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我给你纳妾啊 > 第六十六章
    唐沁年新年后接的第一个帖子, 是霍纯的,在储位之争的一片兵荒马乱之中,她嫁给了凌未辰, 不算隆重, 却也体面。

    婚后日子倒也清闲, 恒王妃是个性子温和的, 待她十分宽厚, 家里的大大小小也打理的妥妥帖帖, 凌未了也是个好相与的, 只不过她本是异族, 到底心里有些异样, 再加上人生地不熟, 放眼看来,除了凌斯安也只和唐沁年熟悉些了。

    凌斯安是万万不能找的,且不说自己已经已嫁作他人妇,就凭着自己以前动过的那小心思, 若不是万不得已, 也绝对不会去找他。

    唐沁年却又不同了, 霍纯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懵懵懂懂的,后来她治好了病,整个人大变,这京中一直都传着她的闲话, 哪怕自己身处这深院内宅,也是有所耳闻的。

    霍纯倒是见过两次,却觉得唐沁年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难以相处,反而人很是清明, 跟她在一起,还有种难以言说的安心,所以她那婆婆让她出去走动走动,她下意识的就找了唐沁年。

    唐沁年也很是大方,当即就回了信应了,甚至在第二天,早早的就来了恒王府接她。

    王妃见唐沁年来了,特地和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唐沁年也不觉得烦,反而是耐心的一句一句回话,得体自然,还带着点难以言说的亲切。

    王妃本想留她在府上用膳,唐沁年讨巧的说已经在翠楼定了桌,王妃只能再三叮嘱,让她有空多来。

    俩人出了府,却也没去什么翠楼,唐沁年拉着霍纯就往那巷子里钻,找了个虽然小,但是很是地道的小店。

    “你可莫要嫌弃这比不上那酒楼,这里得口味,那可是丝毫不输其他地方的。”店里其实已经坐满了人,唐沁年拉着她找了为数不多还空着的在角落的桌子。

    “我们塔里,也是不讲究这些个场面的。”霍纯转过头看看,这里有些破旧,桌子上也不甚干净,周围的人穿的也很是朴素,像他们这样的,属实算作异类。

    “这里的师傅,手艺却是好的。”唐沁年看着霍纯的样子笑了下,然后让小蔚去点菜,自己则熟门熟路的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和霍纯都倒了杯茶。

    霍纯看了看递到手边的杯子,好像也不那么干净,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但抬眼一看,但唐沁年却丝毫不在意,举起杯子仰着头就喝了个干净。

    “这杯子只是旧了些,倒也是干净的。”唐沁年看出了霍纯的疑虑,轻悠悠的解释,然后又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

    霍纯有些尴尬,赶忙拿起杯子喝了口。

    “这里的师傅,之前是在御膳房做事的,手艺真的很好。”唐沁年又给霍纯倒上茶,再次强调。

    “唐姑娘这么说,想来定是极好的。”相比于唐沁年的坦荡,霍纯还显得有些拘谨。

    “别这么拘谨,”唐沁年笑了笑,“你拘着这么长时间,不累啊?”

    霍纯不明所以,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你约我,难道不是觉得那王府拘束,想找我出来放放风?”唐沁年往前挪了挪凳子,撑着下巴,“难道我理解错了?”

    霍纯被说中了心思,一下子红了脸,唐沁年见她这样,也知道自己说的没错了。

    “在这京中,我也只认识唐姑娘了。”霍纯咬着下嘴唇,偷偷瞄了眼唐沁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

    “不是吧,”唐沁年摇了摇头,脸上带了点打趣的坏笑,“你不是还认识安哥哥么?”

    霍纯心中一惊,以为是唐沁年是对她之前无礼闯进丞相府不满,赶忙抬头,却只见唐沁年眯着眼睛,笑的像个得了逞的小狐狸,于是这心又放了下来。

    “那是霍纯不懂事,还望唐姑娘别放心上。”霍纯定了定心神,嘴上说的不好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意思的话,但脸上却是笑意,不掺杂其他的笑意。

    “你不知道么?怎么,这王府内在消息闭塞到这种地步了?你出去问问,现在全京中都知道,我唐沁年为人最是大方,”唐沁年抬着头,意气风发,丝毫不含糊的夸着自己,“从不与人斤斤计较,实乃是大人有大量。”

    霍纯被唐沁年这厚脸皮的劲头深深震撼了,皱着眉,强忍着没反驳,最后倒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唐沁年见她笑了,也笑的开怀,直到这菜上了,俩人菜止住笑意。

    唐沁年说的不错,这里虽说环境简陋了些,但味道却是一等一的好,不说小蔚,就是霍纯,都吃了三碗米饭才放下筷子。

    唐沁年见她吃饱喝足的样子,心里陡生出一股成就感。

    她对霍纯,有种难以言说的怜惜,所以才会情愿忍着不耐烦,也好好地跟恒王妃说着不感兴趣的话,只是为了亲自去接霍纯出王府。

    霍纯远离故土,来到了大晏,可谓是举目无亲,就算世人都说,恒王妃待她如同亲生女儿般的好,可这到底,不是她的家!

