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五章
    这事最后闹到了皇帝凌言霆那。

    那日处置之时,御书房内太后高坐,凌斯卿被皇后抱在怀里,太医刚给他清理了伤口。

    凌斯安和唐沁年跪着。

    唐隐秋直直的站在那里,原本这大殿,只有凌斯安一个人跪,唐隐秋一来,就让唐沁年跪下,唐沁年不明白为何,她觉得自己没错,所以不跪。

    唐隐秋也不客气,一脚揣在她的腿上,她还是个孩子,哪里还站得住,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还撑在地上。

    凌斯安以为她要哭,可她也没有,只是直直的跪了起来,却也没再说话。

    “微臣教女无妨,伤了二皇子,实属大罪,请陛下责罚。”唐隐秋也跪了下来,和唐沁年一样跪的笔直,嘴上说着请罪的话,但凌斯安见他脸上没有恐慌,反而还有些怒气。

    “不过只是小孩子间的打闹,何故闹得如此兴师动众,爱卿快起来。”皇帝当然也看出了唐隐秋的心思,这事他也知晓,他儿子哪里清白。

    “父皇,她撞我,她还咬我!”凌斯卿听到皇帝的话,立马从皇后怀里跳出来大喊,皇后吓的赶紧将他拽回来,捂住了他的嘴。

    唐隐秋是什么人,是太后的亲侄儿,再者说,那唐沁年的脸还肿的老高,这事最好也就这么过去了。

    “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皇帝训斥了凌斯卿一句,凌斯卿哪里受过这样的骂,吓得竟然有些瑟缩。

    “二皇子说的没错,这事决不能姑息,小女鲁莽,定要给皇子赔罪。”唐隐秋的语气毕恭毕敬,让你找不出错处。

    “唐沁年,跟二皇子赔礼。”唐隐秋冷着脸看着自己的女儿。

    唐沁年不觉得有错,于是就那么直直的跪着,不出声。

    “那是皇子,身份尊贵,是你能冲撞的?”唐隐秋面上在训斥唐沁年,但这话里话有却是打得皇家的脸。

    皇子身份尊贵,我们算个什么东西,敢去冲撞皇子。

    凌斯安诧异的看着唐隐秋,这丞相是百官交口称赞的,从来都是沉稳温和,从未又像今天这般,话里带刺面色不善。

    皇帝叹了口气,面色也不大好。

    一时间气氛僵持,良久,还是太后唐琼放下了手里的茶杯。

    “罢了,皆是小孩子的玩闹,不值得闹这么大。”太后温和的笑着看向唐隐秋,“年年这脸,也请太医来看看吧。”

    唐隐秋直直的看向太后,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微臣惶恐,却也不敢劳烦太医。”

    太后见唐隐秋面色如此,也不再勉强,只得点了点头。

    唐隐秋不在逗留,给皇帝重重的隔了三个头,然后起来,带着唐沁年走了。

    凌斯安回过头来看去,在唐沁年踏出御书房的那一刻,唐隐秋就把她抱了起来,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

    “疼么?”唐隐秋并未放低声音,御书房里的人都听见了,皇帝面色更加不好看。

    唐隐秋此举,虽然看此谦卑,实在是在暗讽帝王家仗势欺人,在御书房内他让女儿跪下,但是一踏出御书房,就将唐沁年抱了起来,毫不避讳被皇帝看见,就是再打皇帝的脸。

    “爹爹,他说我是傻子,他还欺负人。”唐沁年的声音糯糯的,还带了点哭腔,“爹爹,我这样是错了么。”

    唐隐秋的身子一僵,将唐沁年的脑袋按到肩膀上,他站在御书房门口,良久才道,“年年没错,年年也不是傻子。”

    唐隐秋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在极力忍耐。

    凌斯安瞪大了眼睛。

    原来,有爹疼爱是这样的,虽然对方贵为天子,却也不会趋于权利,唐隐秋用这种行动,再为自己的女儿抱不平。

    皇帝面色更加难看,瞪了眼苏月棠和凌斯卿。

    “安儿,起来吧。”太后站了起来。

    凌斯安有些无措,又看了看皇帝,皇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见凌斯安起来,太后继续说道,

    “皇帝,哀家瞧着,皇后身边孩子太多,她是照应不过来了,不如,就让安儿住到我宫里来。”太后笑眯眯的看着皇帝,但话说的也不客气。

    宫人都把事情说了,凌斯卿和凌斯煜欺负的凌斯安,到底不占理。

    “母后,这怕是…”皇帝皱着眉想要说下去,太后却挥了挥手。

    “唐家人可以欺负,周家人也可以欺负,难道要苏家独大?”太后言辞犀利,面上也没了笑容,她把那些摆不上台面的事情说了出来,表示她已经是压抑着极大的怒气了。

    “母后!”苏月棠立刻跪下,“是臣妾教子无方,但断不敢有这个心思啊,母后明察。”

    太后不做表情,只是看着皇帝。

    最后皇帝也只能点了点头,当晚,凌斯安就住到了长兴宫。

    凌斯安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后来太后同他讲,那天之后,唐隐秋就不再上朝,直说自己教女无方,闭门思过。

