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202.第 202 章
    大年初一, 皇上去太上皇宫中给他请安。

    “给父皇请安”皇帝跪下,道。

    “起来吧,今天初一, 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坐”太上皇道。

    “平时忙于朝政,也没时间多陪陪父皇, 好不容易趁着过年空闲, 就自然想过来多陪陪父皇, 还望父皇不要嫌弃儿臣叨扰”皇帝坐在太上皇身边道。

    “你如今倒是会说话, 朱林, 把朕的围棋拿过来, 正好趁着皇帝有空,我们父子手谈两局”太上皇听到皇帝的话,心中还是满意的, 不管是谁, 不管是身居高位还是市井小民, 年纪大了, 总是会觉得孤单,就特别想有小辈陪在身边。

    “多谢父皇赐教”听到太上皇要下棋,皇帝自然也不会推脱。

    “最近江南的情况怎么样?”太上皇问道,对于江南的情况,他还是关心的, 特别是他看过江南的账本之后, 心中更是气得不行, 一个个的,尸位素餐,不停的刮着江南的地皮,刮着朝廷的血肉,想到这里,太上皇就恨不得剁了那些人的脑袋。

    “有户部尚书和刑部尚书坐镇,江南基本上还是运转起来了,只等朝廷选拔的官员过去接手了,之前江南的那些主要的官员已经押解回京,年后问审,儿臣觉得,江南是极为重要之地,特别是扬州,天下盐商都聚集于此,如今的情况出现了一次,难保不出现第二次”皇上叹了口气,江南离京城到底太远了,山高皇帝远,这种情况,可不会只出现一次两次,如若隔上几年清理一下江南的官场,对朝廷来说,也是费时间费精力费人才的。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即使是再廉洁的官员,到了那样的环境下,恐怕也是会变得贪婪的,确实要做些什么,刹住这股邪风”太上皇也道。

    随即,两个人就默默的下棋,很久没有说话,但是,父子二人的注意力都没在棋盘上。

    一局终了,皇帝才开口,道:“父皇,我们再设立一个官职如何?”。

    “什么意思?”太上皇问道。

    “天下最富有的,是商人,而商人中,最富有的是盐商,朝廷的税收中,盐税就占了五成,可以说,盐税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在扬州设立一个巡盐御史的官职如何?专门管理盐务”皇帝道。

    “想法倒是不错,不过,这个人要绝对的清廉公平才行”太上皇也觉得是一个办法。

    “父皇觉得林如海如何?”皇帝道。

    “林如海?为什么是他?”太上皇微微皱了皱眉头,如若设立了巡盐御史这个官职,这个官职有实权也有财富,估计是所有人心中的香馍馍,既然如此,就会有很多很想去争抢这个职位了,所以,这个职位风险也是很高的。

    “林家五代列侯,又五代单传,还是书香门第,林如海身上有读书人的清高,而且,林家也不缺钱,没必要去贪那么多银子,再加上,林家背靠贾家,在扬州虽然没有势力,可是,贾家的老家就在金陵,想要保护林如海,也是轻而易举的,再说,第一任巡盐御史由林如海做好了,等个三五年,就调他回京”皇帝道。

    太上皇想了一下京城中的局势,皇帝的孩子还小,俨然,京城之中再一轮的夺嫡之争依然开始了,想想京城之中,保持中立的人家也没有多少,贾家俨然是中立人家的领头羊,换成其他的中立官员去担任这个巡盐御史,他和皇帝都不能放心,如若是林如海,如若不讲私人感情,他确实是最合适的。

    “先不急,林如海正在守孝”太上皇还是想先看一下。

    “父皇说的是”皇帝也不急,毕竟林如海正在守孝,而且这还只是他的构想。

    “大过年的,不要再说朝政了,我们再下一局”太上皇抓起一旁的棋子,放在朱林已经收拾好了的棋盘上。

    皇帝自然是陪着太上皇,继续下棋,道:“等下六弟也要进宫给父皇请安了,听闻这些日子,六弟和府中的伶人走得太近,毕竟六弟的年纪也大了,不能这样一直待在府中无所事事,过了年,是不是继续让六弟回到朝中”。

    “哼,他做出了那样的事儿,还有那个脸回到朝中?”太上皇想起贾代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如若不是被老六那么一气,代善怎么会忽然中风,去年又走得那样急,明明都快要过年了,他都没有熬过去。

    “六弟也不是故意的,而且,甄太妃伺候您也算有功,经此一事,六弟也会成长,不会再这样莽撞了”皇帝自然不是真心给忠顺亲王求情,他巴不得忠顺亲王一直在家中和那些伶人一起醉生梦死,可是,他身为皇帝,要表现得大度一些,还是要提一下的。

