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六十二章
    听了小蔚的话, 唐沁年对苏啸歌也有了些别的认识,于是晚上聚在一起吃那回门宴时,她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在唐沁年心里, 苏啸歌长相俊朗, 清朗清高, 也倒是算是仪表堂堂,可小蔚的话,却让她深觉, 人皆是不可貌相的。

    谁能想到苏啸歌这样的人,竟也是真有疯病的, 而且发病时, 人会异常凶横狂躁, 像是变了个人,对身边的人下手绝不留情。

    唐沁年倒不会因此对苏啸歌看不太起,她自己打小就是顶着那些个异样的眼光长大的, 知道那样的感受多么熬人,自然也不会将自己曾经面对的苦难强加到别人身上,但是又忍不住的有些担心唐沁昭, 要是苏啸歌发起病来, 最危险的不就是她么?

    唐沁年想了想, 还是安安静静的吃她的饭, 这场景怎么都不合适,而且就唐沁昭对她的态度, 她说了怕还要被觉得是兴风作浪,嫉妒作祟。

    唐沁昭回门的第一顿饭,唐沁年可谓是很是配合,得得体体的做着唐家三小姐。

    说话得体, 甚至算得上乖巧,就连沈乐瑶,都诧异的看了她好几眼,吃了饭离席的时候,唐隐秋拍了拍她的手,眼神里都是对她的感谢。

    唐沁年看出他眼中未说出的话,她倒是无所谓,和和乐乐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小酥跟在她身后,有些不开心的嘟囔。

    “怎么好像咱们是外人一样,”小酥在唐沁年身边,从来都是口无遮拦,刚才那一桌子,和和乐乐像是一家人,除了她家小姐像个外人,“她们倒是亲亲热热的。”

    唐沁年看了小酥嘟着嘴,委屈的不行。

    “哟,心里不爽利了?”唐沁年放慢了脚步,特地走到了小酥身边。

    “小姐您倒是看的开,刚才您没看见,人家说话都没带着您,就跟您不存在似的,您还搁那笑呢?”小酥不服气的翻了个小白眼,“心可真大。”

    唐沁年想了想,还是把那句人家原本就是实实在在的一家人给咽了回去,唐沁昭的身世,就让她成为一个秘密,永远成为一个秘密吧。

    “到底我也是大家闺秀,丞相嫡女,未来的英王妃,”唐沁年得意的拍了拍胸脯,“这样的气量,我还是有的。”

    “小姐,这话你可不要出去说,这还没出嫁呢,怎么能说自己是英王妃,”小酥急急忙忙拉住唐沁年,“要被人家笑话的。”

    “我还怕别人笑话?”唐沁年见小酥已经被引开话题,有些得意的抬起了眼角,“我最不管那些个碎嘴子说什么了,我只要自己活得开心,走,回去让小厨房夹菜,都没吃饱。”

    “我想吃肉。”小酥天性单纯,三两句话就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还在生的气,反而摸了摸肚子,“小姐,可以么?”

    “当然,在我们自己院子里,想吃什么都行,走!”唐沁年豪气的挥了下手,带着小酥大步向前。

    等回到院子里,却发现沈神医在等她。

    她好了以后,沈神医就不常来了,也不常在丞相府待着,唐沁年问过两次,得知沈神医是出城替人看病去了。

    “神医,怎么不让人去叫我,白白等了这么许久。”唐沁年很感激沈神医,而且她总觉得,沈神医对她,好的离谱。

    “不是什么大事,等等也无妨,”沈神医一点都不见外,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着,吃着橘子,看见唐沁年进来也只是挥挥手,脸上倒是神采奕奕,“听说是你那阿姐回门宴,叫你反而显得我这个人不识大体了。”

    “神医这叫率性而为!”唐沁年也躺到了沈神医旁边,这个榻是唐隐秋特地给她做的,为了让她平日里躺的舒服,“父亲也定不会介意的。”

    “别说这些了,今天我来找你是有正事。”沈神医最讨厌在已经过去的事情上磨磨唧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唧,“明日我就要走了,跟你来道个别。”

    “怎么这么突然?”唐沁年惊讶的抬起身看着沈神医,“之前却没听闻过半分。”

    “你都好了,我自然也不会久留。”沈神医叹了口气,“这天下,还有很多人需要我,我不能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

    唐沁年很喜欢沈神医,她不拘小节,头生华发却也保持赤子之心,从不会被世俗和那些无所谓的事情牵绊,坚定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勇敢,正义,心怀百姓,这样的人,怎么让人不崇拜?

