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4.第 4 章(捉虫)
    上京去宁国府是解决夏露的婚事去的,自然,夏父夏母是都要去的,而夏露的弟弟夏霁,才十一岁,夏父夏母自然也是舍不得他一个人呆在这里的,自然也是跟着一起上京。

    要上路时,夏露还挺兴奋的,京城算是中国古代最繁荣的地方了,她重生的朝代叫大乾王朝,夏露挺懵的,但是她的历史学得不怎么好,在她眼中,最熟悉的朝代应该就是唐宋元明清,至于那些什么三国,什么夏商周,什么五代十国,她基本上都分不清楚的,毕竟她不是历史系的学生,不研究这个。

    在大学讲历史的课,她都是用来逃课,毕竟,没有经历过逃课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大学,她一直觉得大乾王朝是历史上某一个朝代。

    等夏露坐上马车,一天下来后,她后悔了,因为真特么要崩溃了,这里的道路并不是后世的水泥路,然后,马车轮胎也是没有橡胶的,跑起来一颠一颠的,快把她的身体摇散架了,这还是她身体不错的情况下,比她情况更不好的是夏母和夏霁,两人脸色苍白,很显然,都很是不舒服。

    虽然他们难受,但是比他们更加狼狈的是夏父,夏父骑着马在外头走,依旧是因为没有水泥路,所以,夏父满身灰尘,夏露终于理解了,风尘仆仆的真正含义。

    夏露到底怕夏母和夏霁出问题,便求了夏父,在这里的驿馆休息一天,反正上京城不用着急。

    夏父看着夏母和夏霁,觉得有道理,于是,一家人明明可以两个月就到京城的,足足走了小半年才到京城。

    进了城,坐在马车中的夏露忽然感觉到外面特别热闹,夏露趁着夏母不注意,悄悄的掀开了马车的车帘,透过一角,观察着外面的景象,而还小的夏霁更加忍不住了,也凑了过去,夏母见自己一对儿女如此做派,只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她知道两个孩子并未来过京城,忽然见到如此热闹,确实会忍不住好奇的。

    夏母纵着两个孩子一会儿,然后就把两个人叫了回来,再次叮嘱道:“等下就去了宁国府,宁国府可不是一般的人家,你们两个到时候要好好表现,特别是小露儿,你的婚事还得别人家帮忙呢,即使不耐烦,也须得给我表现出淑女来,你在边关的那一套,可不许露馅了”。

    “知道了”夏露撇了撇嘴,不就是装大家闺秀么,她上辈子的职业可是化妆公司的高级顾问,像她这样的职业,经常性的和明星打交道,有些明星,在荧幕上看上去,清纯可人,可是私底下,吃烟喝酒逛酒吧,她直接借鉴一二就可以了,夏露对自己迷之自信。

    “夏大人,您终于来了,老爷都盼了好久了”就再夏露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一个男声响起,夏露打了一个激灵,立马清醒了过来,他们这是到了?

    “呵,路上耽搁了,陈二,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夏父惊讶,依着以前的记忆,终于从这个中年人身上看到了他年轻时候的影子。

    “可不是,夏大人,老爷已经在书房等着了,请您随小的来”。

    “好,夏霁,下来”夏父对着马车吩咐了一句。

    然后夏霁出去了,夏露这也准备出去的,然后夏露发现,他们的马车忽然动了,夏露有些惊讶,刚想什么什么,结果夏母就开口了,“我们是女眷,等会儿从侧门去拜见府中的女眷,你弟弟随着你父亲走正门去拜见府中的男主人”。

    “哦”,夏露撇了撇嘴,该死的封建社会。

    “冬哥,离你给我递信可有大半年了,怎么现在才过来?”贾敬看着夏父一进来,就立马开口了。

    “给二、给世、给老爷请安”夏父嘴里的称呼变了好几次,主要是贾敬的身份变了好几次,最开始,他是府中的二少爷,因为他上头还有一个哥哥贾敷,可是贾敷死得早,留下遗腹子便去世了,贾敬就变成了宁国府世子,现在老宁国公死了,他继承了爵位,他也不知道贾敬现在是什么爵位,所以,只能称呼老爷。

