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六章
    回来的第一天,凌斯安去了青云寺,周霁星难得的拉着他的手,跟他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些话,还一起用了晚饭,甚至在他要回去的时候,还亲自送到了山门口,比以往都要亲切些。

    周霁星还想留他住一晚,但是凌斯安太想见到唐沁年,就婉拒了,更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上辈子唐沁年遇害,让他知道,这京城中的隐秘风云比他想的深得多,唐沁年身边怕早已经存了祸患,只是上辈子他不曾多加注意,而如今,他却要从头再看,看看这诡秘世道。

    第二天下了朝换了身衣服,正好见到从御书房出来的唐隐秋,于是便一道去了丞相府,他到的时候,唐沁年还没醒。

    “她这长大了,倒是越睡不醒了,真是不成体统。”唐隐秋面上觉得有些过不去,只能喝茶掩盖自己的尴尬,没有哪家的姑娘能跟唐沁年似的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那说明丞相将她养的好,才能让她这般无忧无虑。”凌斯安也笑了笑,回答的十分漂亮。

    唐隐秋眼中有着些难以言状的自豪,凌斯安的话让他倍感欣慰。

    但他又想到了前天的事情,于是又说到,

    “王爷也切不可太过溺爱她,前天怎么能帮她牵缰绳呢。”一想起这个事情,唐隐秋就气不顺儿,“不成体统啊。”

    凌斯安没说话,而是又笑了笑,那笑里满满都是宠爱,一副不觉得那么做有什么错的样子。

    唐隐秋看了眯着眼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的傻姑娘怎么就把这好好的英王殿下给迷得五迷三道的。

    要说这京中哪位公子最好看,那就要属凌斯安了,在还未出征前,就很得一众贵女姑娘们的偏爱,唐隐秋曾有一次机缘巧合下和凌斯安逛过一次灯会,当然是他全家出游,凌斯安来陪唐沁年。

    那时走到灯谜会的那条街,从街口就开始摩肩接踵,他们走的艰难,除了唐沁年。

    凌斯安将唐沁年半搂着护在怀里。

    因着拥挤,好多个姑娘刻意的挤到凌斯安身边,不顾自己凌乱的头发,也要撞心上的郎君一次,只为了对方看过来时的那相对一笑。

    可凌斯安丝毫不吃这一套,一双眼睛长在唐沁年身上,那些姑娘最后也只得悻悻然。

    所以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就死心塌地爱上了唐沁年呢?

    凌斯安看着一脸纠结的唐隐秋,面上的笑容不变,只是眼里已经没了笑意。

    上辈子,他的舅舅去接他的时候,唐沁年还好好的,但是三天时间,唐沁年却已经出殡了。

    当时的唐沁年,脸上的伤可不像是三天前的。

    若是唐隐秋不想瞒着自己,大可以等他回来,做完白事三天时间也是要的,但他选择抢在自己回来之前,即使不合规矩,也要将唐沁年下葬。

    那只能说明唐隐秋自己就是行凶的那个人,或者说他在包庇凶手。

    若是他没有提前一天回来,事后能得到的怕不过只是一句意外,也没有会为她的姑娘正名,报仇。

    但若是唐隐秋做的,那么原因呢?

    世人皆知,唐沁年是唐隐秋的逆鳞,一项恭顺的丞相只有在唐沁年被欺负了的时候,甩过一次脸色给皇帝看,当日御书房,凌斯安也在场,唐隐秋那溢出来的心疼是骗不了人的。

    这么多年,唐隐秋对唐沁年的疼爱却也不像是假装。

    可不是他所为,唐隐秋却又为何要隐瞒呢?

    凌斯安低下头冷冷一笑,不管是谁,总要让那人付出代价。

    “英王殿下,爹爹。”一个清脆而又带着些喜悦的声音传来,凌斯安收起冷笑,抬头看去。

    唐沁昭穿着一身桃粉色衣裳,头发梳的精致,缓缓走了进来。

    凌斯安点头示意,却没有站起来。

    “怎么了?”唐隐秋挑眉看去,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唐沁昭来了,“这时候你不应该在学堂?”

    “今天先生有事,便不用去了。”唐沁昭朝着凌斯安行了个礼,又看向唐隐秋,“刚刚太后送来了些东西,说是送给姑娘家的小东西。”

    唐沁昭笑的温柔,有些不好意思,凌斯安奇怪的看了她两眼,上辈子他不曾多加关注这个唐沁年的嫡亲姐姐,只是听闻唐沁年说,她的姐姐对她很是好。

    “那便收着吧,不算什么大事。”唐隐秋点了点头,太后对唐家的孩子一直是多加照顾的。

    “嗯。”唐沁昭点了点头。

    “你妹妹呢?”唐隐秋这话刚说完,一阵脚步声急促的传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唐沁年轻快的踏进书房,看到凌斯安,笑着跑过来,她也穿了件粉色衣裳,但头发只是草草的束了起来。

    凌斯安见她来了,连忙站了起来。

    唐沁年上来就要抱凌斯安,唐隐秋看的脑门疼,于是大声的咳了下。

    谁想到他家的姑娘就像没听见一般,上去搂住了凌斯安的肩膀,“安哥哥你来找我嘛?”