    唐隐秋恭敬了这么多年,对人皆是温柔有理,只有这一次当众表达自己的不满,一时间满朝文武皆知晓,他有多宠爱自己的女儿。

    这下子事情就闹大了,最后连镇国公府都知道了原委,结果第二天,周梧深也不上朝了,他只说自己身体不适。

    谁都知道,前一天周梧深还在兵部与人切磋武艺了一场,第二天就身体不适了,哪有这么巧,只是再给自己的侄儿抱不平。

    皇帝那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左右手不在,许多事情办起来就费力的多,这还不止最打紧的,最严重的事,还落了个恃强凌弱的恶名。

    最后无法,只得下帖又请了唐隐秋和周梧深,当着这两的面,让凌斯卿给唐沁年和凌斯安赔了不是。

    那是凌斯安第一次知道,原来受了欺负,不是一定要咬着牙受着的。

    至此,太后唐琼经常让唐家,周家,苏家的孩子进宫来。

    每每,唐沁年就会拉着凌斯安,也不说话,就这么拉着。

    凌斯卿心里不平,暗搓搓的也想欺负凌斯安,但每次他一有动作,唐沁年就朝他龇牙,要是他动起手来,唐沁年就真的会咬他。

    一来二去,凌斯卿也就老实了。

    虽然不能动手,他还是会在唐沁年背后,对着其他贵女公子说,“她就是个傻子。”

    “唐姑娘,他说的都不是真的,你不是傻子。”凌斯安怕唐沁年放在心里,终于开口安慰。

    “爹爹说了我不是傻子,那我肯定就不是傻子,坏人说的话,是不能信的。”唐沁年一手拿着小布老虎,一手扯着凌斯安的衣角。

    “对,你爹爹说的对。”凌斯安摸了摸唐沁年的头,笑的温柔。

    “我还悄悄同你说,爹爹说,要是他还欺负我,我可以继续咬他。”唐沁年拉着凌斯安弯下腰来,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

    “你爹爹对你真好。”凌斯安有些羡慕。

    “你跟在我身边,这样谁都不能欺负你了。”唐沁年拍了拍怀里的布老虎,下巴翘得老高,“我也对你好。”

    回想到那个场面,凌斯安还是不自觉的在唐琼面前笑出了声。

    “你啊,是当真喜欢她。”太后看了看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唐沁年是她唐家的孩子,凌斯安如此喜欢她,唐琼觉得自己应该高兴,但难就难在,唐沁年是个傻姑娘,这样的人做了王妃,凌斯安总要累一些的,也总会被人指指点点。

    “皇祖母,人这一生,总该有个执念是不是?”凌斯安看出了太后的顾虑,可那些他都不在乎。

    太后笑着叹了口气,却也不再皱着眉头。

    俩人又说了会话,凌斯安见太后眉间有了疲惫,便告退了。

    第二天一早凌斯安跟着周梧深就去了青云寺,而唐沁年,她是被被饿醒的。

    她睁开眼嘟囔了两声,娟姨带着翠竹和梅兰两个小丫头一溜走了进来。

    给她洗漱打扮好,吃了早饭,唐沁年又躺到了树下的躺椅上小憩了一会儿。

    娟姨看着她吃好了睡,睡好了吃的样子叹了口气。

    唐沁年一觉睡到了中午,然后和下了学堂的唐沁昭,唐沁邶用了午饭。

    吃好了饭,唐沁邶就出去会友了,唐沁年还想接着睡,却被唐沁昭用给她买糖的诱惑带上了街。

    唐沁昭给自己买了胭脂水粉,还买了些首饰配新衣服,最后在唐沁年的再三撒娇下,给她买了糖,还去最好的点心铺子喝了糖水。

    “满意了?”唐沁昭笑着点了点唐沁年的额头。

    “嗯,摸摸小肚皮。”唐沁年笑的乖巧,还拍了拍肚皮。

    “你啊,也是个姑娘家,这人来人往,怎么做出如此粗鄙之举。”唐沁昭对着唐沁年说教,但是看着唐沁年那懵懂的脸,无奈的撇了撇嘴。

    唐沁年也不在乎姐姐说了什么,还傻乎乎的笑着。

    俩人看着窗外的风景说这话,却不知道也被别人看在了眼里。

    “这就是丞相家的两位千金?”二楼上,一锦衣男子轻轻扇了下扇子,看到唐沁年拍肚皮的时候,没忍住笑出了声。

    “对,那穿着白衣服的是唐沁昭姑娘,那穿着黄衣服的是她的妹妹,唐沁年。”身边蓝衣公子用扇子指了指脑袋,“就是这位。”

    锦衣公子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他明白身边人的意思,他是说唐沁年就是众人嘴里的那个傻子,他觉得说闲话不好,但这人说的也是事实,所以他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反驳。

    “说起来唐家这两位千金还真有意思,姐姐相貌虽然不出众,但是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实为京中第一才女也。”另一位白衣公子饶有兴致的说了起来,“这妹妹呢,长得倒是冠绝京中,但却是个傻子。”

    锦衣公子没有说话,而是仔仔细细的看着笑的温柔的唐沁昭,眼里满是欣赏。

    “苏公子却也是听过唐大姑娘的?”白衣公子有些诧异。

    “拜读过几篇诗文,很是钦佩。”锦衣公子笑了笑,他生的好看,眉目之间皆是柔情,笑起来就像是那春风吹过百花,让人心旷神怡。

    “确实,唐大姑娘的诗文,不输男子。”蓝衣公子赞同的点了点头。

    “若是有幸,能交流一二,想来是极好的。”锦衣公子小声说道。

    而这锦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苏家嫡长孙苏啸歌。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