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二十四章
    这消息是沈西洲送回京的,唐隐秋收到信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凌斯安。

    沈西洲信中说,三人在途经江州的时候,唐沁年染了风寒,烧到意识模糊,沈乐瑶请了郎中照看了几天,才恢复清明,但郎中说唐沁年需要休养,不可车马劳顿,沈乐瑶便把唐沁年留在了江州,给她留下了一半的家丁,而她和唐沁昭赶回去给沈西洲贺寿。

    可等他们到了江南,再差人去江州,却只得到唐沁年失踪的消息,那些个家丁正在四处找人,但是却一无所获。

    凌斯安看到信的那一刻,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明明上辈子已经有了教训,这辈子为什么还不留个心眼儿,为什么不跟着唐沁年一起回江南呢?

    “主子!”闻雀惊恐的伸手扶住凌斯安,见他嘴角渗着血,便大喊道,“太医,太医!”

    “别喊!”凌斯安用手抹去嘴角的血,眼光凶狠,“蔚呢?她不是在年年身边么?联系她!”

    “是!”闻雀看了看凌斯安,没丝毫犹豫,转身去给蔚传消息,虽然大概率是得不到回信,但总要试一试才好。

    蔚是凌斯安救回来的,她被上一家主子烧了脸,四处被人欺凌,流落到北境,凌斯安便将她收留了,没曾想她武功很好,好到几个武将都不是她的对手。

    这辈子他重生之后,便将蔚送进了丞相府,让她保护唐沁年,前些日子,蔚还特地传来消息,已经成了唐沁年的贴身婢女。

    就是因为蔚,所以凌斯安对此次唐沁年的江南行并没有担心,但偏偏,却出了事。

    闻雀刚传了信,凌斯安就带着他出了宫,直奔江州,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这宫中的任何人说,唐隐秋却不能像他一般随心所欲,也不能随意将这个事情闹大,如果只是虚惊一场,闹大了反而会让唐沁年被流言蜚语重伤。

    所以他先派了唐沁邶去江州,苏啸歌因为担心唐沁昭内疚情绪失控,于是也随着一起出发去江州。

    凌斯安想不通,好好的怎么就是失踪了,那么多的人在她身边,怎么独独唐沁年还失踪了呢,他的年年,从来不是个任意妄为的人,怎么就失踪了呢?

    他快马加鞭,日夜不停,终于在三天后到了江州,却也明白了为什么唐沁年会失踪了,江州,怕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江州城城外流民四散,但却有几个粥棚,城门口重兵把守,而且这些士兵都是白布遮面,闻雀给了些银子,他们才进了城。

    他直到找到了江州府上,却被告知知府大人在城东派粥,闻雀想让他休息会儿,却被拒绝,凌斯安让他去把唐府的家丁全都找来,然后他自己跟着下人直接找到了江州知府。

    江州知府江洛淮,以前也是个状元郎,但为人太过耿直,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到如今还是个知府。

    凌斯安跟着下人来到了城北的粥棚,这里远离城区,衣衫褴褛的人排着长长的队,每个人脸上都是疲惫和对食物的渴望,但令人吃惊的时候,他们都保持着安静,没有一个人闹事。

    下人带着凌斯安走到一个布衣束发的男人面前,凌斯安仔细仔细看了看,心下了然这应该就是江洛淮,他面容清秀,就算打扮质朴,但身上那股子书生气却如何都掩盖不住。

    “江知府。”凌斯安朝着下人点了点头,他声音平稳,却隐约带着急切。

    江洛淮手上乘粥的动作不停,只是侧过头打量了一下这个身着不凡但面色憔悴的的人,觉得很是眼熟,于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我是凌斯安。”凌斯安说着亮了亮代表着皇子身份的麒麟玉牌。

    江洛淮哪里不知道凌斯安是谁,这是大晏的英雄,为大晏赶走了敌人,再仔细一看,确实是凌斯安,他曾见过凌斯安的画像,和周太尉安庆侯画像一起,被百姓们拿来传颂的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如今看来,那画像虽然不是神似,但那眉眼间的样子却是传神。

    思及此处,他手一歪,那碗差点掉到地上,还是凌斯安伸手托住了碗。

    “英王殿下?”江洛淮将碗递给了其他人,小声的惊呼,顺势就要给凌斯安行礼。

    凌斯安心里急切,一把拉住他,“不用行礼,别搞出大动静。”

    江洛淮看了看面前一脸好奇的百姓,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凌斯安来到了粥棚的内侧,那里四下无人。

    江洛淮急急忙忙的给凌斯安倒水,却发现连个像样的杯子都没有,于是四处张望,想找个干净的杯子。

    “知府大人不用麻烦了,”凌斯安开口,他如今哪里还在乎这些,他只想找到唐沁年。

    “英王殿下,陛下是看到我的折子了么?”凌斯安还未开口,江洛淮反而急切的问到。

    “什么折子?”凌斯安皱了皱眉。

    “英王殿下不是为了这淅州的灾情来的?”江洛淮对比凌斯安,更是不解。

    “灾情?我在京中,并未听闻这样的事情。”凌斯安心下一抖,淅州和江州相邻,原来这些个百姓,都是从淅州而来?

