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三十七章
    淅州案朝野震动,最终马如瑞和冯余满门抄斩,凌斯卿的侧妃倒是堪堪留了条命。

    行刑的那天,是皇帝在事发之后,第一次单独召见了凌斯卿。

    说了些什么,旁人无从得知,但是到底,淅州案没有牵扯到凌斯卿,他还是那个备受皇帝喜爱的辰王。

    周悟深和凌斯安私下说起来的时候,很是不平,这样的一个蠢人,周悟深还真是看不太上。

    “虽是情理之外,但到底意料之中,”凌斯安倒是看得开。

    “你上次说的话,可当真?”周悟深看了看凌斯安,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凌斯安从对皇位抵触,到如今这样的转变,“其实我也想过,要是你真的不想做皇帝,勉强也不是什么好事。”

    “舅舅,”凌斯安知道周悟深的顾虑,“我只是发现,就算恪守边疆,也不会真的让百姓的日子好过,这次去淅州,我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人间炼狱。”

    “以前在战场上,受了伤,朝不保夕,但我却是觉得有希望的,是值得的,”凌斯安抬了抬眉眼,“但如今我才觉得,做一个明君,要比做一个将军来的更为实在。”

    “一个明君,才能保天下万民。”凌斯安其实不是个心怀天下的人,但是他却觉得,百姓的性命更为脆弱,上位者若不是一个明君,那这天下会多多少无辜的冤魂。

    “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周悟深伸手握住凌斯安的胳膊,这天子若是个糊涂的,迂腐的,没有仁心的,那这大晏的下场,怕也只能是被他国蚕食。

    “但现在,却也不是我该争的时候,”凌斯安此刻并不在皇帝心中,他要是真的坐上了太子之位,那日子才是真的艰难,“父皇心底里到底是不希望我做太子的,若是强行趁此机会,压过了凌斯卿,反而是适得其反。”

    “所以,你是要以退为进?”周悟深看向凌斯安的眼光都带着惊喜。

    “凌斯卿带着污点,怎么做得好这太子之位,”凌斯安笑了笑,“这底下的人能服么?而且,他只是个王爷的时候,都敢做这也的事情,等他做了太子,怕是更加有恃无恐。”

    “你是要把他驾到太子之位上,然后让他自己摔下来?”周悟深立刻明白了凌斯安的意思。

    “有的是人想把他拽上来,我只需要稍稍推那么一推。”这太子之位,哪里那么好坐。

    “斯安,”周悟深也觉得这是个可行的路子,但是他还是要提醒一下,“那这每一步都要走的很小心,苏赠青也不是蠢人。”

    “这条路,不管怎么走,都是如此的。”凌斯安也知道这其中的危险,“赢了生,输了死,我心中是知晓的。”

    “舅舅会站在你身边,也不用太过担心。”周悟深拍了拍凌斯安的胳膊,这条路,总不会是凌斯安一个人走。

    “如今,却有一事,需要舅舅相助。”凌斯安目前最急切的,就是要将和唐沁年的婚约定下来,省的夜长梦多。

    “你说。”

    “我希望舅舅能让下面的人继续上折子,”凌斯安在桌子上画了个圈,“让他们再次推选我为太子,由头就是这次的淅州案,我出了力的。”

    “你是想?”周悟深看着凌斯安,有些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若是不逼一逼,母后怎么会跟我做交易。”凌斯安用手指点了点刚才的那个圈,“这圈,她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她们没得选择。”

    “你是为了这个。”原来是为了唐沁年,周悟深了然的点了点头。

    于是第二天,几个将军又上折子求立凌斯安为太子,本来他就有战功,此次的淅州案,不是他,也没人发现,如此一来,他做太子也只差一个不是嫡子的名头了。

    皇帝在大殿上没说话,而是说了南边的塔里国派了使者要来联姻,所以这立储之事往后再议,但这招待塔里使者的事情,还是顺水推舟的交给了凌斯安。

    这接待他国使臣,在大晏,那是太子才有的权利,这一举动,到底是安抚了武将们的心。

    但苏月棠是坐不住了,她急忙忙的找来了苏赠青和凌斯卿商议对策。

    “父亲,你说这如何是好?如今连接待塔里使臣都交给了凌斯安,”苏月棠急的来回走动,“这不是摆明了,让他压我们卿儿一头么!”

    苏赠青看了眼苏月棠,脸色也不好,但是他没回苏月棠的话,而是转头问凌斯卿,“卿儿,那日陛下同你说了什么?”

