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282.第 282 章
    晚上, 林黛玉见到了贾敬和贾珍,还见到了几个表哥和大侄子,瑾瑜让黛玉和初夏好好休息,明日早上, 再接她一起去拜见二舅舅。

    第二天, 黛玉用过早膳之后,瑾瑜便来了, 带着林黛玉和初夏一起去往贾政的府邸。

    “这就是林姑娘了,果真标致, 和你母亲可真像”贾王氏笑道, 心中却在不停的打量着林黛玉,虽说她和贾敏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但是,不得不说,贾敏嫁得可真好,自己在家又受宠,带去夫家的嫁妆价值千金, 林家如今虽然身上没有爵位了,可是祖上从前朝就有爵位, 如今林如海又是巡盐御史,家中不知道有多显贵,如若宝玉有这样的岳家提携, 日后在官场上定能事半功倍。

    “多谢二舅母”黛玉恭敬的行礼。

    “你们都坐, 周瑞家的, 还愣着干什么,上茶”贾王氏吩咐道。

    “是”周瑞家的连忙下去了。

    等瑾瑜、黛玉和初夏落座之后,贾王氏想了想,对一旁的丫头道:“去把宝玉和探春叫来,让他们来看看哥哥妹妹们?”。

    “是”夏露连忙下去了。

    贾王氏看着黛玉,心思又活络起来,原本,她是想着让宝玉娶史家那位县主的,虽说父母双亡,养在叔叔家,可是,到底好歹是皇家请封的县主,宝玉娶了史家那位县主,也算得上是皇家的人了,可是如今,贾敏的女儿来了,林如海是巡盐御史,瑾瑜也是有才的,如今已经是举人,相比空有封号,但是背后并没有助力的史家县主,黛玉倒是更加的合适。

    贾王氏心中的算盘打得极响,她对贾宝玉的期望甚高,完全没有贾宝玉自己完全配不上林黛玉的可能,就是被林黛玉比下去的史家的那位县主,也是贾宝玉够不着的存在。

    就在这时候,贾珠夫妻来了,“太太”。

    “你们怎么来了,珠儿,你昨日不是说今日去庄子上查账的么?怎么没去?”贾王氏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问道。

    “儿子早起觉得身体有些不适,想先缓两日再去”贾珠回答道,其原因自然不是这样的,老祖宗给他传信过来了,说敏姑姑的女儿今日会过来,让他照顾着些,千万别让那个小的给冲撞了,得知史家的小表妹被自己弟弟冲撞的经过,他如何还敢按原计划出去查账。

    “那账目不要紧吧,咱们家花销甚大,日后你弟弟求学,娶妻生子,哪一项不要花银子,如今账上可没剩下多少”贾王氏有些不大高兴道,还有元春在宫中的银子,哪一个都缺不得。

    这话一出,瑾瑜直接向贾珠看去,心中为贾珠不值,珠大哥已经说了,身体不适,想缓两日再去,二舅母关心的,也只是她的小儿子,完全没有关心珠大哥的身体,身体什么地方不适,需不需要请大夫过来看看,话里话外就是关心银子,怕珠大哥耽误了银子,这样,那个小儿子就没有吃的穿的了。

    对于贾王氏的话,贾珠完全已经习惯了,他如今就希望弟弟快点长大,到时候分家,太太和老爷肯定是会和弟弟住在一起的,他到时候就搬出去,老祖宗给了他一些产业,这些年,他私底下做生意,也挣了不少银子,都放在自己的妻子名下的,分家之后,他就带着妻子好好的过,相信再怎么样,也不会比如今过得更差。

    李执听到自己婆婆的话觉得有些刺耳,可是她也没办法直接站出来为自己的丈夫说话,她是小辈,辩解就是顶撞长辈,况且,这个婆婆并不是很喜欢她,刚嫁进来的那一会儿,她就听到婆婆明里暗里的说她寒酸,嫁妆也就那么一点,他们家抬过去的聘礼,居然只回来一半,这是卖女儿还是做什么,为此,李执在这个家里也是直不起腰杆的。

    嫁妆的事儿,她也没有什么办法,自己家里,哥哥弟弟一大堆,都要娶亲,拿什么来娶,他们家在京城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家,父亲不过是国子监祭酒罢了,也没什么油水可捞,和其他姐姐妹妹比起来,她还算好的了,看在贾家的份上,嫁妆还回了一半,其他姐姐妹妹的嫁妆,虽然还是一副嫁妆,可是,来的聘礼,好东西都被换上的差的,嫁出去的姐妹还能说什么,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平素逢年过节,姐姐妹妹们也不乐意回去。

    就在这时候,贾宝玉和探春来了,“太太,家中又来了一个妹妹是么?”,未见其人,便闻其声,不一会儿,外头就走进来一个男孩,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

    “跑这样快做什么,看你热得满头汗”贾王氏笑道,然后又指了指一旁的林黛玉,道:“这个就是你姑母的女儿,昨日刚到京城,你可不许欺负人家”。

    贾宝玉直接向林黛玉看去,看到林黛玉的时候,就有些痴了,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胡说,你哪里见过的?”贾王氏笑问道,

    “我虽然未曾见过,但是看着面善,心里就当做是旧相识,今日只做远别重逢,亦为不可”贾宝玉道。

    贾王氏想想说什么,结果林瑾瑜就开口了,“表弟说笑了,我与妹妹的母亲和表弟的父亲可是亲兄妹,亲兄妹之前,生得自然是像的,生的孩子彼此之间带着一些相似也是说得过去的,表弟怎么就变成了旧相识”。

