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四十章
    凌斯安为表诚意,将那紫花楼叫得上号的点心都打包了一份,带着点讨好的微笑进了丞相府,还没走几步,就被早早得了消息的唐沁年冷着脸推到了门口。

    “你不是很忙么?”唐沁年环手抱胸,嘟着嘴不满的看着凌斯安,然后觉着自己抬头的样子很没气势,心里更加不爽利,下意识的踮了踮脚。

    凌斯安看着唐沁年闹脾气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在唐沁年发火之前,很自觉的微微弯了弯腿,方便唐沁年用鼻孔看他。

    “是我错了,你别生我气了,”凌斯安眨了眨眼,皱了皱鼻子,这样子竟然是在撒娇,闻雀在旁边看的皱起了眉,有点不可置信。

    “你自己数数,多久没来找我了。”唐沁年有些松动,换了个姿势,双手叉腰,想要显得自己更有气势。

    “是我的错,以后一定多来陪陪你。”凌斯安讨好的笑着,还伸手拉了拉唐沁年的袖子。

    闻雀的表情,终于从不可思议变成了彻底嫌弃。

    “就只原谅你这次,”唐沁年咳嗽了两声,然后状似无意的看了眼闻雀手里的盒子,抿了抿嘴,思虑再三,还是故作凶狠的问,“这什么呀?”

    凌斯安一下子站了起来,快速的拿过闻雀手里的盒子,打开之后送到唐沁年眼前,语气还带着点谄媚,让闻雀想到了皇帝身边的周公公,“紫花楼的点心,我记得你最爱吃了是不是?”

    “桂蜜酥!”唐沁年一看到食盒里的东西,哪里还记得自己在生气,眼巴巴的看着点心,双手都在不自觉的握拳挥舞。

    凌斯安很懂她,立刻拿了一块喂到她嘴里,然后就看着唐沁年开心的眯着眼去跺了跺脚。

    “快快快,回去吃,小蔚都没有吃过,和她一起吃。”唐沁年拉着凌斯安就往她院子里跑,闻雀只能赶忙跟上。

    他们都没注意到,另一边的唐沁昭用仇视的目光看着这一切。

    “不知羞耻。”唐沁昭恶狠狠的盯着唐沁年的背影,巴不得她就死在淅州,要是她死了,自己就不会被父亲冷落,自己的母亲也不会被送走,如今这一切都怪唐沁年。

    “她这样的人,肯定是没法子跟小姐比的,”小莲站在唐沁昭身边,“她是个傻子。”

    “也对,就是个傻子!”唐沁昭一字一句说的重,仿佛这么说了心里就能爽快些,在她大婚之际,亲生母亲却被送去了乡下,连个真心为她打理的人都没有,让她心里的怨气越发的重。

    她只能告诉自己,忍一忍,忍一忍,等她嫁给苏啸歌一切就不一样了,她那时候就有靠山了,不用在忍气吞声了。

    “回去吧!”唐沁昭想到此,心里才稍微舒服了点,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而唐沁年将那点心分了分,大家一起坐着吃完了,她便拿出纸笔,让凌斯安坐到那院子中间去,又让人搬了个桌子放到了凌斯安对面。

    “你不要动,前两天,四弟给了我一副美人图,”唐沁年示意小蔚研墨,然后自己仔细而又认证的将那画纸放平,“我觉得很好看,我也给你画一幅。”

    “美人图?”凌斯安有些不安的挑起了眉。

    “你就是美人,”唐沁年一副这有什么疑问么的表情看了眼凌斯安,“把手放到额头上,然后不要用正眼看我。”

    凌斯安有种陪着唐沁年过家家的感觉,虽然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尴尬,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照做了。

    唐沁年倒也是心疼他,过一会儿就让他休息一下,还让其他的人都去干自己的事情,整个院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凌斯安趁着休息,细细的看着唐沁年的脸,如果这辈子,可以一直就这样,只有他们俩个人就好了。

    “主子,”正当凌斯安眯着眼看着唐沁年的时候,闻雀皱着一张脸走了进来,惹的唐沁年都看了他几眼,“主子,四方馆传来消息,说霍纯公主觉得大好了,想出去走走,但是人生地不熟,想麻烦您陪着。”

    “我?”凌斯安皱起了眉,谁都能看出他的不开心。

    “怎么了?”唐沁年拿着笔,也看向她们,“是有事么?”

    “没有,小事,你继续画。”凌斯安笑着安慰了一下唐沁年,然后转过头低着声音说,“你去看看,要是她想出去你陪着就好了。”

    “可,那是霍纯公主。”闻雀有些为难,他这样的下人,怎么能陪同公主呢。

    “怎么?”凌斯安更加不悦,“我这一日十二个时辰都要围着这霍纯公主转不成?当我是她的下人?”

    之前的行程都是安排好的,凌斯安也不会推脱,可这好不容易和年年能安静的待会,还要被叨扰让他委实不快。

    而且一个女子,开口要他陪同,让人很难不去联想,他可不想再招惹什么桃花债了。

    “那主子,我先去了。”闻雀看出了凌斯安的不快,也知道不应该多说,转身就朝着四方馆去了。

    唐沁年看见闻雀走了,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低下头细细的去描她的画了。

    凌斯安就这么摆着样子,休息,摆样子过了三个时辰,唐沁年才放下笔,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说了句好了。

    她招手让凌斯安来看。

    凌斯安放在额头上的手放下来甩了甩,然后走到了唐沁年的身边,陪她一起看那副画。

    良久,他伸出两只手,轻轻的放在唐沁年的脸上,让她和自己四目相对,他有些忍不住心里的喜悦,“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么?”

