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178.第 178 章
    “这次,东府那位政叔肯分家?”她听闻这事儿, 怎么觉得这么的不可相信呢?那贾宝玉呢?日后会怎么样?夏露觉得挺梦幻的, 她这个蝴蝶翅膀似乎扇得有点大,分家之后, 贾母只能跟着贾赦住在荣国府,到时候, 即使是贾母将贾宝玉从贾政府中接了过来抚养,但是, 还能有原著中的待遇么?

    “有什么不肯分的,二爷爷要给政叔的补偿已经给了, 他还想让二爷爷怎么样?再说了,分家是二爷爷提出来的,他还能拒绝不是,如若二爷爷不在了, 只有老太太在, 老太太抬出孝道,不许分家,可是二爷爷还在呢”贾珍得意, 西府的老太太平日也足够蛮横的,有二爷爷压着,倒也还好, 如若二爷爷去了, 家又没分, 赦叔的日子可就难熬了。

    夏露点了点头, 确实,原著中,那位老太太动不动就威胁说回金陵,确实足够磨人。

    “好了,不说这些了,给我换一身衣裳,我去族老那里”贾珍道。

    “恩”夏露起身,给贾珍换了一身外出服,古人就是这点麻烦,特别是讲究的人家,出门一定要换衣,回来也要换衣,见可要换衣,干啥都要先换一身衣裳,而且这些衣裳还忒多讲究。

    还在礼部办公的贾敬接到了贾珍递来的信,说明日荣国府要分家,贾敬叹了口气,吩咐下官,说他明日告假,荣国府分家也是大事儿,他必须要参加。

    祠堂女人是不能进去的,所以,贾母、夏露、贾冯氏、贾王氏都只能在外面等着,夏露还好,荣国府分家的事儿和她并没有关系,但是,另外三个女人就紧张了,分家和她们息息相关,夏露看着那三个女人紧张的模样,心中叹了口气,古代的女人没地位,祠堂也不能进,真惨,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因为基本上女孩子的心都不大,遇到这种事儿特别小心眼,参与进去只会更麻烦,虽然说有的男的心眼也挺小的,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比女孩子强一些。

    夏露想了想自己,如若遇到这种事儿,自然也是想自己家分得的东西好一些,希望分得的庄子上的田都是上等田什么的,这是人之常情,没啥好掩饰的。

    夏露和另外三个女人在这里等着,其实她还挺想打破现在的尴尬的,但是,看着另外三个女人一副无心交流的模样,夏露也只能打消了主意。

    如若她不是所谓的族长夫人,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她早回去陪儿子了,最近那小子学会翻身了,比之前吃了就睡,睡了就吃养猪的状态好玩一些了,因为吃了就睡,睡了就吃,整个人就在养膘,小手臂一节一节的,和莲藕一样,贾瑶他们来看安安的时候,还问了她,问能不能咬上一口。

    “府中的财产已经让账房整理出来了,除开祭田和不能分的财物,能分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我们大乾的规矩,继承家业的嫡子占七成,其他嫡子占两成,庶子占一成,因为我们家没有庶子,庶子的这一成便给政儿,毕竟政儿到底是吃亏了一些,赦儿,你有没有意见?”贾代善问道。

    贾赦摇头,“儿子没有意见,但凭老爷做主就是”。

    “那好,那赦儿和政儿就三七分”贾代善拍板定音。

    贾政心中嗤笑,大头都已经被贾赦得了去,不过是多一成,还原本是属于庶子的,就这样被老爷拿过来做人情,还说什么补偿,老爷可是没有让贾赦损失一分一毫,就这样还想让他领情?真当他是傻子?

    “先分府中的现银子,因为去年给还了借国库的那笔钱,现在府中剩下的现银,白银为一百二十万两,黄金为十万两,那政儿分得的白银为三十六万两,黄金三万两……”贾代善开始一样一样的分府中的产业。

    这些产业自然不是他一天之间整理好的,已经很早就整理好了,从去年,他和贾敬提出分家的时候就已经整理好了。

    “最后就是这些金玉玩器、字画这些,按照世面上的价值,差不多每一样我都分好了,你们自己抓阄,政儿先抓,抓三箱,剩下的就是赦儿的了”贾代善道。

    贾政也没客气,伸手指,快速的点了三个放金玉玩器、字画这些东西的箱子,表示自己就要这三箱东西。

    “好了,银子、田产、铺子、金玉玩器、字画都已经分完了,分家也就结束了,至于你母亲和我的私产,等我们临走的时候,想如何分就如何分,至于你们媳妇自己的嫁妆,还是自然也归你们媳妇自己”贾代善道。