    逃命到江州的人都这般多,那淅州如今的样子怕是更加严重,可他在京中确实没有听闻任何关于淅州灾情的事情,只能说这个消息,要么没被送达京城,要么就是被京城中的某个人给拦了下来。

    那唐沁年的事情,怕也和这个有关?

    “淅州如何了?说与我听听。”他要尽快的将这情况了解清楚。

    “四个月前淅州突发大水,那刚修缮的大坝决堤,死伤惨重,但不知道为何并没有上报。”江洛淮不敢隐瞒,相反,他巴不得全告诉凌斯安,“那时候就有百姓四处逃亡,但并不是很多,您知道,百姓还是留恋故土,他们都在等着洪水退去,重建家乡。”

    “可就在一个月前,爆发了场瘟疫。”江洛淮的声音不自觉的发抖,瘟疫,就代表了死亡,那么多的百姓,他想想就觉得的害怕。

    “瘟疫?”凌斯安瞪大了眼,“洪水之后,大概率会伴随着瘟疫,这样的事情淅州知府难道不知道?他难道没做任何防护?”

    “下官这就不知道了,”江洛淮摇了摇头,“殿下刚才进城的时候,看到那些百姓了吧,洪水之后,因为和淅州相邻,很多人逃到了这里,我就将他们安置了,父母官父母官,如何都是不能见死不救的。”

    “但是,”江洛淮哽咽了一下,“瘟疫之后下官就不敢了,我不敢再将他们放进来。”

    江洛淮语气哽咽,眼眶里带着泪,一个七尺男儿如此,更让人动容心酸,“殿下,我这江州,也有十几万人啊,我如何能不顾他们的死活啊!”

    凌斯安的手也在微微发抖,他能明白江洛淮心里的难过和愧疚,无能为力的感觉,确实会把人逼疯。

    “江知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凌斯安扶住江洛淮的肩膀,“你能将逃亡而来的百姓安置好,我在城外也看见了粥棚,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

    “刚开始,下官将这些逃亡而来的百姓安置在了城北,这里人烟稀少,也派了士兵来维持秩序,到底算是一个两全的法子。”江洛淮苦苦支撑到如今,终于来了个人,可以依靠的人,他就不自觉的说了更多,“可如今,城外那些进不来的百姓,他们在等死啊,殿下。”

    “我写了三个折子,却还是等不到消息。”江洛淮拉住凌斯安的手,“殿下,他们也是我大晏的百姓,殿下你要救救他们啊。”

    凌斯安心里五味杂陈,一个七尺男儿,被逼的如此绝望,他该是有多无助。

    “本王来了,就不会不管。”凌斯安没有在用我这个称呼,而是说了本王,这就是在给江洛淮信心,“不知道消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息为什么没传到京中,但不管什么原因,不管是谁从中作梗,本王都不会袖手旁观。”

    “这淅州知府是谁?”凌斯安想了想,“郑文?”

    “郑知府在殿下出征北境那一年已经告老还乡了,如今在位的是马如瑞马知府。”江洛淮抹了抹眼泪,来了个主心骨,他又再一次充满了希望。

    “马如瑞?”凌斯安皱着眉,怎么都想不起来这是谁。

    “马如瑞是辰王侧妃冯氏的的父亲。”看出了凌斯安的困惑,江洛淮低着头说到。

    凌斯安皱着眉想了一小会,也明白了江洛淮的意思,这是个有靠山的,靠山也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二皇兄。

    “主子,人找到了。”凌斯安刚想说什么,闻雀带着几个家丁就来了。

    “你们就是跟在年年身边的人?”凌斯安此刻也顾不得江洛淮在场,转头就看着几个人问到。

    “是是!”那几个人原本就惶惶不安,看到凌斯安更加害怕,全是直愣愣的跪了下来。

    “说,怎么回事!”凌斯安心情不安,面色就更加不好看。

    “原本我们来的时候,这都是好好的。”为首的家丁咽了咽口水,鼓足了胆子说到,“三小姐病好了之后,从郎中那里听说城北有很多无家可归的人,就跟着去看了看。”

    “三小姐心好,后来便带着我们一起照顾那些人,十天前,我们跟着三小姐去给城外的人送药,可是没想到发生了动乱,是小的该死,没护住三小姐,等一切都安定了,才发现三小姐也不见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