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二十三章
    原本唐琼中意的是梓晟侯的嫡孙女儿季瑶,这姑娘她是了解的,性子沉稳,性情温柔,不爱出风头,但心里很有章法,是个能管家的。

    而且这姑娘身上,还有些不符合年纪的沉稳,懂得权衡利弊,这一点也最适合凌斯安。

    因为不管是谁嫁过去,总要面对一个备受宠爱,娘家很有权势的侧妃,难免不会心生怨怼,但季瑶不一样,她分得清主次。

    梓晟侯战功显赫,但他的嫡子却没什么才干,导致梓晟侯府如今隐约有下坡之势,但如果季瑶嫁给凌斯安做了英王妃,便可以一挽颓势。

    季瑶得到的是利,便不会再去奢求凌斯安的爱,那样通透的性子也是可以和唐沁年好好相处的。

    她把这个想法和皇帝说了说,但没想到,皇帝却是万万不同意,说他更中意的是凌忧离。

    唐琼翻了个白眼,凌忧离的性子她还不知道么?说好听点叫性情中人,说难听点就是脾气大,这样的人嫁给凌斯安做正妃,不说唐沁年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就是这英王府,也怕是再无安宁的日子了。

    所以至此,他们两个算是僵持了下来,谁都不肯退一步。

    唐琼心里明白,凌言然当年确实是舍命帮凌言霆登上了皇位,但是凌忧离却不能进英王府,她不能用凌斯安和唐沁年来替凌言霆还债。

    她在凌斯安正妃的位置上亏欠了唐沁年,总不能再害了她下半辈子,她心底里,是喜欢唐沁年的啊。

    他们母子俩个,难得起了冲突,并且谁都不肯退,于是只能把给凌斯安纳妃的事情缓了缓,毕竟前面还有个凌斯煜。

    凌斯煜的婚事,苏月棠也很是头疼,娶不了唐沁昭,也不能真的去向唐沁年提亲啊,否则她可真要成了这全京的笑话了。

    但唐家,却也是万万不能松手的,幸好的是,苏啸歌很喜欢唐沁昭,也算是一条路子。

    在这一片腥风血雨中,唐沁年却没有一丝感觉,她每日过的都很快活,唐沁邶时不时会来找她,将自己看的文章拿出来和她讨论,以前从没有人跟她聊过这个,她觉得新奇和有意思极了,为此还推过两次凌斯安的约。

    一切都看似平静,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心思,风平浪静下的是暗潮涌动。

    这一切显露的开始,就是秋闱放榜的那一天。

    苏啸歌力压其他人中了解元,皇帝特地看了他的文章,也是赞不绝口,说颇有当年丞相的风采,这可不是一句普通的话。

    唐隐秋当年,那可是惊世才绝,盛名在外,苏啸歌以前,别人说起,只会说是苏家的翩翩少年郎,可皇帝的一句话,却让一切都起了变化。

    他们翻出以前苏啸歌的文章传阅,确实称得上惊艳,就连自己主动禁足在家的唐沁昭都听说了苏啸歌的事,与之同时来的,还有一封信,一份苏啸歌的信。

    她打开看完,有些自得的轻轻把信放到了一边,递给了旁边的沈乐瑶。

    “这孩子倒是痴情的,”沈乐瑶看了信,赞赏的点了点头,信里言辞得体,却又写满了对唐沁昭的爱慕之情。

    “他说,爱慕我已久。”唐沁昭挑了挑眉,语气里带了点得意。

    “那你看这亲事?”这不,苏啸歌中了解元,皇后立刻又把沈乐瑶叫进了宫。

    “他倒是个有才华的,”唐沁昭面色有些尴尬,以前她看不上苏啸歌,如今那人却也出息了,但到底是松了口,“也勉勉强强配得上我。”

    “好,好,那我就去跟你爹说。”沈乐瑶开心的点了点头,如今这苏啸歌盛名在外,才情出众,想来也是个靠得住的,而且唐沁昭年级也大了,委实不能再拖了。

    “别,”唐沁昭出言阻拦,“你先去答复皇后娘娘,如果先告诉爹爹,爹爹给我拒了如何是好?”

