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成了一副色调昏暗的画面。

    因为之前得罪过人,回家的路上,经常还会有周围成群结队的混混来找少年的麻烦,六七个人一拥而上,淹没了少年稍显单薄的身形——而少年比他们更狠。

    他从小野蛮生长,像野外的孤狼,日复一日把爪子磨得尖利,虽然还未长成,但那股狠劲儿却锋利逼人,对方人数多,他便只对着一个人打回去,一声不吭,下手却狠厉。

    直到对方都被吓退,任他一个人伤痕累累地回去。

    ……

    陆沈枝依旧认真地看着这部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的电影,看着少年逐渐成长,逐渐挣脱黑暗,得到救赎,最后走在田野下。

    只是这次,他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电影中主人公的脸上,直到最后电影结束,演职员表缓缓滚动,主角的名字后面,“闻斐  饰”三个字浮现在屏幕上。

    他按下了暂停,愣愣地盯着那三个字看。

    蔺斐……闻斐……

    陆沈枝之前从来没想过这两个有些相似的名字会有什么联系。

    这部电影在国内知名度并不高,虽然其本身得到了外国的奖项,但是由于没有在国内公映,连演员和导演都在之后销声匿迹,所以很少有人真正知道和看过。

    但从第一次买下这张光碟到现在,这部电影他看了无数遍。

    在这场错位的人生中,陆沈枝从来都不是幸运儿,父母在他四五岁的时候就双双意外去世,他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连争取到上学的机会都无比的艰难。

    而在学校,因此而来的欺凌事件也时有发生。

    说来不可思议,其实大部分人大概都会因为这部电影压抑的气氛而感到不适,只有陆沈枝奇怪地主角的抗争中找到了力量。

    因为电影中主角反抗的样子,就是他自己做不到的。

    就是电影中那个眼神冷漠却凌厉的少年,给了当时的陆沈枝极大的力量,让他跌跌撞撞地学会了不再一味的躲避和承受,学会了适时的忍耐和必要的反抗,把那段昏暗的时光就这么一路咬牙坚持地抗了下来。

    仿佛是一座灯塔,他把“闻斐”这个名字牢记于心,敬仰了许多年,只是往后却再也没有过这个人的消息。

    直到今天——

    脑海里,电影中那张还有些青涩的脸庞,逐渐地和蔺斐现在的样子重合了。

    他抑制住奔涌的情绪,极慢,极深地吸了一口气。

    *

    双方点头之后,这场联姻就被彻底快速地敲定了。

    两家似乎都很急切,因此虽然结婚仪式还没办法立刻举行,但订婚却已经紧锣密鼓地准备了起来。

    在咖啡厅见面以后,陆沈枝和蔺斐便没有再联系过了,虽然蔺斐给了他自己的联系方式——而那个号码被陆沈枝在姓名前放了个A,明晃晃地挂在通讯录的第一位。

    在周围没有人的时候,他有时候会不自觉的点进通讯录,对着那个第一位的名字愣愣地盯着看——

    除此之外,他的生活一如往常,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直到过两天,当下一次席太太再度向陆沈枝谈论起蔺斐的时候,他一反常态地显得有些神思不属。

    席太太何其敏锐,很快察觉到陆沈枝的态度不知为何似乎有些变动,少了一些抗拒,还觉得他是终于接受了,格外的高兴,甚至主动拉住了他的手。

    “你能想通就好了,这样结婚了以后,我们也能少一点担心。”她说,“你要相信爸妈,蔺斐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

    “……嗯。”陆沈枝低低地应了一声。

    席太太头一回得到了陆沈枝肯定的回应,十分欣慰:“那就好,那就好,我们也是为你好,你能理解父母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我们就很开心了。”

    她像是终于放下了某个心结,整个人轻松而愉快,又温情脉脉。

    “别担心,哪怕你结婚了,席家也永远是你的家,家里的大门永远都会为你敞开,如果受了委屈,尽管回来和爸妈说就是了。”

    陆沈枝沉默着,忽然开口。

    “我能问您一件事吗?是和……蔺斐有关。”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问及这方面的问题。

    席太太现在心情很好,当即笑道:“当然可以了,只要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

    “蔺斐他,以前是不是拍过一部电影?”陆沈枝轻声问,口袋里的食指不自觉地摩挲着手机上的猫咪吊坠。

    他应该不会弄错的,哪怕姓氏不同了,但是用艺名也是很常见的事,但还是忍不住又向别人求证了一遍。

    “电影?”对于他的问题,席太太显得有些惊讶,蹙了蹙眉头,仔细地思考着,“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问题呢……说起来电影,虽然我没什么印象了,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差不多是十年前,蔺斐刚高中毕业时候的事吧?蔺宏飞当时特别生气,跟我们说蔺斐这孩子就是离经叛道,正经的事情不做,跑去演电影什么的,大概就是那次。”

    席太太及时止住了话头,没有说太多,一方面是确实不清楚,另一方面,难免有指桑骂槐之嫌。

    毕竟蔺斐演电影虽然已经是过去了,但是此刻在她面前,却还有一个同样“离经叛道”要去演电影的。

    “其实啊,我倒是不赞同蔺宏飞生这么大气的,孩子嘛,肯定都是想尝试新的东西。多一两个兴趣爱好没什么。”

    席太太顿了顿,还是缓缓开口,眉毛弯了弯,“只要不耽误以后的路,让他们玩一两年也没什么不好。”

    “玩”。

    她话语温和,十分善解人意,但显然意有所指——虽然没有向席辉明一样表露的那么直接,但她显然也不是站在陆沈枝这一边。

    陆沈枝松开手里的吊坠,敛去方才的神色,抬起眼,“我并不是——”

    席太太却打断了他。

    “好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该吃饭了。”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他争论这些,避开了话题,“等下记得下来吃饭,好孩子,我先走了。”

    席太太拍了拍他的手,神情自然,笑着起身离开。

    陆沈枝眸光微颤,点头,起身送她出门。

    他动了动坐了太长时间有些僵硬的腿,正准备收拾一下桌子,忽然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陆沈枝拿出手机,点亮了屏幕。

    发信人是一个太长时间没见,以至于有些陌生的名字,他看着屏幕上的那一行字,蹙了蹙眉。

    【经纪人杨哥:小陆,你下午有时间吗?有的话两点来公司一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

    另一边,周远也点开了手机,他看着蔺老板发来的信息,同样十分摸不着头脑。

    【你觉得陆沈枝性格怎么样】是个什么意思?

    上次之后,蔺斐以他这么闲不如好好工作为由,又让他加了一回班。

    他算是看明白了,果然年近三十的老男人在这方面就是小气的不行,万一说错话了,没准又让他加班。

    周远在心里吐槽,斟酌了半天,才谨慎地打字上去。

    【性格……挺好的,不卑不亢,说话挺礼貌,不过年轻人,挺酷的,有个性。】

    他想了想,为了更加生动形象,又补了个比喻。

    【像个小豹子。】

    很快,蔺斐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点开周远发来的信息,看着上面的形容,挑了挑眉。

    小豹子?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他脑海中忽然浮现了青年手机上挂着的那只团成一团的猫,和他莫名热忱和紧张的眼神,食指轻轻敲了敲桌子。

    是像只小猫才对吧。

    还挺乖的。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