    “冬哥,我们至于这样生疏么”贾敬走到夏父面前,将夏父拉了起来。

    夏父站直身体,看着一边睁大眼睛,观察贾敬夏霁,轻轻拍了一下夏霁的后脑勺,道:“快,给贾大人请安”。

    夏霁没注意,即使夏父用很轻的力道,还是将夏霁拍了一个趔趄,心中哀怨,不知道自己的手重么,还喜欢拍脑袋,万一打蠢了怎么办?夏霁虽然在心中腹议,但是还是乖乖上前一步,给贾敬请安。“贾大人”。

    “叫什么贾大人这样生疏,叫世叔就好”贾敬将夏霁拉起来,看着夏霁,眉目聪颖,看着实在不凡,便升起了考校之心,问道:“可读过什么书?”。

    “已经在读四书五经了”夏霁回答道。

    “那我考考你……”贾敬开始抽四书五经中的内容开始考校夏霁。

    对于考校,夏霁可不怕,因为他有一个姐姐,她姐姐也特别喜欢考校他,而且姐姐考校的方式,简单粗暴,你先给我背,背了之后,再抽一段给我翻译成白话,翻译之后,还要问,你从这句话中,得到了什么启迪,而且姐姐还特别喜欢搞突袭,如若背诵不来,或者翻译不成白话,或者没有得到什么启迪,呵呵,他明天一天都要跟着姐姐练武,姐姐教他练武,就是让他蹲马步,她自己在他面前耍一套鞭子,然后,还命令他,要换着方式夸奖她的武功如何如何厉害,如若你有这样的姐姐,你的学问,一定会突飞猛进。

    考校了夏霁几句,贾敬惊住了,没想到冬哥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大老粗,居然生出了这么一个才华横溢的儿子,再想想他的儿子,贾敬表示深深的嫉妒。

    “你的先生是谁?”贾敬问道,问清楚后,一定要把贾珍也送过去,夏霁才这么一点点大,对四书五经的理解就这么深刻。

    “先生是边关的一个秀才,因为年纪大了,还没中举,就专心教书了”夏霁睁着天真烂漫的眼睛看着贾敬。

    “咳……,那他一定教书很好吧,他教出的弟子一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贾敬心道,有些人自己的学问不高,但是很会教孩子,有些人的学问很高,但是很不会教孩子,比如他,他怎么说,也是贵勋中第一个考中进士的人,但是生的孩子,哎……,不提也罢。

    “没有吧,先生还没教出一个秀才来呢”夏霁摇了摇头,他自己觉得自己的先生其实才华一般,教书的水平也一般,如若不是姐姐的调&教,他也不会这么厉害。

    “那你就是这么聪明,一定是天资聪颖咯”贾敬惊讶了。

    “没有,其实我挺笨的,主要是姐姐厉害,姐姐教我的”想当初,夫子让他读书,都是属于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可是,让他读一千遍,他也是不理解的,但是姐姐却在他学习论语的时候,一字一句的给他解读,所以,他才会这么厉害的。

    夏露,感谢应试教育,谁还不会背一个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至于后面的,全是自己弟弟带着滤镜看人,要知道,她也就会背几句以前课本上必须背诵的论语,其他的,都是夏至自己悟性高,至于翻译,其他书籍的翻译,她表示,自己完全不清楚夏至翻译对了么,但是自己只要气势足,夏霁翻译错了之后,会自己心虚的,古代的书,说起来都是泪,是没有断句的,明明她也是985出来的大学生好么,在这里,基本上就是半个文盲。

    听到夏霁这样说,贾敬眯了眯眼睛,看来冬哥的这个女儿不错啊,他记得冬哥过来,主要是给自己的女儿找婆家的,他还想起,自己的儿媳大半年前就死了,儿子一年的妻孝也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