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六十四章
    苏月棠和周霁星不对付, 连带着凌斯卿和凌斯安之间的关系也难言说了起来,俩人面上却还表现的兄友弟恭,但暗地里多次争锋相对。

    凌斯煜和凌斯安在新年前, 各自搬出了宫, 俩人的开府宴, 苏月棠和周霁星也是比了一番,倒不是周霁星故意的,她一直自觉亏欠凌斯安, 所以想尽办法补偿他,在凌斯安开府时, 更是从宫中倒腾了一堆好东西出来, 让内务府给凌斯安送去。

    苏月棠一见, 那定是不能忍的,于是又让内务府加立单子,给凌斯煜又多添置了许多东西。

    唐琼和皇帝也只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月棠身后是因为凌言霆想要牵制外戚荣宠起来的苏家, 周霁星身后的是周家,这两家还跟唐家或多或少有关系,所以这样争风吃醋的小事, 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其实说来好笑, 凌言霆忌惮外戚, 怕一家独大, 所以有意稍稍打压周家,唐家, 扶起了一个苏家,想让这三家互相牵制,如今看起来,倒不知道是福是祸了。

    凌斯煜出了宫倒是一反常态, 告假待在府里,连早朝都不去了,推脱说是身体不适,太医去见了,却连脉都把不上。

    苏赠青倒是真真实实来关心了他两次,苏月棠和凌斯卿来则是别有目的了,如今凌斯卿和凌斯安之间,那是剑拔弩张,但凌斯煜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让她们很是不满。

    但不管俩人来多少次,好话说了多少,凌斯煜面子上给的足,但真真实实的事情却是一件没做。他像是摆明了要做一个局外人,苏月棠不止一次跟苏赠青抱怨,但苏赠青也只是叹了叹气,什么都没说。

    苏家的日子,其实都不太好过。

    周霁星回来之后,瞎子都能看出,皇帝对她余情未了,所以导向镇国公府和凌斯安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凌斯卿无大才,几件事办的都不是很漂亮,相反凌斯安,面面俱到,接待塔里这么复杂琐碎的事情,也做的让人说不出一句不好来,这一对比,到底是太过明显了。

    而苏啸歌,新婚燕尔,更愿意把时间花在陪唐沁昭身上,这让苏月棠更觉得孤立无援。

    再说苏啸歌,却也没有外人们见着的那么幸福,他和唐沁昭,像是永远隔着层什么东西,那个曾经一句诗就能让他心动不已的姑娘,靠近看来,却又觉得差了点什么。

    你要说唐沁昭不好么?不是的,相反,她如今跟着自己的的母亲学着管家,做的很好,谁见了都要夸赞几句,她也和几个小姑子,相处的融洽,那些个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事情,她都得心应手。

    苏啸歌告诉自己,娶了这样的一个贤妻该是满足的,可是心底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该是这样的,她爱的姑娘不该整日只关注这些个家长里短,她应该是博学多才,心怀家国的。

    他将她娶回来,也是为了让她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说自己想说的话,而不用被埋没在那无数个心机斗争的后院里。

    他担心是唐沁昭顾忌着他,怕他难做才如此,于是便好几次跟她直说,让她做自己,不要委屈了自己。

    可每每他说这些事,唐沁昭永远笑的甜蜜,告诉他,这些事情她都喜欢,没有觉得任何委屈,于是苏啸歌只能将自己的猜疑放在了心里,也告诉自己,要牢记自己当时说的要对唐沁昭一心一意的话。

    日子就这么过着,很多人的人生,就在这流淌的时间里,无声的被做出了改变。

    凌未辰在一片忙乱中娶了霍纯,凌斯煜在用自己的沉默昭示着他不再和凌斯卿一路,周霁星在青云寺憋屈了几十年,如今回到了宫里,倒像是得到了解脱,在宫里活的飞扬自我,和苏月棠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云别尘也和他父亲和解,如今倒成了英王府的常客,他对凌未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辰的妹妹,还是相思一片。

    “你跟人家姑娘说过话么?”唐沁年看了看坐在她面前唉声叹气的云别尘,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每次凌斯安得了空,她想和他过点二人世界,这云别尘就不请自来,来了也就算了,每次到这,也不说什么,拿着把瓜子,准备一壶茶,一边嗑瓜子一边唉声叹气。

    “当然说过,”云别尘立马挥了挥手,向唐沁年表示抗议,“你怎么这般看不起人啊!”

