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257.第 257 章
    夏露和夏母在屋子里说着话, 这时紫鸢进来了,请安之后, 道:“太太, 刚刚西府老祖宗身边的鸳鸯姐姐来了,得知亲家太太来京城了, 说亲家太太好不容易来京城,什么时候得空了去西府坐坐,一起说说话”。

    “装一些点心,给鸳鸯带给西府的老祖宗,让她转告老祖宗,母亲才住下,还没收拾完毕, 等收拾好了之后,我会带着母亲去给老祖宗请安的”夏露道。

    “是”紫鸢下去办了。

    “西府的老祖宗是荣国公夫人?”夏母问道。

    “恩,如今整个贾家,就她的辈分最高了, 对小辈也还算爱护,等明日,我再带着母亲去拜访她”夏露心道, 如今的贾母可不比原著中的贾母, 当然,可能也有贾代善多活了几年的原因, 贾母虽然偏心, 但是, 却对贾代善的话坚信不疑,原著中,贾代善应该是太子政变后不久就旧疾复发去了,可是因为她的蝴蝶翅膀,贾代善又多活了几年,他的嘱咐,贾母还是听的,如今,贾母对贾政倒是一般,反而对贾琏上心得很。

    “那是得去拜访,来的时候,带了两块火狐的皮毛,颜色十分的纯正,原本还想着都留给你做一条披风的,去拜访的时候,带一条给这位荣国公夫人,还一条,留给你做一件披肩吧”夏母道。

    “母亲自己留着吧,这里可不比西北,日后狩猎,可不容易了”夏露笑道。

    “那火狐眼色十分的纯正,自然是要留给你的,还有去岁冬天,有狼群袭击,被西北的那些士兵给斩杀了,你父亲乘机买了好几块狼皮,到时候一并给你,你给几个外孙一人做一条披风,冬天保管暖和”夏母知道,夏露名下养了好几个孩子,夏露给她写信的时候,都是一视同仁的,夏母只管当这些孩子也是自己的亲外孙,礼物也要一样的给。

    “母亲的心意,女儿就却之不恭了”夏露笑眯眯的收下了,到了她这个地位,什么好东西没有看到过,老虎皮她都收藏了一张,不过,到底是自己母家的心意,如若她不收,恐怕,自己母亲待在宁国府都不会心安。

    夏母一整天都陪着夏露说话,虽然两母女许久没见,确实有说不完的话,但是她才住进来,一些行李都还没归置,但是夏母却是一只在宁庆堂的原因就是,在等自己的乖外孙们。

    贾瑶他们下课也挺早的,下午四点左右就下课了,夏母在这里等着,是一定能等到的。

    等贾瑶他们回到宁庆堂,如往常一样,先来给夏露请安,一整日,他们也就只有这时候能见到夏露了,而且还不能说太长的话,请安之后,他们还要回去完成先生布置的功课,晚上再一起练武,如今,他们练武就全凭自觉了,夏露毕竟是女人的身法,指导不了他们,而贾珍如今公务繁忙,早上是指导不了他们的,晚上回来得早才能陪着他们练武,至于说另外找一个武师傅,贾珍和夏露都没有这么做。

    毕竟,贾瑶他们日后都是要走文官的路子,专门找一个武师傅让他们学习武功,并不是很妥,这会让上面的人觉得,他们家还有参与兵权的想法,到时候文武结合,上头最是忌惮,贾珍带着他们学武,只有一个强身健体的名头。

    “太太”贾瑶他们下课后,连忙来到宁庆堂,给夏露请安。

    “回来了,饿不饿,要不要用一些点心压压肚子”夏露问道。

    “好”贾瑶他们没有拒绝,他们确实饿了,离用晚膳还有一段时间呢。

    “紫鸢,给他们拿一些点心过来”夏露吩咐道。

    “是”紫鸢下去了。

    “来,蓉儿,给你外祖母行礼,瑶儿,你们应该叫婶婶”夏露有些懵,关系真复杂。

    “给外祖母请安”。

    “给婶婶请安”。

    “都是好孩子,快起来”夏母笑眯眯的看着四个孩子,如今已经贾琏和贾瑶已经九岁了,林瑾瑜也八岁了,而贾蓉也六岁了,都是半大的小伙子了。

    “太太,昨天外祖父给了我这个,这可是狼牙”贾蓉从自己脖子中把狼牙给掏出来,他喜欢这个礼物,父亲给他讲故事的时候说了,狼是最团结的动物,一叫,就能引来好多自己的同伴,有时候打老虎甚至都比打狼要容易。

