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十七章
    太后喂了唐沁年两口甜汤,然后又招招手让唐沁昭过来。

    唐沁昭笑着点了点头,她视线定在唐沁年那摇摇晃晃的翠绿耳饰上,那耳坠随着唐沁年来回摇晃,她想起来,这是之前宫里赏下来的,她试了试,觉得很是老气,便给了唐沁年,可如今在唐沁年身上,却显得灵动逼人,当真是让人心里怄气。

    “这个好吃,姐姐吃。”她刚坐下,唐沁年就把手里的碗往她手里推,她有些嫌弃,却又不好表现出来。

    “你喜欢吃,还是你吃吧。”唐沁昭又把往推回去。

    “多的是,不用如此客气。”凌斯安站在唐沁年身边,从旁边侍女手上又接过一碗新的。

    唐沁昭在桌子底下的手攥紧,她如今,有些害怕凌斯安。

    凌斯安将那碗新的放到了唐沁年面前,又把唐沁年吃的那碗推给唐沁昭。

    太后抬眼看了下凌斯安,皱了皱眉头,但到底还是没说话。

    唐沁昭抬头有些哀怨的看着凌斯安,她总算是明白过来,凌斯安是在刁难她。

    “啊!”凌斯安做作的喊了一声,“是我疏忽了,将这碗新的给了年年,不过你们姐妹情深,想来是不会介意的,对吧?”

    “若是介意,那就在再碗新的。”凌斯安回头示意身边的侍女再去盛一碗,然后又看向唐沁昭,故作思虑,“是我想错了。”

    他这话说的模糊,想错了,什么想错了?是对着姐妹深情想错了?

    “不用了不用了,我吃这碗就可以了。”唐沁昭连忙说道,嫌弃妹妹这事,她到底是不能承认的。

    她一只手捏紧了大腿,一只手抬上来拿起勺子,强忍住心里的恶心,连吃了两口甜汤。

    “好吃吗?”唐沁年带着笑看着她,她有些犯恶心,但还是抢打气笑意说了句好吃。

    “你们都过来吃茶,待会再聊。”太后将他们三人的表情都仔仔细细看在眼里,然后又朝着站在其他处的几人过来吃茶。

    “看看这些孩子,多好啊。”大家聚在一起落了座,太后左看看又看看,脸上都是欢喜,“原本苏家的那个孩子也要来的,不过说是在准备秋闱,听说可是用功。”

    “倒是挺有志气的。”凌思蕊拖长音说了一句,一时间倒是听不出是阴阳怪气还是夸奖。

    “可不是,”太后就当她是在夸奖,而后又略带调侃的对她说道,“你啊,也别整天只顾着玩乐,你也该读些书。”

    “我是公主,不管怎么样我都是最好的。”凌思蕊毫不在意,“再说,我长得这般好看,学问差些有什么关系。”

    “你这脸皮还真厚,你看看在座的姑娘,有哪个没有你好看。”太后这话倒是客气,这在场的姑娘,真比凌思蕊好看的,倒也没几个。

    凌思蕊虽然善妒,自大,但这长相,确实是称得上一句好看的,比凌忧离凌斯兰都要好看些。

    “哪个有我好看?皇祖母你说。”凌思蕊拉着太后的衣袖撒娇。

    太后虽然不喜欢苏月棠,但是对孙子辈的孩子们都很是疼爱,所以凌思蕊其实和她也很是亲近。

    “哀家看,年丫头就比你好看。”太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凌斯安,然后说了这句话。

    凌斯安有些诧异,太后这话多少带了些挑衅的意思,在这个时候把唐沁年推到了风头浪尖上,用唐沁年来驳了凌思蕊的面子。

    太后难道不知道,以凌思蕊这善妒的性子,定会放在心上。

    凌斯安心下摇了摇头,不,太后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凌斯安又看向太后,两人目光交汇,而后又错过。

    “她?”凌思蕊看了眼两耳不闻,只顾着喝甜汤的唐沁年撇了撇嘴,“她一个傻”,话说到一半,她及时住了嘴,这话要是说出来,定是要出乱子的。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凌斯安,又看了眼太后,连忙改口,“她一个小孩子,我定是不与她比的。”

    “你倒是会安慰自己。”太后笑着点了点凌思蕊的鼻子。

    接着太后将每一个人都点了一遍,又问了些他们的近况,很是和蔼。

    “皇祖母,孙儿前些日子得了个好东西。”凌斯安看着唐沁年喝完甜汤,才悠悠的加入谈话。

    “什么好东西?你都在这说了,那还不赶紧拿出来看看?”太后先是打量了下凌斯安,像是要看看他打的什么主意,但凌斯安表情平和,倒真的像是普普通通说了一件新奇事一般,她无法,只能开口问。

    “闻雀,拿上来。”凌斯安朝着站在一旁的闻雀点头,闻雀立刻拿着盒子递了过来。

    凌斯安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众人这才看清,这是一只翡翠花颜金步摇,不过特别的是,这是一块红翡,夺目耀眼的很。