    “神医,若有什么需要的,尽可以提,我定竭尽所能办到。”唐沁年知道自己留不住沈神医,之前有个永安村,在其他地方,还会有很多人,等着沈神医去救。

    沈神医放下橘子,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唐沁年,将心理的那些不舍和秘密都藏好,她害怕自己忍不住说出了真相,这也不仅是她自己,就连唐沁年,也会被牵绊住,她希望自己还是洒脱自在的。

    “你啊,小心点,不要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不是每一次,都有我来救你的。”沈神医叹了口气,凌斯安这几日一直在和她抱怨唐沁年不把自己当回事。

    “是不是安哥哥和神医说了些什么?”唐沁年心下一转,就知道神医这话,肯定是受了凌斯安的影响,她的安哥哥,恨不得把她拴在手上,寸刻不离才安心,“我自己是有数的,安哥哥就是大惊小怪了些。”

    “你可别聪明反被聪明误。”沈神医看着唐沁年的样子,越发觉得她像她娘,像自己的女儿沈初雨,聪明,自信,甚至可以说有些自负。

    “我真的心里有数的神医。”唐沁年觉得沈神医是不信,于是拍了拍胸脯强调。

    “这代代相传,倒是不假。”沈神医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想了想唐沁年这自负是哪来的,来回转了一圈,却发现,怕是从自己这传下来的。

    “嗯?”唐沁年一时间没明白话里的意思,有些无辜又好奇的睁大了眼睛。

    “没什么,来,这个给你!”沈神医从袖子里掏出了个盒子,递给了唐沁年。

    这盒子很是老旧,跟精美更是完全搭不上边,唐沁年打开,里面却是三颗药丸。

    “这药解百毒,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沈神医从榻上坐了起来,拍了拍手,“你可收好了,也只有这许多了。”

    唐沁年拿着盒子,愣愣的看着沈神医。

    若是换做其他人,定是要客套两句,说不能收的,但唐沁年从不是这么扭捏的人,沈神医给了她就要,她只是好奇,沈神医为什么对她如此好。

    而她也从来都是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有不解,自然就开口问。

    “沈神医,我一直有个问题。”唐沁年看着沈神医从榻上起来,整了整衣服的背影,“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在永安村,神医就一直待我很好。”

    沈神医愣了下,然后很快转过了身,带着笑容,却也很是平常的口气,“我和你有缘,我很喜欢你,我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只看自己喜欢不喜欢。”

    唐沁年盯着沈神医,想看看她眼中的情绪,来辩明这话的真假,可是看了好一会,却只见沈神医毫无丝毫慌乱的神色,心下想,大概这就是理由了。

    沈神医这样的奇人,做事只凭喜好,再正常不过了。

    “这辈子,能遇到神医,也是唐沁年三生有幸!”唐沁年放下手里的盒子,也跟着站了起来,深深的给沈神医行了个拱手礼。

    沈盘看着弯腰低头的唐沁年,眼神才颤抖了几下,但是很快,她又恢复了表情,拍了拍唐沁年的胳膊,“别搞得这么伤感,我们有缘还会再见的。”

    唐沁年抬起身子的时候,眼睛里已满是泪水,不过她的嘴角却是在笑着的。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   “行了,明日我走之时,就别来送了,我不喜欢这些个送别伤感的事情。”沈神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拍了拍唐沁年的肩膀,“你可要好好过以后的日子。”

    “神医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有什么需要,让人给我传话,我必万死不辞。”唐沁年吸了吸鼻子,脸色也没有往常那些玩味的笑容,而是极其认真严肃。

    “嗯!”沈盘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挥了挥手,“我走了!”

    唐沁年看着沈神医踏出门的那一刻,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抱住了沈神医。

    她已经算是一个老者了,却还是在救人的路上马不停蹄,这样的大义,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做到的。

    俩人就这么抱着,没有说话,良久,沈神医才拍了拍她的手,她定了定神,最后松开了手,后退了一步。

    俩人还是没说一句话,终是分别。

    沈盘也不是第二天才走,当天夜里,她就带上行礼走了,没给其他人道别的机会,她把说再见的机会,独独给了唐沁年。

    不,应该说,她给了自己和唐沁年说再见的机会。

    她这一生,都在追寻自己,追寻自己的志向,与之相对的,也就是放弃了那些本该属于她的亲情,放弃了沈初雨,也放弃了唐沁年,唯独没放弃自己。

    你说后悔么?大概是后悔过的,可过去也就过去了,纠结是这世上最无用的东西。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