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99.第 99 章
    过年之后,整个朝堂似乎平静下来了, 贾代善和贾敬两个, 只觉得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回去后,愈发约束贾赦和贾珍了。

    对于手握禁军的贾代善, 还有军中依旧有人脉的贾敬,太子如何会放弃,于是,太子让何家出面了,何家约了贾珍好几次,贾珍都推脱了,说贾何氏月份愈发大了, 他得在家里看着,老爷忙于公务, 他理应分担,就这样僵持着, 何家忽然不约贾珍了,这让贾敬和贾珍都松了口气。

    对于贾珍和贾赦的足不出户,太子明白了, 贾家怕是明白了他的打算,太子也有去试探自家父皇,发现父皇那里并没有什么异样, 便明白, 贾家并没有把这事儿禀报父皇, 毕竟也是,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猜想,没有确凿的证据,以贾家那两个老狐狸的谨慎,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告诉父皇的。

    “太子殿下,现在要如何做?”镇国府伯爵牛毅问道。

    “让牛军继续和荣国府接触,宁国府不用再费心了”太子想了想道。

    “这是为何,虽说宁国府现在没有人在军中了,老宁国公也去了多年,可是,手中的人脉依旧还在,有了宁国府帮助,此次,岂不是更有把握?”牛毅不明白,对于贾家两兄弟,不仅牛毅羡慕,就是镇国公还在的时候,对此也十分的羡慕,天下平定后,八公中,也就只有这两兄弟还掌握着兵权。

    “春猎愈发近了,即使有了宁国府的支持,要拉拢那些人脉,也需要花费时间,现在,对我们来说,时间已经不足了”他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隐忍了这么久,他不想再继续隐忍下去,父皇现在对他确实好,可是,只要他再冒一下头,父皇的打压便会接踵而至,他不想再等了,机会只有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牛毅一下就明白了太子的意思,所以,这是暂时放下宁国府手中的人脉,主要拉拢荣国府,毕竟,贾代善手中的兵权,就是他管辖之下的,而禁军,又是皇上的最后一道防线。“可是,宁国府和荣国府对我们都防得紧,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对荣国府世子动手”牛毅皱着眉头,太子又不想把这事儿告诉老张大人,如若有张家出面,事情就简单的多。“不如,我们让老张大人出面,太子觉得如何?”。

    “不能告诉太傅,他知道后,绝对不会允许,太傅刚正不阿,知道后,肯定会让孤放弃,可是,孤已经不想再等了,再说,宁国府那边,孤不是让何家出面了吗?不一样没有成功,太傅出面也不一定能成功”太子闭了闭眼睛。

    “也是”牛毅也叹了口气。“那为何还要让军儿继续接触荣国府?”。

    “哼,荣国府可不仅仅只有贾恩侯一个儿子”太子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贾代善确实聪明,可是,他却有一个偏心的夫人,这个夫人偏心小儿子,为人也不聪明,他母后说,这位荣国公夫人和老荣国公夫人比起来,简直就蠢透了。

    “太子的意思是让我们把目标放在另外一个儿子身上?”牛毅一下就明白了。

    “没错,另外一个儿子是嫡次子,事事被自己哥哥压在头上,孤就不相信,他心中不嫉妒,都一样,是自己的儿子,孤就不相信,贾代善能无动于衷”太子冷笑,再说了,即使贾代善想要放弃这个儿子,她夫人可不会就这样轻言放弃。

    “夫人,镇国府世子来了,说是过来拜访您的”鸳鸯进来禀报道。

    “他怎么来了,让他进来”贾母道。

    “给老太太请安”牛军来到荣庆堂,给贾母请安。

    “你怎么想着过来拜访我的,你母亲可还好?”贾母寒暄的问道。

    “府中一切都很好,现在很少在外头见到老太太了,还真有点想婶婶”牛军笑眯眯的。

    “你这猴儿,嘴可是和你母亲一样,都这么甜”对于牛军的来访,贾母心中十分疑惑,到底,当了这么多年的国公夫人,此刻并不显。

    “其实吧,侄儿这次来,是想叫两位叔叔出去玩玩的,南安王的四子,明天有办一个聚会,让我多带几个人过去,我带了一些朝臣的公子,就想问一下,府上两位叔叔去不去”。

    “南安王的四子?就是那个南安郡王最小的儿子?”贾母问道。

    “对啊,那小子最得南安郡王的喜爱了,而且,南安郡王镇守南镜,去年,和南方蛮夷几次交手皆胜出,皇上在过年的时候,还赐给南安郡王府年菜,不过南安郡王过年时没有回京,想必今年应该要回京了吧”牛军道。

