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黑莲花穿越手札 > 第四十九章
    作者太不容易,这文大概半杯奶茶钱都不到,请支持正版吧!

    她问系统,“可不可以用我赚的黑莲花值,兑换消除脚上的水泡啊?”

    系统:“可以,只要你花费两点黑莲花值就可以了。”

    江采薇:“成交!”

    系统:“扣除2点黑莲花值,消除脚趾水泡,黑莲花值还剩27。”

    它的话刚一落完,江采薇脚上的水泡就消失了。她活动一下雪白的玉趾,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动,脚都不再疼了。

    顿觉神奇!

    江采薇问:“那我可以再花些黑莲花值,缓解小腿上的酸痛感吗?昨天和狗皇帝走了好久的路,我的腿都要断了。”

    系统:“可以,你等等!我再扣除一点黑莲花值就够了。”

    “叮――现在就只剩下26分了,宿主你近期还是得省着点用好。不然,就按你赚取黑莲花值的速度,花的根本赶不上赚的。”

    江采薇:“……”

    好像是有点败家,那她得抓紧更多的机会赚黑莲花值了。她见洪贵嫔一直用酸酸地眼神盯着她看,就问:“洪姐姐,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

    洪贵嫔:“我听闻陛下特意赐了妹妹一串贴身佛珠手串,怎么从不见江妹妹戴过啊?莫非是你不喜欢?”

    这茶里茶气的话,一听就是洪贵嫔想故意给她安个不敬御赐之物的罪名。

    江采薇轻轻笑道:“谁说我不喜欢,我就是太喜欢了,所以才不忍心时时拿出来带,免得那串佛珠散了。”

    “洪姐姐从没有收到过陛下贴身之物,不懂这些心思也实属正常。”

    洪贵嫔:“……”

    [系统:反击洪贵嫔成功,黑莲花值+1。]

    江太后面色沉沉地看了洪贵嫔一眼,“洪贵嫔既然这般心细,那就去宫里的九昭寺清洗琉璃精舍宝塔,哀家过几日献佛正要用到。”

    洪贵嫔脸色一变,低头惶恐不安地应了一声是。

    贞妃静默不语,江太后这是杀鸡儆猴呢,明面上只处罚了洪氏,实际上是在警告她们在座的每个妃嫔。

    她心里一晒,谁让她们没有江采薇这般后台呢?

    霍姝君是小官之女,一步步升到妃位十分不易,她清楚知道在江太后面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江相虽已辞官,可他的门生还在朝中。江太后只要一日还在世,是决不允许后宫有谁欺负江采薇。

    她轻柔一笑,道:“我近日得了一匹粉霞雾漓纱,我看十分衬江妹妹肤色,待我回宫后就差人送到启平殿。”

    江采薇自然知道霍姝君这是在像她示好,笑着道了一声谢。

    江太后满意地看了贞妃一眼,这倒是个聪明人,比洪贵嫔那个蠢货安分多了。

    她道:“晌午快到了,哀家这儿都是素膳,想必不太合你们这些年轻姑娘的胃口,今日聊到这儿就散了吧!”

    “是。”

    妃子们由近身宫女从座上扶起,整齐向太后行礼告退,唯独江采薇才走了几步,就被郝嬷嬷留了下来。

    自江太后回宫后,江采薇还未和她独处过,她清楚地知道这次太后特意将她留下来,必有话说。

    果然,午膳才用到一半,周遭宫人就全被郝嬷嬷给带走了。

    江太后问:“那尊弥勒玉佛不是你自己买的吧?”

    她放下手里的玉箸,笑道:“姑母是怎么知道的?”

    “自是有人特意暗示我的!弥勒玉佛寓意万千,而你送出的那尊很特别,意味放下杂事,才能笑口常开。宫里宫外如今最希望哀家放权的人就是皇帝!”江太后眸光幽然,“你爹辞官后,给哀家写过一封信,道若想江家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不成为第二个万家,就不该再对他逼得太紧。”

    万贵妃被打入冷宫后,万洪就因贪墨一罪被判处腰斩,显赫帝京的贵门一夜之间倒塌,不可谓不让世家心惊。

    萧绎的手段要比先帝决然凉薄得多,万家嫡脉全部流放岭南,其余支脉都被充为贱籍,科考的门路算是彻底断了。

    江家虽未做那等丑事,但臣强君弱的局面,萧绎作为掌控欲极强的皇帝,在羽翼渐丰后,是绝不喜它在持续下去。

    兴许江家在朝堂上做出让步后,江家能够继续繁盛下去。

    她心慰地看了江采薇一眼,道:“看来哀家出宫前同你说的那句话,你终是听进去了。”

    “皇帝是天下之主,心更在朝堂。女人若想在后宫走得更高,就得守住自己的心。从前他不来启平殿看你,你就抑郁地将自己锁在宫里,身子也越来越差。”江太后稳座后位这么多年,自知皇帝也是男人,是男人也有疲惫的时候,任谁也不愿在自己处理完一堆朝事之后,还要花心思哄一个敏感多愁的女人。

    她道:“只要你改了从前那个性子,往后的恩宠还会更多!”

    现在后宫里最得宠的女人不就是江采薇吗?

    可江采薇一听这话,就知江太后是被萧绎的障眼法给骗了,她急忙解释:“姑母,你误会了。陛下近日虽往我宫里送了不少赏赐,还三天两头地召我侍寝,实则……根本就没有……碰我。”

    江太后蹙眉,“一次也没有吗?”

    “是。”

    江太后脸色一变,暗啐萧绎还是不是男人。

    她揉揉额头,又很快稳住心神道:“他虽没碰你,但这久也未召幸过其她人。”她摸了摸江采薇的鬓发,温声道:“后宫里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稳字,你在后宫的日子还长。萧绎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可能永远不碰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养好你的身子,只要你有了皇嗣,姑母定会将你捧到后位上。”

    江采薇听了这句话,脸上没有任何讶然之色。要知道历朝历代,哪个高门不想一门两后,只要坐到太后这个位置的,都会想尽办法把自己的侄女塞到宫中。

    她低着头,长睫微微动了动,“姑母,可我的身子实在太弱,要想怀有龙嗣,怕是十分艰难。”

    这个问题,江太后也早就想到了。

    她道:“你生不了,总有人生得了,到时候把那孩子抱到启平殿养,你就是他的母亲。”

    “哀家不就是这条路最好的例子?”

    话说到此,太后对江采薇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江采薇真觉得太后牛逼,不愧是上届的宫斗冠军。只要她抱紧江太后大腿,升妃位那是指日可待之事。

    她用心陪江太后用完这顿素斋,才乘轿辇悠悠回宫。

    夏日天气炎热,不仅江采薇额上出了细汗,就连抬轿辇的四个内宦后背都浸湿了。

    芙仪绕过假山,远远见江采薇从前处过来,忙加紧脚上步伐,往那儿追过去,“江娘娘,江娘娘!”

    听到一阵熟悉的唤声,江采薇立马让人将轿辇停下。

    她回头一看,就见是芙仪喘着气向她跑来。

    “昭容娘娘,我家娘娘请您去枫兰殿一趟。”

    江采薇见芙仪为了追她,连小脸都跑得都红了起来,便让司琴拿了水囊给她喝上两口。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