    她的夫君,说到底,之前也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霍纯,将她的一生,献给了她的故国,甘之如饴,无怨无悔。

    所以唐沁年佩服她。

    “以后,你可以多跟着我出来走走,将自己闷在那深宅后院,人会变得无趣的很。”

    “总不好让母亲难做。”

    霍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半分的不情愿,她是真心实意的觉得不该给恒王府添麻烦。

    唐沁年叹了口气,也是,也不是谁都能和她一样,将那世俗眼光全然不顾的,她从小到带,就被人指指点点,也早就习惯了,可霍纯却不一样,她是他国公主,总不能像自己这般不管不顾。

    “不过,若是得空,我也定是要来叨扰唐姑娘的。”霍纯将鬓角的碎发挽到耳后,看向唐沁年的脸色带着点忐忑的期待。

    “叫我年年吧,唐姑娘显得太过生分了。”唐沁年和霍纯相视一笑,就这么简单,有了交心得交情。

    “走吧,带你去茶楼听戏,我们这的戏跟你们那肯定不一样!”唐沁年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裙摆。

    小蔚付了账,三个人就往外走,霍纯不自觉的靠近唐沁年。

    可还没走几步,却从巷子深处的一处院子内传来了打斗和咒骂声,可以感觉到里面人的克制,但这刀剑碰撞的声音,实在是太过刺耳。

    这声音不仅小蔚听见了,唐沁年和霍纯也听见了。

    唐沁年什么人,她的性子让她一定会去探个究竟,只是她有些顾虑,霍纯该如何是好呢,要是霍纯出了什么意外,她又如何和恒王府交代?

    “霍纯,要不,你回刚才..”唐沁年话还没说完,霍纯一把抓住她的手。

    “走,我们去看看!”

    说着就拉着唐沁年往前走,不给另外俩人一点点拒绝的时间。

    三人顺着墙根靠近,唐沁年正想着找个什么说辞敲门,霍纯已经一手扒拉着墙往上怕了。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你快下来!”唐沁年急着只招手,但还是知道压着声音。

    “你快上来,我们偷偷的看!”霍纯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这个地方原本就人迹稀少,还是巷子深处,更是不易察觉,她一只手扒着强,另一只手示意唐沁年快上来。

    唐沁年左右看了两眼,然后让小蔚在这把好风,然后拉着霍纯的手,也往墙上爬。

    她爬得很是吃力,但见霍纯一脸轻松,想来也是练家子的。

    俩人扒上墙头的时候,霍纯面不改色,平和得很,唐沁年却喘了几口粗气,能看出来,费了不少力气,累了。

    “你可不能只是读书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在我们塔里,女子也要学武的。”霍纯转过头,在唐沁年耳边小声嘀咕。

    唐沁年抿了两下嘴,想说如今她再学怕是已经迟了,可又觉得说,这么讲出来很没有面子,所以只能咬着牙把话吞了下去。

    “看看什么情况。”唐沁年岔开话题,然后胳膊用力又往上探了探。

    她们俩这位置很是偏,只能看见院子里那些人的背影,院子中间又六七个人,分为两帮,看上去好像是起了争执,正在刀剑相向,可是仔细看,又很有默契的点到为止。

    “这个地方,怎么都不想有这些人的样子。”唐沁年嘀咕了一声。

    这里住着的都是些老人,他们的特点就是都是庄稼汉,怎么会有几个习武之人呢?

    霍纯正看得起劲,唐沁年却总觉得这些人的背影有些熟悉感,但又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

    直到其中一个一直背着手的人,像是有所察觉一般的向他们这里转过头来。

    唐沁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愣了下,还是霍纯眼疾手快,在她们就要被看到的时候,拉着她,轻巧的跳了下来。

    “小姐,怎么了?”小蔚赶忙问。

    “奇怪,这个地方都是些老房子,住的也都是些老人,怎么会有这么多习武之人住在着呢?”唐沁年揉了揉手,“我们先走,待会再说,我怕被发现!”

    小蔚和霍纯点了点头,几人快步的走到了巷子口。

    “我觉得这些人很是眼熟,可是我又从哪里见过的呢?”唐沁年皱着眉,挠了挠头。

    “每日见得人那么多,记不得也是正常的。”相比较唐沁年一副用光了力气的样子,霍纯倒是显得活力满满。

    “不对,我想想,我想想。”唐沁年刚闭上眼睛,就想起来了,她一把抓住小蔚,“那些人的背影,和那晚拦着我们的人一模一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