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夫人套路深 > 14.第 14 章
    “姐姐可听说过了?太太已经给少爷相看好了继妻,只等少爷出孝,就立马将人娶过门”宁国府后院,一处小花园中,两个漂亮的女子碰头了。

    “你说什么?”一个长相十分的艳丽的女子眉头皱了起来。

    “姐姐也知道,我是先奶奶提拔成少爷的姨娘的,所以,在先奶奶的钱家也是有几分人脉的,他们告诉我,太太已经打发人去钱家要少爷另娶的同意书了,还有两个多月,少爷就出孝了,姐姐是太太赐下来的,先奶奶去世,姐姐在少爷的后院可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人,现在,继奶奶进门,姐姐可还有这样松快?”点灯看着红袖,脸上浮现出微微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红袖皱着眉头,脸上浮现出怒气。

    “姐姐是太太赐下来的,就真的能甘心被继奶奶压上一头?”点灯问道。

    “有什么话就直说,别在这里拐弯抹角的”红袖压下怒火,她确实是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她是贾家的家生子,因为生得美,所以才被太太提拔,成为少爷的姨娘,先奶奶在的时候她的日子可不好过,即使有太太撑腰,先奶奶要磋磨她,太太也是不好帮腔的,好不容易熬到先奶奶去了,现在府中又进来一个,这近一年时间,她把控少爷的屋子,可没少得好东西,现在忽然出现一个新奶奶,让她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她如何甘心。

    “奴婢就想问,姐姐想不想保住手中的东西”点灯一击而中,一下就点出了红袖最在意的东西。

    “我需要付出什么?”红袖很明白,这人有所求,否则,不需要这样帮自己,毕竟,她们两个在先奶奶在的时候并不和睦。

    “姐姐快人快语,姐姐知道,我是先奶奶身边的陪嫁丫头,继奶奶进府,要收拾的人,第一个就是我,只需要到时候,姐姐能保下我就是,别的,我也不求什么了”点灯道。

    红袖犹豫了一番,保下她也没有什么,她到底是贾家的家生子,还是太太赐下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她就不相信,新奶奶能和太太对着干。“行”,红袖点头同意。

    点灯笑了笑,凑到红袖耳边,小声道:“姐姐须得这样……”。

    在两人看不到的死角,站了一个女子,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两个人交流。

    “姨娘”她身后的侍女担忧的叫了一声。

    “原来少爷要娶新奶奶了,我们回去吧”添香笑了笑,人呐,就是要看得清自己的身份,即使是太太赐下的姨娘又如何,最后继承家产的一定会是奶奶所出的孩子,新奶奶或许现在不能把她们怎么样,凡事都得看日后,除非新奶奶和先奶奶一样是短命的,只要太太故去,她们又容颜老去,新奶奶想怎么惩罚她们就怎么惩罚她们,如若是靠少爷,少爷并不是一个能靠得住的人。

    “可是那两位姨娘密谋,姨娘不管吗?”添香的侍女怡人问道。

    “不用,日后自然有人管,和我们有什么干系,回去吧”添香道。

    “是”怡人叹了口气,姨娘未免太过淡然了,之前管理少爷的院子,明明说好的平分,可是,最后,所有的权利都被红袖姨娘给拿去了,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晚上,贾珍就被红袖叫去了。

    “哟,今日怎么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贾珍来到红袖的屋子里,看到桌子上摆的吃的,伸手,抓了一颗花生米丢在自己的嘴里。

    “还不是看着您守孝辛苦,什么都不能吃,叫您过来补补身子,这些是我向厨房买的,少爷放心吃,老爷不会知道的”红袖走了过来,净了手,亲自给贾珍夹菜。

    “还是红袖懂爷”,贾珍很不客气的开吃,近一年,他的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

    “少爷就会说一些好话哄我,我可是知道,太太给您相看了媳妇,等您出孝,新奶奶就能娶回府了,到时候,自然有新奶奶来心疼你,我又算是哪一根葱,也就只能趁着新奶奶还没来府邸时,多心疼心疼你,到时候,就是我想心疼,也心疼不了了”红袖说着,眼睛就红了,声音极其沮丧,不过,给贾珍夹菜的手却没有停下。