    说完还用脑袋蹭了蹭凌斯安的胳膊。

    唐隐秋看的一口气都顺不下来,这还没成亲呢,就这么黏腻腻,让人如何能看得下去。

    “唐沁年!”他不自觉的打了声音。

    唐沁年抖了一下,下意识的躲到了凌斯安身后。

    “爹爹又不开心了。”唐沁年撇了撇嘴,但是心里也不害怕。

    唐隐秋见她这有恃无恐又懵懂无知的样子,闭上了眼睛强忍着,英王还在,要注意些仪态。

    “你去好好将头发梳起来,这个样子合府乱跑,像什么样子。”唐隐秋睁开眼睛,僵硬的笑着,语气是温柔的,那种刻意的温柔。

    他倒不是真的嫌弃唐沁年,而是在凌斯安这个外人面前,他还是希望唐沁年能像个姑娘家一样注意下仪容。

    “可是…”唐沁年自由惯了,有些不太情愿。

    “你去梳洗好,我带你出去放风筝。”凌斯安摸了摸唐沁年的头。

    只见唐沁年乖巧的点了点头,唐沁昭连忙站起来,拉着唐沁年就走了出去,随后凌斯安也说去准备马车,唐隐秋要站起来送他,却被婉拒。

    他们出去之后,唐隐秋咬着牙叹了口气。

    他的两个女儿年纪都已经不算小了,却还未有婚配。

    唐沁昭第一才女的名头盛名在外,皇后也曾有意想要将唐沁昭许配给凌斯卿,不仅唐沁昭没同意,唐隐秋自己也没同意。

    凌斯卿为人高傲,不是个易相处的,如今嫁了进去,不仅要面对深宫心计,还得不到丈夫的支持,日子定是过不好的。

    如今皇后又有意让唐沁昭嫁给他的另一个儿子凌斯煜,凌斯煜此人小时候性格乖张,长大了却又变得很是冷郁,也委实不是个良人。

    但唐沁昭的婚事也实在是不能在耽搁了,得找个时间,同她好好聊聊了。

    而唐沁年,早先和凌斯安有婚约,但因着总总取消了,如今圣上好像又不太同意此事,也是道难题。

    思及此处,唐隐秋叹了口气,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唐沁年梳好了头发,想要出门的时候,唐沁昭却拉住了她。

    “我也要出去,捎我一段也无妨吧。”唐沁昭没有笑,语气倒也是温柔的。

    “好啊!”唐沁年点了点头,在她看来这并不是什么事,因为姨母告诉过她,这世上只要是姐姐想要的,都可以给她,因为姐姐是真心对她好。

    她牵着唐沁昭的手走到了门口,凌斯安看到她们挑了挑眉。

    “安哥哥,姐姐要去庆阳楼,可以坐你的马车么?”

    “当然可以。”凌斯安从来不拒绝唐沁年的任何要求。

    “多谢英王殿下。”唐沁昭欠了欠身。

    凌斯安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手。

    唐沁昭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凌斯安是要搭着她的手么?

    她下意识的不敢伸出手。

    “年年,来。”

    可凌斯安的话告诉她一切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那一刻的喜悦烟消云散。

    “让姐姐先上。”唐沁年摆了摆手,在她看来,姐姐什么都应该得到最好的。

    “那唐姑娘,请。”凌斯安向后退了一步,把地方空出来。

    唐沁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上了马车,凌斯安又扶着唐沁年让他上去,最后自己才上来。

    “实在是叨扰了,还望英王殿下莫要介意。”唐沁昭有些不好意思。

    “哪里的话。”凌斯安客气的回到,然后就不在开口了。

    “姐姐是要去参加诗会的。”唐沁年看俩人都不说话,于是赶忙对凌斯安说到。

    “诗会?”凌斯安看向唐沁年,这时候他的笑意才到眼底。

    “嗯,姐姐经常去诗会的,姐姐是第一名。”唐沁年拍了拍胸前,脸上皆是自豪。

    “倒是有所耳闻。”凌斯安看向唐沁昭,“唐姑娘的才情是不输男子的。”

    “是朋友们谬赞了。”唐沁昭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才不是,姐姐是最棒的。”唐沁年立刻马上反驳。

    唐沁昭抬起头看着凌斯安笑了笑,可凌斯安的目光根本不在她脸上。

    “可是我写的诗太差了,姨母说实在是拿不上台面。”唐沁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还是笨了些。”