    听到自己哥哥解释,林黛玉心中倒是松了口气,她也觉得这个表哥面善,似乎在哪里见过,不过是因为亲戚之间有几分相似,这才觉得面善。

    贾宝玉见林瑾瑜反驳,他只是笑了笑,向前走了两步,想要凑近黛玉,这时候贾珠开口了。“你走这么进干什么,虽说是表兄妹,初次见面,还是多注意一些,别冲撞了表妹”。

    “珠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宝玉难得见来了一个天仙似的妹妹,自然是想多亲近一点,对吧,宝玉”贾王氏对自己的儿子满意,知道轻重,如若自己的儿子把贾敏的女儿搞定之后,日后官场,一定会官运亨通。

    “母亲说的是,妹妹尊名可是哪两个字”贾宝玉如今心心念念的只有林黛玉,完全忽略了一旁,林瑾瑜脸色已经完全变了。

    林黛玉觉得有些为难,这个表哥好生孟浪,故而不想回答。

    初夏见状,道:“宝玉弟弟,你叫妹妹林姑娘或者林妹妹就是了”。

    “林家妹妹闺名唤作黛玉呢”贾王氏道。

    “黛玉?好名字,妹妹可有字,如若没有,我赐妹妹两个字如何?”贾宝玉道。

    啪,林瑾瑜直接把手上的茶杯砸在贾宝玉脚下,一声巨响,将贾宝玉吓了一跳,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林瑾瑜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了。“表弟倒真是好教养,你算我们家的谁,想给谁取表字就取表字,我和妹妹今日之后,是不是得唤你一声爹啊”。

    贾宝玉愣愣的看着林瑾瑜,有些反应不过来。

    “二舅母,我和妹妹改日再来拜访,今日就先告辞了”林瑾瑜此刻的脸色极为难看,换一个地方,林瑾瑜绝对不会顾及往日能动脑筋便不动手的规矩,直接让人给揍上一顿才能解气,他虽然功夫在几个兄弟中是垫底的,对上贾宝玉这种蜜罐中长大的,他能一个打十个。

    “好不容易来,怎么就走,宝玉,还不快给你林表哥道歉”贾王氏见林瑾瑜真的气大发了,她私心中觉得自己的儿子并没有什么错,到底她还是想儿子娶林黛玉的,所以,连忙让贾宝玉道歉,想着,等晚一点再好好安慰自己的儿子。

    贾王氏都这么说了,贾宝玉也只能行礼,道:“对不起,林表哥,我错了”。

    林瑾瑜强压自己心中的怒火,早知道二舅舅家不讲究,没想到这么不讲究,女子的表字向来都是父亲和相公能取,贾宝玉给妹妹取字是什么意思,这么小就肖想他妹妹了,他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样的玩意儿。

    “起来吧,宝玉年纪也大了,可读书了?”林瑾瑜问道。

    “林表哥如此玉树临风之人,怎么也和其他禄蠹一样,只知道读书功名的,人生下来为什么一定要读书呢?”贾宝玉道。

    “你以后要成亲的,要娶妻生子的,那时候你又拿什么东西来养活你的妻子儿女呢?”林瑾瑜反问道。

    “林表哥不仅和那些禄蠹一样,而且还很世俗,真的是糟蹋了你这好样貌,到时候不是还有太太么?”贾宝玉理所当然。

    林瑾瑜嗤笑,一旁的林黛玉听到后,眉头都忍不住皱了皱,读书上进便是禄蠹,那她一家都是禄蠹,母亲说了,女子在这个世界上,活得本就不容易了,如若自己的男人还不能担负起家庭的重担,为家庭遮风挡雨,凡事都要女人出面,那女人活得有多么累呢,她来京城,母亲还交给她一个任务,就是观察珍大哥哥和珍大嫂嫂之间的相处之道,等她看懂之后,她就明白,她日后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夫君。

    “宝玉,说什么混账话呢,仔细你老子听到了,锤你”这下,贾王氏都听不下去了,她的宝玉很聪明,可是就是不喜欢读书上进,这也让她有些头痛。

    听到贾政的名字,贾宝玉焉了,但是,他属于不长记性之人,收敛了一会儿,又没忍住,跑到林黛玉身边问道:“妹妹可也有玉?”。

    “有啊,挺多的,我身上只带了一块,还有许多在梳妆盒里”林黛玉对贾宝玉没好感了,直接怼了回去。

    “不是那种玉,是这种玉”贾宝玉把自己的玉给拿了出来,道。

    贾王氏见贾宝玉拿玉了,一下紧张起来。

    “不就是一样的玉么?等我在玉佩上刻上几个字也就一模一样了”林黛玉道。

    噗嗤,初夏一下笑了出来,道:“对啊,宝玉,到时候我也给你找几块好玉,到时候刻上几个字也是便宜的”。

    又再坐了一会儿,过了午时,贾政还没有回来,林瑾瑜直接借口贾母让黛玉早些回去陪她用晚膳,这次没见到二舅舅实在遗憾,只能等改日再拜访了。

    等林瑾瑜他们离开的时候,又碰到了一个难事儿,贾宝玉撒泼打滚的,不让林妹妹走,气得林瑾瑜真的要动手了的,这时候还是贾珠站了出来,让下人把贾宝玉给绑回了他的院子,林瑾瑜一行人这才得以脱身。

    等林瑾瑜走后,贾珠这才对贾王氏道:“太太,宝玉确实要管了”,说完,带着李执回自己的院子了,留贾王氏一个人在原地,脸红了又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