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六十三章
    苏啸歌对唐沁年, 五味杂陈,倒不是还介意唐沁年甩他的那一巴掌,这件事情说起来, 他还是要谢谢唐沁年的, 那样的情况, 要是失去了神智,做出什么举动那才会收不了场,唐沁年那一巴掌, 倒也算救了他。

    但若是要说喜欢,因着唐沁昭的遭遇, 他很难对唐沁年心存善意, 唐沁年是什么人, 还傻着时候,就敢咬凌斯卿,据说是深可见骨, 这件事情几乎闹的是全京皆知,世人也都知道,没事别去招惹唐沁昭, 那不仅是个傻子, 还是个疯子。

    但若说是讨厌, 他却又很难讨厌她, 唐沁年跟别人很是不一样,不一样到你根本没办法拿正常世俗的眼光去看她。

    以前她还傻着, 做事有悖伦理,但现在她恢复了神智,却也没有变成别人希望中的那个样子,如今的唐沁年, 飞扬洒脱,甚至有些得理不饶人的跋扈,奇怪的就像是你从未读过的书,蛮不讲理却又让人移不开眼。

    他在丞相府住了六日,今天这次是见唐沁年的第三次,知道的说这是唐家的三小姐,不知道的怕还以为这是已经入朝为官的唐家三少爷,忙的停下不脚的那种。

    明日他们就该回苏家去了,这不,这天晚上,丞相府众人又到齐了一起用晚膳,当然这里的所有人,指的除了唐沁昭那个已经在定居江南基本不回京的大哥以外的所有人。

    “三姐这几日忙什么呢?都见不到人。”唐沁邶看着唐沁年一脸岁月静好,小口小口喝着汤的样子,还有些不习惯。

    “没什么。”唐沁年没想到唐沁邶会叫她,皱了下眉,想了想苏啸歌还在,又带上了她那假惺惺的笑。

    “我已经不是你最爱的弟弟了,三姐和我有秘密了。”唐沁邶不想唐沁年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在他心里,唐沁年就是他的家人,所以他不停的将唐沁年拉倒话题中来,“以前三姐都会同我说的。”

    “以前我是个傻子,所以才口无遮拦,”唐沁年哪里不懂唐沁邶的意思,觉得有些欣慰又有些麻烦,欣慰的是唐沁邶到底是真心对她好的,麻烦的是她真的不喜欢讲那些个客套话,原本这饭吃的就让她很受束缚,要是再让她分神来说客套话,可真是累人,但唐沁邶这架势,她不说怕是也不行,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回答,“现在要是还乱说,那可是要被人说我唐家家教不严的。”

    “说的好像阿姐你真在乎这个似的。”唐沁邶被她给逗笑了,“我可都听说了,现在周家和梁家的姑娘,见着你都要绕着走的。”

    唐沁邶说完,才想起来这俩人和唐沁昭关系好,于是有些尴尬的看了眼唐沁昭,见她面色不虞,有些尴尬的撇了撇嘴。

    唐沁年将俩人的表情看了个明白,没想着接话,但是唐沁邶的样子,又显得可怜些,于是她只能再将这话题引走,“你倒是闲得很,怎么明年春试十拿九稳了?我见你这一天天听闲话,倒是不亦乐乎。”

    “说到这,这也没几个月了,你是该多花心思在读书上。”唐隐秋就着唐沁年的话继续往下说,“我可要让先生将你看的严一些了。”

    唐沁邶赶紧求饶,这桌上的气氛才好了些。

    “是先生说,不能读死书,要多出去看看,了解民生,将那百姓的日子看在眼里,以后能才当个好官,”唐沁邶解释,“所以我才多往那市井里走得。”

    “先生这倒是说的不错,人,切不能将书读死了。”唐隐秋点了点头。

    “以后,夫君和四弟,定是能光耀门楣的。”唐沁昭也赶紧说了句,她不想让那风头全被唐沁年抢了,所以迫切的想要加入到聊天中来。

    “光耀门楣?”唐沁年挑了挑眉,她脸上没有笑意,挑眉就显得很是冷冽,像是透出一股子鄙夷。

    “有何不妥?”唐沁昭见她那样子,也有些不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快。

    “读书为的是这天下百姓,要做有识之士,有用之人,要守边疆,护百姓,做大晏的栋梁之才,”唐沁年没看唐沁昭,而是看着唐沁邶,“切不能只为一己私欲。”

    她这话一说,唐沁昭也发觉自己刚才说的那话,小家子气了些,于是赶忙找补,“我也是这个意思,只有成为栋梁之才,才能光耀门楣。”

    要放在平时,唐沁年定要讽刺她几句,但苏啸歌还在桌上,她不想让唐沁昭在婆家受轻视,心底里啧了一声,但还是给了唐沁昭面子,“是我理解浅了,误会了姐姐的意思。”

    唐沁昭也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算是给唐沁年的回应。

    “你们放心,我定是会成为一个好官。”唐沁邶郑重的点了点头,“像爹爹一样!”