    “哟,这倒是个好东西,这红色的可稀罕。”太后接过来,止不住的夸了夸。

    “是,孙儿看到第一眼,就觉得这步摇是个奇妙的,想着定要给皇祖母送来。”凌斯安乖乖巧巧的说着,但其实,这是他特别做的。

    “你还真有这份孝心。”太后捂着嘴笑了起来。

    “皇祖母喜欢就好。”凌斯安顺着太后的话说,但他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

    旁边的人都对这步摇赞不绝口,越说太后越开心。

    “不过,这颜色太艳了,哀家这把年纪,到底不合适。”太后开心够了,再看看,这步摇,要是她在十七八的时候,定是合适的,如今,到底是年纪大了。

    “皇祖母怎么不合适?皇祖母还年轻着呢。”凌思蕊立马说道。

    “就你嘴甜。”太后轻轻拍了下凌思蕊的胳膊,“不过,斯安这份心皇祖母心领了,但这步摇啊,还是给你们这些小姑娘合适。”

    “皇祖母这说的,这么多小姑娘,给谁都不合适啊。”凌思蕊嘟着嘴,然后又扒拉着太后的衣袖,嗲嗲的开口,“要不皇祖母赏我吧,我素来爱红色,多配我啊。”

    “你倒是真的厚脸皮。”太后无奈的笑了笑,“给你了,不就是哀家偏心了?这可不行。”

    “那不如来比试把,这东西作头彩。”凌斯煜喝了好一会儿的茶,这才说了一句话。

    凌思蕊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心里又在嘀咕这个弟弟越来越古怪了,明明自己撒撒娇就能拿到的,如今说什么比试!

    “这倒是好,这好。”太后连连称赞,“本就让你们这些孩子陪哀家这个老人说话,无趣的人,不如来比试一场,那不是很有趣?”

    “皇祖母思虑的周全。”凌斯安笑着点了点头,而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比什么啊?”凌思蕊嘟了嘟嘴。

    “不如就着这御花园的景色,做首诗吧。”凌斯安笑着看着唐沁昭说道。

    唐沁昭看着凌斯安这不屑,鄙夷的眼神,才知道他说的礼是什么意思,也终于确认,凌斯安确实是知道了一切,她有些坐立难安,一直引以为豪的东西被人戳穿,让她害怕的都在发抖。

    她喜欢被人追捧,被人仰视的感觉,如果她失去了这一切,不,她不能失去这一切,她不能和唐沁年一样活在尘埃里,她不能!

    “那这头彩肯定是沁昭姑娘的了,在座的,谁都比不过她的。”凌未了温温柔柔的说到,她的声音和她的相貌一样,柔情似水。

    “就是,谁不知道沁昭姐姐是大晏第一才女。”凌斯兰也乖巧的说到。

    “是大家谬赞了。”唐沁昭松了口气,“要不,我们还是比些别的吧。”

    “这是真才实学赢来的,有何不妥啊。”凌斯煜啧了一声,然后看了一圈的人,“再说琴棋书画,哪样不是唐二姑娘盛名在外,选什么都是一样的,除非,是选这下池塘摸鱼,那想来,三姐还是能拔得头筹的。”

    “小四,怎么说话呢。”凌思蕊朝着凌斯煜挥了挥拳头。

    太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凌斯安和凌斯煜,然后还是点了头,说就比诗。

    这下子几个姑娘都站起来看着四处景色。

    唐沁年懵懵懂懂的也站起来,凌斯安超她笑笑,让她随便走动,她便三两步来到了池塘边上。

    唐沁昭先看着其他几个人的方向,然后又装作不在意的走向唐沁年。

    “年年,”她小声的叫了声唐沁年,然后拉了拉她的手,“你是不是已经想出来了?”

    她知道这次定是不能再用唐沁年的,因为这就直接在唐沁年面前露了馅,唐沁年虽然是个傻子,但是这么明显的被利用还是看的出来的,但是她可以根据唐沁年说的改,到时候在隐晦的表达一下,唐沁年的诗词是她教的。

    这种话里有话的方式,唐沁年听不明白,但是别人听得懂,而且以她以前的名声,别人也定会理所当然的觉得,就是她指导的。

    这样的话,就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了。

    “我写的不好。”唐沁年耷拉着眼睛,有点丧气,“待会儿又得给爹爹丢脸了。”

    “没事,你且说与我听听,我帮你看看。”唐沁昭笑了笑,还摸了摸唐沁年的脸。

    “嗯。”唐沁年毫无怀疑的点点头,“尾摆小莲舟,知方寸”

    唐沁昭充满期待的看着唐沁年,她紧紧的攥着手帕,仿若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说什么悄悄话呢?也说与我听听啊,年年。”

    唐沁昭抬头,就看见凌斯安一脸果然的表情,站在唐沁年身后。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