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十八章
    唐沁年转过身,看着凌斯安,吐了下舌头,她素来老实,对自己相信的人可谓是毫无保留,于是半分思量都没有,就想把刚才的事情全部告诉凌斯安,“刚刚再跟”

    唐沁年话还没说完,唐沁昭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姐姐,怎么了?”唐沁年又回过头去看着唐沁昭,只见她脸色发白,拉着她的手竟然在微微发抖,唐沁年有些下意识的恐慌,她语气急促的问道,“姐姐怎么了?”

    唐沁昭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烘烤,又像是被人逼在了悬崖的边上,退无可退,但前路被人死死堵住,她毫无办法。

    那些个推崇,羡慕,是她这么多年精心经营得来的,她是万万不能失去这些的。

    “我看啊,你家阿姐有些虚。”凌斯安双手抱胸,再一次上下打量了一下唐沁昭,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有些虚?”唐沁年靠近唐沁昭,“是不是姐姐身体不舒服?”

    她说着,还捏了捏唐沁昭的肩膀。

    唐沁昭哪里不知道凌斯安的意思,他说的是自己心虚。

    但她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就算是没有人她也要闯出一条路来,再者说,凌斯安也没有证据,能奈她何?

    她四处瞄了一眼,然后看到了身后的池塘,那里开满莲花,盛世好看,她搓了搓手,一个想法涌上心头,那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伪装成是唐沁年推得她,如今她们拉扯在一起,只要她跳下去,唐沁年就脱不了关系。

    虽然她不会水,但这里这么多人,定是会及时的将她救起来,这招可谓是一石二鸟。

    一是让唐沁年背了黑锅,二来也可以逃过这次诗词比试,一个被自己痴傻妹妹推下水,备受惊吓的少女,谁还会强求让她作诗呢?

    唐沁昭嘴角忍不住的扬了起来,你看,她就是上天的宠儿,每每都可以化险为夷。

    她往后挪了两步,伸手拉扯了一下唐沁年的胳膊,制造出唐沁年推她的假象,然后闭上了眼睛,就往后倒去。

    她闭着眼睛倒数,然后准备开口尖叫,你看,她连这个都已经算好了。

    可突然!

    她被一只手紧紧的拉住!

    她连忙睁开眼睛,只见凌斯安就着唐沁年的手,抓着她的胳膊,让她无法向后倒去。

    “二小姐,你可站稳了,这后面的池塘,”凌斯安呵呵两声笑出了声,“里面可是有不少亡魂,她们都跟你差不多的年纪,怕是都急忙忙的等着替死鬼呢。”

    凌斯安阴恻恻的说完,还磨了下牙。

    唐沁昭心跳的飞快,她这次是真的面如死灰,凌斯安仿佛看透了她的一举一动,就好像她的心思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而且,唐沁昭又看了看这身后池塘,听了凌斯安的话,她觉得自己身后这原本清朗秀丽的地方透露出一股股子寒气。

    对啊,这里是哪里?这里是皇宫,这里的池塘,定是死过不知道多少的人,唐沁昭连忙站好。

    “姐姐,你到底怎么了呀?好生奇怪。”唐沁年不懂这二人之间的你来我往,只是觉得唐沁昭表情诡异,让人难懂。

    “只是太热了,有些不适。”唐沁昭连忙尴尴尬尬的说着。

    “那姐姐要不要休息一下?”唐沁年连忙把她往太后那拉。

    “无妨无妨,现在好多了。”唐沁昭连忙停住,如今回到太后身边,不就说明自己这诗已经做出来了吗?

    “来两个人,伺候在唐二小姐身边。”凌斯安转头挥手招来两个侍女,那俩人快步跑过来,站到了唐沁昭身边。

    “多谢英王殿下。”唐沁昭皮笑肉不笑的行了个礼。

    “你是年年的嫡亲姐姐,不必如此客气。”凌斯安说话句句带刀,他这话的意思是,你是唐沁年的姐姐,所以我如此厚待你,如果你不是唐沁年的姐姐,我管你是什么东西。

    “年年,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凌斯安收起对唐沁昭那讽刺的笑,然后宠溺的看向唐沁年,“那我们就先回去啊,皇祖母一个人坐在那,定是好生无聊的。”

    唐沁年听完看了看太后,确实是一个人坐着,百无聊赖的喝着茶,可是她又看了看唐沁昭,“不了,姐姐脸色这么不好,我不放心,安哥哥你去吧,我要陪着姐姐。”

    凌斯安心里无奈的笑了声,你看,唐沁昭处处暗算唐沁年,可他的傻丫头,还把人家放在心尖尖上呢。

    凌斯安瞥了眼唐沁昭,唐沁昭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又害怕自己如果不按照他的办,又会被新的法子针对,只得急忙忙的开口,“年年,你去吧,我正好要一个人好好想想。”

    “不行,我不放心,要不,我站在你身后,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不好?”唐沁年堆起笑容看着唐沁昭。

    “你在我后面看着我,我还是很不习惯,乖,你先去。”唐沁昭心里巴不得唐沁年快走,又觉得唐沁年听不懂话里的意思,很是恼火,但恼火也不能表现出来,这些个情绪堆叠的让她喘不上气。

    “那姐姐你真的没事吗?”唐沁年还是不放心。

    唐沁昭连忙保证,这才把这位送到太后身边去。

    凌斯安带着唐沁年坐到太后身边,然后幸灾乐祸的看着在远处来回踱步的唐沁昭,刚才看到她脸上那诡异的笑容,他就知道这个人不会轻易放弃,果不其然就看到她闭着眼睛要向后倒去,他连忙把她拉回来,在他面前,谁都不能再伤害唐沁年。

