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重复章节说明订阅不够,补够订阅就可以啦~他并不缺钱,偷宁围的钱包也只是觉得好玩,但不打不相识,一来二去,两人反而认识了。

    ——这些是最开始的情节,至于完整的剧本,要定下角色之后才会交给他。

    宴青少年意气,无知无畏,肆意张扬。他会不舍得喝五文钱的茶,只喝一文钱的白水,也会为一些无聊的事情眼也不眨地一掷千金,来去如风,潇洒自信,从来没有人能抓得住他。

    这样一个人,确实是金怀文所说的,一个演好了能出彩的角色,也同样的,似乎和陆沈枝本来的性格南辕北辙。

    指针渐渐转动,很快,就到了时间。

    陆沈枝站起来,走了出去。

    外面,金导和蔺斐都在等着他,同时还多了一个面生的人,像是金导的助手。

    此刻见人出来,金导便给他空出了一片地方,示意他随时可以开始。

    陆沈枝点点头,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

    金导指定他演的片段,正是宴青和宁围初遇,他偷钱包被抓的那一幕。

    两秒钟后,再睁眼的时候,陆沈枝的眼神就变了。

    仿佛是被逼入墙角,那人无奈地转过身来,看着抓住自己手腕的人。

    “客官,你抓我干嘛?”盗圣眨巴了一下眼睛,哪怕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放弃他的演戏生涯。

    那张无辜的脸上,之前装作小可怜时候的神情还在,看上去极为惹人怜爱,仿佛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但是因为知道被发现,眼里却已经不加掩饰,全是恶作剧成功的笑意了。

    只是看起来并不可恶,反而狡黠得可爱。

    可惜,他面前是个没有风趣的人,并不吃这一套。

    手腕上的力道加重了,握的人有些疼,青年没忍住轻嘶了一声,蹙着眉毛微微仰头,听着自己面前那个虚无的“人”说话,停顿了一会儿。

    像是听到了什么扫兴的话,盗圣撇了撇嘴,终于不装了。只霎时间,他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速度之快,变化之彻底,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宴青重新挺直了脊背,只是浑身的劲儿还是懒懒散散的。

    “你这人真无聊。”他摊了摊手,动作随意,像是扔出了个什么东西,挑着眉毛,漂亮的桃花眼眼波流转,轻哼一声,“行了行了,还你还你!小爷还不稀罕呢!”

    少年撇过脸,线条优美的下颌弧线暴露在光下,闪着玉石一般的光泽。

    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站相,但却有一股韧劲在,宛如劲瘦的青竹。

    ·

    “啪”的一声。

    青年演完,金怀文猛地拍了一下大腿,眼里的光一下子就亮了。

    “是的是的,就是这个感觉!”

    他嘴里不住地念叨着,兴奋地转向旁边的助手,“小唐,你看看,这段怎么样!”

    虽然话是问句,但他的口气可不是在询问。

    小唐无奈地看着明显激动起来了的金导,虽然觉得并不需要自己重复了,但还是点了点头:“很棒,他是这些演员里面,唯一一个演出了宴青的懒散爱玩,却又不讨人厌的。

    小唐感慨了一句:“还有形象也是最贴合的。”

    没错,宴青这个角色之所以难找到合适的演员,就是因为他不仅需要足够灵动的演技,还需要足够优越的长相。

    一个做坏事却不惹人讨厌的人,一定是一个长得极为好看的,以至于哪怕他热衷于恶作剧,也让你生不起来气的人。

    毕竟世人对于美人,总是会不自觉地宽容起来。

    两项都能满足的演员不多,他们之前试了那么多人,也仅仅有一个最近比较火的小鲜肉

    堪堪在及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格线上——而陆沈枝这一段,让金导来的话,简直能打八十五分。

    而对于任何一个演员来说,能在金怀文这里拿到八十五分,都是值得称赞的成绩了。

    “好,很好。”金怀文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容。

    虽然说他刚见面,就对陆沈枝的长相比较满意,但是对于演技究竟如何,还是没办法确定的,这下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

    他走到蔺斐旁边,没忍住,拍了拍这位蔺总的肩膀:“蔺先生,果然我没信错人啊。”

    一旁的小唐:“……”

    他眼睁睁地看见自家金导毫不见外地去拍那位蔺总的肩膀,顿时心都跳慢了一拍。

    金导!

    这位可不是你手下的演员,这可是星源的蔺总啊!!

    还好这位年少有为的蔺总似乎脾气还不错,并没有表露出什么不满。

    “不过,嗯……”金怀文没注意到小唐复杂的目光,他沉吟着,摸了摸下巴,打趣地问,“小陆这演戏,是你教的?”

    他问的人是蔺斐。

    嗯?

    蔺总教的?怎么可能?

    小唐听到这句话,看着两人,愣住了,没搞懂金导为何有此一问。

    但是蔺斐的表情里却没有惊讶,像是预料到了金怀文会这么问——

    毕竟对那部多年前的那部电影有一定了解的人都能看出来,陆沈枝的表演里,有非常重的,属于“闻斐”的痕迹。

    事实上,在陆沈枝刚开始演的时候蔺斐就看出来了,因为他的表演是个人风格比较浓重的一类,有很多小动作,属于“闻斐”式的演技,很容易辨认。

    也就不奇怪,为什么金怀文会这么想了。

    蔺斐没有说话,金怀文就当他默认了,也没追究。

    而蔺斐看向不远处,眼神却深了些,头顶的光照下来,在他的睫毛下打出一片阴影,让他眼中的神色变得模糊不清。

    在订婚酒店的后厅,当时陆沈枝恍惚间模糊吐出的那个字眼,似乎也清晰起来。

    他忽然轻轻地勾了勾唇,极淡地笑了笑。

    ·

    陆沈枝演完以后就出去了,在外面忐忑地等着金导他们商量。

    他能不能拿到这个角色,就要在这十几分钟内决定了。

    陆沈枝自认心理素质已经是极不错了,但这种时候,心脏跳得还是有些快,连呼吸都带着一股紧张。

    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符合金导的期待——和宴青不同,他其实不是一个特别自信的人。

    若是平时,哪怕得到了一个并不好的结果,在自己已经尽力的情况下,陆沈枝也能很快释然。

    但这次不知道怎么了,一想到蔺先生也在里面,他就不由自主地为自己可能辜负了先生的期待而感到慌乱。

    这是他第一次在蔺先生,蔺前辈,他的偶像面前演戏。

    陆沈枝的很多演戏技巧都是从蔺斐的那部电影里面学到的,现在到了展示的时候,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他其实确实隐隐期待着——

    能够得到蔺前辈的认同。

    就在这种复杂而矛盾的心情中,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门终于打开了。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