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二十一章
    唐沁昭在府里闷了几个月,就是连那学堂都不再去了,每日百无聊赖的待在府里,唐沁年每天都来,刚开始她还会敷衍的应付一下,后来便闭门不见了。

    但秋闱在即,她的反常倒也不是那么显眼。

    沈乐瑶每日在府里愁眉不展,原本以为唐沁昭和凌斯煜的婚事板上钉钉,虽然唐沁昭不太乐意,但到底是做王妃,也算体面。

    可两天前,皇后特地请了沈乐瑶进宫,说的客气,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这门亲事黄了,替代凌斯煜的人,换成了苏啸歌。

    这让沈乐瑶有些不悦,苏啸歌说是苏赠青的嫡长孙,但到底无功无名,且从小还不是长在京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们一无所知,这怎么能将女儿嫁过去呢?

    这不,如今两个人就待在房间里长吁短叹。

    “那苏啸歌我是看了,是个一表人才的。”沈乐瑶苦着一张脸,“但是,到底不知根知底,如何能结亲呢?”

    唐沁昭也很不痛快,原本的她,日日被人追捧,而如今却像个落水狗一般躲着,虽说很多人不知道那日御花园的事情,可她心里缺少了一股底气,也害怕自己太够张扬,会惹来凌斯安的报复,只得日日躲着。

    “那样的人,我如何能嫁他?”唐沁昭一脸不屑,苏啸歌她是见过的,虽是有一副好皮囊,但无权无势,又怎么配得上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早知道当年,就该应了辰王,你看现在,辰王都要做储君了。”沈乐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该应了凌斯卿的婚约。

    “母亲还说这个干什么,而且我也不喜欢辰王。”唐沁昭小小的翻了个白眼,“他脾气霸道,嫁过去如何过得好。”

    “说的也是,不说这个了。”沈乐瑶连忙摇了摇头,她对唐沁昭一直觉得亏欠,所以总是多般纵容,“没关系,除了他们,我女儿值得更好的。”

    “那父亲怎么说?”唐沁昭嘟着嘴问,她已经很久没去找唐隐秋了,上次她被吓坏了,如今看见她爹爹心里都有些发憷。

    “你爹爹,”沈乐瑶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你爹爹说,这皇家我们还是不沾染的好,夺嫡之争,他想要离得远些。”

    “爹爹什么意思?”唐沁昭皱着眉,离得远些,那这京中哪还有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足够配得上她。

    “你爹爹的话倒也是有道理的,”沈乐瑶语气温温柔柔,带着点讨好,“你外祖之前就是陛下的太傅,当时也是储位之争,你外祖提前告老还乡,倒也是保了份平安。”

    “那唐沁年为什么就可以嫁给英王?”唐沁昭不自觉的大了声音,“说到底就是爹爹偏心,英王这样的人中龙凤,唐沁年她配得上么?”

    “话也不能这么说,”沈乐瑶苦口婆心的劝,“年年和英王,那是打小的情谊,而且那时候,谁能想到英王这般有出息。”

    “我不管,唐沁年有的,我也要有,我哪里比她差?”唐沁昭心里也没主意,但她就是不愿意低人一等。

    “那就不急,我女儿,总归要人中龙凤的少年郎才配得上才是。”看出了唐沁昭的烦躁,沈乐瑶立马哄着她,如今这事自当走一步看一步了。

    唐沁邶在门口听了这么一出,这两人这些日子一直愁眉苦脸原来是因为这事。

    “到底是心比天高。”他小声的呢喃了一句,笑着摇了摇头就走了。

    回到屋子里,却见桌子上好些吃的,他走上前定睛瞧了瞧,是紫翠楼的当家招牌菜,看他疑惑,他的贴身侍从阿园立刻说道,“三小姐带回来的,说公子准备秋闱辛苦,该多吃些。”

    唐沁邶笑了笑,挥挥手让阿园下去了。

    他坐了下来,将每道菜都尝了一口,心里却五味杂陈,这个时候,还想着他应试辛苦的,却是他那个在外人看来是个傻子的三姐,而他的娘亲,却半分都没想到。

    唐沁邶对唐沁年心存愧疚,这府里的一切,他如何看不清,那些个隐晦的过往,那些个不能说的秘密,他却早就心中有数。

    虽然不知道当年往事如何,但二姐是他嫡亲的姐姐,三姐与他同父异母,他倒也是晓得的。

    而自己嫡亲的姐姐对唐沁年做的事情,他亦是知道,也从未出书人的风骨呢。

    唐沁邶苦笑了一下,心下做了决定,到底,不应该再做帮凶了。

    凌斯安最近倒是没再给唐沁昭下绊子,一是因为她自己也识趣儿,闭门不出,二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再过不久,他就该出宫了,但此刻他和唐沁年的婚事却是一点风声都没有,想来定是有变数,再加上太后对唐沁年古怪的态度,让他多少有些猜忌。

    除此之外,最近的储位之争,也让在走在了风头浪尖上,其实他心里对着太子之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的,这朗朗世间,最难做的不就是太子么?