    “这就不知道了,边关的事儿,瞬息万变,哪能说得准呢,你且等等,我让丫头去问一下赦儿和政儿,看他们明天有没有空”贾母笑眯眯的。

    “行,我在这里等等,不过我觉得赦叔应该不会去,这段时间我邀请了赦叔好几次,他都推迟说没空,哎,也不知道赦叔忙些什么”牛军摇了摇头,对于贾家,他心中可很是不满。

    “他能忙什么……”贾母刚想说什么,忽然顿住了,道:“既然他忙,鸳鸯,那你就不要通知赦儿了,直接去问政儿,他明日有没有空,有空,就陪着镇国府世子出去玩玩,他都闭门苦读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出去散散心了”。

    “是”鸳鸯一下就明白了贾母的意思,参加这从场合的人,都是身后有家族,有势力的,政二爷和这样的人交好,日后,对他的仕途有帮助。

    牛军听到贾母这么说,心道,老爷和太子料得还真准,这位荣国公夫人还真是宠爱小儿子,想着为小儿子铺路,他只说了南安郡王的四子,就立马让小儿子去了,还真是病急乱投医,也是,贾政前头有贾赦压着,贾赦不仅仅是荣国公的世子,而且,皇上还亲自给他赐了字,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字,有这样的哥哥在,荣国府是怎么样也不会落到贾政身上的,可不就得另外找机会筹谋。

    “二爷,太太问您,您明日有没有空?”鸳鸯来到贾珍的院子,贾政正好在贾王氏的屋子里,鸳鸯也没有避开贾王氏。

    “自然是继续苦读,我八月就要下场考试了”贾政端起架子,道。

    “今天镇国府世子来了,说想邀请您和大爷一起去参加南安郡王儿子举办的聚会,镇国府世子说,他最近邀请大爷出去,大爷都说忙,不肯出去,太太说,既然大爷忙,就不让我去找大爷了,直接让我来找您,问您又没有时间”鸳鸯三言两语就将事情解释清楚了,还解释了究竟是谁举办的聚会,以及贾赦那边的情况。

    贾政嘴角微微上翘,想着鸳鸯还在,又端起架子,改口道:“你去回复太太,我这些日子读书读得有些闷了,正好想出去散散心,明日,自然是有空的”。

    “是,奴婢去了”鸳鸯道。

    “爷,是南安郡王的儿子?”贾王氏惊讶了。

    “恩”贾政点了点头。

    “妾身过年的时候,听哥哥说过,南安郡王去年和南边的蛮夷交手,皆胜出,皇上听到后大喜,说等南安郡王班师回朝,要重重的加赏”贾王氏道。

    “这个我也听说过,不过这个和爷关系不大,爷只是出去散散心,指不定,能遇到一些交流的学子,讨论一下文章”贾政自然也听说了,很明显,这样的聚会,就是拉拢人脉的,不过,他身为读书人,自然是不能那样直接的。

    “南安郡王这次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也不知皇上会赏赐他什么?”贾母继续和牛军聊天。

    “这晚辈就不知道了,不过晚辈觉得,南安郡王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确实让别人佩服,但是,荣国公也是不差的,当年随着皇上平定天下,立下赫赫战功,虽然这些年,荣国公都在京城,可是,他的威名,咱们这些人家,可都不会忘记”。

    “呵呵,那都是老黄历了,怎么还拿出来提”夏母笑眯眯的,对于贾代善立下的功劳,她也觉得很自豪。

    “荣国公可是一代英豪,他的儿子自然也是不凡的,想想赦叔的字,日后怎么说都是侯爵,荣国公对赦叔也很是看重,一些大事儿还有府中的应酬,荣国公都有把赦叔带在身边培养,老太太,您可是有福的”牛军道。

    贾母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是啊,老爷事事都想着贾赦那个孽子,除夕,贾赦那孽子不去参加宫宴,老爷也没有把政儿带上。

    牛军看着贾母的脸色并不好看,心里得意,果然。

    这时鸳鸯回来了,“老太太,明日,二爷有空的”鸳鸯道。

    “那行,明日酉时,让政叔去城外的菩音寺汇合,小子还要去通知其他人,就先不打扰了”牛军起身道。

    “行”贾母笑着点头。

    等牛军走后,鸳鸯才开口,道:“太太,老爷不是说最近不太平,不许两位少爷外出吗?”。

    “政儿明日又不是去其他的地方,京郊而已,到时候多带几个侍卫也就是了,对了,今日这事儿,不许和老爷说”贾母心道:说了,老爷可不会让政儿去了,老爷心中自有贾赦,哪里有想过政儿。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