    “我们年年已经想好啦?”太后语气轻快的看着唐沁年。

    凌斯安又看向太后,觉得太后眼里对唐沁年的疼爱不像是假的,但是太后刚刚的行为,却又仿佛在把唐沁年往风口浪尖上推,这矛盾的行为,也必定是有猫腻的。

    上辈子,他可真是个蠢货,这么多的阴暗,他一个都没看到。

    他们坐着闲聊,渐渐的大家也都回来了,唐沁昭在远处看着,急的直咬下嘴唇,她心乱如麻,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得这时间为何如此快,她还没有对策,这些人就都回来了。

    两个侍女寸步不离的跟着她,让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今日,早知道就不进宫了。

    她有些委屈,但更多的是害怕,但是如今其他人的目光都看向她,她只能扯着笑,往那边走过去。

    “想来,昭姑娘定是要有一首好诗了。”凌未了甜甜的说。

    “哼。”凌思蕊小声的哼了一声,其他人知道她的脾气,也都未说话。

    太后看她们回来,于是便让她们一个个的说,而唐沁昭,盛名在外,定是最后一个说的,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凌思蕊哼哼唧唧说了一首,莲花荷花绿豆汤轮番出现,这荒唐的诗惹得太后轻轻的拍了下她的脑袋。

    其他几位,也皆是普普通通,稍微出众一点的就是凌未了,整首诗词工整,却是缺乏些灵气。

    再接着就轮到唐沁年了,唐沁年低着头,扯着凌斯安的衣角不敢开口。

    “说吧,没人嫌弃你。”凌忧离冷嘲热讽的开口,她自是不信,一个傻子能作出什么好诗,最多也就和凌思蕊那个草包一样。

    “年年,别怕,看着我。”凌斯安抬起唐沁年的小脑袋,笑着安慰她,“写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哎哟哟,”凌思蕊嫌弃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凌忧离,挑着眉,脸上皆是挑衅,“哎哟哟。”

    同一句话,不同的意思,惹得凌忧离白了她一眼。

    “那我说了。”唐沁年看了看凌斯安,然后又看了眼太后,一张小脸通红,她微微低着头,声音不大,“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太后娘娘不要笑我。”

    “哀家最喜欢年年了,怎么会笑你。”太后摸了摸唐沁年的手。

    唐沁年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然后开口,“尾摆小莲舟,知方寸,赠一盏碧水,氤氲几缕,却道是君子惊鸿,水芸上眉梢。”

    她说完,脸红着看着凌斯安,目光缱绻,这是一首写给凌斯安的词。

    她只顾着看凌斯安,却没看到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她。

    就连原本只是置身事外的凌斯煜,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凌思蕊皱着眉,指着唐沁年,话都说不顺畅,“这是你写的?”

    唐沁年这才看到所有人都看着她,脸更红了,像是要滴下血来,她有些害怕的往凌斯安那里靠了靠,小声的说,“我知道我作的不好,要给爹爹丢脸了。”

    她语气里带了点哽咽,凌斯安听得很是心酸,她是在丞相府被经年累月打击,不自信到有些自卑,他一把拉起唐沁年,让她直起肩膀,“看着我。”

    唐沁年抬着头看着他,咬着下嘴唇眨了眨眼。

    “你写的很好,不用听信别人说你写的拿不出手,你写的很好。”凌斯安抬眼扫了一圈身边人,“不信,你问问皇祖母,皇祖母的话,总不会有假的。”

    唐沁年有些期待的看着太后。

    “哀家有些吃惊,”太后这才回过神来,“我们年年如此有才情,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如此短的时间,你怎么作的如此好?”

    “年姑娘写的着实灵气逼人。”凌未了吃惊又佩服的看着唐沁年,“深藏不漏。”

    其他人一人一语的夸赞着唐沁年,唯独凌思蕊和凌忧离面色不好。

    “真的好么?”唐沁年小声的再次确认。

    “我们年年也是大才女啊,你父亲教的好,你们俩都是有出息的。”太后说的真情实感,然后大家的目光又看向唐沁昭。

    “昭丫头你怎么从不说起,年丫头作词也这般好?”她带着些善意的责怪看着唐沁昭。

    唐沁昭绞着手帕,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如,先让唐二姑娘也把诗词说了吧,三姑娘作的如此好,让我更期待唐二姑娘的了。”凌斯煜笑着说了句,好像他真的感兴趣般。

    “我”唐沁昭脑袋里成了一堆浆糊,她说话都有些哆嗦。

    “你妹妹作的这般好,这步摇啊,定是你们姐妹俩的了。”太后笑着拉着唐沁昭的手,她们都是唐家人,唐沁年惊的一群人掉了下巴,让她很是有面子。

    “那我就献丑了。”唐沁昭僵硬的笑着,不过其他人都还沉浸在唐沁年带来的惊喜了,一时间没注意唐沁昭的表情,除了凌斯安。

    “三寸清波,一盏芳华,几分暑气,清茶三杯。”唐沁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只是硬着头皮说出来,想要快快的从这里解脱出去。

    “啊?”太后有些不可思议的皱着眉头,实在想象不到,这是唐沁昭会写出来的东西。

    其他人跟太后一眼的表情,凌思蕊的嫌弃已经冲到了脑门,她脸皱成一团,语气满满的都是嫌弃,“这什么东西?还不如本公主的绿豆汤呢!”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