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十一章
    “刚才你们在讲什么呢?”凌斯安细细的看着唐沁年,用眼前她的样子将梦里的情景冲散,那是一种沉默的救赎,他苟延残喘的死死抓住面前的爱人,在无声里挣扎,在绝望里重生。

    “他要跟我做朋友。”唐沁年把玩着凌斯安的手指,没有指名道姓,但凌斯安知道他说的是谁,他们之间有着别人没有的默契,有的时候一个眼神,凌斯安就能知道唐沁年的心思。

    这是他们在漫长的岁月里养成的默契,回想起来,他和唐沁年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那你为什么没答应呢?”唐沁年的表情是苦恼的,凌斯安心下了然,定是她拒绝了这个请求。

    “跟我做朋友,是要被人嫌弃的。”唐沁年有些疑惑的看着凌斯安,眼神仿佛再说,你应该知道啊,为什么明知故问呢?

    凌斯安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揉了揉唐沁年的头发,心里一片心酸。

    世人都说,唐沁年没心没肺,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

    其实不是的,她明白的,她可能不会给你讲大道理,不明白别人话里的弯弯绕绕,但她能明白那些恶意,她全然接受那些恶意,却也保持着最大的和善。

    跟她在一起会被人指指点点,所以她不要朋友,她习惯在人群里低下头来,说她善良也好,说她胆怯也怕,凌斯安知道,这是她的生存之道,心酸且让人疼惜。

    “今天是不是起的很早?累不累?”凌斯安握紧了唐沁年的手,不再去纠结凌斯煜的事情。

    凌斯煜很反常,上辈子他不记得凌斯煜和唐沁年有什么好的交情,如今他却三番两次的招惹唐沁年,怀的什么心思他不知道,但他不希望这个人再让唐沁年烦心,也私心得希望,唐沁年心里只想着他,再不要想旁人。

    而凌斯煜,他会派人查的。

    “有点困,还有点饿。”唐沁年抿了下嘴,然后有些娇嗔的看着凌斯安,而后指了指那池子里的锦鲤,“安哥哥,你说这鱼好吃么?”

    凌斯安抬眼看去,这一池子的锦鲤,合着刚才,唐沁年是在想这鱼好不好吃。

    “饿了是么?”凌斯安刮了下唐沁年的鼻子,起了打趣的心思,“这么爱吃鱼啊?小猫咪才爱吃鱼。”

    唐沁年伸手摸了摸鼻子,然后歪了歪脑袋。

    “喵?”她学着猫咪歪着头叫了一声,眼睛闪闪发光。

    凌斯安捂着胸口,心里在大喊,面上却还是强忍着镇静,只是这充了血的耳朵将他的心思暴露无遗,幸亏这附近只有他们,否则要是让旁人看见唐沁年的这个样子,他可是要醋的。

    “我带你去吃些东西,走。”凌斯安拉着唐沁年,然后又问了句,“你阿姐呢?”

    “姐姐被太后娘娘叫去了,让我在这里乖乖的。”唐沁年语气轻快,她已经一个人呆了好久了,久到都觉得要待不住了。

    凌斯安点了点头,带着唐沁年就去吃东西了。

    而唐沁昭正乖巧的坐在太后面前,糯糯的答着太后和皇后的话。

    她心里有些得意,又有些欣喜,坐在下面的那些贵女们,眼里的羡慕,让她浑身通畅,她心里默念着,就是这样,都看着我,仰视我,羡慕我。

    唐琼看着唐沁昭头上的那朵翠玉镶金珠花簪和手上的东海冷玉镯,眯了眯眼睛,而后低下头笑了笑。

    这是她指名送给唐沁年的,相对的,她送给唐沁昭的是百灵红玉簪以及蓝田玉镯,也都是上品。

    都是唐家的孩子,她万万没有偏心的道理,反而她更喜欢唐沁昭一些,唐沁年毕竟是个傻子,她今早还跟皇帝提了一嘴唐沁年。

    皇帝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给她透了底,凌斯安的正妃之位,断断是不能落在唐沁年的身上的,就是个侧妃之位,都是皇家牺牲了莫大的颜面,是皇家对忠臣的恩赐,是天子对重臣的妥协。

    唐琼心里也明白,只是觉得到时候,凌斯安定是要难过很长的时间了,可这皇家颜面,天子威严,也不容许一个傻子,坐上那正妃之位。

    相反唐沁昭,蕙质兰心,聪慧过人,比唐沁年适合皇家百倍。

    所以她发现了唐沁昭的小心思也不戳破,唐隐秋太过宠爱唐沁年,唐沁昭的心里难免有些失衡,都是人之常情。

    于是她把手上的镯子拿下来,带到了唐沁昭手上,唐沁昭在众人羡慕的眼光里受宠若惊的谢恩。

    “待会晚宴的时候哀家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听听我们昭姑娘的琴音呢?”太后找了个话头来夸奖唐沁昭,唐沁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美名早就传在外,她正好给她这个机会出出风头,“这彩头都给了,昭姑娘可不要拒绝哀家啊!”

