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四十六章
    苏月棠算盘打得好,可周霁星这人,天生克她。

    就在凌言霆因为唐沁年忧愁不已的时候,周霁星一锤定音。

    她将内务府送来的东西全数送到了丞相府,亲自过去给凌斯安提亲,那浩浩荡荡的阵势惹得路人围着旁观。

    凌斯安一早来的丞相府,他接了唐沁年去快要修缮好的英王府看看,这前脚刚走,周霁星就声势浩大的来了。

    唐琼其实早就跟唐隐秋说过这唐沁年的婚事,为此唐隐秋心里是多有不平的,可如今周霁星来,用英王正妃的名号迎娶唐沁年,他没有丝毫犹豫就点了头。

    他心里清楚,这事大概率是周贵妃自己做的决定,否则按照礼度,怎么也应该是陛下下旨才对,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应了。

    皇家说出来的话,不管怎么都不能轻易食言,而且这事皇家内部的事情,就算有了争执,也该是他们内部解决。

    周霁星刚出丞相府,这凌斯安要迎娶唐沁年为正妃的消息就传开了,唐沁昭知道的时候,摔碎了屋子里所有能摔碎的东西。

    她最恨被唐沁年压了一头,而如今这周贵妃的架势,却也是苏啸歌比不上的。

    而和她一样生气的,还有凌言霆和唐琼。

    周霁星一回宫,就被唐琼叫走了。

    她不急不忙的走过去,到那的时候,唐琼早就遣散了下人,只留下贴身的欢姑姑,那小太监将她引进来之后,就弯着腰退出去关上了门。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唐琼面露怒色,狠狠的拍了下桌子,“你将这皇家礼法放在哪里?你将这皇家颜面放在哪里!”

    周霁星面无惧色,但还是直直的跪了下来,“臣妾

    也是走投无路!”

    “走投无路?”唐琼怒极反笑,“哀家看你这是早有打算,之前就同你说了,唐沁年不能做英王正妃,说到底她是个傻子,有她在,我皇家颜面何存?有她在,这英王府如何管束?”

    “所以母后,年年不能做斯安的正妃,是因为无法管束这王府,”周霁星冷冷的看着唐琼,“还是因为她会丢了这皇家脸面呢?”

    唐琼一下子被问住了,才想到刚刚自己说了什么。

    她对外一直说的是,唐沁年没有能力掌管一府,但其实,还是因为不能忍受英王妃是个傻子。

    “母后不妨跟臣妾说真心话,”周霁星笑了笑,她对皇家的这些道貌岸然,早就深有体会。

    “是,”唐琼冷静下来,然后点了点头,“哀家是介意她是个傻子。”

    “可是斯安不介意,”周霁星站了起来,在没有太后的点头下自己站了起来,“臣妾也不介意。”

    “你,”唐琼红了脸,“是想造反么?”

    她话刚说完,周霁星还未来得及回答,那宫门就又打开了。

    凌言霆大步走了进来,那小太监又在外面将门给带上了。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凌言霆大步向前,一把扯过周霁星,怒瞪着眉,“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如此肆意妄为?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让你得意忘形了!”

    周霁星看看凌言霆,然后又看了看唐琼,接着慢慢甩开凌言霆拉着她的手。

    “家父为国征战,死里逃生多少回,”周霁星看着唐琼,“我兄长,儿子在大晏危难之际,披挂上阵,为了大晏可谓是抛头颅洒热血,可即便如此,也换不回一个公平么?”

    “你什么意思?”凌言霆冷着声,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周霁星像个外人般斤斤计较。

    “我的意思是,我周家,”周霁星也瞪着眼睛看向凌言霆,“我周家就不配得到一次公平么?”

    “周家世代富贵,又有何不公?”说这话是唐琼。

    “我周家的世代富贵难道不是先辈的累累白骨换来的?”周霁星又转头看向唐琼,“难道是陛下和太后赏的么?”

    “我待你周家不薄!”凌言霆心里难过,但嘴上还是不肯认输。

    “是么?”周霁星冷笑出声,“所以,你们都忘了当年是怎么对我的了么?”

    她这话一说,唐琼和凌言霆都变了脸色。

    “是不是时间太久,两位贵人都忘了?”周霁星退后一步,“我对陛下真心可对日月,我把你当做是我的全部,你说什么我便做什么,当年你们担心我父亲功高盖主,便让我劝父亲退居府上,不再过问朝堂之事,我去了!”

    “父亲也当即就照做了,”周霁星声声控诉,“要不是家兄争气,这朝堂之上哪里还有我周家的影子!”