    上面是皇帝的猜忌,身边是兄弟的觊觎,坐上了太子的位置,就是昭告着这日子就再也过不安生了,而他毕生的愿望,就是和唐沁年安安稳稳的过完余生。

    但他舅舅,却显然有其他心思。

    “斯安,如今这形势,你如何还能如此不在乎?”周悟深在兵部拦住了准备去找唐沁昭的凌斯安,将他拉到了屋子里,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舅舅,这储位之争我根本不在乎输赢,我志不在此。”这是周悟深第一次如此正面说这问题,他也毫不隐瞒的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

    “你什么意思?”周悟深有些不快,近些日子,他和其他人为了这太子之位,也废了不小的力气。

    “舅舅,做太子真的好么?做皇帝真的好么?”凌斯安反问。

    “你二哥那样子,如何能做一个明君?”周悟深皱着眉,“把这天下交到那样的人手里,你能忍心?”

    “那我未必做的就比二哥好,”凌斯安叹了口气,“我只想与年年,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连这个王爷都不想做,这皇家的日子太苦了,勾心斗角,永无安宁。”

    “所以呢?”周悟深冷着脸反问,“你要把这太子之位拱手相让,那我们这些人之前的努力算什么?”

    “舅舅真当父皇是碍于武将才不立二哥为太子的么?”凌斯安摇了摇头,“你应该是了解父皇的,他让朝堂起相争之势,只是为了告诉二哥,这太子之位得靠着他的皇威才能坐稳。”

    “他是在警告,提醒二哥,这天下是谁的,”凌斯安看着周悟深,“从头到尾,他就没想过要把太子之位给我,只不过是利用我,来让二哥老老实实听他的话罢了。”

    周悟深眼神震动,他以为这件事情,只有他明白,因为他在皇帝身边很久,久到这个人的心思,他一眼就能看破,但他没想到,凌斯安却也明白,他明明还是个少年郎,却将这世间看的如此通透,这样聪明的人,合该做这天下的君主啊。

    “我知道,”周悟深叹了口气,“你父皇的心思我全知道,但这戏一旦开唱,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如今这形势,说到底,他已经骑虎难下了。”

    “父皇从不会妥协,最后这太子之位肯定是二哥的。”凌斯安对周悟深知晓一切并不惊讶,而这储君之争的最后结果,他也早就知道了结局。

    “所以你就拱手相让,丝毫不争?”周悟深对凌斯安这一点心生不快,他的侄儿,合该胸怀大志。

    “舅舅,做皇帝也没什么好的。”凌斯安笑容坦荡,“我不争,是因为我不想,我说了,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罢了。”

    “你不争,如何能安安稳稳过日子,成王败寇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周悟深皱眉,他不信凌斯安如此天真。

    “但我可以安生过日子,我也有我的筹码。”凌斯安胸有成竹,“就算二哥想要置我于死地,我大可以金蝉脱壳带着年年远走高飞,这不是难事。”

    周悟深没想到,凌斯安已经筹划到了这个地步,他心下吃惊,却也很是失望。

    “斯安,一个君王决定了一个国家百姓的生死,你二哥做不了明君,你该知道的。”

    “但这与我有何干系呢?”凌斯安笑了笑,“这天下非我能左右,我也不一定是个明君,这天子的担子太重了,我做不来。”

    “斯安,你太让我失望了。”周悟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以为,你该是以天下为己任的。”

    凌斯安迎上周悟深失望的目光,却也毫不退缩,他叹了口气,眉眼哀愁,“舅舅,我哪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我这一生唯一的执念,不过一个年年罢了。”

    “那你知道,”周悟深将自己刚得到的消息,缓缓道来,“太后和陛下,再给你寻正妃了么?”

    凌斯安瞪大了眼睛,站了起来,“舅舅此话何意?”

    “我今天刚刚得到的消息,”周悟深看着凌斯安,“太后差人再给你寻合适的王妃,她们觉得,唐沁年是个傻子,最多只能做你的侧妃。”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