    唐沁昭蓦的睁大了眼睛,有些吃惊,而后又笑着点头,说定不负太后厚望。

    惹得太后又拍着手对她笑了笑。

    到后来太后觉得有些累了,要去休息,才把她们都打发了。

    唐沁年在一众同龄姑娘们的簇拥下走了出来,她人缘好,虽然才情拔尖,却温和谦虚,但这不是她受人喜爱的唯一原因。

    她还有个傻得,却又备受宠爱,宠爱到让人嫉妒的妹妹。

    众人把对唐沁年的不满,转化成了同情映射在唐沁昭身上,你看,唐沁昭才情无人可比,但是因为那个傻妹妹备受人奚落,且唐丞相偏爱那个傻子,对唐沁昭多番冷落,但即便如此,唐沁昭还是掏心掏肺的对她妹妹好,多么善良的人啊。

    众人对她的同情又转化成了怜惜。

    如今她得了太后的偏爱,朋友们都为她开心,也都在让她把握住这个机会,可以在帝王家面前展露才情。

    唐沁昭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那些姑娘的话她都温温柔柔的回着,凌思蕊经过的时候不满的哼了声,但到底没再去找唐沁昭的麻烦。

    因为她的母后说过,切不可得罪了唐沁昭,她还需要唐沁昭来加深苏唐两家的联系。

    中午各自都吃了饭,唐沁昭就找到了唐沁年。

    唐沁年正坐在偏僻的亭子里吃着糖水,凌斯安被周悟深叫走了,临走之前让她在这里别乱跑。

    唐沁昭到了之后,唐沁年赶忙站起来拉着她,把刚得的那份点心送到她面前,“姐姐,这个好吃,年年特地给你留的,快吃!”

    唐沁昭温柔的笑了笑,然后让自己的婢女小莲和唐沁年的婢女小酥先下去,她们有些悄悄话要讲。

    两个侍女乖乖的点了头,就下去了,她们在远处闲聊着,小莲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小酥的话,她不太看得上这个三小姐的侍女,或者说,在她心里,她也不太看得上三小姐。

    可没曾想,就在这里,就在这时候出了事。

    唐沁昭一声惊呼吓得两人连忙跑过去,只看见唐沁年手上拿着碎瓦片,而唐沁昭的右手在流着血。

    “小姐,这是怎么了?小姐?”小莲对着远处的侍卫叫到,“请郎中啊!”

    “对不起,对不起,姐姐,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唐沁年拿着那个装了糖水的碗的碎片,手在发着抖,她想上前去,可又不敢。

    唐沁昭忍着痛,对着三人笑了笑,“年年打碎了碗,然后我怕她被划伤,所以帮着收拾,没想到年年不小心划了我一下,不碍事的,不要把事情弄大,这场合,安静些。”

    “那怎么行,小姐这手是要谈琴的,太后娘娘还等着听得,这如今可如何是好啊!”小莲有些埋怨的看了眼唐沁年。

    “对不起姐姐,我去请郎中,姐姐你不要怕。”唐沁年说完转身就跑,她还拿着碎碗片。

    “你不怕你小姐走丢了?还不快跟着去看看?”唐沁昭对着小酥厉声说道,小酥立刻回过神来去追唐沁年。

    “你去请郎中吧,悄悄地,不要声张。”唐沁昭对着小莲说到,小莲点了点头,一溜小跑的走了。

    等人走后,唐沁昭抬起了手,看着还在流血的手指,满意的笑了起来。

    最后唐沁年请来了太医,她边跑边哭的样子太过引人注目,最后带来了好一伙儿人。

    唐沁昭的朋友们围着她七嘴八舌的问,唐沁年一个人站在角落,她手里还拿着碎片,那碎片刺破了她的手掌,但是她没出声,她被内疚给淹没了。

    她本来在给她姐姐讲着那池子里的锦鲤,转头就发现那糖水碗摔在了地上,大概是她说的太过激动不小心把碗推了下去。

    她赶忙蹲下来捡碎片,她姐姐也蹲下来帮她一起捡,怕她伤了自己。

    她抬起头朝着她姐姐眯着眼睛笑,可就是这个时候,她姐姐的手被她手里的碎片划伤了,她不是故意的,但还是伤害了她的姐姐。

    她姐姐是要给太后娘娘弹琴的。

    姨母说的对,她只会添乱,只是姐姐喜欢她,不与她计较。

    她可真是个废物。

    周月林看着唐沁昭的伤口,大声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小心自己划破的,哪里是什么大事,你可小声些。”唐沁昭笑着说,一脸的云淡风轻。

    “你还笑得出来?晚宴你可是要给太后娘娘抚琴的,如今伤了这手,如何是好啊?”周月林恨铁不成钢。

    “都是三小姐不小心。”小莲不服气,小声的嘀咕着。

    “小莲,闭嘴!”唐沁昭冷脸看着自己的侍女。

    “昭昭你别拦着,小莲,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与我听。”周月林看着小莲,还拦住了唐沁昭。

    小莲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些姑娘们看唐沁年的眼神更加厌恶,看,又是这个傻妹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会害了唐沁昭。

    唐沁年低着头,流着泪道歉。

    “哭哭哭,就知道哭。”周月林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又转过头对着唐沁昭柔声细语,“别在这里,找个屋子,你休息一下。”

    “年年,一起来么?”被周月林扶起来的时候,唐沁昭笑着问唐沁年,得到了周月林一个不满的白眼。

    唐沁年低着头,摇了摇头。

    “好吧,小酥,照顾好年年。”唐沁昭嘱咐道。

    小酥乖巧的点了点头。

    众人跟着唐沁昭,又一起走了。

    “你还维护她呢?”还没走远,周月林就忍不住抱怨。

    “那可是我的亲妹妹,无心之举,何必苛责。”唐沁昭笑了笑。

    “算了吧,这样的妹妹,不如生下来就掐死。”周月林冷笑了一声,“她是命好,许多像他一样的傻子,一出生就没了性命,她还可以在这作威作福,也算是上辈子修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