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偷看的下属们被塞了一嘴狗粮,这么恩爱,看来是真要被度蜜月。

    但同事们也免不了八卦几句。

    “喂喂喂,不是传说林总和家里那位是假结婚吗?怎么看着不像?”

    “这么多年了,林总家那位从来没来过,我也以为是假的来着,可现在看来,也是我们没见过她们在家里什么样。”

    “对了,林总家那位是不是明星的经纪人啊,能要到签名照吗?”

    “签名照肯定有,活体明星都有,你敢去要吗?”

    大家回忆了一下林夫人的模样,长得很像明星的大美人,一眼看去就很美,细看的话,面带微笑,微微眯起的笑眼,似乎能把人看穿似的。

    一群老道的精英白领们很快有了结论,林夫人应该比冷冰冰的林总更让人难靠近。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此时,林夫人眯着好看的笑眼盯着自家老婆,看穿一切的笑容让林辞旧心底涌起一股叫做求生欲的东西。

    “怎么了?”没明白的林辞旧低头,表无表情,但实际是有点疑惑看着她。

    “你说呢?”欧盈欣像自家艺人拍的偶像剧里的霸道女友一样,一侧嘴角上扬,皮笑肉不笑地让对方找错误。

    “不知道。”林辞旧回得很直白,她也不是不怕死,怕就是真有点呆。

    “林辞旧,现在几点了?你还记得人类还有一种叫‘吃饭’的自然需求吗?”

    “哦,看到你想起来了,真饿了。”

    “什么鬼,我是吃的吗?还看到我就想起来饿了。林辞旧,你想把自己的身体搞垮吗?”

    “心情不好,会影响胃部消化。”林辞旧很专业地说着,一副没什么表情的冰山脸似乎在说,你再凶我,我的胃更不好了。

    欧盈欣气得咬了咬牙,最终只得说:“快吃饭。”

    “这么多菜,你也没吃吧,还说我……”林辞旧对上欧盈欣突然转过来的,想咬人的眼神,立即心底地求生欲战胜了耿直,“我们一起吃吧。”

    “哼!”欧盈欣先单手舀了一碗鱼汤给她,“快喝,冷了腥。”

    “嗯,黑鱼汤吗?对伤口好,你也喝,我来吧,你手不方便。”林辞旧才喝了一口,想起来,把自己这碗给她,自己拿碗重新舀了一碗。

    欧盈欣接过来喝了一口,“还好,不腥,吃点鱼肉补脑。”

    随意的一句话,却让两人喝着汤相视笑了起来。

    她们都想起了少年的时候,那时两人的关系很不容易的好了一些,一起吃饭时,欧盈欣把鱼推给了林辞旧。

    那时还稚嫩的欧盈欣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板着脸说:“多吃点鱼肉聪明。”

    那时同样稚嫩,但是小脸已经冷冰冰的林辞旧,也小大人一样板着冰块脸说:“那你该多吃点。”

    “哦。”欧盈欣夹了一块,但吃着吃着回过味来,她眉头都竖了起来“你意思是我笨啰。”

    “数学12分,物理7分……”林辞旧认真地摆事实,讲证据。

    欧盈欣气得直接把筷子拍在桌上,“林辞旧,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林辞旧再次认真的摆事实,讲证据,“你语文132,英语126,你有问题的不是智商,当然,你也不够聪明。”

    听听这话,就凭着林辞旧这情商,要不是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她估计交不到欧盈欣这个朋友。

    欧盈欣看着,眼前这个知道主动给她夹菜的冰块块,不由内心一阵为自己感动。

    她努力了多少年,才把林辞旧培养成这样。

    过去的一嘴冰渣子,现在温润如水,只是不知道未来会便宜谁。

    想着离婚的事,她不由低下眉。

    林辞旧不知道她心里复杂的想法,还以为她单纯是觉得刚夹的菜不好吃。

    “排骨不好吃吗?给我吧。”

    “林辞旧,你以后不许对别人这么好,你只能让别人宠着你,不能去宠别人,会被欺负的。”欧盈欣突然很感性地说着,她和太多人打过交道,看过太多的分分合合。已经很透彻地知道,做人还是要对自己好些。

    “?”林辞旧听得不是太明白,但似乎又明白,她想着还是换了个话题,“我手里的工作安排出去还需要一个星期,我尽量快一点。”

    “不用急,慢慢来吧,本来就是想休息,不许加班了,我晚上来接你吧。”她本意只是管着林辞旧,不许她拖着破身体再加班了,并没想到这又送饭又接送的,在外人看起来是多么的秀恩爱。