    “可是…”沈乐瑶害怕唐隐秋生气,所以有些犹豫,“到底你爹才是一家之主。”

    “到时候就是皇后娘娘出面,与我们何干。”唐沁昭想到唐隐秋又有些不开心,“爹爹不过是更疼爱唐沁年罢了。”

    沈乐瑶想了想,也点了点头。

    没两天,皇帝就把唐隐秋留下来说话,将这事给说了。

    唐隐秋原本想委婉拒绝,但是他话才说了一句,就看到了皇帝的眼神,只在这瞬间,他就明白了皇帝的用意。

    他不想陷入党争,可他原本就是这争斗的一部分,他要把唐沁年嫁给凌斯安,就是和凌斯安,镇国公府,大晏武将有了牵连,所以只有把唐沁昭嫁给苏啸歌,才算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中立,而皇帝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这赐婚的圣旨下来的时候,是全家一起接的旨,唐隐秋面无表情,侧过头看见唐沁昭脸上洋溢不住的笑意,心下叹了口气。

    自从这婚约定了下来,苏啸歌便经常让人送东西到丞相府,那样子,像是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买下来送给唐沁昭。

    唐沁昭对此很是受用,也不把自己闷在府里,梁婉的约她也去赴了,这不,到那又是被几个人围着恭维了一番,苏啸歌如今正是风云人物,是皇帝嘴里的下一个唐隐秋,可谓是意气风发。

    “我们昭昭也要嫁人了。”周月林感叹了一声,“幸亏没被你那个傻妹妹拖累,我哥哥说,你那未婚夫是个有才能的,前途必是无量的。”

    “怪不得前段时间,叫你来诗会,你都不来了,原来是要嫁人了。”梁婉跟着调侃。

    唐沁昭有些尴尬的低头笑笑,不来诗会是因为怕凌斯安报复,而且如今唐沁年写的诗也不再给她看了,她更害怕在这群朋友面前露馅儿。

    那日御花园之事,到底没有传出来。

    “哎呦,哎呦,害羞了。”周月林把唐沁昭的尴尬当做害羞,调笑的捏了捏她的肩膀。

    “哪有害羞。”唐沁昭摸了摸脸,像是欲盖弥彰。

    “对了,听闻苏公子上次约你出去,你还把唐沁年带上了?”周月林皱了皱眉,“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哪里都要带上她,要是她坏事儿怎么办,那日手怎么伤的,忘了?”

    “妹妹在府里呆久了无聊,我便带着她一起去了,都是姐妹,哪里要计较这么多。”唐沁昭故作乖巧。

    但其实那日,她是故意带着唐沁年去的,倒不是真的怕唐沁年闷得慌,而是再向苏啸歌表示,她对这个妹妹如何情深义重。

    但苏啸歌当天的态度却让唐沁昭很是受用,他对唐沁年很是冷漠,甚至有些嘲讽。

    跟自己说话的时候无比温柔,但是跟唐沁年说话的时候,却又话里有话夹枪带棒,唐沁年听不懂苏啸歌的那些个嘲讽,但是她能明白恶意,于是中途便告辞回家了。

    等他走后,苏啸歌跟唐沁昭说了实话,说他对庆功宴那日耿耿于怀,替她委屈,也希望唐沁昭能多想想自己,不要委屈了自己。

    唐沁昭嘴上说着,那是我妹妹,什么都给她是应该的,但是心里狂喜,看苏啸歌的眼神更加温柔。

    原本她觉得自己应该嫁给凌斯安,因为凌斯安可以带给她别人更加艳羡的目光,可没想到凌斯安为了唐沁年竟让她颜面扫地,在府里闷了几个月。

    而如今一个盛名在外,且不喜欢唐沁年的人出现了,简直是她理想的夫君人选。

    “都走神了!”周月林点了点唐沁昭的额头,“我们昭昭这是动了心了。”

    “苏公子是个很温柔的人,”唐沁昭红了红脸,刻意的表现出害羞,“你们不要再调侃我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知道你脸皮薄。”梁婉笑了笑,“不过,这日子定了么?”

    “半年后。”唐沁昭这次是真的有点害羞。

    “时间倒也充裕,那这段日子,可要多出来陪陪我们。”周月林接着说道,“以后,怕是就不好约你出来了。”

    “苏公子说了,以后我不用把自己拘在府里。”唐沁昭想起苏啸歌那百依百顺的样子,心里很是得意,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她知道示弱才会激发起别人的保护欲。

    “而且,过几天我还要回江南。”唐沁昭抬起了头,“外祖父大寿,要回去贺寿。”

    “那不是要一两个月?”梁婉皱着眉,“那这婚事的筹备”

    “苏公子说,这个不用我操心,他会安排妥当的。”唐沁昭咬着下嘴唇,甜蜜而又羞涩,果不其然,看到了面前的人满脸羡慕。

    沈西洲大寿,唐隐秋走不开,便让沈乐瑶带着唐沁昭,唐沁年回去,唐沁邶这次的秋闱中了经魁,他年纪不大,有这样的成绩也算难得,便走不开了。

    她们回江南的时候,凌斯安特地来送了唐沁年,唐沁年拉着他的手,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最后一步三回头的上了马上。

    凌斯安看着唐沁年的马车慢慢走远,心里也很是不舍,要不是走不开,他恨不得跟着唐沁年一起回江南。

    而一个月后传来的消息,更是让他后悔不已。

    唐沁年失踪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