    “那你们上次说的话是什么?”唐沁年如今和云别尘熟了,对这人那是了如指掌,“什么时候,在哪里,说了什么,你现在就回答,莫给我扯谎。”

    “前几日,在恒王府,”云别尘眼光闪躲,声音越来越小,“她跟我说好久不见。”

    “那不是凌未辰大婚当日?”唐沁年仔仔细细想了下,“合着你去道贺的时候,跟人家见了一面?啧啧啧…”

    “怎么了?那也是见着了,说上话了!”云别尘不服气,梗着脑袋大着声音,显得自己没那么怯。

    唐沁年耸了耸肩膀,那眼里的神色不言而喻,显然是对云别尘得到嫌弃。

    凌斯安见他俩一见面就拌嘴,觉得有意思极了。

    其实前段时间,他自己都过的迷迷糊糊,云别尘也被自己老爹关了禁闭,俩个人也只能在零星的几封书信里,说些话,如今他自己开了府,云别尘也终于得了个自由身,这不,只要没什么事情,云别尘都会来英王府找他。

    他很乐得和老友说话,唐沁年表面上很是嫌弃云别尘,其实心底里却是喜欢的,所以才会经常不带恶意的打趣他。

    “斯安,你看,她又欺负我!”唐沁年的眼神太过明显,云别尘说不过,只能转过头来跟好友求助。

    “别看着我,”凌斯安笑着摊了摊手,“我永远都是站在年年这边的。”

    云别尘被噎了一下,撇着嘴,手里的瓜子都颤抖的掉出了几颗。

    “我发现,”云别尘定了定神,有些哀怨的看着凌斯安,“你变了,变得重色轻友了。”

    “要是未了和安哥哥同时约你,你会去见谁?”唐沁年显然不吃云别尘这套。

    “当然是未了姑娘,斯安怎么能和她比!”云别尘下意识的回答,义正言辞铿锵有力。

    唐沁年耸了耸肩,“你方才说谁重色轻友?”

    云别尘这才反映过来在,自己是被人套路了,红着脸,手抖的更厉害,越发觉得唐沁年这个人阴险狡诈,他这个小白菜,只能被算计。

    “就知道欺负我,哼!”云别尘赌气的哼了一声,那样子竟还有些小孩子般的无理取闹。

    “所以我说,你这样憋着,只能等着未了嫁给其他人。”唐沁年就看不得他这了无生气的样子,“你要么去试一试,要么就放弃算了。”

    “我不想放弃,可是我又毫无办法。”云别尘搬着凳子往唐沁年那靠了靠,唐沁年虽然会打趣他,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唐沁年分外可靠,“你说可如何是好啊?我就是个商人,恒王是傻了疯了,才会将女儿嫁给我。”

    “你倒还挺有自知之明。”唐沁年叹了口气,拍了拍云别尘的肩膀,其实云别尘说的不错,这世道对商人,哪怕你富可敌国,终究也只会低看一眼。

    更何况凌未了什么身份?那是郡主,恒王的女儿,皇家的人,这样高贵的身份,就算是下嫁,云别尘都不在选择里。

    “你怎么还打击我。”云别尘哀怨的看了眼唐沁年,“你给我想想办法啊!”

    “你能参军么?”唐沁年问。

    “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抗。”云别尘低了低头。

    “考取功名呢?”唐沁年再问。

    “没考上。”云别尘又低了低头。

    “没救了,拖下去吧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唐沁年云淡风轻的挥了挥手。

    “你可别打击他了。”凌斯安看着云别尘低头像是要钻到地下去,还有些不忍心。

    “其实还有办法。”唐沁年看了眼凌斯安,然后伸手去拉云别尘。

    “什么办法?”云别尘睁着大眼睛盯着唐沁年。

    “等安哥哥坐上了皇帝,让他随便封你做个什么闲散侯爷,这不就成了。”唐沁年嘴上说着会掉脑袋的话,但是脸上表情却很是自然。

    云别尘眼睛瞪得更大了,看唐沁年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什么豺狼虎豹,这下子不仅是手抖了,腿都跟着抖,他看了看唐沁年,又看了看凌斯安,然后又看了看唐沁年,这才小声的说,“怎么能说这话,会掉脑袋的!”

    “这又没什么外人,有什么说不得的。”唐沁年无所谓的笑了笑,“我这不是给你想办法么!”

    “姑奶奶,你这不是想办法,你这是巴不得我死啊!”云别尘飞快的摇了摇头,自我欺骗,“我就当没听到,我要全部忘了,全部忘了。”

    唐沁年看着云别尘不停的摇着头,有些好笑的转身同凌斯安说话,“你看看他,胆子真小。”

    凌斯安却没有说什么,直到云别尘走了,他才拉住唐沁年。

    其实他从未和唐沁年说过,自己对皇位有什么想法,他不想让唐沁年跟着担心他,储君之争,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容易就会掉脑袋的。

    可唐沁年却已经知道了。

    “年年,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没说具体什么事,但是相信,唐沁年一定懂。

    “你真当我每日都在闲逛呢?”唐沁年搂上了凌斯安的胳膊,她一直很喜欢这么做,“如今这京中的形势,我也看得明白,既然已经争了,那就没有退路了,谁输了,谁就会掉脑袋。”

    “安哥哥,”唐沁年严肃了脸,看着凌斯安,“我们,会赢的!”

    她的眼里,是胜券在握,是高高在上,是睥睨天下。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