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拥抱陆雪久 > 第8章 第 8 章
    陆雪久觉得自己已经变态了。

    他整整坚持了两天没有去洗澡。

    段蒙的味道留在被子里,留在枕头上,也留进了他的躯壳。让他在辗转反侧间都能清楚的、深刻的回忆起段蒙和他做了这个事实。

    家政来时吓了一跳,以为他破天荒的带了什么人回来,看着满地的狼藉与可疑痕迹,思索着要不要给雇主打电话。

    陆雪久只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光着脚出现在房间门口:“我自己会收拾。”

    家政便不再多嘴。

    陆雪久不知道段蒙是怎么想的。

    但段蒙再次把他晾了几天——和过去对他的态度没什么不同,他就有点明白了。

    段蒙的教训,真的只是教训,即使他们已经完全越界。

    陆雪久窝在段蒙坐过的沙发里,有时候会想起段蒙那时的眼神,失望与愤怒都在,足够让他无地自容。可是那天早上醒来的那一次,即使段蒙遮住了他的眼睛,他还是看见了段蒙眼里的欲望。他不可避免地想,如果是因为醉酒,那早上已经清醒的段蒙为什么要那么做。

    仅仅是让他更加难堪而已吗?

    陆雪久连最初的那份勇气都没有了。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再次带给他关于段蒙的消息的人,是段姝。

    段姝排行老三,这辈子除了花钱就是花钱,没有别的爱好。她恰好来到陆雪久所在的城市,说得好听是来看他的,陆雪久知道她在这里养着个威猛的金发情人。

    陆雪久陪着段姝去逛街,走到双腿麻木,段姝奇怪于他这次的好脾气:“不得了啊小九,性情大变啊,竟然没还没甩脸走人。”

    陆雪久转头:“那我走了。”

    段姝挽住他胳膊:“别,好小九,好宝贝,姐姐难得来一次。夸你也不行?”

    陆雪久跟着三姐逛一天,当然另有目的。

    果然,段姝把他带去一家高定,边喝茶便叫人按摩的时候就说:“时间定得这么紧,害我做衣服都来不及,还好设计师和我熟,不然大哥订婚那天我都没衣服穿。”

    女人最大的谎言就是没有衣服穿。

    陆雪久无视了她的抱怨,只说:“三姐就是披麻袋,典礼那天肯定也比纪小姐漂亮。”

    “就会骗我。”段姝嗔怪,“你见过纪之悠?那胸、那身材,大哥这次算是稳赚不亏。前几天大哥带她来家里吃饭,我生生被压了一头。”

    陆雪久指尖发麻,捏着杯子不经意般道:“大哥第一次带人回家,可惜我不在。”

    “吃醋了?”段姝笑,“大哥最疼的还不是你。订婚走个过程而已嘛,以后应该不会这么兴师动众了,大哥最近忙得脚跟不沾地,天天都像个黑面修罗,要不是为了什么传统,哪有空带她回来。”

    关系好一点的兄弟姐妹们背地里吐槽段蒙是常事。

    陆雪久如同往常一样笑了笑:“对哦。”

    段姝感叹一声,真心实意道:“希望大哥结了婚可以开朗一点,不然以后生个儿子都怕他。”

    *

    时隔半月。

    陆雪久提前回国,他直接回了段家,没有去段蒙市里的套房,连段堂也没有通知。

    老佣人余婶心疼得不行,直说小九太瘦了,问他是不是在国外没有好好吃饭。陆雪久会讨人欢心,扮起乖巧来寻常人很难招架得住,余婶被他糊弄得竟然也没有告诉段蒙。

    陆雪久站在草坪上看不远处的湖。

    他小时候在那里划过船。

    船是白色的,配着大红色船桨,晴空倒映碧波之上,段蒙就靠在船尾安静地看一本书,而陆雪久总是在偷看他。那时候段蒙好像就是他的天,足够支撑他世界里的所有喜怒哀乐,无论遇到多少风雨,段蒙永远都会无条件地将他收容。

    有一回船在湖中心打起了转,怎么也划不回去了。

    段蒙便扔开看到一半的书,在波光粼粼的金色余晖里手把手地教他调头。

    这形成了一个从后环抱的姿势,近到只要年少的陆雪久一回头,便可以亲到身后那张看似冷漠的唇。段蒙在耳旁说话,他却除了自己狂乱的心跳,一个字也听不见。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或是情窦初开,或是惊慌失措,生怕段蒙知晓他那一刻龌龊的心思,竟然一把将段蒙推进了湖里。

    段蒙从水里钻出来,睫毛与挺拔的鼻尖都在滴水,满脸写着怒意。

    他傻坐在船上,被段蒙一把拖了下去。

    最后两人湿漉漉地狼狈上岸,陆雪久躺在草坪上狂笑。

    段蒙本想揍他一顿,见状忍不住也浮出了笑意。

    现在湖边经过了修缮,没有码头了,船自然也不见了。陆雪久找不到他们在这里的痕迹,就像找不到段蒙曾经也年少轻狂过的证据一样。

    陆雪久这晚是在段蒙的房间里睡的。

    反正段蒙又不在。

    有天早上大约五六点钟,陆雪久便噪音弄醒了。他披着睡衣下楼,看到庭院里来了好几辆卡车,是来布置典礼现场的。空运过来的上万朵白玫瑰把那片草坪变成了花海,丝带与水晶沐浴在渐渐亮起来的晨光里,陆雪久看着他们完成了全部的布置过程。

    陆雪久直到这时才迟钝地想,哦,今天是段蒙订婚的日子。

    他回来就是为了参加订婚典礼。

    段堂匆忙而来时正巧碰见了他:“小九!你不是说今天下午才回?”