    “星星!”凌言霆向前一步,想要拉周霁星的手,却又被躲开。

    “你说的话,我都当成信仰去做,你皱一皱眉,我便要难过好几天,”周霁星指着凌言霆的胸口,“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算计我,你让我做这后宫里的恶人,有多少的后宫妃子,是你用我的名字去处死的,我替你背下了所有骂名,但你还是算计我!”

    那时候外戚横行,凌言霆便利用周霁星的名义,陷害那些个妃子,从而再去整顿朝堂,那时候的周霁星,是个出了名的狠毒之人。

    “星星,我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凌言霆以为这些事情,周霁星是不知道的,却原来她都知道。

    “没有办法?”周霁星冷笑了一声,然后看着凌言霆的眼睛,“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了,这个恶名是我愿意为你背的,因为你爱我,你说你爱我,所以为了你,做一个恶人又有什么关系,我们本就该携手一起去面对风风雨雨的!”

    “可是到头来,我才发现,我和那些妃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周霁星咬着牙一字一句说到,“我们都是可以牺牲的,都是可以被你牺牲的。”

    “我没有!”凌言霆摇着头否认,周霁星和那些人从来都不一样。

    “我嫁给你七年,喝了七年的避子汤,”周霁星双眼发红,“你不仅不信其他人,你也不信我,周家累世功名,你觉得身为皇后的我,要是有了孩子,那必定是会威胁你的太子,所以你不想让我生孩子。”

    当年的周家,虽然镇国公退了,但周悟深实在是个人才,将周家的盛名给延续了下来,周霁星又贵为皇后,凌言霆和唐琼害怕周霁星生下龙子,周家有反心,所以便一直给周霁星和避子汤,这也是为什么,多年以来,周霁星无所出的原因。

    后来周霁星因为恶名昭著,再加上久无所住,被贬为贵妃,那时候避子汤才停了。

    后来,刚有了凌斯安的时候,她还是开心的,如果她不知道这一切真相的话,可一切都没有如果,她还是知道了,所以她才会在剩下凌斯安之后,去了青云寺!

    “那时候我多难过不能给你生个孩子,”周霁星反过来拉住凌言霆,“你安慰我没关系,然后用避子汤告诉我那是调理的药,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觉得耍我很是好玩?”

    “我没有!”凌言霆也红了眼,当初他不想那么做,可是他的母后告诉他,这皇位要想坐得稳,就得心狠,“我也是没有办法!”

    “好一个没有办法!”周霁星不屑的摇了摇头,“说到底,只是因为,我在你心里,没有皇位来的重要!”

    “星星!”凌言霆闭上了眼睛,想说什么,但是鼻子又发酸。

    “行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唐琼冷声训斥,“星星,当年的事情,是哀家出的主意,你也不用怪皇帝。”

    “我知道,这一切也有母后的意思,”周霁星抹了抹眼泪,然后笑着看向太后,“我认了!”

    “我认了,但我不能让我的儿子跟我一样认了,”周霁星盯着唐琼的眼睛,“我父亲,我,都认了,只求能让斯安娶他真心喜欢的女子,不要像我一样,落得这样的下场。”

    “星星,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如此天真!”唐琼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走近周霁星,“皇帝对你不好么?这后宫之中他最是宠你,这还不够么?”

    “这皇权之下本就复杂诡秘,但他最爱的还是你,”唐琼走到了周霁星面前,“你该理解他。”

    “这样的爱,臣妾受不起。”周霁星无奈的笑了笑,“背后捅我一刀的爱人,该多么让人害怕啊!”

    “周霁星!”唐琼眼见周霁星不松口,也是有些无奈加烦躁,这皇宫之中本就是利益交汇,凌言霆对周霁星已是例外,她又何须计较太多呢!

    “母后,别说了。”站在一旁的凌言霆终于冷静了下来,“斯安就娶唐沁年为正妃,今日我就下旨。”

    “皇帝!”唐琼诧异的大叫。

    “不用再说了,我心意已决。”凌言霆看着周霁星的背影,握紧了拳头,然后转过了身,他不敢看,越看越觉得难过。

    他的年少回忆,都是周霁星,他也曾发誓,会对他的星星好一辈子,可最终在这权利诱惑之下,他还是食了言!

    他让周霁星背上骂名,她让周霁星久无所出,每日活在忧愁之下,最后把她贬为贵妃的时候,自己竟然还有一些窃喜,想着终于能和她坦诚相待了。

    可如今回头再看,在他第一次利用她的时候,他们就回不去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