    “你啊,”唐隐秋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转头看向了苏啸歌,“啸歌明年也是要参加秋试的吧。”

    “是!”唐隐秋的话,让苏啸歌收回了在唐沁年身上的目光,唐沁年总是让他惊喜,天下有多少人,能将以百姓为本放在心上呢,那些个奋发读书的,大多也都是为了光耀门楣罢了。

    但唐沁年却有着这也的觉悟,实属难得。

    他不由得佩服唐隐秋来,竟然教出了两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好女儿,他的妻子心有大义,堪比男子,唐沁年心有天下,更胜男子,委实让人不得不高看。

    “姐夫定是能一举夺魁的,”苏啸歌在京中,那是备受先生赞许,大家都默认,他就是下一个状元郎,“先生都说,姐夫以后定是前途无量。”

    “那是先生谬赞了。”苏啸歌有些不好意思。

    唐沁昭却满是得意的笑了出来,苏啸歌以后定是重臣,而她也能跟着,受人艳羡。

    “我听闻,你们学堂是不是有个人,秋试完就不再来了。”话说到这,唐沁年想起前些日子,凌斯安跟他说的事情,说是哪家的公子,秋试得了个好成绩,但转眼,却不再进学堂了。

    “啊,你说丁小公爷。”唐沁邶和丁小公爷是同窗,但丁小公爷不爱与人说话,所以他们交集甚少,“丁小公爷也是上了榜的,先生说,明年春试也定是能榜上有名的。”

    “丁阳是吧?”苏啸歌也知道这号人。

    “对!”唐沁邶点了点头,“不过丁小公爷不爱与人说话,我同他也是泛泛之交。”

    “嗯?这事我倒是没听过,你说说。”唐隐秋这些日子不仅忙政事,还有家事,无暇再去听其他的事情。

    “丁阳秋试放榜之后,立刻就不在进学堂了。”苏啸歌和丁阳,也不过只是说过几次话,应该说,丁阳和所有人,也保持着疏离,“原因就无人可知了。”

    “我听安哥哥说了,丁小公爷,参军去了。”唐沁年补充着回答。

    “参军?”唐隐秋皱了皱眉,“他们家不是祖上文人,没出过一个将军啊我记得。”

    “听说小公爷早就想参军去了,但是丁国公不同意,觉得他们家的孩子都该走考取功名这条路,去参军不成体统,”唐沁邶对丁阳很是钦佩,说话的语气都比平时来的郑重了些,“所以小公爷考了秋试证明自己,给国公府一个交代,转头就参军去了追求自我去了。”

    “这孩子怎么这般想不开,参军多苦啊,还没有出路。”沈乐瑶这才插上了话,她刚回来,说话做事都还很小心翼翼。

    唐沁邶想反驳,可又觉得这样的场景反驳会让自己的母亲没有面子,只能忍了下来。

    “保家卫国,守卫疆土,怎么能说想不开呢?”唐沁年却不会忍,她觉得,丁阳这样的人,值得敬重,“我大晏本就重文轻武,能放弃功名参军,保家卫国,已经值得让人对他敬佩了。”

    “年年说的不错,”唐隐秋点了点头,“这孩子是个有志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气的,我大晏有这样的人,乃是幸事。”

    沈乐瑶抿了抿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唐沁昭阴冷的瞪了眼唐沁年,然后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压抑心里的怒气。

    等着宴席一散,唐沁昭先将苏啸歌送回了屋子,然后就去了她娘的屋子,关上门,狠狠的跺了下脚,喝了一大杯茶水,才能缓过气来说一句话。

    “这唐沁年,处处要显得自己高贵,”唐沁昭咬着牙,“一定要拂了我们的面子才肯罢休。”

    “算了算了,昭儿,我们还是别惹她了。”沈乐瑶只希望唐沁昭好好过好日子,苏家是个不错的归宿,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再因为唐沁年多生事端。

    “我咽不下这口气!”唐沁昭拍了下桌子,“我绝不会让她好过。”

    沈乐瑶还想劝,但看唐沁昭脸色太过难看,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苏啸歌一个人躺在床上,满脑子竟然想的是唐沁年,今天唐沁年的几番话,正是说到他心坎上去了。

    他苏啸歌读书,也是为了这天下百姓,所以在苏家都支持凌斯卿的时候,只有他是个例外,他觉得凌斯卿这样不顾百姓死活的人,不配做天下之主,这样的人上位,只是对大晏百姓的折磨。

    其实,要说这储君,他觉得凌斯安更合适!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