    陆雪久便应了一声,似乎没睡醒:“有空就早点回来了。”

    段堂笑道,声音挺大:“我还以为你会拖到下午才回,早知道我就不过来,让你看着他们弄就行了。”

    人们来来往往,至少百十个人在因为这场盛大的订婚礼劳作,段堂这个甩手掌柜也不脸红。

    “我已经看了。”陆雪久嫌弃,“你选的方案?真俗气。”

    段堂:“……日。”

    陆雪久已经恹恹地往楼上走了,段堂是真的忙,实在没空追上去按头让他说好看。典礼傍晚才会开始,陆雪久回到床上睡了个回笼觉,竟然睡得很沉。

    随着宾客增多,人声逐渐嘈杂。

    段纪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也来了许多媒体,将原本清静的庄园变成了热闹的发布会现场。

    陆雪久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场合,那年他四岁,舒婉然嫁进来时比这次还要盛大。

    但那次他很兴奋,这次他根本不想起床。

    余婶操心他,来叫了几次门。

    最后一次门响的时候,陆雪久闷声道:“您别喊了,我保证十分钟后就下楼。”

    没人说话。

    陆雪久等了片刻,从被子里探出一双眼睛。

    有一个他无比熟悉的高大身躯,轻易挡住了窗外透进来的光,不知道看了他多久。陆雪久的心狂跳起来:“……哥。”

    这次继他们上床后的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说话。

    没人提上次的事。

    那个淋漓粗暴的夜晚,不是他们该保留的记忆。

    段蒙开口时语气与从前没什么不同,也听不出要订婚的喜悦,只问:“不想起床?”

    陆雪久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莫名觉得他在不爽。

    远处草坪上的音乐隐约传来,这表示陆雪久已经睡得很晚了。作为弟弟,他是有责任早点起来去招呼客人的,他这么懒,旁人会问,段蒙就会不高兴。

    这是段蒙很重要的一天。

    “我马上就起来了。”陆雪久尽量自然地回答,和以前段蒙抓住他睡懒觉时一样,“真的。”

    段蒙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好像是要亲眼盯着他起来。

    陆雪久暗骂一声,没办法再赖着,只好从被子里爬起来。他的礼服是管家早就准备好的,就挂在衣帽间,要下楼真的很快。可是等他洗脸刷牙后出来,段蒙还没走。

    这次陆雪久能看清段蒙了。

    段蒙的身材本就无可挑剔,此时身穿黑色礼服,更加增添了几分禁欲气息,比平常还要显得不易接近。段姝说他和纪之悠结婚是他赚了,陆雪久却觉得完全相反。

    纪之悠简直赚翻了好吗。

    陆雪久被他盯着有些不自在,见他还不走,便想起了重要的事。

    他弯腰拉开抽屉,将蓝色的戒指盒拿了出来:“呐,我亲手设计的戒指,找了工作室连夜赶工做出来了,不准说不喜欢。不过要是你们已经准备了其它的款式,就看着办吧,退给我也行。”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对男女对戒。

    陆雪久审美在线,天赋也在线,他设计的戒指自然不是俗物。

    段蒙接过来,什么也没说就放进了口袋里。

    陆雪久有点失落。

    什么工作室做的,是他亲自去工作室熬通宵,一点一点打磨出来的戒指,连钻石都是亲手镶嵌。陆雪久自己笑了笑,做轻松状若无其事地进了衣帽间。

    妈的。他一定看起来像个傻逼吧。

    衬衣刚穿到肘间,整个人就被揽住了。

    陆雪久震惊回头,跟进来的段蒙已经托起他,猛地将他抱了起来,衣帽间的桌子上东西被哗啦啦扫了一地。

    “哥?!”陆雪久察觉到检查般的目光,明白了什么,恼羞成怒:“段蒙!我没有去乱搞!”

    段蒙说:“不要乱动。”

    陆雪久觉得他哥一定是疯了,这可是订婚!

    可紧接着,他不可置信地喊出声:“你、你干什么!”

    段蒙上身穿得完整,扣子都没解开一颗,像是随时可以牵着未婚妻的手说誓言。下面也穿得一丝不苟,仅仅拉开了拉链。

    好似星火燎原。

    情形变化得又快又浓,深埋的记忆轻易就被勾起,那晚的一切都即将重演。

    陆雪久根本没办法对这样的段蒙进行抵抗,他咬着牙:“我操……”

    段堂的声音忽然在外面响起:“小九!”

    陆雪久一惊,很快被捂住了嘴巴。

    段蒙神色沉静,完全看不出来慌乱,只把动作放得很慢。

    只听段堂在外面自言自语:“这家伙跑哪里去了,这都几点了还不见人,妈的,老子要发飙了。”

    声音渐远,外间的门重新被关上。

    与此同时,段蒙随手扯了件挂好的衣服给他擦了擦,却根本没有打算停下来的意思。

    “陆雪久,你在兴奋。”段蒙没什么感情色彩地说,“你希望有人进来,随便谁都好。”

    陆雪久咬着唇,羞到无法反驳。

    段蒙不紧不慢,持续了很久,直到不得不出现在自己的订婚礼,却还是没有吻他,好像这不过是一场临时起意的插曲。

    这已经不是作为哥哥的那个段蒙了。陆雪久如坠冰窖,捂住脸,眼泪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他后悔了。

    他……真的很抱歉。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有修改~</li>                    </ul>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