    画里的他,不染风尘,一身的傲气风骨,眉眼冷淡,但是嘴角笑意明显。

    原来我在她心里,这般的好。

    “其实,我没画好,”唐沁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咬了下唇,“你老动,本来可以画的更好的。”

    原来我在她心里,比画里的还好要。

    凌斯安的心里,就像是一堆蜜糖嘟嘟嘟的冒泡泡,我的爱人正好爱着我,这大概就是老天对他最大的赏赐了。

    俩人还没来得及说说贴心话,就有咳嗽声传来,凌斯安不满意的抬头看去,然后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主子,霍纯公主说想来见见您,”闻雀一脸为难,天知道他已经拒绝成什么样子了,把唐隐秋都搬出来了,可是人霍纯公主根本不吃这套,一定要来。

    唐沁年看了眼霍纯,然后又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凌斯安。

    凌斯安强忍住心中的不快,拉过唐沁年的手,走到了闻雀和霍纯跟前,他指了指霍纯,眼睛却看着唐沁年,“这是塔里国的霍纯公主。”

    唐沁年嘟着嘴,她不会掩饰情绪,所以脸上的不悦很是明显,但她还是记得唐隐秋教她的礼仪,给霍纯行了个礼。

    霍纯有些发愣,闻雀说英王正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不得空,她以为凌斯安再跟她玩欲擒故纵,所以才一定要来看看。

    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个人,而且这人长得还很是好看,是她从未见过的好看。

    一时间,她也有些尴尬,连忙回了个礼。

    她是中意凌斯安的,长相俊美,处事稳重,这样的人谁不喜欢呢?

    可是如果凌斯安有了两情相悦的人,那她也是万万不能介入的,她有自己的坚持,而且原本她就是来和亲的,如果能嫁给自己中意的人再好不过,如果不能,她也早有心理准备。

    “委实有些不好意思,是霍纯唐突了。”这话,霍纯说的真心实意。

    凌斯安这时脸色才好看些,他又向霍纯介绍唐沁年,“这是我尚未过门的王妃,唐沁年。”

    “之前未曾听闻,今日一见,二位果然是才子佳人,天造地设的一对。”霍纯压下心里的难过,她此举到底是不合规矩,确实唐突了面前的姑娘。

    凌斯安从霍纯的表情里也知道,这位公主大概心里大概已经知趣儿了,便也语气温和的说了声谢谢。

    没说几句霍纯就告辞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她怎么走的这么匆忙?”唐沁年一直没说话,直到霍纯走了以后,她才开口。

    “本来她来就不合规矩,”凌斯安弹了下唐沁年的额头,“怎么刚才霍纯公主来,你一句话不说?”

    “爹爹说了,在其他人面前,少说话。”唐沁年捂了捂额头,皱着鼻子做了个凶狠的表情,“你再弹我的头,我要变笨了!”

    “没事,再笨我也养着你!”凌斯安捧着唐沁年的脸捏了捏,“不管怎么样,我都养着你。”

    “我很有钱,我爹爹很有钱,”唐沁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嘟了嘟嘴,“谁要你养呀!”

    “是我自己要的,好不好?”凌斯安眼里都是笑意,“都没用午膳,带你去吃点好的好不好?”

    他们俩倒是将霍纯给抛到了脑后,但霍纯这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她一回去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霍契敲了好一会儿门,她才开。

    “怎么了这是?”霍契有些不明白,只是出去一趟回来怎么哭丧着脸,“身体不是大好了么?”

    “哥哥今天进宫说什么了?”霍纯给自己倒了杯茶,咕嘟咕嘟喝完,然后岔开了话题。

    “还能说什么,还不就是你嫁给谁的事么!”霍契叹了口气。

    “那哥哥你怎么说的?”霍纯也叹了口气。

    “我隐晦的表达了,你中意英王的事情。”霍契也给自己倒了杯茶,顺手还给自己的妹妹将杯子倒满了。

    “什么?”霍纯没忍住大叫了一声,“哥哥你做事怎么这么鲁莽呀!”

    “怎么了怎么了?”霍契莫名其妙的看着霍纯,“你不是心悦英王么?”

    “可英王已经有心上人了,我今日还见着了,”霍纯塌下肩膀,“那女子好看的很,好看的我都自愧不如。”

    “你见到了?”这次轮到霍契大声说话了。

    霍纯低着头,将今日的事情说了一遍,还说了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介入那两人之间,霍契沉思良久,无奈的点了点头。

    “无妨,我并未指名道姓,”霍契安慰着霍纯,“后日晏后有个宴会,到时候你再去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霍纯点了点头,然后想了什么赶忙问到,“那哥哥可有中意的?”

    霍契心中闪过那糖水铺子里姑娘的脸,良久点了点头。

    “是谁?”霍纯这下子心里也不难过了,反而好奇的紧。

    “萍水相逢罢了,”霍契苦笑了一下,“怕是再无相见之日了。”

    “哥哥那你要比纯儿惨烈些,”霍纯拍了拍霍契的胳膊,颇有些安慰的意思,“我这心里舒坦多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