    贾珍吃饭的动作顿了顿,露出一个笑容,道:“傻瓜,你说什么呢,你可是太太赐给我的姨娘,夏氏想动你,也得看在太太的面子上,你就放宽心,我不会让夏氏有机会动你的”贾珍保证道。

    红袖破涕一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白了贾珍一眼,道:“说些什么呢,新奶奶也应该是一个和善的,怎么会和我一般见识”。

    见红袖笑了,贾珍也笑眯眯的继续快速吃饭。

    等贾珍吃完,自然是留在红袖这里,一夜翻云覆雨,电闪雷鸣,第二天一早,贾珍离去,就有婆子过来,手中端着汤药。

    “红袖姨娘,请服用”婆子道。

    红袖看着婆子手中的汤药,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动作僵硬的接过汤药,一饮而尽,红袖不知道其他两位姨娘喝这汤药是什么感觉,但是她,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痛死了,这汤药,时刻提醒着自己,自己只是姨娘,不许有少爷的骨肉。

    婆子见红袖喝完,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开始和红袖唠唠嗑,等了大概一炷香的时候,婆子才离去,红袖很明白,婆子并不是真心想和她唠嗑,而是怕她离开后,自己把汤药吐出来,一炷香的时间,她想吐,也吐不了了。

    “珍儿今天又去姨娘那里了?”贾何氏问道。

    “是”桂嬷嬷也觉得有些无奈,自家少爷什么都好,就是在女色上有些拎不清,这都什么时候了,万一让老爷知道了可怎么是好。

    “珍儿是个好的,就是对待女人太心软了一些,等下你去敲打敲打那些姨娘,如若她们一直不安分,我也不介意,在夏姑娘进府之前,送两个人去庄子上”贾何氏道。

    “奴婢明白了,会把这事儿办好的”桂嬷嬷道。

    “还有,钱家的事情追紧一点”贾何氏道。

    “奴婢明白”提起钱家,桂嬷嬷轻笑了一下,也就五万两银子,整个钱家都动荡起来,也是搞笑,钱大人一走,这钱家,还真是一日不如一日。

    此刻,最为难的是钱母,钱家一共五房,二房和五房是庶出,不足为虑,可是一三四都是她肚子里生的,这三房闹得很是不愉快,就五万两银子,闹得兄弟相残,都想得到五万两银子,她的布局,就因为这五万两银子完全给破坏了。

    她很清楚,同意书最终还是要给的,她想拖一会儿,最后,借着给同意书的条件,再送一个女孩进贾府,钱家自从老爷死了,再也没有一个能支撑起家门的人了,但是,只要和贾家的这根线不断,他们总能支撑过去的。

    这也是儿子上门找贾家要嫁妆,但是她不上门,过后还亲自上门赔罪的原因,贾伯爵是正人君子,看在老爷的面子上,如她所想,确实压下去了,原本凭借贾伯爵对老爷的愧疚,她还可以谋划更多的,可是自己的几个儿子却等不得了,即使日后分家,占最大头的长子,也是等不得了,就为了五万两银子。

    这些日子,钱母苍老得厉害,府中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她的苦心,这几日,她居然还听到几个下人议论她,说她牝鸡司晨,管得太多,一大把年纪,还抓住权利不放云云,钱母明白,是有人故意让她听到几个丫头的谈话的,钱母只觉得累了。

    钱母到底没抗住,由着他们去了,钱母松口,同意书第二天就被送到桂嬷嬷手中,贾何氏看到同意书,也如她承诺的那样,拿出了五万两银子,这五万两银子,也买断了贾府和钱府,最后一点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