    “年年也写诗?”这次轮到凌斯安惊讶了,上辈子他根本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年年只是随便写写,有时候我会教教她。”唐沁昭连忙说到,“母亲就是说话不怎么好听,并不是真心的。”

    凌斯安看着唐沁昭急切的表情,有些怀疑的皱了皱眉,他还没来的及细想,唐沁年就扯了扯他的袖子,“姐姐说的对。”

    凌斯安便不再多问。

    到了庆阳楼,唐沁昭又道了谢,然后看着马车走远,才带着婢女向楼上走去。

    此时的楼上,并没有什么诗会,只不过是一群贵女们闲在一处吃茶。

    “昭昭,你怎么现在才来?”周月林赶忙拉过唐沁昭,周月林的父亲官拜三品,所以她在这里,还是有些地位的。

    “太后娘娘送了些赏赐,耽误了。”唐沁昭故作不好意思的笑笑。“还好搭了英王殿下的方便,否则怕是要来的更晚些。”

    果不其然,在场的又是一顿恭维,还夹带着羡慕。

    能和凌斯安同坐一辆马车,那是多令人艳羡的事情啊,几个人又拉着唐沁昭问了些关于凌斯安的事情。

    “我瞅着这衣服也不像是凡品啊。”梁婉又看了看唐沁昭,他的父亲是户部尚书,梁碗和唐沁昭的关系比别人都要好上一些。

    “这是皇后娘娘赏的,父亲也给妹妹做了两套衣裳,剩下了点就与我了。”唐沁昭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皇后娘娘那是赏给你的,怎么又先给你妹妹做衣裳,当真是偏心。”周月林皱着眉,替唐沁昭打抱不平。

    “那是我妹妹,又如何使不得,最好的东西都当是给妹妹的。”唐沁昭还是温柔的说着,满脸都是对唐沁年的疼爱。

    “你啊!”梁婉用手指点了下唐沁昭的额头,“你那妹妹是占了你多少便宜,就你还傻乎乎的。”

    “自家妹妹,吃点亏还要放在心上吗?”唐沁昭无辜的眨了眨眼。

    “你父亲就是太过偏心了,谁家的痴傻孩子不送到乡下庄子上去,哪一个会养在家里的,徒增别人的笑话,连带着你都要被人指指点点。”周月林白了一眼,说起话来也不客气,她对唐沁昭的那个傻妹妹本来就多有不快。

    “什么好东西都给你妹妹,她是个傻子,那不都是暴殄天物了?”粱婉附和道。

    她们说的也不是错的,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会把痴傻孩子养在家里,除了唐家。

    “妹妹之前也不是如此的,是摔坏了脑袋。”唐沁昭柔声说到,“我是她的姐姐,自然是要让着她的。”

    “你就是心太善,所以被欺负!”周月林恨铁不成钢的说了句,还用手点了点唐沁昭的额头,唐沁昭侧过头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们都在为唐沁昭感到不值,处处忍让自己的那个傻妹妹,受了多少委屈,所以看到她这幅样子,多少有点替她鸣不平。

    “不说这个糟心的事情了,对了,苏家的那个嫡长孙,你们可还记得?”坐在角落的绿衣姑娘打破了僵局,将话题岔开到了其他地方。

    “嫡长孙?难道是那个?”梁婉睁大了眼睛,“难道是送去庄子治病的那个?”

    “嘘嘘嘘,可不能这么大声!”绿衣姑娘赶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苏家如今可是正得盛宠。

    “什么病啊?”周月林不知晓这事,于是疑惑的睁大了眼睛,“干什么还卖关子!”

    梁婉捏了捏手帕,还是小声的说了句“疯病。”

    这下次其他人都睁大了眼睛,在大晏的富贵人家里,要是谁家出了个傻子,疯子,那是要被人戳着后背指指点点的。

    这些有残缺的孩子,就不应该被放到台面上,除了唐沁年,那是个意外,她是后天摔坏了脑子,即便如此,还是被一众人家嫌弃。

    苏家的嫡长孙是个疯子,那可真是有些不可说了。

    “但只是传闻,当不得真的。”绿衣姑娘摆了摆手,连忙改口,“昨个儿我姑妈同苏夫人喝茶,带着我也去了,到是见到了那位,气宇轩昂,风度翩翩,半分都不像有疯病的样子。”

    “是么?”梁婉好奇的继续问道,“当真有这么好看?看你这脸,都红了哟。”

    绿衣姑娘赶忙解释,但是一群人哄笑起来打趣她,接下来就是说说各种闲话了。

    唐沁昭心不在焉的附和着,也丝毫不关心苏家的什么公子,甚至她觉得这一屋子的贵女们有些吵闹。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