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五十八章
    唐沁年遇袭的案子, 交给了京兆府尹。

    这案子难办,那些人显然训练有素,他们逃跑时连同伴的尸身也一起带走了, 没留下一点的蛛丝马迹。

    京兆府尹只能从京中户帖一个个排查, 但人口众多哪里是简单的事情,他已经两天都没合眼, 肉眼可见的憔悴了下来。

    但唐沁年却完全没有这样的烦恼, 她每日清晨在沈盘的注视下喝完药,就大摇大摆的出门闲逛, 按照凌斯安的话来说,你可以在京城中任何地方见到唐沁年, 除了丞相府。

    好像那个被人写在暗杀簿上的不是她一样。

    凌斯安也跟唐隐秋诉过苦, 说唐沁年完全不把自己的安危当回事,唐隐秋却只是笑了笑,说了句她娘也是这个性子,堵得凌斯安说不出话。

    沈盘私底下也说, 唐沁年这性子比起沈初雨, 那是有过之而不及, 一样张扬洒脱, 一样率性而为, 以及, 一样的得理不饶人!

    “你说, 她为什么见着我就跑?”唐沁年坐在那看着周月林落荒而逃的背影,颇有些失望的感叹。

    “大概是她还有些自知之明吧。”小蔚从糖水里抬起头看了眼,周月林的背影可称得上狼狈。

    “小姐,你昨日见着她说她那头花戴着像个打鸣的公鸡,”小酥补充, “我听说,她昨日回去,又是大哭了一场。”

    “脆弱。”唐沁年撇了撇嘴。

    “相当脆弱。”小蔚点了点头应和。

    “小姐,人家到底是个姑娘家,而且她父亲官拜三品,和老爷那是同朝为官,”娟姨想了想,还是开口劝了劝,“总归还是不要交恶为好。”

    “你说的在理,”唐沁年点了点头,但下一秒就眯着眼睛笑的像只小狐狸,“但我偏不放过她。”

    “受了这么多年窝囊气,怎么还要忍呢!”小酥立刻举着勺子表达不满,这么多年,要说除了唐沁年,也就小酥和娟姨受的气最多了。

    “对啊,为什么还要忍呢?”唐沁年眼神上挑,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凌斯安再见到唐沁年已是第二天,送霍契回塔里的宴席上了。

    唐沁昭唐沁邶早早得到就到了,唐沁年却在人来的差不多时才到。

    凌斯安原本在跟霍契说着话,就看见周围的人眼睛都瞧向了门口,他转过身来,看见唐沁年穿着以前从未穿过的云英紫裙,头上戴了支冷色簪子,微微抬着头的走了进来,姿态堪称高傲。

    “招摇!”梁婉不服气的小声嘟囔。

    但话却被自己身边的哥哥听了去。

    “她这样的相貌,招摇些也在情理之中。”梁婉的哥哥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肤浅!”梁婉皱着眉,很是不快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她哥哥这才察觉到刚刚自己说了什么,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微微侧过了头。

    唐沁年就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到了凌斯安身边。

    “霍契王子,霍纯公主。”她朝着凌斯安面前的俩人行了个礼,落落大方。

    霍契和霍纯也回了个礼。

    这是霍契自从唐沁年出事之后,第一次见着她,她变得跟以前很不相同,虽然是同一张脸,却像是两个人。

    “怎么来的这般晚,是出了什么事么?”凌斯安帮唐沁年整理了下额间碎发,语气温柔。

    “倒也没什么大事,”唐沁年等着凌斯安帮她整理好头发,然后眼光在周围转了一圈,“我只是想起了些事情。”

    “哦?”凌斯安好奇的抬了抬眉角,其实这些日子唐沁年每日都会想起些什么,或多或少,或大或小。

    “想来曾经和霍契王子同桌吃过糖水,不过那时候我有眼不识泰山。”唐沁年说着关于霍契的话,但是眼睛一直没从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凌斯安身上移开。

    “哪里,那次还多亏了唐姑娘,我们初来乍到,对一切都是一无所知,”霍契如今看着唐沁年和凌斯安,心境也不想以往那般不平了,“幸亏唐姑娘指点迷津,我们也才领略了这其中一二。”

    “霍契王子客气了。”唐沁年这才看向了霍契。

    他们四人在众人的目光中,得体大方的交谈,直到宴席快开始了,才坐回了位置去。

    几个老臣先一步来了。

    唐隐秋看着唐沁年也愣了下神,坐下来的时候,还低声问了句,“怎么穿的这般打眼?”

    “今日这光景,感觉这衣服配一些。”唐沁年眯着眼睛笑着说,但是让人看不透她眼中的情绪。

    唐沁昭穿着一身素衣,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甚至下意识的离唐沁年远些,显得很是可怜。

    唐沁邶好像没看出他两个姐姐之间诡异的气氛,很是自然的接话,“三姐穿这样很是好看。”

    “是吧?”唐沁年愉快的朝着唐沁邶挑了挑眉。

    唐隐秋皱着眉,带着点嫌弃,又带着点欣慰看着俩人你来我往的耍宝,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

    “陛下到!”