    “是”贾赦和贾珍对此都没有意见。

    “赦儿,日后荣国府的重担就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你得谨言慎行,努力维护好荣国府,琏儿很聪明,你也算是后继有人,日后就靠你自己了,莫要辜负为父对你的期望”贾代善看向贾赦的目光很是柔和,一转眼,当初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就已为人父了。

    “是,孩儿定不忘父亲的嘱托”贾赦眼睛红了红。

    “政儿,分给你的产业里面有院子,你如若想搬出去住,为父也不担心,如若舍不得我和你太太,你就继续住在你院子里,你那个院子旁不是有一个偏门吗?把你们的院子隔开,独立成一个院子,不搬出去也可以,不过,你们那院子里下人的月例就不好再走荣国府的公账了,你们得自己去给”正如同贾母所说,贾政还未在朝堂上立稳,贾代善到底是担心,让贾政不离开荣国府,也是有让贾政继续借荣国府的面子行事的意思。

    “不用了,儿子还是搬出去住了好了,毕竟荣国府是传给大哥”贾政心道,他自己又不是没有院子,何必还在荣国府受气,虽然说把院子隔了出来,别人也只会说他,都已经分家了,还赖在哥哥的屋子里不走,他可受不了,有自己的衬托,别人只会说贾赦厚道,分家之后,还让弟弟赖在自己屋子里,实在是好人,他可不想借自己给贾赦做脸。

    原本一番慈父之心的贾代善,如若知道贾政心中所想,原本身体就不健康,怕真的要气出好歹来。

    贾代善说让贾政把他的院子隔出来的时候,贾赦心中是不乐意的,不过他也明白,自家老爷觉得对贾政这个伪君子有所亏欠,所以想帮帮贾政,没想贾政自己拒绝了,贾赦觉得,既然贾政这么有骨气,他自然是欢迎的,就是不知道太太心中会怎么想。

    “既然家产已分,那便来签字画押,总共一式三份,族中保留一份,再一份给赦儿,最后一份给政儿”见事情已经结束,贾敬便开口了,让他们签字画押。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要签字的,包括族老和贾敬贾珍,不过,他们签字签在见证人那后面,等日后有了什么纠纷,这个拿出来就是证据。

    等所有人都签好名字后,各自收好自己的单子,再次给祖宗上香,昭告祖宗后,这才从祠堂离开。

    等他们一出去,一直在外头焦急等着的三个女人立马围了上去,询问什么情况。

    族老们都很识相,快速的告辞,别人家的家务事,他们就不参合了,他们见到太多,分家之后,从祠堂出来,女人得知分家的内容后,胡搅蛮缠的情景,他们才没工夫见这群疯女人撒野,不过女人撒野,也得怪男人没本事,管不住自己的女人。

    夏露来到贾珍身边,看着贾珍手中拿着的单子,其中一份给族中,其实就是给族长,由族长保管,原本的族长是贾敬,贾敬当时为了韬光养晦,就把族长的位置让给贾珍了,所以,贾珍现在才是贾家的族长,所以,由贾珍保管着。

    “二叔,我们也先回去了”贾敬道。

    “恩,你们去忙吧,今日多谢了,改日再请你们吃酒”贾代善道。

    夏露和贾珍回到自己的院子,夏露便把单子拿过来看了,发现荣国府和宁国府比,财物少了不少,她还以为和自家差不多的,夏露把这话问了出来,好吧,夏露也是有虚荣心的,自家府中比别人府中殷实,想想还挺得意的。

    “这个啊,因为咱们府的子嗣没有荣国府的多啊”贾珍道。

    夏露一下没反应过来,怎么和子嗣扯上关系了。

    “你没看到今日分家么?从高祖父算起,咱们宁国府只有祖父一个儿子,但是荣国府不一样,荣国府的二爷爷还有兄弟呢,攒下的家产就已经分了一次家,然后到父亲这一辈,我们家就只有父亲和大伯两个,家产就只分了一次,但是赦叔,不仅仅只有政叔一个兄弟,还有四个妹妹,前面三个是庶出不提,嫁人并未花费多少,但是敏姑姑出嫁,那可真是十里红妆,明白了吗”贾珍道。

    夏露点了点头,“果然,林家才是最有钱的”,夏露感叹道,但是想原著,荣国府的下人还说林黛玉一草一木都是用的荣国府的,简直就不知所谓。

    听到夏露的感叹,贾珍黑线,不过这么说也没错,林家五代单传,积攒的财富怕是很可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