    “我也有”贾瑶他们也把自己的狼牙拿出来。

    准备礼物的时候,自然也考虑到了他们,夏父给每一个孩子都送了,夏露看着几个孩子欣喜的模样,就说明,这个礼物,十分的得他们的心意,到底是男孩子,得到这颗狼牙,就如同上辈子一些男孩子得到一颗子弹,把子弹用绳子穿起来,戴在自己脖子上一个道理。

    “恩,好好收好”夏露笑眯眯的,男孩子嘛,喜欢这个很正常。

    这时候紫鸢端着点心和茶水过来了,几个孩子连忙围了过去。

    夏露看着紫鸢,叹了口气,这个丫头的好日子就要到了,过几个月,她就要出嫁了,很快,紫字头的丫头就要一个一个的嫁出去了,她还真是有些不舍,不过紫鸢她们都已经快二十了,再拖下去,就耽误他们了,这个糟心的社会,二十岁已经算是老姑娘了,明明在现代,还是小女孩呢,才刚刚达到结婚的年纪。

    “紫鸢,等这几个小子回房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过些日子,你就要出嫁了,这几天多在屋子里绣绣嫁衣,一些事情,就让几个小的去坐吧”夏露叮嘱道。

    “是,多谢太太”说起出嫁,紫鸢脸上露出一抹绯红。

    “紫鸢姐姐出嫁,我还真舍不得”贾琏叹了口气。

    “紫鸢虽然是出嫁了,又不是看不到了,过些日子,她还是要回来当差的,你有功夫担忧你的紫鸢姐姐,还不如去找点好东西,给你紫鸢姐姐当陪嫁”夏露打趣道。

    “哦,紫鸢姐姐,我回去就找”贾琏道。

    “还有我,还有我”贾瑶和林瑾瑜不甘示弱,至于贾蓉,则没有反应,其实他脑袋里已经在思考,要送什么好了。

    如今的贾蓉已经六岁了,但是,他小时候的习惯却依旧保持着,就是对自己的东西占有欲特别的强,贾蓉想了想自己收藏的那些东西,嗯,他都舍不得,还是给紫鸢姐姐画一幅画吧,再写一首诗,再请太太帮忙装裱一下,他很有诚意的。

    贾瑶他们被在夏露这里待多久,然后就回自己的房间了,他们身上的功课很紧,如若明日交不出功课,肯定会被罚的。

    他们要去完成功课,夏母自然是不会拦着,她看这一眼就够了。

    “这几个孩子都很优秀,你把他们教导得很好”夏母在心中感叹,当初那个小小的人儿,如今,也变成别人的母亲了,而且还是一个合格的母亲,这让她有些自豪又有些心酸。

    “优不优秀不重要,只要不变成纨绔子弟就行了,对他们的要求不高”夏露笑眯眯的,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如若这几个孩子真的读书不行,夏露分分钟变成虎妈,不过几个孩子对读书都不怎么抗拒,首先他们启蒙是贾珍教的,他们很喜欢贾珍,虽然说有时候嘴上嫌弃,但是,心中却十分的喜欢。

    这就好比现代读书的时候,如若你特别喜欢教这一科的老师,那你就会特别努力认真去学这门课一样的道理,而且,贾珍教书的时候,也不是教书先生那样,一板一眼的去教,而是一边讲故事,一边做游戏,教导这些孩子如何读书。

    启蒙之后,又是吴瀚海开始教,吴瀚海身为前科探花,虽然在仕途上不行,学问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管你问什么问题,他都能回答出来,而且为人也很有耐心,跟着这样的先生,既是压力,也是享受。

    看过自己的外孙之后,夏母向夏露告辞,毕竟,等下她女婿就要回来了,她一个老婆子杵在这里,不是耽误了小两口的感情么?对于这点,夏母还是很有眼色的。

    夏露也没有留她,她明白自己母亲心中所想,而且,贾珍每日都是和他一起用膳的,除非,在户部要留到很晚,又或者,他有应酬,晚上不回来用晚膳,他都会提前打发小厮来禀告夏露,说晚上不来用膳了,否则,他都是回来和夏露一起用晚膳,对于这点,贾敬对自己的儿子也是服气的。

    因为这点,贾敬自己是做不到的,即使贾敬和贾何氏感情极好,贾敬也是有姨娘的,有时候心血来潮,也是会去姨娘那里,在贾何氏那里用膳的时间也不多。

    贾敬不理解贾珍,贾珍也不需要别人理解,他自己明白就好,除了每月的三天休沐外,他一早上就去了户部当差,至晚方归,不趁着晚上多和自己媳妇相处一会儿,他哪里还有其他的时间,有了空闲的时间,自然得好好把握,陪媳妇用膳也是情趣,别人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