    “好了,陛下到了,安静些。”在场的人都站起来行礼,唐隐秋侧过头嘱咐了一句。

    凌言霆身后跟着苏月棠和周霁星,之后是齐王和恒王,再之后就是皇子公主,一行人慢慢得到走了进来,凌斯安因为负责接待霍契,所以才来的早些。

    “众爱卿平身,不必拘礼。”皇帝抬了抬手,然后又对着霍契和霍纯说了些客套话,这宴席就开始了。

    凌斯安坐在周霁星身侧,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这上面的气氛着实算不上好,当然,如今只要是苏月棠和周霁星同在的场合,都是这个样子。

    按照道理来说,周霁星其实没资格出席的,说到底她只是个贵妃,而非皇后。

    但凌言霆对她有着很深的歉疚,所以每次都要带上她。

    “陛下,这汤是我让御膳房特地做的,很是滋补,陛下尝尝。”下面的人端上了汤,苏月棠连忙温柔的说道。

    这段时间,皇帝虽然对她不是冷落,也会来她宫里,但她还是能感受到,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皇帝每次和她说话都是用了心的,如今就算宿在她那里,都显得很是心不在焉。

    她最怕的就是这个,但偏偏就变成了这样。

    “皇后有心了。”皇帝笑了笑,端起了碗喝了一口,停顿了一下,然后像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苏月棠见他点头,心也安了,自己也端起碗喝了两口。

    周霁星等那小太监将盅盖掀开之后,低头看了看,龙骨汤,猪肚,还带着点蹄花,想想就让她皱起了眉头。

    周霁星阻止了小太监要给她将盅里的汤盛到碗里的动作,有些嫌弃的挥了挥手,然后看向皇帝,“陛下何时爱喝这么油腻的东西了?”

    她的声音很小,也就身边的人能听到。

    凌言霆第一时间眼睛亮了一下,声音都带着惊喜,“你还记着我不爱喝这个!”

    说完又想起了苏月棠,于是赶忙平复了心情,转头对着苏月棠解释,“不过如今年岁大了,口味也就变了。”

    周霁星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像是信了他的话。

    苏月棠楞了一下,但在凌言霆转头看向她的时候,还是温柔释怀的笑了笑,当然,谁都没见到她在袖子里死死握紧了的拳头。

    “忧离这丫头怎么没来?”凌言霆为了缓解尴尬,主动地将话题岔开。

    凌言然原本还在偷偷的打量唐沁年,听到凌言霆的话,才猛的回过神。

    “前两天吹了风,一直咳嗽,如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今正在家里歇着。”

    “那可要注意些,可需要太医去看看?”凌言霆连忙继续说,他对凌忧离也很是疼爱。

    “无妨,已经看过了。”凌言然赶忙拒绝,生怕凌言霆真派太医去。

    自从那日他和凌忧离说了这件事,凌忧离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说要冷静几天,故此今日,也就没有来。

    “喝汤啊,不是喜欢么?”凌言霆还想说什么,周霁星却笑着提醒,如果不是她脸上那嘲讽的意思太过明显,凌言霆还真以为这是关心呢。

    周霁星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顶着苏月棠的目光,凌言霆也只能忍着把碗里的汤喝完了。

    接下来的时间,凌言霆将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霍契身上,面子里子都给足了,一顿饭,倒也吃的两方尽欢。

    等这宴席结束的时候,凌言霆也有些微醺,那太监问他今天要去哪里,他摇了摇头说哪都不去,回庆应殿。

    回了庆应殿,他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只有这个时候,他才算有些自己的时间,不是做为皇帝的,而是做他自己,做回凌言霆。

    曾经,他在周霁星那里做自己,周霁星留得他所有的偏爱,可终究,还是被他一手给毁了,后悔么?后悔的!

    可如果再来一次,他大概还会这么做,他得到了前朝的安宁,那背后孤独落寞的代价,也是他应得的。

    他以为按照周霁星的性子,是永远不会原谅他的。

    可如今那人回来了,他自己却害怕了。

    以前的他,一直觉得,周霁星因为爱他所以不回来。

    可如今她回来了,那她还爱自己么?

    都说这皇宫里,真心最是可笑,如今,他也成了别人口中可笑之人了。

    “陛下,陛下。”门外的人小心翼翼的敲了两下门。

    “什么事?”凌言霆一下子整理好表情和情绪。

    “贵妃娘娘送了碗汤来,说给您解解乏。”门外那人继续开口。

    “谁?”凌言霆有些难以置信。

    “周贵妃娘娘。”门外那人继续回答。

    “进来!”

    那太监弯着腰端着碗走了进来,递到了凌言霆的面前。

    “下去吧。”凌言霆挥了挥手,那小太监麻利的出去,带上了门。

    凌言霆低头一看,立刻红了眼眶,他笑着端起碗,一口口的喝了个干净。

    她都还记得的,她还记得我爱喝这个。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