    “再说吧”太上皇现在不想说这件事儿。

    果然,没过多久,忠顺亲王就过来请安了。

    “起来吧”太上皇道。

    “多谢父皇”忠顺亲王起身,站在一旁。

    太上皇也没说让太监给他搬一张椅子,直接让他站在一旁,对于太上皇的冷淡,忠顺亲王这段时间已经习以为常了,母妃让他忍耐,毕竟贾代善才死没多久,因为贾代善的死,太上皇都病了几次了,让他这段时间恭敬低调一些。

    太上皇和皇帝新一轮对弈接近尾声的时候,朱林禀报道:“太上皇,皇上,刚刚慈安宫已经过来请了,说都已经到了,太上皇和皇上要不要过去看看”。

    “既然都到了,这局下完,便过去看看吧”太上皇无所谓道。

    慈安宫中,太上皇后看着过来拜年的人,叹了口气,只让自己身边伺候的人把秦可卿看好,太上皇并无兄弟,当年,太&祖皇帝四处征战,留下的血脉也就只有太上皇一个,皇帝也并无皇叔之类的长辈,过来请安的,都是太上皇的子嗣,当初太子逼宫,把争得最厉害的几个皇子都给杀了,可是,他们的王妃还在,生的子嗣还在,看到太子还有遗孤存在,即使这个遗孤是一个女儿,恐怕也都是容不下的。

    太上皇既然把秦可卿交给她抚养,就说明了,她是一定要保护好秦可卿的。

    其实这次,太上皇后多虑了,因为江南官场被撸了,正好涉及到已故几个皇子的妻族,这些人都在心心念念如何救出自己的母族,等下见到太上皇如何求情,一时之间,哪里顾得上秦可卿,她们想要对付秦可卿,把自家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再说。

    没让这些人久等,太上皇便带着皇帝和忠顺亲王过来了。

    “给太上皇请安,给皇上请安”见太上皇和皇帝到了,这些人连忙起身行礼。

    “都平身吧”太上皇在主座坐下,压了压手,示意这些人都坐。

    “今日来得倒是都挺齐的,锐儿,之前听说你身体不好,如今怎么样了?”太上皇问的是大皇子的二子,徒瑞,也是大皇子的嫡子,如今已经十五岁了。

    “回禀皇爷爷,已经好多了,已经回上书房开始继续念书了”徒锐起身回答道。

    “恩,勤学不怠这很好,不过,也要注意身体,如若身体不好,即使学问再好,也是枉然”太上皇提醒道。

    “皇爷爷放心,孙儿会铭记于心的”徒锐道。

    “那就好”太上皇看着满屋子的人,自己的孙儿也不少,可惜,都千篇一律,表明恭敬,私底下不知道算计了多少,自从江南事发,太上皇是越来越不喜欢单独见这些皇孙了,每次见到这些皇孙,他们就拐弯求情,甚至,还有的借由他对他们父亲的愧疚,想要他放过他们的外祖家,想到这里,太上皇就挺难受的。

    整个场子里都暗流涌动,所有人都不想当那个出头鸟,整个气氛都有些尴尬。

    太上皇可没管那么多,道:“朱林,把朕准备的年礼给这些孩子们发了吧,朕出来这么一会儿,也累了,先回宫了”。

    “父皇的龙体未愈,确实应该早些回宫歇息,儿臣陪您一起去”皇帝道。

    “也好”太上皇点了点头,他虽然不耐烦见这些皇子皇孙们,但是,一个人呆在宫中,也难免觉得孤单,皇帝陪着他,也正好。

    太上皇要离去,所有人都是不敢拦的,不过,这样,他们懊悔自己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回去的路上,皇帝道:“父皇有没有觉得,咱们家的孩子没有贾家的那几个孩子机灵,所有孩子都老气横秋的,一点朝气都没有”。

    “可不是嘛,咱们家的孩子懂事早,小小年纪,心思就比大人还多,哪里有什么朝气”太上皇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他们应该承受的。

    “看着贾家那几个孩子,儿子也眼馋,儿子有一个想法,不如,我们每个月,把这些孩子送去宁国府几天,让伯爵夫人教教?儿子觉得伯爵夫人的那个观念挺新颖的,孩子不仅仅要教他们学问,还得培养他们的人格”皇上道。

    太上皇停住脚步,看着皇帝。

    “父皇觉得如何?”皇上问道。

    “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赶明儿把贾珍叫了来,和他说说”太上皇竟是同意了。

    “是”皇上笑眯眯的,扶着太上皇继续往太上皇的宫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