    原来她们还是按剧本秀恩爱,现在都可以自由发挥了。

    林辞旧不确定她是不是工作上的需要她配合,也不好拒绝,只说了一句:“你的手不能开车。”

    这不是提醒,就是不许。

    “开车其实还好,放心了,我让助理帮忙送我。你的车到时给我助理用下,这几天我接送你,嗯,你开。”想想,欧盈欣这是送了个寂寞。当然了,她纯粹就是怕林辞旧一不小心就进入工作狂模式。

    她这是强行把她掰过来。

    “跑车其实不舒服。”实用派的林辞旧又进入耿直模式,一上车就坐到地上的感觉,也只有小年青会解释成为了听个发动机的轰鸣声。

    “那再买一辆吧。”欧盈欣提起这段时间一直在想的事。

    “好。”

    还是熟悉的跨服聊天,两人脑袋里都在想适合对方的车子。

    “阿尔法怎么样?”林辞旧已经在脑中检索出最适合的车型,她脑袋里永远只有实用两个字。

    “什么?”欧盈欣完全不懂车,她那辆新车其实是公司送的年终大奖。

    欧盈欣还是把这事放心上了,这天晚上,方烨签了个新代言,和金主那边有个酒会。

    她应付完正事,找方姐聊了会儿天。

    “姐,你懂车吗?”

    “不太懂,怎么了,你的新车有什么问题?”

    “不是,我家旧车想换一下。”

    方姐端着红酒杯,坏笑看着她,“怎么,想送车啊。”

    欧盈欣也不藏着掖着,“嗯,我不太懂,怕买了她不喜欢。”

    方姐简单粗暴地说:“往贵了买就行了,哪有不喜欢的。”

    “她不是那样的人,她的消费观是偏实用型,我乱买她会不高兴。”欧盈欣考虑得很多。

    方姐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很不想被人秀一脸。

    这完全就是两小口居家过日子的感觉,哪里像要离婚。

    “我不懂车,你问老楚。”方姐说着直接把大老板老楚叫了过来。

    星创三个大巨头凑到了一起,让人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方烨也凑了过来问:“怎么了,合同不是谈好了吗?又有什么问题?”

    方姐笑着说:“没事,我们在给欧宝宝的老婆挑车子呢。”

    方烨一脸黑线,虽然没他什么事,可看了欧盈欣一眼,他还是没有走。

    “不考虑预算的话,其实选择还是很多的。对了,你家那位只是个高层,这么多年没做点投资吗?学历也不低啊,怎么眼光这么浅,想一辈子给人打工吗?我在她这个年纪,名下都有3家市值千万的公司了,你家那位也太没上进心了。”老楚说了一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每句话都很扎心。

    欧盈欣的脸色顿时不太好了,直怼了过去,“要帮我选车就好好选,不要夹带私货,她只是为人低调,对钱没有多少欲望,你可以去问问,她是她那行业最顶尖的人才。”

    老楚看她真生气了,忙打圆场,“得,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你怎么还生气了。我看就选那雷什么吧,特别低调,又好用,我有点路子,要不我帮您问问。”

    “问呗,老板您这么厉害,到时我这点小事要没弄好,可别怪我笑话你。”她顺嘴一句就把老板套路了。

    就她这话,要不弄辆最好的,他这老板的面子都挂不住,“嘶,你行。”

    “我不行,你能用我吗?”欧盈欣优雅喝了口红酒,微笑看着老板,那气势俨然是越来越强了。

    “行行,这车我送你都行,你也多看着点下面的新人,最近发展得有点不太好啊。还有楚昊的事,你知道的。”楚老板也是一嘴的套路。

    成年人的世界那有那么多感情,全是利益交换。

    “行吧。”欧盈欣看到金主爸爸正望向他们这边,估计也以为是出什么事了。

    她端起酒杯,过去安抚几句。

    楚老板看她走远了,疑惑问方姐:“嘶,你们不是说,她准备离婚的吗?这一股护短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方姐一副看透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说,“我看还是别指望撮合她和方烨了,上次不是有个大花有意向和我们合作吗?”

    方烨一听,冷了脸说:“不行,不喜欢!”

    方姐耐心地劝说:“谁管你喜不喜欢,咱们这是合作,结婚以后你们大可以各玩各的。再说了,你想选欧宝宝,她也不会喜欢你啊,她心里早有人了。”

    如果此时欧盈欣在这里,一定会疑惑地问,“我心里有谁了?我怎么不知道?”

    嗯,也是,估计也就她不知道。

    当然也不会有任何人去提醒她。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