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五十二章
    “你是不是疯了?”凌言然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 还给自己倒了杯水悠然的喝了口,身体向后靠,翘起了二郎腿, 完全不把自己当客人。

    “我们不都是疯子?”唐隐秋冷笑了一下一语双关, 但他双手紧攥,低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凌斯安和沈盘对视了一眼,按理说他们应该回避,但他们又不是完全的局外人, 所以还是默不作声的留了下来。

    “我跟你可不一样,”凌言然撇了撇嘴, 然后看了眼唐沁年,“怎么?你自己搞不定了, 想拉我下水?”

    “我们确实不一样, 我比你像个人。”唐隐秋这才抬起了头,直直的看向凌言然, “我也从不拿自己在乎的人开玩笑。”

    凌言然和唐隐秋不对付了这么多年, 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 心里有些不自在起来。

    “年年中毒了,要至亲的血才行, ”唐隐秋站了起来,一步步朝着唐沁年走过去, “她娘不在了, 所以我才找的你。”

    “你以为我想找你?”唐隐秋站在唐沁年的床边,然后转过头来不屑的看着凌言然, “要不是为了年年,我一辈子都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你,你这样的人, 有什么资格知道年年是你的女儿。”

    “她姓唐,要是可以,我希望她一辈子都姓唐,”唐隐秋面无表情的看着凌言然,“是我将她养大的,她叫了我这么多年的爹爹,她就是我的女儿。”

    凌言然也没有了刚才的游刃有余,他有点无措的站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凌言然双手握拳,他突然有些明白唐隐秋的意思,但是又不敢确认,准确的来说,是想都不敢想,“你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唐隐秋嘲笑着反问,“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敢承认?”

    “你他妈的别跟我卖关子,”凌言然快步上前揪住了唐隐秋的衣领,“快说!”

    “你心里不是已经知道了么?”唐隐秋冷笑着推开凌言然,然后指了指唐沁年,“你看她像谁?”

    凌言然闭上了眼睛,然后睁开,深吸了一口气,也走了上去。

    “很多人都说,年年的一双眼睛,很像你女儿,哪里是像你女儿,那是像你。”唐隐秋像是自言自语,“所以我让她一直笑,只有那时候,她的那双眼睛,才跟你不一样。”

    “不可能,你在骗我。”凌言然慌张的摇着头,不敢再看向唐沁年,“她跟我说过的,唐沁年不是我女儿。”

    “从你背叛她的那一刻,年年就不再是你女儿了,我说的话,你可一个字一个字的听好了。”唐隐秋此刻像是很是享受凌言然的狼狈,眼神都比之前有神很多,他近乎残忍的将那个尘封已久的往事鲜血淋漓的撕扯了出来。

    唐隐秋对沈初雨是一见钟情,情根深种,但沈初雨却不是,她不喜欢唐隐秋,便是不喜欢,而遇见凌言然,却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时候的沈初雨已经经常会出深山里采集药材,就和她娘救了她爹那般救了凌言然,一见钟情,再难相忘。

    凌言然当时其实是为了给凌言霆铲除异己,结果不幸中了埋伏,而且京中形势又不好,他便化名蓝言在江南住了下来。

    刚开始他可能只是觉得沈初雨有趣,俩人朝夕相处,大概也是欢喜的,再加上他风流惯了,便用什么一定会娶你骗的沈初雨委身与他,沈初雨钟情于他,哪里还在乎这是不是个谎话呢。

    于是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忧离。

    可像凌言然这样的人,注定不会长情,再加上他也只是觉得沈初雨特别,比其他姑娘来的有趣些,但遇到其他貌美的,也是来者不拒的。

    后来凌言然杀了江南的那个仇人,京中凌言霆的情景也好了起来,于是他便告别沈初雨,带着凌忧离回了京城,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说回去安顿好一切,就来娶她。

    沈初雨等啊等,却连一封回信都等不来。

    也是在凌言然走了,沈初雨知道自己又有了身孕,这日子便是更加等不及了。

    后来她就很少回家,但是唐隐秋还是找到了她,也是唐隐秋派人到京中问了,才知道蓝言说的那个地址是假的,就连名字都是假的。

    沈初雨原本打算自己一个人将孩子生下来,养大,她从来都不是什么软弱的人,但却被来找她的沈西洲给发现了。

    前有沈乐瑶未婚生子,后有她也来这么一出,沈西洲是真的大受打击,他一辈子恪守礼教,可两个女儿却都是这般,气急攻心之下他差点要打死沈初雨。

    那时候是唐隐秋死死地抱住了沈初雨,说孩子是他的,也是他替沈初雨挡下了一下又一下的鞭子。

    后来,沈初雨就嫁给了唐隐秋,生下了唐沁年,也因为如此,她分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妹妹,所以才将唐沁昭养在了身边,对唐沁昭比对唐沁年还要好。

