一家是支持太子的,这次,估计是帮着太子来拉拢为我们两家”贾何氏闭了闭眼睛,她之所以这么着急,就是有些害怕,太子是打算对珍儿和赦弟动手了,只要他们两个出事儿,二叔和老爷必定束手就擒。

    现在老爷不在家,西府那边,她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可是,二叔不用担心,一直都是聪明的,但是还有二婶在呢,贾何氏叹了口气,她希望桂嬷嬷能赶得及。

    “你先去扶我去卧室里吧”桂嬷嬷去了这么久了,估计也该回来了。

    “是”夏露将贾何氏扶了起来,来到贾何氏的卧室,这还是她第一次进来,不过,夏露目不斜视,注意力都在贾何氏身上,给她取下头上的发钗,宽下外衣,然后将人扶上床。

    贾何氏坐在床上没多久,贾珍就心急火燎的跑了进来。“太太、太太,你没事儿吧”,坐在贾何氏的床边,一脸担心的看着贾何氏。“怎么会忽然动了胎气呢?太太没事儿吧”。

    “对啊,夫人,可有请过太医?”镇国府世子眼神幽暗,这宁国府还真是不懂事儿,等太子事成之后,他得好好出出这口恶气。

    “敬大嫂嫂,你没事儿吧?”贾赦也很是担忧。

    “大夫已经过来看了,没什么大事,只不过,太太这么大年纪怀上了,到底辛苦”夏露面不改色的回答,然后,夏露把目光转向镇国府世子。“镇国府世子,不好意思,现在家里乱乱的,就不能再招呼您了”。

    “不要紧的,我们牛家和贾家可是世交,我小时候经常来宁国府,熟得很”牛军笑眯眯的。

    “即使是世交,那也是应该受礼的,一个外男,世子日后还是少闯别人家内院才是”夏露道。

    贾何氏看着夏露出言对付镇国府世子,心中点了点头,她的那番话还是有效果的,她们贾家,可不输镇国公府。

    “什么内院”贾珍听到贾何氏说自己没事儿,终于松了口气,正好听到了夏露和牛军的对话。

    “这位世子,今日去了咱们院子找你,亏得我们家现在没有什么待嫁的姑娘,冲撞了可怎么是好”夏露道。

    “哎,这可怪贾珍你,谁让你久去不来,哥哥还以为你放鸽子呢”牛军打趣道。

    “呵呵,你给爷出去,日后莫要上门来了,上门一次我就让家丁动手打一次,等我爹回来,会让我爹亲自上门,问问你们镇国府的教养呢,真当爷是傻子啊,我们宁国府的内院是你想闯就能闯的?”贾珍气道。

    “喂喂,贾珍,我们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们家又没有待嫁的姑娘,我还是很有分寸的好么”牛军见贾珍如此生气,觉得有些失策,他把目光转向一旁的夏露,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

    “是没有待嫁的姑娘,可是你不是冲撞了我家太太以及我家夫人么?”贾珍被他的诡辩气笑了。

    “我……”牛军还想继续解释,结果被一个女声打断了。

    “相公真厉害,我刚刚可受了好大的委屈,还有太太,某个人还站在这里,相公真棒”夏露崇拜的看着贾珍。

    贾珍得意,爷就是这么的厉害,贾珍瞥了牛军一眼,发现这么说了,这人还杵在这里,贾珍怒了,对一旁的赖二道:“赖二,给爷送客”。

    “是,世子”赖二惶恐的站了出来。

    牛军快要气死了,到底,他也是有尊严的,见今天是带不走贾珍和贾赦了,只能抬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