    “那日,”凌斯卿低头搓了搓手指,然后呼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苏赠青,“父皇说的隐晦,但大概是知道这件事情我是知情的,他让我改过自新,切不可再做这样的事情。”

    “那就是说明,陛下这心里,太子之位还是中意你的。”这样的结果,在苏赠青的意料中,但他还是松了口气。

    “可如今,处处都是凌斯安压了一头,这卿儿何时才能坐上太子之位啊!”苏月棠脸色更加不好,这太子之位一日不定,她就一日都不能安心。

    “陛下能知道的事情,你真当那百官是傻的?”苏赠青不赞同的看了苏月棠,“这事,不过是陛下压下来了,但其他人心里多少是有些数的,就像那唐隐秋,心里怕是跟明镜一样。”

    苏赠青这么一说,苏月棠就更慌了。

    “那父亲你说该如何是好?”她坐了下来,强装镇定。

    “也只能等这风口过去了。”苏赠青叹了口气,“你如今为何如此急躁?什么事情那都是可以解决的,一步步走便是了。”

    “父亲,是那镇国公府逼得太紧。”苏月棠诉苦,“我也不想,可昨日我见了太后,太后竟也是在夸奖凌斯安,我怕陛下挡不住压力,真的让凌斯安做了太子。”

    “母后,”凌斯卿拉了拉苏月棠的袖子,“到底储君之位,还是该立嫡子的,母后不用如此担心。”

    他这么一说,苏月棠却也并没有松一口气,反而脸色更加不好。

    “按照道理来说,”苏赠青看出了凌斯卿的不解,解释道,“凌斯安也是嫡子。”

    “什么?”凌斯卿瞪大了眼睛,他看了看苏赠青,又看了看苏月棠,却见自己的母后没有反驳。

    “凌斯安的母妃也是做过皇后的,只不过后来一直无所出,被收回了皇后册宝罢了。”苏赠青叹了口气,当初自己的女儿能坐上皇后之位,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要不是当初太后不喜那姓周的,我哪里有机会坐上这皇后的位子。”这是苏月棠这么多年,一直记在心里难以消解的心结。

    她刚入宫的时候,周霁星就是皇后了,那时候皇帝将她放在心尖尖上,一众妃嫔都得不到周霁星十中之一的宠爱。

    这样的偏爱到底惹了太后的不满,太后让皇帝要做到雨露均沾,但周霁星是个爱吃醋的,若是皇帝对其他人稍微好点,她便要闹脾气,皇帝也不恼,反而会去百般哄着她。

    那时候的苏月棠,就算生了几个孩子,也都得不到皇帝的注意,她就像是活在周霁星的阴影底下,看着那人飞扬快活。

    她苦苦的挨着,终于等到了出头之日,周霁星最终还是惹怒了太后,被收回了皇后册宝,她这才凭着孩子坐上了皇后的位子。

    说来可笑的是,太后罢辍周霁星的理由是多年无所出,可等她成了周贵妃,却立马有了凌斯安,那时候的苏月棠,每日都忧心不安,就怕这到手的后位保不住。

    她在惶恐中,却等来了周霁星出宫移居青云寺,那一刻,她才真的安下心来,而且后来的这么多年,皇帝也对她宠爱有加。

    但她最介意的是,其实不是她赢了周霁星,而是周霁星自己放弃了,所以这么多年,她才对凌斯安那么不喜,凌斯安的存在就像一根刺,让她如何都不能释怀。

    “但到底是我赢了。”苏月棠晃了下头,强打起精神,周霁星如今都回不来,是她苏月棠赢了。

    “若是镇国公逼得太紧,”苏赠青想了想,“英王不是要跟你做交易么?”

    “你是说,唐沁年?”苏月棠其实一直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她知道凌斯安有多喜欢唐沁年。

    “对,这交易,如今倒是可以做。”苏赠青眯了眯眼,“当初不和他做交易,是怕这淅州案牵扯到我们,如今淅州案结了,英王想要娶唐沁年为正妃,却也是要求助我们的。”

    “可是,若他只是诈一诈我们呢?”凌斯安咬了咬下嘴唇,“怎么会有人,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做太子呢?”

    “不,卿儿,你错了,”苏月棠挑了挑眉,“别人不会,但凌斯安为了唐沁年,一定会。”

    “你确定?”苏赠青在凌斯卿开口前问,其实他也一直怀疑,凌斯安会不会为了唐沁年做到这一步。

    “凌斯安这么多年,从来没向我低过头,唯一的一次,”苏月棠看了看面前的两人,“就是因为唐沁年说我带的那只簪子很好看,凌斯安便来求我,将这个簪子赐给他。”

    “那是第一次,他低声下气的跟我说话。”这就是苏月棠之前为什么要和凌斯安做交易的原因,因为她知道,为了唐沁年,凌斯安做什么都不奇怪。

    “而且如今,太后根本不想让唐沁年做英王妃,我想凌斯安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才跟我做交易。”苏月棠胸有成竹,“你看,他也没有就淅州案对我们多方算计。”

    “若是真如此,倒是可以做。”苏赠青看着自己女儿志得意满,便点了点头,“如果凌斯安自己退出,那这太子之位,就一定是卿儿的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