    等他们一家人来了京中,沈初雨才知道那消失无踪的蓝言原来是皇帝身边最得宠的齐王,而且也娶了那京中数一数二的大美人,辅国大将军的嫡女。

    再后来,辅国大将军谋逆,满门抄斩,也包括齐王妃。

    沈初雨对唐隐秋没有任何隐瞒,在认出凌言然的时候,她就将全部说给了唐隐秋听,她对唐隐秋,沈乐瑶,唐沁昭有着如何都抹不去的愧疚。

    可唐隐秋不在乎,如今他们已经是结发夫妻了,他不在乎凌言然是谁,在他看来,那不过只是一个过客罢了。

    要不是唐沁年,他甚至会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

    “她是我的女儿?”凌言然有些难以接受,他看着唐隐秋嘲讽的脸,再想想自己对唐沁年之前做的事情,觉得很是荒唐,“她怎么会是我的女儿?”

    “所以,你可真不是个东西!”沈盘冲上去狠狠的甩了凌言然一巴掌,“你不知道贞洁对一个女人来说多么重要,你就当她是你的玩物么?嗯?”

    她的反常,惹得唐隐秋都诧异的看着她。

    “我那时候只是太年轻了,”凌言然慌张的像是二十年前的自己,“后来我有想去找她的,可是已经找不到了,再见到她,她已经嫁作他人妇,我以为,是她背叛了我!”

    “你可真禽兽不如。”沈盘涨红着脸,她知道这一切也是沈初雨自己的选择,可作为母亲,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愤怒,“你可以娶妻,她就要苦苦等着你?再者说,你有没有想过,要不是她嫁了人,她可就是真的名誉扫地被万夫所指了!”

    “我娶妻不过是权宜之计,”凌言然解释道,“那时候陛下根基不稳,需要辅国大将军的支持,所以我才娶了他女儿。”

    “真的么?”唐隐秋冷笑出了声,“你当真完全是被逼的?”

    凌言然脸色又不自然了起来。

    “你不是,你是真得也喜欢齐王妃的样貌,不过后来只是看腻了,所以在辅国公家满门抄斩的时候,你没有选择保下齐王妃。”

    “或许你爱过雨儿,但你的爱太过廉价,令人作呕。”唐隐秋和凌言然互相不对付了这么多年,却也是因为,他们了解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

    “我爱着她,”凌言然瞪着眼辩解,“或许我曾经被其他人迷住了眼睛,但我最爱的还是她,所以我只有忧离这一个孩子,所以我再也没有娶妻。”

    “我确实不是一个好人,”凌言然自嘲的笑了笑,“在我知道她嫁给你的时候,我无比愤怒,觉得她背叛了我,水性杨花,可后来我才知道,那只不过是我的气急败坏,只不过是我不能接受她选择了你。”

    “如果她没有嫁给你,在等我一会,我会去找她的。”说完这句话,凌言然自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己都有些心虚,年轻时候的他,不懂得什么是爱,什么都随着自己的心意,可真的到失去了,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这么多年,他不再娶妻,溺爱凌忧离,也是在无声的向沈初雨表达愧疚和爱意。

    沈初雨死的时候,他也觉得自己的心跟着一起死了,明明离开江南的自己,那时候还觉得轻松洒脱,可到了这一刻,才知道什么叫做刻骨铭心的疼。

    “这世界上不会什么都如你的意,错过了就错过了。”唐隐秋高高在上,这一刻,他像是凌言然的审判者。

    “可是,唐沁年是我的孩子,”凌言然回过头看着唐沁年,他小心翼翼的上前,又不敢触碰唐沁年,“那是不是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有我的。”

    唐隐秋没回答,按道理,他应该直接了当的跟凌言然说,沈初雨早就不爱他了,可他不敢说。

    因为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沈初雨最爱的人是谁,沈初雨对他到底是不是爱,或者只是愧疚和感恩?

    他从来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也不过是怕自己得到否定的答案罢了。

    “她敢爱敢恨,心里怕是早就没有你了。”沈盘冷冰冰的开口,她了解沈初雨,如果不是爱着唐隐秋,她是不会愿意为她生孩子,甚至为此丢了性命。

    “你认识她么?”凌言然回过头看着沈盘,“你都不认识她!”

    “我!”沈盘刚要说什么,被凌斯安一把拉住。

    “救年年重要!”凌斯安看着沈盘提醒。

    沈盘努力的压制住怒气,也不愿意在多说什么,拉过凌言然的胳膊狠狠坏了一刀,带着点泄愤的意思。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